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交换人质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交换人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咚——咚!咚!咚!咚!”五更的梆子声在石虎胡同中回响,冬天里日短夜长,天空依然漆黑一片,但冰雪连天的街道上,早已布满了为生计而奔波的市井小贩,一片繁忙景象。至于石虎胡同里的吴应熊祖宅里,那更是灯火通明,不知多少吴三桂卫队的士兵在宅子里窜出窜进,鬼哭狼嚎的叫喊,那紧张繁忙的景象,竟比那白天的大栅栏还要热闹几分。

“世子的下落还没找到吗?”吴家大厅中,刘玄初赤红着一双眼睛,冲进来报信的吴三桂军士兵吼一般问道。见那倒霉的传令兵摇头,刘玄初不由勃然大怒,大吼道:“你们是吃干饭的吗?怎么还没找到世子的下落?我们在京城里的人组织起来没有?让他们一起寻找世子下落!”

“是我让皇甫保柱不要动用在京城的情报网的。”这时,在旁边品茶的姚启圣插话道:“做事不能只顾头不顾尾,你们吴家的世子被擒,这京城里不知有多少眼睛盯上了你们吴家,只要皇甫保柱一和京城里的暗探联系,你们吴家在京城里的坐探就等着被一网打尽吧。”说到,姚启圣抿口茶,补充道:“看到了吗?就是你们吴家这宅子里,现在就不知有多少丫鬟仆人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就等你动用京城的坐探了。”

“这道理我当然知道。”刘玄初瓮声瓮气的说道:“可是老王爷已经日见衰老,耿精忠和尚可喜那两个老王八是墙头草,台湾郑经又被他老不死的娘掣肘,我们汉家的天下,就全指望世子身上了。要是世子有过三长两短,叫我还指望谁去?还有,你是我们世子的义父,现在你的义子被大仇家抓去了,你怎么也不急?也不出个主意?”

“我这个义父是被憋出来的。”姚启圣先不满的发泄一句,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不过,就算你动用在北京的坐探也来不及了,你们家的世子已经被抓去三个多时辰,抓他的又是你们吴家的大仇人沐王府,三个多时辰时间,沐王府就算把你们家世子剁碎了包饺子,时间也绰绰有余了。”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你就这么看着将来给你养老送终的义子被仇家杀害?”刘玄初那能不知道姚启圣所说的全是实情,所冀望的,也只是希望奇迹发生了。而姚启圣阴阴一笑,答道:“你当我真不急?我要是不急的话,就不会在这个大厅里等一晚上了!但等了一个晚上一无所获,我就不用急了。”

“一无所获?你还指望仇人把你义子的人头送回来吗?”刘玄初没好气的问道。姚启圣扫一眼刘玄初,接过吴禄新端来的茶杯,吹着杯中的茶梗慢慢说道:“你真是急糊涂了?如果仇人真把我的义子喀嚓了,就算沐家的人不愿把人头送回来,自然也会有人给我们报信的。可是到现在我们还没收到死讯,也就证明人还活着,不用我们担心。”

“此话怎讲?”刘玄初奇道。这倒不是刘玄初在分析情势的能力上比不过姚启圣,而是刘玄初当局者迷,太过牵挂吴应熊的安危,自然比不过姚启圣的旁观者清了。姚启圣放下茶碗,冷笑道:“你没发现几件事很奇怪吗?咱们大清国的未来皇后偷偷溜出家门,知道的人并不多,可沐王府却在她回家的路上设下埋伏,这是谁向沐王府告的密?而且根据卫队士兵的报告,最初沐王府的人并不知道你们吴家的世子和未来皇后在一起,直到刺杀开始后才发现世子的身份,这才转移了目标,这一点,你又做何解释?”

“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故意向沐王府报告了皇后的行踪,引诱沐王府设伏刺杀小皇后。”刘玄初紧握着水烟筒眼珠乱转,慢慢的推理道:“可是那个告密者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小皇后,而是我们家的世子!假如世子没和小皇后一同离开穆里玛家,那个告密者就会把世子也在附近的消息传递给沐王府,沐王府与我们吴家不共戴天,也就肯定放弃刺杀小皇后的机会,转而把目标定格到我们家世子身上,同样收到谋害世子的效果。但世子既然和小皇后一起离开,那个告密者就不用多劳一道手脚了,只需在刺杀皇后的同时叫破世子的身份,那沐王府的人同样会转移目标。”

“没有如果。”姚启圣吧嗒着嘴、品着茶味说道:“假如我是那个告密者,我就会劝皇后和你们家世子一起离开,这样的话,他的关系就可以撇得干干净净,丝毫不暴露行迹了。到那时候,你们家王爷吴三桂就算想找人报仇,也只能找沐王府的晦气,完全无法责怪别人!”

