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相见,分别
章节列表
第七十九章 相见,分别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吴六一和你素未谋面,从来没起过任何冲突和私仇旧怨?!!!”

太和殿中,金銮殿上,鳌拜的虬髯怒张,须发倒竖,蛤蟆嘴就象上岸的鱼一样呼哧呼哧的往外喘着粗气,一双铜铃眼更是睁大了三倍以上,恶狠狠的瞪着吴远明,那凶狠暴戾的模样,就象想扑上去把吴远明撕成碎片一样。而满朝文武百官表情各异,或是惊讶吴远明为什么不乘这个机会,对康熙的心腹诛尽杀绝,或是恼怒吴远明突然背叛鳌拜,更多的——也就是墙头草大臣们,则是从吴远明的言行中嗅出特殊味道,本已倒向鳌拜的草叶尖便悄悄的站回了中间。

“鳌少保明鉴,下官与九门提督吴六一从没有过接触,那来的私仇旧怨?”吴远明翻翻眼睛,仿佛很天真纯洁的答道:“而且下官早就听说过不少铁丐吴六一的英雄事迹,对吴六一兄与查伊璜先生相识相交相知的故事更是心折不已,一直有心与吴兄相交,只是苦无机会见面结纳,所以下官相信吴兄绝不会做出指使宵小之辈谋害下官的卑劣行经!”

说到这,吴远明转向跪在自己左旁的吴六一问道:“吴兄,下官听说你的至交查伊璜被贼人绑架,吴兄这些天一直在忙于寻找查先生和那些贼人的下落,不知道找到没有?”吴六一事先并没有得到吴远明已经反水倒向康熙的通知,对吴远明的‘主持公道’甚是感激,言语中也多了几分客气,叹息道:“多谢世子挂心,查先生和那些贼人一直渺无音信,但下官绝不会就此罢休,一定要找到查先生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你到永定河里去找查汉奸吧。”吴远明在心底嘀咕,铁丐吴六一投降清军助纣为虐就是查伊璜指使的,为此查伊璜还送了吴六一不少路费,这事情吴远明早就心知肚明,所以那天吴三桂的坐探将查伊璜绑架后,马上按吴远明的吩咐把查伊璜剁成几十块扔进永定河喂王八了。不过心里虽然对查伊璜为人甚是不屑,但是脸上吴远明还是要装出些担忧的,客套道:“吴兄不必过于挂念,查先生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世子,你再想想,也许你在什么地方无意中得罪了吴六一,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吴六一偷偷指使凶手企图谋杀你。”鳌拜并不死心,一边向吴远明挤眉弄眼的暗示,一边继续煽动吴远明诬陷吴六一。可惜吴远明不肯帮鳌拜完成对康熙的致命一击,坚决的摇头答道:“绝对不可能!下官一向在家里闭门读书,轻易不结交外官,也从不惹是生非,那会无意中得罪吴大人?”

“你!”鳌拜的鼻子差点没被吴远明气歪了,本来对鳌拜来说,只要利用今天这个机会把康熙最后一张保命牌吴六一扳倒,自己在北京城中就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制约了,到那时候,皇位唾手可得!但是鳌拜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他的好侄子、铁杆盟友兼事件当事人吴应熊竟然在关键时刻倒戈,将自己控制九城的如意算盘生拨乱。一时间,鳌拜真想让讷莫指挥御前侍卫把太和殿里的吴远明、孝庄、康熙和其他文武百官一锅端了,然后再用猪鬃毛一点点的刺尿道,直到让这些乱臣贼子活生生的疼死——不过想到正在紫禁城外侯命的吴六一的三万军队,鳌拜还是把这个冲动生生压下来。

“皇上,老祖宗,奴才有本要奏。”这时候,从廷议重开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遏必隆见吴远明已经和鳌拜撕破脸皮,为了那神秘老军许诺的好处,遏必隆又站出来打圆场道:“既然平西王世子承认他和九门提督吴六一没有任何恩怨,那依奴才看来,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那吴大人的嫌疑就可以洗清了。但鳌中堂执意追查真凶,也是为了不让凶犯落网,实乃公忠体国之举,不愧于国之柱石,值得圣上褒奖。”

“不错,鳌中堂秉公执法,为查真凶不畏权贵亲疏,虽无果而忠,但也算是群臣楷模。”康熙何等精明,马上顺着遏必隆的话茬堵鳌拜的口,吩咐道:“赐太子少保鳌拜黄马褂一件,以示嘉奖。”

“老臣谢皇上隆恩。”鳌拜被黄马褂堵住嘴,只得跪下谢恩。遏必隆乘机又说道:“皇上,既然吴六一没有嫌疑,那奴才就斗胆保荐他一个差事,主持审理魏东亭和曹寅设计谋害平西王世子一案,相信吴六一一定会以鳌少保为榜样,详细审理此案,不使真凶落网,也不冤枉好人。”

