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交易达成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交易达成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新的一周兼新的一月到了,看在纯洁狼本周拿到满勤奖的份上,请各位赏赐纯洁狼鲜花吧!)

虽然已经是年近六旬了,但因为保养得法和驻颜有术,五十六岁的孝庄看上去还是风韵犹存,外表最多只有四十岁,依稀还能看出当年那个千娇百媚的大玉儿的影子。也正是这个女人,将皇太极和多尔衮兄弟迷得神魂颠倒,成功保全了儿子的皇位;让死不投降的洪承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从此为满清当牛做马出生入死;又辅佐孙子在权臣当朝的情况下登上皇位,最终又帮助孙子扳倒权臣,让爱新觉罗家真正掌握了华夏江山!说她是满清第一女功臣也丝毫不为过!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吴远明心里嘀咕着,随着惠儿小丫头一起给孝庄和康熙小麻子磕头,按汉军旗人觐见皇帝的礼节行三跪九叩之礼,高声道:“奴才吴应熊叩见皇上,叩见太皇太后老祖宗,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老祖宗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给吴应熊赐座。”孝庄的话音软绵绵的十分柔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亲切感觉,还向康熙责备似的埋怨道:“孙儿,吴应熊很有规矩嘛,你怎么还治他的君前无礼之罪呢?是不是太苛刻了?”

“老祖宗责备得是,孙儿行事操切,过于喜怒无常了,孙儿今后一定会注意,”康熙仿佛很内疚的看了吴远明一眼,低声向孝庄道了歉。孝庄一笑,向吴远明摆手道:“应熊,论辈份,你是皇上的小姑父,现在这件事皇上已经知道错了,你这姑父的就不要和皇帝侄子一般见识了,更别怀恨在心,还有皇帝你今后你也别再苛刻你姑父的礼节了,不要忘了他是你长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自家亲戚,不要因为一点小事伤了和气。”

“小事?老子的脑袋差点被麻子侄儿子砍了!”吴远明心中气呼呼的嘀咕,脸上却赔笑着答应道:“老祖宗言重了,奴才没有吃豹子胆,那敢对皇上怀恨?”康熙也赔笑道:“老祖宗教训得是,这样吧,竟然吴应熊腿脚不好,孙儿就赐吴应熊一个御前免跪的恩典,今后要是再遇上腿脚不方便的情况,可以免了向朕跪拜的礼节。”

“奴才谢主隆恩。”终于不用再给小麻子磕头了,吴远明的声音终于带上了一点喜悦,自然与康熙相对一笑,仿佛已经一笑泯恩仇一般。但站在慈宁宫正中的惠儿小丫头却心中一惊,清朝皇帝以前只给一个人赐过御前免跪的恩典——多尔衮,他最后的下场可不怎么妙。

气氛稍微缓和后,孝庄开门见山的问道:“吴应熊,哀家今天召你来,是想问一下你被魏东亭和曹寅设计谋害的事,据哀家所知,那两个狗奴才是因为和你有私怨,自做主张干出的好事,那两个狗奴才也这么招认了。但鳌拜一口咬定那两个狗奴才背后还有人指使,将矛头指向了九门提督吴六一,偏巧吴六一治下不严,手下的士兵涉嫌杀史鉴梅灭口,沾了嫌疑,一会在太和殿上,鳌拜还要问你和吴六一有没有私怨,根据你的口供判断吴六一和这件事有没有干系。哀家想问的是,您打算如何奏答呢?”

“回太皇太后,奴才当然是据实回答。”吴远明阴险的答道:“奴才在家里几次遭遇刺客,但步军统领衙门的人每次都是姗姗来迟,有意无意的放走了刺客,奴才早就怀疑吴六一是故意针对奴才了。同时曹寅挨过奴才的打,魏东亭的未婚妻现在是奴才的爱妾,他们可是有一百个理由要杀奴才,偏巧他们俩和吴六一关系不错——听说吴六一的知己查伊璜就是魏东亭亲自从天牢里救出来的,他们是不是有联手谋害奴才的可能呢?”

