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倒戈(5)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 倒戈(5)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就是他!”孝庄的眼中精光四射,厉喝道:“李引证,你马上带上几个人,去太和殿外把吴应熊带进宫那个老头悄悄的抓来,不能惊动任何人!尤其是不能惊动遏必隆和吴应熊!”

“老祖宗,奴才无能,这个差事奴才恐怕办不了。”李引证扯着公鸭嗓子,战战兢兢的答道:“刚才大学士索额图家的昭惠小姐,在右翼门向遏中堂讨得恩典出宫去看吴应熊,顺便把吴应熊带来那个老头也一并带出午门了,遏中堂是领侍卫内大臣,午门的侍卫又是鳌拜的人,有他的吩咐没人敢阻拦他们,所以他们很轻松就出了宫门。现在午门外面有许多吴应熊家的人,奴才的人因为隔得太远没看清楚那老头,实在找不到他啊。”

“遏必隆,你好大胆!昭惠,你是存心要和我们爱新觉罗家做对吗?”虽然明知惠儿小丫头十有**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才做出这样的事,但唯一一线反败为胜的机会就这么眼睁睁从手边溜过,孝庄还是气得拍案而起,恨不得马上让吴六一点起步军统领衙门驻扎在九门的三万兵马包围紫禁城,将鳌拜、遏必隆、吴应熊和那个神秘的老军连同其他乱臣贼子一股脑包了饺子!再把他们剁成肉酱喂自己最宠爱那条蕃邦进贡来的狮子狗!

孝庄毕竟是久经风浪的老泥鳅了,只激动了一刹那便按捺下心中的冲动——九门的防务在吴六一手里,但紫禁城的防务可是在鳌拜的干儿子讷莫手里,一家牵制着一家,牵一发而动全身啊。强压下心头怒火后,孝庄又琢磨起这事情有没有其他转机了,那个神秘的老东西既然已经出了紫禁城,外面肯定有人接应,现在再把他宣进宫一是没有合适的理由,二是就算勉强把他召回来,回来的也未必是真货。

盘算了片刻,孝庄风韵犹存的脸上忽然一笑,自言自语道:“哀家真是被这帮狗奴才气糊涂了,既然是那个小丫头把那个老东西弄出去的,何不让她把那个老东西再弄回来?”想到这里,孝庄转身向李引证吩咐道:“李引证,你赶快出宫一趟,去传哀家的旨意……。”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因为时间紧迫,李引证得了孝庄的旨意,立即领着四个练过武艺的太监出慈宁宫走煦和门小道匆匆赶往午门,李引证是慎刑司出身的太监,本身也练过几年的武艺脚步很快,待赶到午门前时,康熙派去传旨赦免吴应熊的六宫太监总管张万强还在摇头晃脑的念着圣旨,李引证这才松了口气,心说总算没误了太皇太后的差事。

待张万强将圣旨念完,法场上顿时一片磕头谢恩的声音,早有几名内监上去把满脸不在乎的吴远明搀下断头台,又捧来吴远明的朝服、顶戴和黄马褂给吴远明换上,忙得不可开交。而法场外的百姓们见今天不杀小汉奸了,失望之余一边议论着下次什么时候再砍吴远明的脑袋,一边纷纷散去,同时步军统领衙门的军队也在上司的命令下重新集结待命,现场稍显混乱。乘这个难得的机会,李引证带着四个太监凑近正在午门旁边乐得上蹦下跳的惠儿小丫头,李引证笑嘻嘻的说道:“昭惠小姐,奴才给你请安了,不知道昭惠小姐还记得奴才吗?”

“当然记得,你不就是慈宁宫的总管李公公吗。”惠儿小丫头记忆力甚好,虽然和李引证见面次数不多,却一眼认出这个孝庄的心腹。李引证大喜,点头哈腰的赔笑道:“昭惠小姐真是好记心,奴才与小姐见面仅有两次,想不到小姐还能记得奴才。奴才这次奉太皇太后老祖宗的钧旨,是来召小姐与平西王世子一起进慈宁宫叙话的。”

“刚才张万强不是已经召过一次了吗?”惠儿小丫头疑惑的看一眼李引证,不悦的问道:“张万强让我和吴大哥一起去见太皇太后老祖宗,等吴大哥换了朝服,我就要和他一起进去,你怎么又来传一道旨?”

“奴才该死,都是奴才的错。”李引证徉做尴尬的赔笑道:“事情是这样,刚才太皇太后老祖宗下旨的时候,是召三个人进宫叙谈,但是奴才办事糊涂,给张万强宣老祖宗口谕的时候说漏了一个人,所以奴才急匆匆出来改正。”说到这,李引证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恳求道:“错宣老祖宗口谕是杀头大罪,昭惠小姐你就救救奴才吧。”

“哦,原来是这样。”错宣皇室口谕的事以前也发生过,几个记心不好的倒霉蛋太监也都掉了脑袋,所以惠儿小丫头也不起疑心,大咧咧的问道:“糊涂的狗奴才,算你见机得早,否则你的狗头掉定了。可你求我有什么用?要我一会在老祖宗面前帮你说几句好话吗?”