“我明白了!”刘玄初将水烟筒往地上一摔,大吼道:“假如沐王府已经把我们家世子杀了,那个告密者就会把世子的死讯送到我们这里,让我们急于找沐王府报仇而忽视他的存在!自然也就没办法找他算帐!但现在世子仍然音信全无,就证明世子还活着!并没有遭到毒手!”吼到这里,刘玄初一脚跺在水烟筒上,咬牙道:“好小子,好狡诈歹毒的手段,差点就让我把你忘了!看来不及早除掉你,我们吴家就难以安枕一天!”

虽然姚启圣并没有说出那个告密者是谁,但刘玄初却已是心知肚明,不过眼下显然不是去找那只幕后黑手算帐的时候,刘玄初又问道:“姚先生,既然世子还没遭到毒手,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小子是被太皇太后暗中遥控的,要不我这就进宫去找太皇太后,用军饷问题上让步的条件请太皇太后出面干预?”

“你们家那个宝贝世子这段时间没少给皇帝找麻烦,能借沐王府的手除掉这个祸害,只要不是皇帝的人亲自动的手,太皇太后求之不得!”姚启圣轻飘飘的一句话打破刘玄初的梦想,姚启圣抱胸说道:“等吧,既然沐王府的人没有马上杀掉你们家的世子,那就代表着沐王府对杀害你们家世子有所顾忌,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顾忌,但是以你们家世子的能耐,就一定能把那个顾忌无限放大。”

“沐王府对我们吴家有什么顾忌?”和姚启圣不同,刘玄初是太了解吴三桂一家的情况了,想破头也想不到沐王府会对吴家有什么顾忌,但刘玄初也知道姚启圣并不是张口瞎说——毕竟沐王府没有马上把吴应熊碎尸万段,这点刘玄初找不出合理的解释。

“有刺客!”刘玄初正疑神疑鬼间,大厅外的吴三桂卫队士兵突然喧哗起来,一名士兵飞步进厅禀报道:“启禀军师、姚先生,西厢房一个房间中发现刺客,住在那间房的丫鬟已经和刺客交上手了!”

“丫鬟和刺客交手?一个普通丫鬟有什么武艺?”刘玄初又是一阵糊涂,姚启圣则喜形于色,站起身来喝道:“快,快集中人手包围那个房间,把那刺客拿住!”姚启圣又转向刘玄初喝道:“玄初先生,住在那个房间的丫鬟,就是魏东亭以前的未婚妻史鉴梅,刺客进那过房间肯定不是偶然,事情也许有转机了!”刘玄初点点头,忙与姚启圣带着数十名吴三桂卫兵赶往西厢房。

到得吴府西厢房,发现刺客的那个房间已经被吴三桂卫兵团团包围,虽说皇甫保柱将大部分卫兵带了出去,但是留在家中的卫兵仍然有两百之多,房外的刺客仅有五、六人,以众击寡自然不在话下,而且房间中史鉴梅的武艺也相当不俗,牢牢牵制住了闯入了房中的刺客。

“军师,这些刺客的武艺我认识,是沐王府的招数!”吴三桂卫队的士兵长期和沐王府的人打交道,纷纷认出刺客的来历。刘玄初闻言大喜,忙命令道:“快,抓活的!”

“是!”一名吴三桂卫队的小队长答应一声,喝道:“撒网!”训练有素的吴三桂卫队中立即奔出数十人,十人一组抛出渔网,与刺客交手的吴三桂卫兵则不躲不闪,只是奋力上前纠缠住刺客,渔网当头罩到,将刺客连同卫队士兵一起网住,刺客奋力挣扎间,吴三桂卫队的其他士兵早已扑到,或是将他们武器夺去,或是将他们打晕打昏,五六名刺客无一漏网。

“小姐快跑,我们中埋伏了!”一个被按在地上的刺客大喊道。房间里正在和史鉴梅打得热火朝天的沐萌见势不妙,忙虚晃一剑双腿一蹬跃上房粱,想要穿窗而逃。可惜她的对手史鉴梅轻功丝毫不在她之下,同样跳上房梁以剑刺之,沐萌还剑招架稍一迟疑间,吴三桂卫队的士兵早已蜂拥入房,渔网、软鞭和绳索等软兵器象蛛丝藤蔓一般向她招呼,沐萌虽奋力死战无奈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也被吴三桂卫队擒下。

“军师,刺客全部拿到了。”数十名吴三桂卫兵将沐萌等人押到刘玄初和姚启圣面前,刘玄初强压住心头激动,向沐萌喝问道:“说,你们是不是沐王府的人?我家世子被你们关在那里?”