“吴应熊,现在朝事紊乱,吴六一的位置有多重要,你难道看不出来?”康熙插话道:“如果吴六一被鳌拜扳倒了,你能有什么好处?你恨魏东亭和曹寅,朕可以杀了他们给你出气,你可以不牵连上吴六一吗?”

“回皇上,这不是奴才恨不恨魏东亭和曹寅的小事,而是关系大清律例是否严正的大事。”吴远明一副在交警队维护交通次序时公事公办的嘴脸,义正严词的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倘若杀人凶手没有被严惩,他们的幕后主使没有被查处,那置我大清律于何地?我大清还有律条可以约束百姓?奴才身为平西王世子,如果带头包庇罪犯,传扬出去奴才的名声是小事,只怕天下人还会嘲笑朝廷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对皇上和老祖宗的名声也会造成打击。”

“话虽不错,但朕如果给云贵驻军一千万两银子的军饷,吴应熊你可愿意替朕保住吴六一和那两个狗奴才?”根据各方面提供的情报分析和亲身与吴远明接触,康熙早就知道吴远明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一块扭不干的油抹布!但眼下又绝对不能宰掉这个流氓无赖,要想他替自己办事,就只能用东西去交换了。

“皇上,奴才的奏折上,要的可是两千万两银子的军饷。”吴远明一翻白眼仁,不阴不阳的答道。康熙强忍怒火,咬牙答道:“吴应熊,国库里有多少银子,朕想你应该非常清楚。朕答应给你这一千万两银子,可是拿出朕在内务府的体己银子了。换句话说,朕可是把修乾清宫和承德避暑山庄的银子都拿出来了。”

“皇上,内务府堂官阿思哈告诉奴才,内务府里光是细丝官银就存了两千五百六十二万两,还有黄金三万多两,奇珍异宝不计其数。”吴远明顺手搬出鳌拜的死党阿思哈,提醒康熙自己和鳌拜已经在军饷一事上联了手。康熙当然明白吴远明的言外之意,强压怒火说道:“吴应熊,内务府是有银子,但那银子是朕的体己银子,你想让朕连赏给臣下的银子都没有么?你想让朕端个破碗到西华门外去讨饭么?”

“臣万死。”吴远明这会也不要什么御前免跪的恩典了,离座磕头告罪——顺便堵住康熙继续发作的嘴,不过吴远明脸上无赖表情更甚,看得惠儿小丫头都暗暗发笑。而康熙想发作却因为吴远明不接口找不到由头,满腔怒火只能生生憋在心里,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这时候,孝庄忽然开口道:“吴应熊,哀家听说你这次上朝,带了一个老仆给你捧了大清十八个行省的泥土进贡,你们父子还真是用心良苦,竟然能想出进献国土这个法子,也算是难为你们父子了。”

“这是奴才的一点孝心,老祖宗太夸奖了。”把自家后院的泥土装了十八盒搪塞康熙的吴远明毕恭毕敬的答道。孝庄一笑,点头道:“不错,孝心可嘉,哀家要赏你,还有你带来那个老仆,哀家也要当面赏他。”

“奴才何德何能?竟敢蒙老祖宗赏赐?奴才真是惶恐不尽。”吴远明佯做为难道:“只是奴才带来那老仆已经出宫去了,老祖宗如果要当面赏他的话,奴才还得出宫去找他来给老祖宗磕头。”

“不用了,哀家已经派人把他传来了。”孝庄冷冷一笑。吴远明脸色大变,颤声问道:“老祖宗,你已经把他传进紫禁城了?”

