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肮脏交易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肮脏交易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麻烦的小丫头怎么又来了?她还是不肯放过我吗?”听惠儿的声音,吴远明就象老鼠听到老猫的声音一般,慌慌张张的东张西望一通,当看到书房里那张牙床时,吴远明大喜过望,忙一边钻入床下,一边摆手低声向姚启圣和刘玄初说道:“义父,刘叔,你们就说我出去了,我不想见她。”饶是姚启圣和刘玄初足智多谋,也被吴远明这样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心说这小子连皇帝都敢打,怎么偏偏怕起一个小丫头了?

“乒乓!”书房门被粗暴的踢开,小丫头惠儿象一阵风一样的闯进来,见吴远明不在房中,惠儿立即尖声叫道:“吴大哥呢?他到那里去了?”小丫头言辞虽然粗鲁无礼,但漂亮可爱的脸蛋却让刘、姚俩个老头无法对她生气,刘玄初按吴远明的交代的答道:“昭惠小姐,我家世子不在这里,他出门去了。”

“骗人!进门前我问过吴喜了,他说吴大哥就在这书房里。”惠儿冷哼一声,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乱转寻找,很快的,小丫头的眼睛就注意到了书桌上三个茶碗,小丫头也不客气,过去将三个茶碗全部打开,发现茶碗中都有温热的茶水。小丫头可爱的小脸上立即露出一丝小狐狸特有的微笑,端起茶碗快步走到床下,将茶水往床下一泼,床下立即传出吴远明的惨叫,“惠儿,我投降了,我出来了。”

“哼哼,和我玩捉迷藏,你的水平差太多。”惠儿大言不惭的说着,一把揪住钻出床底的吴远明耳朵,凶巴巴的说道:“大哥哥,你可真没良心,我听说你被救出来了,马上求阿玛带我来看你,你倒好,为什么躲着不见我?”

说到这,小丫头粉雕玉琢的小脸蛋一沉,眼中已有泪花闪动,似乎很伤心的说道:“难道大哥哥讨厌惠儿,所以故意躲着惠儿?”小丫头很有演戏的天赋,眼泪要来就来,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淌,那充满委屈表情的漂亮小脸,就连刘、姚两条老狐狸看了都情不自禁心生怜悯。惟有吴远明在心中大骂,“小狐狸,少装可怜了,我又不是傻子,为了你的一点小事去冒那么大危险。”

“大哥哥故意不见惠儿,就是讨厌惠儿,惠儿不活了。”见吴远明久久不去安慰她,鬼精灵惠儿已经知道哭闹对吴远明不起作用,索性跑到墙壁前去拔吴远明挂在墙壁上撑门面做装饰用的宝剑,哭喊道:“大哥哥不理会惠儿了,惠儿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让我死了算了……。”

“昭惠小姐,你千万别乱来,不要冲动。”小丫头寻死觅活没吓住已经看穿她真面目的吴远明,倒把刘玄初吓了一跳,怕未来皇后死在吴应熊家里惹出大祸的刘玄初赶紧对吴远明叫道:“世子,快拉住她,她是满人,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抱住她。”

这时,索额图带着李雨良也来到了书房外,见惠儿已经把宝剑架到脖子上,无不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叫道:“惠儿,你在做什么?快放下,放下!”而惠儿还是哭闹不休,哭喊道:“不,大哥哥不理我了,我要去死!我要去死!”