“呸!狗贼少废话,要杀就杀,姑奶奶要是皱一下眉头,不算黔国公的后代!”沐萌可不象吴远明那么贪生怕死,刚被抓到就磕头求饶。不过沐萌心里的窝火却远超过吴远明——她做梦也没想到,吴应熊家中的一个丫鬟会有那么高的武艺,刚摸进房间就被史鉴梅发现不说,还让史鉴梅高声示警,引来了大批的吴三桂卫队。

“哈哈,沐大小姐,我可舍不得杀你。”刘玄初虽然没见沐家的人,但老冤家的家庭构成却早已烂熟于心,大笑着随便挑了一个沐王府的刺客一指,命令道:“放了他,让他回去报信。告诉沐神保,想要他妹妹的命,就拿我家世子来换!”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大约半个时辰后,沐神保象发疯一样踹开关押着吴远明的房间,赤红着眼睛冲吊在房粱上的吴远明吼道:“吴狗贼,你那个房间里的丫鬟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那么高的武艺?”

“你是说史鉴梅吗?”正在打瞌睡的吴远明被沐神保吵醒,长长的打一个呵欠,懒洋洋的向沐神保说道:“她是铁罗汉史龙彪的义女,会些武艺有什么希奇?”

“铁罗汉史龙彪?!”沐神保倒吸一口凉气,常年在江湖上闯荡的他自然听说过史龙彪的名头。沐神保怒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妹妹……。”

“害得你妹妹被生擒活捉对吗?你又没有问我,我为什么要说?”吴远明奸笑着替沐神保说完,吴远明虽然没看到家中发生的事,但吴远明有绝对的把握——家里的两条老狐狸肯定不会放过交换人质的机会。有恃无恐后,吴远明的态度和语气自然嚣张跋扈起来,大模大样的说道:“放心,我家里的人不会伤害你的妹妹,只要你把我放回去,我担保你妹妹不会少一根毫毛。”

“狗贼,你少张狂!”沐神保气得抢过一根马鞭就要往吴远明身上抽,吴远明赶紧叫道:“姓沐的,你要是再敢抽我一鞭子,我家里的人就会抽你妹妹十鞭子!是你出气重要,还是你妹妹的小命重要,你自己考虑吧!”

“混帐!你竟敢威胁我?”沐神保虽然几乎把胸膛气炸,但是却没有胆量再敢往吴远明身上抽一马鞭,只能发泄似的将马鞭抽在地上,抽得地面火星四溅。跟着他一起进来刘天佑怯生生的问道:“小公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吴三桂的人只给我们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如果你再不决定,只怕小姐就要……。”

“不要说了,让我好好想想。”沐神保打断刘天佑的话,闭上眼睛紧张思考,胸口起伏不断,显然他已是犹豫万分,一边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之子,一边是唯一的亲人同胞妹妹,这么困难的选择,不管换成谁都无法决断。而吴远明也怕他真的大义灭亲,赶紧给他施加压力道:“沐公子,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老爸有两个儿子,你杀了我还有我弟弟。可你妹妹只有一个,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到了九泉之下,我看你有什么面目去见你的父母和兄长?”

“堵住他的嘴!”沐神保愤怒的喝道。刘天佑答应一声,也不知从那里找来一块又臭又脏的破麻布塞进吴远明嘴里,塞得吴远明大翻白眼,在心底发誓绝不会轻饶了沐家兄妹。但吴远明的嘴虽然堵住了,沐神保的矛盾心情却半点没有缓解,一会怒视吴远明肮脏扭曲的脸庞,一会有神情低落的思念妹妹,房间中沐王府的其他人则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全都盯着矛盾万分的沐神保,期盼他的决定。

“小公爷,时间快到了。”不知过了许久,犹豫不决沉思着的沐神保才被刘天佑低语唤醒,沐神保长叹一声,流泪道:“我只有一个妹妹,和他们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