“不错,说起来你还要感谢昭惠,没有这小丫头帮忙,你家那个老奴才还真难找。”孝庄的声音里带着丝丝阴冷。吴远明则变得面如土色,忍不住扭头向小丫头狠狠一瞪,惠儿小丫头那会随便让吴远明欺负,马上嚷嚷道:“吴大哥你瞪我干什么?老祖宗要赏你的家仆,我帮老祖宗的人找出他,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干嘛还对我这么凶巴巴的?”吴远明被惠儿一训虽然把头扭开,脸上却已现出怒色。惠儿小丫头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张俏丽的小脸马上流露出担心和惊讶。

“来人,把吴应熊家那个老仆带进来!”吴远明和惠儿的表情变化那逃得过康熙的眼睛,康熙马上猜出那个神秘老军有古怪,也许就是自己反败为胜的关键。而孝庄眼中也闪过一丝笑意,心说果然是他。

“传吴应熊家中老仆觐见——!”慈宁宫门前的太监有节律的唱喊起来,随着唱喊声一道道传达下去。慈宁宫太监总管李引证带着四个太监,押着那名神秘老军走进慈宁宫,李引证还没走近孝庄和康熙面前就得意洋洋的说道:“老祖宗,奴才把吴应熊家的那个老仆押来了。”

“吴应熊,能告诉哀家你家这个老仆叫什么名字吗?”孝庄胸有成竹,没看清那老军的模样就忍不住向吴远明问道。而吴远明这时候脸上的紧张也不见了,笑嘻嘻的答道:“回老祖宗,他是从小照顾奴才长大的老家人,名叫吴福,对奴才最是老成持重不过,所以奴才让他捧着贡品进宫。只是奴才不知道吴福犯了什么罪,为什么是被这几位公公押着进宫的呢?”

“吴福?”孝庄一楞,仔细看那老仆时,见他仅是年龄和身高与自己怀疑那人有些相象,容貌却截然不同。但孝庄并不死心,微笑道:“这个老头脸上怎么有这么多灰?想必是刚才在午门外吹的吧,来人啊,侍侯吴应熊家这位老先生洗脸。”

“扎。”孝庄话音刚落,早有两名俏丽动人的宫女捧着一个金盆和面巾过来,康熙的心腹苏麻喇姑则捧着一个草药包走到那老仆面前,轻笑道:“老人家,让奴婢侍侯你洗脸吧。”说着,苏麻喇姑将那草药包蘸上热水就往那老仆脸上擦,一边擦一边解释道:“老人家,这草药乃是宫中太医院密制,有舒筋活血,散瘀去垢的神效。”苏麻喇姑又在心里狠狠补充一句,“尤其是能洗去易容用的颜料和沾在脸上垫高骨骼的药粉!”

“有劳这位姑奶奶了,吴福真不敢当。”那神秘老军——也就是吴禄、吴寿和吴喜的老爸吴福战战兢兢的答道。而惠儿小丫头则得意洋洋的瞪一眼吴远明,意思仿佛在问吴远明自己干得漂亮吗?吴远明则悄悄向小丫头竖起大拇指,夸奖小丫头的精明诡诈。

“李引证,你这狗奴才,哀家是叫你把吴应熊的老家人请进宫,你怎么把他押来了?”吴福那惶恐的表情和在药水下毫无变化的容貌,还有惠儿小丫头的得意和吴远明的小动作,都没有孝庄敏锐的眼睛。只在刹那间,孝庄就明白李引证上了惠儿小丫头的大当,马上借题发作道:“几个狗奴才,办事如此不得力,要你们何用?滚下去每人领三十扳子,再有下次,小心你们的狗头!”

“扎……。”李引证也明白自己上了小丫头的大当,恨恨的扫一眼惠儿小丫头后,李引证领着其他几个倒霉蛋下去挨扳子了。康熙虽然不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孝庄那失望的神情后,康熙立即明白自己们又输了一着,得到孝庄眼色暗示后,康熙吩咐道:“来人啊,赐吴福黄金百两,送他出宫去吧。”

“草民叩谢万岁。”吴福可比吴远明懂礼貌多了,忙挣扎出苏麻喇姑抹在自己脸上的小手,规规矩矩的给康熙和孝庄磕头谢恩——平白无故拣了一百两黄金,老吴福磕几个头也算不亏。倒是惠儿小丫头替他鸣了不平,低声嘀咕道:“不是说要封官吗?没信用。”小丫头的声音虽低,康熙和孝庄却都听到了耳朵里,只是这祖孙俩都不想再给吴三桂家再增加实力,也都装聋作哑了。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吴福被太监送下去后,孝庄咳嗽一声说道:“吴应熊,刚才皇帝说给云贵驻军一千万两军饷,你觉得少,但你要的两千万两银子,朝廷也实在拿不出来。哀家想了想,咱们各让一步重新商量如何?”