“臭丫头,装得还真象。”吴远明心中嘀咕,却又拿这只赖皮的小狐狸毫无办法,只好上去赔笑道:“惠儿不要误会,大哥哥只是和你开玩笑,和你玩捉迷藏,大哥哥怎么舍得不理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妹妹呢?快把剑放下,要是割伤了你,大哥哥可心疼得紧。”

“真的吗?你会心疼我?”惠儿眼中的泪花仍然在闪烁,歪着小头颅瞟着吴远明,一脸的不相信。吴远明心不甘情不愿的干笑道:“当然是真的,大哥哥最疼爱惠儿了。”

“是吗?那我求你帮我做的事,你会答应吗?”惠儿才露出她小狐狸的本性,开始讹诈起吴远明。吴远明一阵为难,搔着光秃秃的前额吞吞吐吐的答道:“这个……,你可想清楚了,我……你……叫我怎么答应?再说……我只是外人,你求你阿玛吧。”直到此刻,姚启圣和刘玄初等人才隐约猜到吴远明害怕惠儿的原因——肯定是惠儿这小丫头向吴远明提出一件难以办到的事,吴远明很为难又不好当面拒绝,只好躲着小丫头不见。惟有索额图得意非凡,心知女儿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向吴应熊提出了那个要求。

“阿玛如果肯答应,我还求你做什么?”惠儿小丫头眼中泪光一闪,晶莹透彻的泪珠又顺着白玉般的脸颊滚滚落下,又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吴远明无奈,只好过去拉住这小丫头兼小狐狸,将她拉到书房深处,用仅能让惠儿听到的低声劝道:“惠儿,你别犯傻了,当今皇上虽然丑点,可他毕竟是皇上,又确定立你为皇后,只要你嫁过去就是一国之母,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吃不尽的山珍海味,还有无数太监宫女服侍你的起居,多风光多舒服啊?你为什么还求我带你私奔呢?”

“荣华富贵,是我阿玛喜欢的。山珍海味,你能给我,反正我就是不喜欢他。”惠儿嘟哝着小嘴,抽噎着也是用仅有吴远明才能听到的声音答道。吴远明一阵头疼,几乎是哀求道:“惠儿乖,你就不要犯糊涂了,大哥哥马上就三十岁了,你才十三,大哥哥带你私奔,还不让人笑掉了大牙?再说……。”吴远明又在心中补充一句,“再说带你私奔后果严重,甚至可能逼得我老爸提前造反,眼下我老爸手里仅有五万多兵马,兵器粮草军饷没有一样准备充足,几乎没有胜算,我何必为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冒那么大危险呢?”

“康亲王已经六十多了,上个月不是照样纳了一个十三岁的侧福晋?我看你是怕朝廷找你算帐吧?”惠儿一阵冷哼,又抱着吴远明的胳膊恳求道:“大哥哥,你别怕,现在那个麻子皇帝正和鳌拜斗着呢,你现在带我走了,生米煮成熟饭,朝廷未必敢逼你们吴家交人。”情急中,惠儿连真心话都说了出来,恳求道:“大哥哥,如果你嫌惠儿年龄小,不想要惠儿也行,只要你让惠儿和那个小麻子退了婚,惠儿可以去找其他男人。”

“臭丫头,你果然只是想利用我。”吴远明早就猜到惠儿对自己只有兄妹感情,但现在听到惠儿亲口说出,心中窝火总是难免的。略一思考,吴远明终究不愿为这个小丫头和康熙彻底闹翻,一咬牙拒绝道:“惠儿,这件事事关重大,大哥哥实在不能答应你,你还是乖乖去嫁皇帝吧。你这么漂亮,进了皇宫三千宠爱集于一身,也不是很难。”

“呜……。”被吴远明无情的一拒绝,惠儿的眼泪又流了出来,这回小丫头的眼泪是发自内心的了,抱着吴远明的手臂摇晃着抽抽噎噎的说道:“你好狠心,那个丑八怪好色无度,不仅和他亲姑母**(注1),还天天喝生鹿血,八岁就把宫女肚子搞大,你真忍心让我和那样恶心变态的丑八怪在一起吗?我嫁给那样的丑八怪,我还能活几年?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

“这倒是实话,历史上你嫁给小麻子以后,二十岁不到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吴远明在心中嘀咕,想到眼前这小丫头未来的凄惨生活,吴远明所剩不多的良心竟然有些生疼。不过同情归同情,吴远明考虑到种种后果还是一言不发,任由惠儿小丫头在面前哭得死去活来,却说什么都不肯答应惠儿的请求。正僵持间,远处索额图虽然没听到吴远明和惠儿对答,却已将吴远明和女儿的谈话内容猜得**不离十,料定吴远明不敢答应女儿的索额图忍不住得意洋洋的说道:“惠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吴世子怎么可能答应你那荒诞的要求?”

