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四十二章经》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四十二章经》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父亲!”“父亲!”沐神保和沐萌兄妹俩泪流满面,扑入吴远明怀中撕心裂肺的号哭,兄妹俩自幼丧父失母,缺少亲情之爱,颠簸流离间,梦中醒时不知多少次为父母而哭泣,如今猛然见到父亲英魂显灵,以慈爱关怀的语气对他们说话,叙述别来之情,兄妹俩那还能不悲上心头?激动伤悲之间,兄妹俩已经顾不得去考虑眼前这个父亲的真假了——这也是吴远明所需要的。

“好孩子,你们没给父亲丢脸,精忠报国,这才是我沐家子弟的作风。”吴远明继续模仿着忠臣孝子的语气说话,不过吴远明也知道自己拿不出什么证明自己是沐天波显灵的证据,再这样下去迟早会露出破绽,到时候愤怒的沐王府众人不被吴远明千刀万剐才怪!同时也不能叫沐家兄妹放自己,那等于是告诉沐王府的人自己是在坑蒙拐骗,吴远明照样逃不过被剁成肉酱的命运。

这么两难的处境,要换别人很可能就束手无策了,但吴远明是谁?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作勤恳踏实,虚心好学,认真学习业务知识,严律于己,树立为民服务思想的二十一世纪优秀公务员!这样的小问题还能难倒他?吴远明等沐家兄妹情绪稍微稳定,立即说道:“保儿,萌儿,时间不多了,父亲该回地府去了。”

“不,我不要父亲走!”沐萌又抱紧吴远明,哭泣道:“父亲,你不要走,小时候,你也答应过要教女儿学流星锤绝技,你教了女儿再走。”吴远明瞟一眼沐萌哭得梨花带雨的脸蛋,心中嘀咕道:“死丫头,我要是再不走,你就要谋杀亲夫了!”

“萌儿,不要哭了。保儿,你也不要哭。”吴远明长叹一声,徉做凝重的说道:“为父这次回来,是有一件事关我汉家气运的事要告诉你们。为了把这件事告诉你们,为父放弃了转世到王侯之家的机会,你们一定要做到,千万不要让父亲失望。”

“什么事这么重要?父亲请说。”沐神保和沐萌听说父亲为了这事情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放弃了,自然知道这事情非同小可,沐神保赶紧向吴远明问道:“父亲,究竟是什么事这么重大?竟然关乎汉家气运?”其他沐王府的人也都竖起耳朵,聆听吴远明的话语。

“父亲希望你们去找八本书,那八本书的名字叫——《四十二章经》!”吴远明估计这房间中的人也没谁能知道有没有八王聚会的事,便又搬出金老爷子书中的故事,沉重的说道:“满清入关之时,因为没想到能以几十万人占领我大明的万里江山,所以他们的八个鞑子旗主将抢来的大笔金银珠宝藏到了关外,而那个藏宝地,同时也是他们的龙脉所在……。”

将那天在顺天府大牢中蒙李雨良和犟驴子等人的故事复述一遍,正如吴远明所料,这个房间中果然没有谁能象伍汉奸那么博古通今,能马上拆穿吴远明的弥天大谎,而是个个听得如痴如醉,对吴远明这个冒牌沐天波深信不疑。沐萌更是连声问道:“父亲,依你所说,我们只要找到那道龙脉所在,把鞑子的龙脉挖断,我们汉家江山就能光复么?”

“不错,不止是能光复汉家江山,还能让满清鞑子尽数死于关内,让所有鞑子全部死无葬身之地!”吴远明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件事乃是上天机密所在,为父泄露天机,九成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轮回!”

“父亲!”沐神保和沐萌见吴远明将后果说得如此沉重,不免吓得魂不附体,兄妹俩同时抱住吴远明惊叫道:“父亲,你不要说了,不能泄露天机了!我们不要你堕入地狱!”

“保儿,萌儿,为父已经把天机告诉你们了。”吴远明佯做沉重的说道。沐神保和沐萌闻言立时大哭,为父亲的悲惨处境而伤痛欲绝,沐萌更是跪到灵台前对天祷告,“黄天在上,我父亲泄露天机,乃是为了汉家基业,情有可言,望上天原谅!上天如果一定要降罪,就请降罪到沐萌身上,沐萌宁可代父受过!”沐神保也是个孝子,同样效仿妹妹跪到灵台前祷告不休,兄妹俩都哭得死去活来。

“臭娘们,臭小子,这么迷信,活该你们哭死!”见老冤家伤心欲绝,吴远明心中充满快感,但吴远明也知道沐天波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忠勇男儿,也不忍心看着他的遗孤为此内疚终身,终身郁郁;又见沐萌的俏丽模样,色心萌动间眼珠一转,又是一个断子绝孙的鬼主意冒出来。吴远明拉起沐家兄妹,向沐萌严肃的说道:“萌儿不必替父亲伤心,为父为光复汉家江山,落入十八层地狱又有何妨?不过也不是化解的办法?”

