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锄奸(中)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锄奸(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可能吧?难道是巧合?”李雨良呆呆的看着那只熟悉无比的汉白玉马——正是她父母惨死那夜失去的家传之宝,只是精美绝伦的汉白玉马由一对变成了一只,而李雨良也由父母的掌上明珠变成了一名孤苦伶仃的无助少女。刹那间,师傅留下那封遗书上的内容如电般在李雨良脑海中闪过,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转到胡宫山身上,心中惊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兄对我这么好,不可能是他!不可能……。”

“云娘姑娘,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苏麻喇姑素来心细如发,李雨良脸色的变化自然没逃过她的眼睛。苏麻喇姑打量着李雨良说道:“云娘,你的身体如果不适的话可要早说,伍先生和令师兄都精通医道,尽可以为你医治。吴应熊那奸贼狡诈无匹,府中把守又极严密,完全是一座龙潭虎穴,你可千万不能拖着病体上战场啊。”

“没事,我只是感觉有点闷,想出去透透风。”李雨良怕自己再看到那只汉白玉马会控制不住自己,便提出出门去单独呆一会。谁知她的要求正中苏麻喇姑之意,苏麻喇姑马上笑着答道:“好吧,云娘姑娘请便,我们在这里商量今天晚上的行动计划,一会商量好了叫你。”李雨良没有反对,点头出门而去。

“云娘的脸色不对,胡太医可要小心点。”苏麻喇姑阴沉着脸向胡宫山说道:“我听说云娘那天晚上在吴应熊府时,吴应熊曾经当众向她求爱,这小妮子虽然没有答应,但我现在和伍先生被皇上赐婚,她该不会又想起那吴应熊了吧?”

“苏麻姐姐放心,我这个师妹是什么脾气我知道,她喜欢一个人就……,恨一个人就恨到骨子里,她是不会被吴应熊那狗贼收买的。”胡宫山卑恭的答道。伍次友却知道胡宫山的言下之意是李雨良对他爱到了骨子里,更知道苏麻喇姑是在吃干醋了,闭口不敢答话间,伍次友心中更多的自然是得意,得意自己的文采风流,让李雨良这样优秀的女子都对他相思入骨。

“哼,那就好。”苏麻喇姑冷哼一声放下玉马,从怀中取出一副地图摊开,指着地图说道:“这张吴应熊家的地图是和硕建宁公主亲手画的,据公主娘娘的四名贴身侍女报告,吴应熊那厮从不在女人房间中过夜,一向都是在书房中独睡。而且明天就是朝议的日子了,吴应熊四更就得进宫给皇上请安,所以今天晚上,吴应熊肯定还会在书房中单独过夜。这样一来,我们找吴应熊就方便多了,目标就在吴应熊的书房!”

“吴应熊那狗贼不会武功,又是个贪生怕死之徒,不难对付。”胡宫山皱眉道:“关键是吴三桂卫队那些卫兵棘手,不仅个个对吴三桂一家忠心耿耿,他们本身的武艺也不弱,一拥而上的话我也未必能讨到好。而且他们手里俄罗斯国的火铳,不想办法把他们调开,我和师妹很难下手。”

“这个你不用担心,伍先生已经为你想好了一条调虎离山的妙计。”苏麻喇姑阴阴的说道:“吴应熊明天进宫除了向朝廷讨饷外,还有一件事就是向皇上进献贡品,那些贡品已经运进了吴应熊家里,如果装着贡品的车队着火,不怕吴三桂的卫队不乱!”

“妙计!”胡宫山一拍大腿,鼓掌拍马屁道:“伍先生真乃神人也,除非吴应熊明天想拿一堆灰炭去向皇上进贡,否则他的卫队非去救火不可。只要他的卫队一乱,我们下手就方便多了。”说到这,胡宫山有些犹豫,皱眉道:“只是这去纵火的人比较危险,要想最大限度的调开吴三桂卫队,就要把火放大,也就得长时间留在火场中,如果被吴三桂卫队包围的话,那可就很难逃脱了。”

“没事,让云娘去放火吧。”苏麻喇姑轻描淡写的说道:“吴应熊不是很喜欢她吗?就算她被抓到了,吴应熊也不一定会杀她。总之一句话,为了皇上和太皇太后老祖宗,胡太医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拿到吴三桂那封密信。”

“是,谨遵苏麻姐姐号令。”听说不是让自己去当吸引火力的替死鬼,胡宫山松了口气,赶紧必恭必敬的答应道。倒是伍次友提出了反对意见,“婉娘,吴应熊那贼并不好色,向云娘求爱多是戏诌之言,云娘又是个女儿身,如果她落到了吴应熊手里,只怕史鉴梅就是她的前车之鉴。这调虎离山的人选,我们还是慎重考虑的好。”