“死老头,为了你的荣华富贵,竟然逼你这么可爱的亲生女儿去给那个丑八怪小麻子,简直是禽兽父亲。”虽说吴远明并不反感政治联姻,却颇是不屑索额图的为人。而惠儿小丫头见吴远明久久不肯理她,已知道唯一摆脱悲惨命运的机会失去,哭得更是伤心,失望的放开吴远明的胳膊,摇头抽泣道:“算了,既然你不肯帮我,我也不为难你了。我以前帮你的几次,就算报答你带我玩的恩情吧。”

“你放心,以后我也不会来找你了,你就忘记我这个可怜的小丫头吧。”惠儿抽泣着头也不回的慢慢往外走,向索额图说道:“阿玛,既然吴大哥安然无恙,那我们回去吧。以后我一定听的话,再也不乱跑了。”

“对,这才是阿玛的乖女儿。”索额图见女儿已经死心决定做自己升官途上的台阶,顿时喜笑颜开道:“只要你今后听话就好,你不是喜欢喝鲤鱼血丝汤吗?阿玛回家就让厨子做给你喝,然后再好好收拾打扮,准备后天进宫给太皇太后老祖宗请安。”受伍次友影响忠于康熙的李雨良也是得意洋洋,招手道:“小姐,快走吧,忘了这无情无义的狗贼就好,你跟了他才没好日子过呢。”

“大哥哥,上次你答应请我听戏也算了,今后我们应该没机会见面才对。”临出门时,惠儿停住哭泣,扭转头向阴沉着脸的吴远明强笑道。说这话时,小丫头虽然强忍住哭泣,糯米小牙却已将嘴唇咬破,两道殷红鲜血顺着雪白的下巴缓缓流淌,可见唯一的希望破灭对小丫头的打击有多大……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等等!”吴远明突然抬头叫道。索额图和李雨良大吃一惊,惠儿则惊喜的回头又看向吴远明,吴远明狠狠在心中说了一句无毒不丈夫,上前拉起惠儿的小手微笑道:“傻丫头别哭了,大哥哥答应你就是了。”

“真的?大哥哥你可别骗我?”惠儿又惊又喜,连声问道。索额图则惊叫道:“吴应熊,你知道这事情的后果吗?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旁边听出味道的刘玄初也惊道:“世子,你不能再胡来了,皇后岂能是随意更换的?”

“我当然考虑清楚了。”吴远明奸笑着回头,向刘玄初使一个眼色让他住口,坏笑道:“鳌相爷不是也个女儿是后宫人选之一吗?如果我向朝廷提议另择皇后人选的话,想必鳌相爷会非常喜欢的。”

“什么?你敢!”索额图又惊又怕,愤怒的叫喊起来——当年孝庄给康熙册选皇后时,鳌拜的女儿确实是侯选人之一,只是当时索额图的父亲索尼是朝廷首辅,孝庄为了笼络索尼一系才选择惠儿为后,因为这事那时候鳌拜可是闹了不少情绪。事过境迁,现在索尼已死,鳌拜成了当朝首辅,索额图自己则是有职无权的大学士,如果吴应熊真的在中间捣乱,叫嚣要鳌拜的女儿代替惠儿为后,再加上鳌拜的推波助澜,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对对,吴大哥,你真聪明。”人小鬼大的惠儿略一思索也明白了这个道理,马上欢呼着扑进吴远明的怀里大叫,“鳌相爷一定欢喜,一定能成功!大哥哥,你真是好人。”惠儿虽然聪明机灵却毕竟年幼,大喜过望中并没有注意到吴远明嘴角那丝狞笑……