“什么化解办法?”沐萌大喜止住哭泣,赶紧向吴远明问道。吴远明叹息一声,“萌儿,这事情也许太过委屈你,父亲真的很不希望你去做。”

“父亲请说,女儿不怕委屈!”大孝女沐萌斩钉截铁的说道。而谦虚谨慎的大好人吴远明长叹一声,毫不脸红的说道:“天机所示,数年之内,我们汉人之中会有一人在云南举兵反清,驱逐鞑虏,虽然他在举兵中途会因病而死,壮志难酬,但他的长子则是一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真豪杰,会继承他的遗志,继续领导反清大业。到那时候,保儿你要率领沐王府人众尽力辅佐那名大英雄,助他反清复明,光复我汉家江山!事后,我们沐家再度封疆云贵,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萌儿你……。”

“孩儿理会得!孩儿一定遵从父命,全力辅佐那名大英雄!”沐神保朗声答道。沐萌则追问道:“父亲,那孩儿该怎么办呢?”

“萌儿,如果你想要救父亲于地府。”吴远明色眯眯的瞟一眼沐萌胸前那挺拔的双峰,严肃道:“你就得嫁给那名大英雄!他乃是天命所归的真龙天子,你如果成为他的妻妾,那你就是真凤妃后,父亲受你命理的提携,就能从地府之中脱离,再度轮回为人!”

“这……。”沐萌双眼哭得红肿不堪的俏丽脸蛋顿时涨得通红,要她去嫁给一个不知美丑老少、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确实让她有些为难,不过沐萌毕竟是大孝女,稍一犹豫就红着脸咬牙答道:“父亲放心,只要能救父亲出地府,女儿一定想方设法嫁给那个大英雄!就怕——就怕他看不上女儿,不愿意娶女儿。”

“放心,我一定会要你的。”吴远明先在心中答应一句,这才叹气道:“那也是天意,父亲不怪你。”话虽如此,沐萌却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嫁给那个大英雄真豪杰!那怕倒贴上去也要嫁给他!

“为父的时间实在不多了。”吴远明知道再拖下去迟早会露馅,先咬牙皱眉做出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这才捂着胸口说道:“保儿,萌儿,你们记住,如果能找到那八本《四十二章经》,挖断满清鞑子的龙脉,那我们汉人就有十成的把握光复河山,驱逐鞑虏!如果做不到这点,那我们汉人就只剩下五成把握了,所以,你们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找到那八本《四十二章经》!”

“那父亲可知道?那八本《四十二章经》在那里?”沐神保和沐萌兄妹异口同声的问道。吴远明喘息着说道:“为父只……只知道有两本在……在狗贼吴……吴应熊手里,其中一本被吴应熊藏……藏在他家西厢房第……第三个房间……一个姓史的丫鬟房间中,另……另一本《四十二章经》的隐藏地点,你们……你们问吴应熊。”

艰难的说到这里,吴远明双眼翻白摔在地上,再度昏迷过去。沐神保和沐萌大吃一惊,赶紧扑到吴远明身体上摇晃,哭喊道:“父亲,父亲,父亲你醒醒。”摇晃了许久,吴远明又慢慢睁开眼睛,马上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喊道:“小公爷,小郡主,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认吴三桂做父亲了!我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父亲走了。”沐神保和沐萌兄妹俩的两颗心就象落进了无底深渊,眼泪不争气的滚滚落下……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四十二章经》?什么是《四十二章经》?”吴远明一脸的慌张,惊慌失措的向沐家兄妹回答道:“小公爷,小郡主,我不知道是什么《四十二章经》,也不知道它们在那里!你们饶了我吧,你们要多少银子我都可以给你们。”

“少罗嗦!”沐萌捡起匕首架在吴远明脖子上,喝道:“我知道有两本《四十二章经》在你手上,把它们交出来,姑娘我可以赏你一具全尸!你要是不说,我把你剁成十七八块扔去喂狗!”

“冤枉啊!小郡主,我真不知道什么是《四十二章经》!”吴远明回答这句话时目光流离,让每一个人都看出他说的是假话。那边沐神保大怒道:“把他吊起来,给他上刑,看他说不说!”

“是!”白家兄弟对没有了沐天波灵魂附体的吴远明可没有那么客气,找来一棍麻绳三下将吴远明捆成粽子一般,又吊到房粱上,而吴远明只是痛哭流啼的大喊,“好汉饶命!小公爷饶命!小郡主饶命!我真不知道那八本《四十二章经》的下落!你们就算杀了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啊!”

