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朝会(3)
章节列表
第六十八章 朝会(3)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们三家还真敢开口啊,你们干脆把朕拉到集市上卖了算了!”稍微只看了一眼三藩联名的公折,康熙就差点没气晕过去,花了很大力气才没使自己爆发出来。咬牙抑制怒气许久,康熙才举起那份公折,哆嗦着嘴唇向满面笑容的吴远明等人问道:“吴应熊,耿继美、尚之智,这份公折,真是你们三家联名写的?”

虽说高高在上的龙椅与群臣距离极远,群臣看不见康熙脸上的表情——这也是吴远明那天误揍康熙的主要原因,但康熙心中的愤怒还是通过语气和声调清楚的传达到群臣耳中心中,正在为吴远明介绍的云贵情况而窃窃私语的满朝文武百官无不乖然住口,无不嗅出康熙话中的杀气。而耿继美和尚之智两人表面上低眉顺眼,眼角却都瞟到吴远明身上,仅有吴远明不慌不忙的答道:“回禀万岁,三藩公折岂能儿戏?这份公折当然是微臣们联名所著。”

“好,很好!”康熙咬牙说道:“你们吴家干脆直接接管国库算了,康熙七年全国岁入白银一千六百五十一万八千二百六十一两四钱,竟然还不够拨给你们吴家一家索要的军饷。还有你们耿家和尚家,今年国家干脆也不收税了,税银直接由你们两家来收吧,否则朕还真不知道拿什么付给你们军饷!”

康熙开始还勉强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语气,但随着说话的节奏越来越快,康熙的语气也越来越重,到了后来,康熙的语调几乎已经是和拍着龙案怒吼没什么区别。吓得耿继美和尚之智两人扑通跪倒,颤声答道:“臣等万死。”而天生反骨的吴远明不慌不忙,拱手道:“微臣代吴家上下谢主隆恩。”

“你谢朕的什么恩?”康熙被吴远明弄得一楞,诧异的反问道。吴远明回忆着辫子戏电视剧的台词,谦卑的微笑道:“君无戏言,皇上金口玉言让微臣一家接管国库,微臣当然要谢主隆恩了。”

“你……。”康熙被吴远明气得几乎说不话来,但一时间又找不出话来驳斥吴远明的无耻,倒是一向在朝中和稀泥的遏必隆站出来替康熙解了围。遏必隆向吴远明微笑道:“世子,皇上确实是言出法随。但接管国库干系重大,先皇又遗命鳌相与遏某辅政,皇帝朱批与上书房蓝批并行,皇上即便真儿个下旨让世子接管国库,没有上书房的蓝批决议,于理还是不符合大清法度的。”

“既如此,那微臣就只能叩谢天恩了。”吴远明对满清国库里的银子很有爱,对管理国库却没有半点兴趣,遏必隆开了口,吴远明也就借坡下了驴。而康熙松了一口气之余,对遏必隆的印象多少也变好了那么一点。这时,从上朝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鳌拜开口了,和毕恭毕敬的文武百官与油腔滑调的吴远明不同,鳌拜的态度就显得蛮横多了,满脸凶相的对康熙说道:“皇上,虽然你年幼无知,但你毕竟是一国之君,说话做事请慎重些,不要再丢丑卖乖了。”

“身为一国之君,竟然说出让臣属接管国库和让臣属代收税银的话,这样的话传扬出去,朝廷的颜面往那里搁?”鳌拜的态度和老子教训儿子一模一样,毫不客气的说道:“而且吴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三名外藩藩王,全都是对我大清国立有大功的功臣,我大清龙兴入关时,三人为我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我大清立国后,他们又镇守四省为我大清屏藩!如此功勋卓著的大臣入京晋见,皇上不温言安抚,反而处处刁难甚至口出恶言,这岂是为君之道?那还有一国之君的模样?”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着满朝文武百官被鳌拜训斥,虽说鳌拜的话也不是全然毫无道理,但康熙还是紧绷着嘴唇,倔强的昂着头,铁青着脸双手紧扣住龙椅的扶手,一副倔强的模样。而满朝文武无不噤若寒蝉,包括同是四大辅政大臣之一的遏必隆都是低走徉装沉思,谁也不敢当面驳斥鳌拜的君前狂悖,但并非鳌拜嫡系的官员低垂的脸上全都是满面怒色却肯定的了。惟有天生反骨的吴远明看得是眉飞色舞,只差没喊出“大丈夫生当如此!”之类的话来。

鳌拜喋喋不休的教训了康熙许久,始终没有住口的意思,康熙也实在忍不住了,抓起那封三藩联名公折喝道:“鳌大人且住,你知道三藩索要的军饷是多少吗?你知道国库里的银子还够支付这笔军饷吗?”

“公折在皇上手里,老臣事先又没有看过,如何能得知?”鳌拜傲然答道。鳌拜原本是不想立即为吴三桂家出头的,只是刚才遏必隆突然站出来为康熙说话,这点不仅让鳌拜大吃一惊,也让鳌拜惊疑万分——素来和稀泥的遏必隆忽然旗帜鲜明的和康熙站在一起,鳌拜不起疑心那才叫怪了。所以鳌拜才迫不及待的站出来帮吴三桂说话,一来是摆明自己的立场,二来是震慑同是辅政大臣的遏必隆,以免他真儿个和康熙勾结到了一起。

“那好,朕给鳌大人念一念,其他诸位大人也听一听,我们大清国的三位好藩王究竟要多少军饷!”康熙咬牙的大声念道:“加上补发前两年少给的军饷,福建驻军今年请饷纹银八百万两!广东驻军今年也是请饷八百万两!而云贵驻军,加上要求补发的军饷,请饷两千万两白银!两千万两啊!”

“两千万两白银!”太和殿中一片巨大哗然,包括鳌拜和班布尔善、索额图等人在内,满朝文武官员无不目瞪口呆,无不被吴三桂的狮子大张口吓得不知所措——清廷国库一年的税入不过一千六百余万两,而吴三桂竟然敢要两千万两,就是搬空了国库也不够啊!就这,还没算上其他两藩的一千六百万两白银。

“竟然要这么多?”鳌拜惊讶的看一眼吴远明,虽说吴远明已经答应拿出军饷总数的半成给鳌拜回扣,但是吴远明张口要这么多军饷,鳌拜也不免担心朝廷能不能拿出这么多银子?而同样得到吴远明回扣许诺的穆里玛、索额图和班布尔善等人也是和鳌拜一样的心思,也是担心吴远明开口要得实在太多了。

“皇上,臣有一本,请皇上谏纳。”素来以和事老著称的遏必隆突然又站出来,双手抱辑向康熙说道。经康熙点头允许后,遏必隆大声说道:“皇上,三藩索要巨额军饷,名为讨要,实为讹诈!三千六百万两军饷,就是把我们大清国当了也付不起啊。所以老臣奏清皇上,将吴应熊、耿继美与尚之智三人、连同耿星河与尚之礼,一同捉拿下狱,再点起八旗骁勇,剿灭三藩反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