“多谢昭惠小姐,你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李引证恭维一句,又可怜兮兮的说道:“昭惠小姐,只是奴才不是想请你在老祖宗面前求情,是请昭惠小姐帮一个忙。老祖宗让奴才传的三个人,除了昭惠小姐你和平西王世子外,还有一个是平西王世子带进宫的那个仆人,昭惠小姐你也知道,老祖宗体恤臣下有功必赏,世子带进宫那个老仆协助世子进献国土有功,太皇太后想要重重封赏那个老仆,以示朝廷对平西王一家的安抚之意。只是世子带进宫那个仆人长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奴才并不知道,只是听说他刚才随着昭惠小姐一起出了宫,所以奴才想请昭惠小姐把那个仆人指出来,奴才悄悄把他宣进宫里颁赏,奴才再在张总管那里打点打点,这件事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这个容易。”惠儿小丫头顺手往刘玄初和皇甫保柱等人所在的方向一指,刚想说话却又迟疑了一下,然后才指着刘玄初那帮人中的一个穿着仆从服色的老头说道:“就是他,站在那个痨病鬼旁边,手里拿着一套棉袄那个老头。”惠儿小丫头甚是热情,白生生的小手一摆说道:“算了,帮人帮到底,本小姐就帮你把他叫过来吧。”说罢,小丫头撒开脚丫子就跑了过去。

李引证定睛一看,见那老头头发花白,六十岁左右的年纪,和自己手下描绘的那个神秘老军特征正好相符,又见惠儿小丫头满面笑容的对刘玄初等人说了几句话后,还真把那神秘老军连拖带拽的拉了过来。李引证大喜过望,迎上去向那神秘老军微笑道:“老头,你撞大运了,太皇太后老祖宗要重重的封赏你……。”

……

先不说李引证在那边对那神秘老军大鼓如簧之舌,单说在断头台上美美睡了一觉的吴远明换好朝服后,立即被六宫总管太监张万强亲自引着进了午门,在吴远明进午门前,刘玄初自然少不得大声提醒吴远明不要太过倔强,不要再冒犯皇室权威,暗中提醒吴远明不要平白送了小命。而吴远明经过法场一劫,虽然表面上还是大咧咧的毫不在乎,但心里却已在提醒自己收起交警脾气——起码在回到云贵以前别再用对待司机的态度对待任何人了,对刘玄初的吩咐自然是听到了心里。

因为康熙的圣旨中并没有提及惠儿小丫头要和吴应熊一起觐见孝庄,所以在与挤眉弄眼的惠儿小丫头一同过煦和门时,吴远明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在看到跟在惠儿小丫头身后,被李引证等几个太监簇拥着的那个神秘老军后,吴远明更是惊讶得把嘴张大到足以把自己拳头塞进去的地步,几乎没叫出声来。而李引证见吴远明吃惊如此,则知道自己已经得计,忙领着那神秘老军走右翼门进慈宁宫了。

“吴大哥,你很少进紫禁城对吧?”去慈宁宫的路上,惠儿小丫头悄悄的靠近吴远明低声问道。吴远明身为有品无权的闲散大臣,自然没进过几次紫禁城,也就点头承认了。惠儿小丫头一阵得意,轻声说道:“去慈宁宫,可以走煦和门、右翼门和中右门三条路,我们现在走的,是最偏僻的煦和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太皇太后想避开一些人的耳目,偷偷的召见我?”吴远明马上明白小丫头的言外之意。小丫头向左右努努嘴,低声道:“走煦和门要经过武英殿、敬思殿和慈宁花园,这一带的侍卫领班是康亲王杰书的儿子椿泰和曹寅的大舅子李煦,避开什么人,不用我这老师再教你了吧?”

“鬼丫头,就您聪明。”吴远明野性难改,竟然在紫禁城里往未来皇后的白嫩脸蛋上捏了一下,但张万强等太监和侍卫已得过康熙吩咐,谁也不敢节外生枝,只是装着没看见。到是因为吴远明用力没掌握好把小丫头捏疼了些,惹得小丫头勃然大怒,刚想发作时,小丫头却没来由想起刚才在寿康宫和右翼门遭遇的危险,眼圈不由一红,险些当场扑在吴远明怀里痛哭出来。

“惠儿,你怎么了?大哥把你捏疼了吗?”吴远明关切的问道。小丫头抹去已经渗出眼角的泪水,轻声道:“我不疼,等事情完了,我再详详细细的告诉你。”说到这,小丫头的娇小姐脾气大发,低下手在吴远明腿上狠狠一捏,恶狠狠道:“我又帮你做了许许多多的事,你就等着好好感谢我吧。”

“明白,大哥哥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吴远明猜到这小丫头肯定又为了自己受委屈了,忙答应道。这时,小丫头突然想起一件事,也不顾这是在紫禁城和众目睽睽之下了,一把将吴远明身体拉矮,小嘴凑到吴远明的耳边吐气如兰,用最低的声音说道:“吴大哥,有一个人让我告诉你,太皇太后这次召你进慈宁宫,是打算找你做一笔交易,太皇太后在你们家的军饷问题上让步,你帮太皇太后保住吴六一和魏东亭他们。那个人估计太皇太后至少要给你一千五百万两白银的军饷,这个价钱已经是朝廷的底限,可以接受。还有我的事情,你也可以和太皇太后做交易了。千万别再和太皇太后翻脸,否则只会让鳌拜拣到便宜。”

“那个人谁?”吴远明惊讶的反问道。小丫头狡猾的一笑,低声道:“我未来的老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