“少废话!”沐萌一记耳光扇在吴远明脸上,扇得吴远明眼泪鼻涕横飞,沐萌冷喝道:“刚才还说不知道《四十二章经》,现在又知道《四十二章经》是八本了,你要是再不说出《四十二章经》的下落,我就用马鞭抽死你!”呼喊间,早有沐王府的从人提来几根马鞭,沐萌抢过一根往吴远明身上狠抽,而吴远明知道如果现在就招供只会惹得沐家兄妹怀疑,忍着疼只是号哭杀猪惨嚎,并不肯马上松口。

“狗贼,你说不说?你说不说?”沐萌的马鞭雨点般落到吴远明头上脸上,而吴远明只是一边在心中狠狠琢磨将来娶到这个恶婆娘怎么报复,一边鬼哭狼嚎,坚持着等待火候。沐家兄妹果然误认为吴远明是顽固不化,沐神保喝道:“拿盐水来!”这回轮到苏家兄弟动手了,两兄弟端来满满一盆井水,又倒进去满满一罐盐,看模样是要用中统军统的手段招呼优秀公务员同志吴远明了。

“狗贼,你要是再不说,我就把一盆盐水浇在你身上。”沐萌揪着吴远明的辫子,恶狠狠的威胁道。吴远明开始还又坚持了一下,可是当苏家兄弟抬起盐水的时候,吴远明马上杀猪一般惨叫起来,“我说,我说,是有两本《四十二章经》在我手里!”

“狗贼,你终于开口了。”沐萌一记耳光闪在吴远明脸上,凶狠的逼问道:“说,你把《四十二章经》藏在那里了?”

“有一本被我藏在我家西厢房的第三个房间,我的贴身侍女史鉴梅的床头暗格里。”吴远明惨叫道。沐神保和沐萌兄妹亮对视一眼,心说这吴应熊还真没说谎。不过沐萌还有一个疑问,又问道:“《四十二章经》何等宝贵?你怎么会藏在一个丫鬟的床上?”

“史鉴梅其实是我私底下的侍妾,我相信她。”吴远明惨叫着信口雌黄道:“我每天晚上都要上她的床,当然放在她的床上最放心!”说到这,吴远明也假做疑惑的问道:“小郡主,你是怎么知道《四十二章经》的?你说《四十二章经》很宝贵,难道你也知道《四十二章经》的秘密?”

“本姑娘怎么知道的,要你管吗?是不是还想讨打?”沐萌恶狠狠的反问道,吴远明被她一吓赶紧闭嘴。话虽如此,沐家兄妹却已对吴远明的话信了八分,如此宝贵的《四十二章经》,确实只有藏在天天晚上在的地方才合道理。沐萌乘胜追击,又问吴远明道:“那另外一本《四十二章经》呢?你把它藏在了那里?”

“小郡主,如果我说了,你会把我怎么样?会放我回去吗?”吴远明胆怯的问道。沐萌清秀的大眼睛一鼓,喝道:“放你回去,美死你!赏你全尸,就已经是大大便宜你了!”

“那我不说!”吴远明大叫道:“除非你们答应放我回去,否则我宁死不说另一本《四十二章经》的下落!”

“你不说,那你是不是想尝尝盐水淋身的滋味?”沐萌冷喝问道。吴远明脖子一挺,大叫道:“你们用刑吧,我可先警告你们,为了预防万一,我已经先向保管《四十二章经》的人打了招呼,如果我有两天不去查看《四十二章经》,他就会把《四十二章经》投入火炉焚毁,我拿不到的财宝,你们也休想拿到!”

“臭狗贼,你还敢威胁我?”沐萌气得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抬手又要抽打吴远明。吴远明赶紧大叫道:“你打吧,你再打我就嚼舌头自杀,我宁可做鬼,也不会把《四十二章经》交给你们!我可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不放我回去,最多明天,我放在史鉴梅的房间里的那本《四十二章经》也要被转移地点了,到时候,就连我都不知道藏在那里!”

“臭狗贼,你真是活腻味了。”沐萌气得直哼哼,但她又怕吴远明真的自杀,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沐神保。沐神保略一沉思后,命令道:“先把他关起来,慢慢拷问另一本《四十二章经》的下落,我们先去把藏在姓史那个丫鬟房间里的《四十二章经》偷出来,预防万一。”

“哥哥,你去一个丫鬟的房间里不方便,让我去偷。”沐萌赶紧叫道:“皇甫保柱正带吴三桂老贼的人四处找这小贼的下落,他家里防务肯定空虚,我一定能把《四十二章经》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