“惠儿,你别胡闹了。”索额图满头大汗,连拉带拽想把女儿从吴远明怀抱中拖出来,可惠儿欢喜中将吴远明抱得极紧,索额图使尽全力都拉不动女儿。倒是吴远明微笑着把小丫头从怀中推开,拍着她的小脸蛋说道:“又哭又笑,也不害羞?好了,你上次不是说想玩火铳吗?我叫吴禄吴喜他们带你去玩,大哥哥还有点事要办,晚上你吃了饭再走。”

“好啊,我去玩火铳,大哥哥你做正事吧。不过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一定要做到噢。”惠儿小丫头确实很聪明,也很懂事,有了吴远明的承诺就乖乖出去玩了。身为小丫头贴身丫鬟和保镖的李雨良本想跟去,却被吴远明叫住,“雨良姑娘且慢。”李雨良对吴远明恨之入骨,回头冷哼道:“怎么?想找我报仇吗?”

“世子叫住你,是因为我有话要对你说。”刘玄初慢慢踮到李雨良身边,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在李雨良面前一晃,李雨良的脸色立即大变,张口想叫什么,刘玄初摆手制止她,低声道:“我们出去再谈。”李雨良点点头,与刘玄初并肩出房。

“世子,这事可不能开玩笑。”惠儿和李雨良虽然先后都被叫出去了,但索额图却丝毫没去关心她们,拉住吴远明的胳膊只是满头大汗的追问,“世子,刚才你答应小女的事情是不是开玩笑?我们赫舍里家与你吴家素来无冤无仇,我索额图也从没暗中对你下过手,你可能害我家啊。”

“索大人放心,应熊也知道索大人对我们吴家好。”吴远明阴笑着答道。索额图大喜道:“这么说,世子刚才的话只是敷衍小女,并不是真要毁掉我们赫舍里家的将来?”

“那倒不一定,如果索大人帮我一个小忙的话,这话我就当是敷衍惠儿姑娘。如果索大人不肯帮忙,那么……呵呵。”直到此刻,吴远明才暴露出他的险恶用心,吴远明阴笑道:“后天元宵节的朝会上,如果索大人帮我们吴家在朝上说几句话的话,那我保证会把对昭惠小姐说的话忘记。当然了,索大人在朝上的朋友也站在我们吴家一边的话,我保证会更加感谢索大人。”

“为你们军饷的事?”索额图也不是笨蛋,马上听出吴远明的意思,咬牙切齿道:“世子好心机啊,用索某女儿的前程来和索某做交易,也亏你想得出来。”

“索大人夸奖了。”吴远明恬不知耻的点头微笑,“不错,事成之后,我就断绝与昭惠小姐的往来,另外再拿出军饷总数的半成感谢索大人,不知索大人可有兴趣?”

注1:《清代外史》中记载,康熙年间有位格格是皇太极的**,顺治的妹妹,辈分上算是康熙的姑母。顺治遁入空门时,这位格格因为年幼,尚未出嫁。康熙即位后,此女也一直留在宫中,后来,有大臣请求为之遣嫁。康熙听后,说:“现在还谈什么嫁不嫁的,我早已纳为妃嫔了。”臣属们大吃一惊,说:“宫闱之类乃王化所基,伦常不能紊乱。今公主于皇上乃是父亲一辈,皇上怎么能娶自己的同姓之姑为妃呢?”康熙颇不以为然的说:“未必。所谓同姓不婚,指的是母与姊妹及自己所生之子女,若是姑母辈,既非我母,又非我女,也不是我同生的姊妹,就算纳之为妃,也没什么。”大臣盟听后极为惶恐,力谏不可,但康熙终究还是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