“不用换人了,云娘武艺高强,吴三桂的卫队不一定能抓到她。”苏麻喇姑面无表情的拒绝了伍次友的提议。虽说苏麻喇姑已经和伍次友相约终身,但李雨良苦恋伍次友的事还是很让苏麻喇姑不舒服的,如果能借吴应熊的手把李雨良收拾了,苏麻喇姑倒也省了一番心。说着,苏麻喇姑还悄悄掐一把伍次友,低声厉喝道:“怎么?胡太医还没有反对,你倒先心疼了?”伍次友尴尬苦笑,不敢再说一句话。胡宫山内功精湛,苏麻喇姑的声音自然被他听到耳里,只是胡宫山装着没听到而已。

“伍大哥,说服云娘去烧吴三桂贡品车队的事,可就着落到你身上了。”苏麻喇姑冷笑道:“对她来说,你说的话比圣旨还管用。”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冬天日短,时间刚到酉时天就渐渐的黑了,到了酉时三刻过后,北京城的天空已是一片漆黑,飘洒了一天一夜的雪花也终于停住,没有了白雪的映照反光,街道小巷更是漆黑了几分。也许是上天存心要帮助胡宫山和李雨良得成大功吧,到得戌时,天空呼呼的又吹起西北风,直吹得九城军旗忽忽伸直,树木招展,风卷残雪,伸手难见五指。

石虎胡同与宣武门相距并没有多远,所以胡宫山和李雨良直到关闭九城前的那一刻才从宣武门外进城,到得距离石虎胡同仅有三条街道的恶犬胡同一户民居中。胡宫山从东厢房推出一个独轮车,车上固定有一个长两尺、宽高各一尺的铜柜,铜柜上又有四根铜管连接着的一支两尺多长的铜管,铜管前端开了小口,后端还有一个拉手。李雨良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不由问道:“师兄,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前明军队所用的猛火油柜(注1)。”胡宫山微笑着解释道:“柜中内装石脂水,只要把前面点燃,后面推拉把手,石脂水就会从前端喷出,变成两三丈长的火流,水浇也不能灭。用这个东西放火烧吴应熊的贡品,效果再好不过了。”原来,伍次友想出烧吴应熊贡品车这个馊主意后,康熙觉得这也是顺带着教训吴应熊的机会,只要贡品全被烧毁,吴应熊空手去见康熙或者拿着少许贡品去见康熙都是大不敬,康熙完全可以用这个理由收拾吴应熊,同时还能让吴应熊在朝会上没底气高声说话。

“真是巧夺天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李雨良惊赞道。胡宫山一笑,说道:“那是当然,本朝禁用火器,民间火器一律没收,就地销毁,这个猛火油柜还是万岁下了特旨,兵部才从库房里翻出来借我的。”

“可这东西比较笨重,我们怎么才能悄悄带进吴应熊家呢?”李雨良提出疑问。胡宫山又是一笑答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要忘了,吴应熊新收房的小妾红芍就是我们的人。我已经派人通知红芍,她会在吴府后门等你,一会我用木箱把猛火油柜罩住,你化装成卖绸缎送货的把这辆独轮车推到那里,她能让你不用被吴三桂卫队检查就可以进府。”说着,胡宫山又将一包化装用的衣服递给李雨良。

“那好,我这就去换衣服。”李雨良接过衣服,胡宫山又嘱咐道:“记住,三更一到你就动手,烧了吴三桂的贡品后你马上撤离,不用管我。还有,这件事后那个红芍也没什么用了,你顺便把她解决了,不要给吴应熊留下活口!”

“不留活口!”李雨良身体一震,缓缓转过身向胡宫山问道:“师兄,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今天你送给伍先生和苏麻姑娘的那只汉白玉马,是从那里得来的?那汉白玉马不是一对吗?你怎么只有一只?另一只在那里你知道吗?”

“你问这做什么?”胡宫山心中一惊,见李雨良满脸的庄重和严肃,还有无法掩饰的紧张,那复杂的表情让胡宫山惊疑不定,竟隐隐生出恐惧之感。过了许久,胡宫山终于言不由衷的说道:“那只白玉马,是我在一名西选官那里偷来的,当时我没想到是一对,随手只拿了一只,另一只应该被那个西选官送给吴三桂了吧。怎么?师妹有什么问题吗?”

在康熙年间,西选官在民间的口碑和二十一世纪的城管差不多,肆无忌惮的对百姓巧取豪夺不足为奇,胡宫山把西选官拉出来当挡箭牌,果然让不愿怀疑他的李雨良疑惑一扫而空。李雨良点头道:“没问题了,过了今天,请师兄告诉我那西选官的姓名。”说罢,李雨良转身进后堂更衣改扮,留下胡宫山在原地莫名其妙。

“那户人家,似乎没什么亲戚啊?”胡宫山心中纳闷,始终想不通李雨良问那只汉白玉马的原由。不过胡宫山很快就在心中释怀道:“算了,反正她今天晚上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一回事,就算她命大,我胡诌一个西选官的名字,她也找不到人来对证。”

注1:见本书作品相关《古代的喷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