“请老祖宗示下,奴才聆听圣训。”吴远明知道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时候到了,也就竖起了耳朵凝神没,全然没有注意到惠儿对自己连使眼色。孝庄略一盘算后,缓缓的说道:“这样吧,哀家让皇上给云贵驻军一千二百万两军饷!但是你必须替皇上保全吴六一、魏东亭和曹寅,哀家保证魏东亭和曹寅这两个狗奴才今后不再碰你一根毫毛;至于谋杀你的责任嘛,就推到那个刽子手和想杀史鉴梅那个士兵身上就行了;同时你告诉你的父王,让他召回侵入四川的乱军,裁军四万,保证今后约束好部属别再胡闹,这就是朝廷给你们吴家的价钱。”

“老祖宗,竟然你着地还价,那奴才可要抬价了。”吴远明取得孝庄点头允许后,飞快的说道:“奴才可以保下吴六一、魏东亭和曹寅,今后只要魏东亭他们别再招惹奴才,奴才也不会再和皇上的侍卫做对;云贵驻军也可以退出泸州,裁军一半,但至少要一千九百万两军饷!”

“吴大哥,你好象忘记什么了?”惠儿小丫头一听急了,拼着再被罚跪向吴远明提醒道。吴远明这才如初梦醒,心说险些误了大事,赶紧补充道:“还有一点,朝廷必须把四川的宁远府(注1)划给云南管辖。”吴远明话音刚落,惠儿小丫头立即脸色大变。康熙和孝庄则惊讶的对视一眼,心说宁远府人烟稀少,人口还比不上泸州一个县,土地贫瘠粮食出产极少,更不产茶和盐,吴三桂要那地方干什么?

康熙狐疑问道:“云南要管辖宁远府?那个地方人口稀少,云南要去做什么?”吴远明当然不会傻到把那个地方有着全国五分之一铁矿的秘密告诉康熙——这个秘密吴远明连刘玄初都没有告诉,顺口说出早就准备好的理由,“宁远地处金沙江上游,金沙江经常改道泛滥,威胁到云南产粮和产盐的楚雄,只有兼管了宁远,才能治理好金沙江的水利。”

“哦,原来如此。”云贵缺少产粮区,康熙信以为真,心说让吴三桂去治治水也好,便点头道:“好,宁远府可以给云南管辖,但是云贵驻军今年的军饷必须降到一千四百万两,同时裁军一半!”

“皇上,区区一个人口不足五万的宁远府,就要砍云贵五百万两军饷?”吴远明就象在菜场买小菜的主妇一样讨价还价道:“云贵驻军可以裁军一半,但军饷至少要一千七百万两。云贵驻军都是跟着家父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人,现在让他们回家种地了,家父不能在谴散费上亏待他们。”

“一千六百万两加一个宁远府!朝廷的最后底限!”孝庄一锤定音,冷声道:“福建和广东军饷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哀家不会亏待他们。”

“谨遵老祖宗钧旨,奴才代家父和五万五千云贵军队、以及云南的一万绿营军,叩谢皇上和老祖宗的赏赐。”吴远明那会去管耿继美和尚之智这两棵墙头草的死活,反正给了云贵要求的四分之三的军饷,给广东和福建也不会少到那里。但就在这时候,惠儿小丫头忽然放声大哭起来,捂着小脸冲出了慈宁宫,直到此刻,吴远明才猛然惊觉——自己只顾为自家的利益讨价还价,怎么把这个小丫头的事忘了?

“爱卿平身,百官已经等待很久了,快与朕回太和殿重开廷议吧。”康熙早就发现吴远明忘记了乘机要求自己放弃惠儿小丫头,舍不得放弃小丫头的康熙那给吴远明重新开口的机会,马上吩咐摆驾太和殿……

注1:清朝时,现代的攀枝花铁矿在宁远府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