“甚好。”康熙点头,心说你遏必隆还真是颗沾了油的琉璃珠子——滑得让人抓不住捏不稳,把审理小魏子和曹寅的差事推给吴六一,既不用担心鳌拜威逼你对小魏子他们下毒手,又不用害怕小魏子他们被鳌拜的人暗中做掉。不过遏必隆这么做对康熙来说也有一个好处,起码不用担心遏必隆在鳌拜的压力下做出对魏东亭等人不利的判决,所以康熙很爽快的点头道:“着吴六一会同刑部和大理寺审理此案,望尔等以鳌少保为榜样,切勿辜负了朕对尔等的信任。”

“微臣领旨!”刚被康熙靠着交易救出来的吴六一、康熙的心腹刑部尚书明珠和大理寺卿博穆博果尔——也就是康熙最小的亲叔叔,一起高呼接旨。见康熙如此安排审理官员名单,鳌拜顿时气得满脸紫涨,但是眼下三法司的控制基本在康熙手里,鳌拜再生气也无可奈何。魏东亭和曹寅则长长舒了一口气,心知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吴六一和魏东亭等铁杆心腹的事情一了,康熙立即快刀斩乱麻的连下几道圣旨,一是拨给吴三桂家一千六百万两白银的军饷;二是将原属于四川的宁远府划给云南管辖;三是给福建耿精忠和广东尚可喜两家每家五百万两银子的军饷;第四则是让穆子煦暂时接管善扑营,署理善扑营统领一职。

“娘的!老子被吴三桂家卖给康小三了!”听到康熙给吴三桂家的军饷后,鳌拜马上明白自己这次做了冤大头,忍不住狠狠瞪一眼吴远明,心说咱们走着瞧。和肚皮快要气炸的鳌拜不同,耿精忠和尚之智两人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这次军饷事件尘埃落定,康熙损失大笔零用钱和一个宁远府,鳌拜做了冤大头,吴三桂一家与鳌拜交恶,三方都是损失惨重,只有这两棵躲在后面的墙头草拣了大便宜。当然,还有一个遏必隆也受惠不浅。

“好了,今天廷议就到这里吧,散……。”见群臣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康熙正要宣布散朝,吴远明突然抢着说道:“皇上,奴才还有本要奏。”康熙一楞,心说这小子该不会又想和朕抢昭惠吧?但康熙转念一想,如果吴应熊想要胁迫自己放弃昭惠的话,只能在交易达成前提出,现在怎么说都晚了,还会给他招去亵渎国母皇后的杀头大罪。想到这里,康熙点头道:“奏来。”

“皇上,臣有两本要奏,云南乱军侵入四川,户部前尚书王煦乃是罪魁祸首,奴才请皇上将王煦一家发往云南,在云贵驻军前千刀万剐,以泄兵士心头之恨!”吴远明恶狠狠的说道。康熙原对王煦寄以厚望,但王煦的‘贪墨案’事发后,康熙对王煦的厚望已经全数变成了愤恨,想都不想就答应道:“准奏。”

“皇上,奴才自顺治十年以来,奴才已经十六年没有见过家父,无力在家父膝下尽孝,纵有卧冰喂蚊之心,也远隔万里。”吴远明抹着眼泪,哽咽着说道:“奴才恳请皇上赐奴才随进贡队伍回云南省亲,与家父稍叙天伦,让奴才略尽孝道……。”

说到这里,吴远明已是哭得泣不成声,但康熙那肯把吴远明放回云南,冷哼一声说道:“吴爱卿莫急,朕自登基以来,也从没有见过平西王,待来年朕宣平西王进京入觐,你们父子自可相见,朕也可以与你父亲同叙君臣之乐。”说罢,康熙起身喝道:“退朝!”康熙这次也是损失太惨重了,为了节约一点银子,连往常的元宵赐宴都舍不得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见康熙出宫,百官忙一起跪送,吴远明这会也不想再去一趟法场了,也跟着跪下磕头。虽说这次军饷事件吴三桂一家算是大胜,但吴远明心中却甚是失落,心道:“唉,小麻子始终不肯放我回云南,看来我得准备逃出北京的办法了。但是我一逃就代表我老爸要造反,这个时机和手段都得仔细琢磨啊。”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因为和鳌拜翻了脸,又不小心招罪了惠儿小丫头,所以吴远明是孤零零一个人走出紫禁城的,到得午门前,刘玄初和姚启圣等人立即迎了上来,刘玄初紧张的对吴远明说道:“世子,朝廷的旨意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干得真漂亮。但是我和皇甫保柱,还有进贡队伍得马上离开北京,我们这就出城,你送送我们吧。”

“现在就走?这么急?”吴远明大吃一惊,刘玄初点头道:“不错,现在就走,朝廷拨给的军饷,会有军队专门押送到云南,你要那个王煦,也会有刑部的人押送过去。”吴远明还向什么,刘玄初却摆手道:“什么话出城再说,快走。”吴远明情知这件事肯定有古怪,也就没说什么,随着刘玄初与集结好的吴三桂卫队匆匆离开内城,取道哈德门匆匆离开北京城。

因为吴远明和刘玄初等人行动迅速,孝庄和康熙都没想到吴三桂卫队还马上出城,所以哈德门守将并没有接到不许他们出城的命令,还以为吴三桂卫队是回在安扎哈德门外的行营,便没有阻拦。等孝庄接到急报发出的‘留客’旨意送到哈德门时,吴三桂卫队已经回到了扎营地与留守在那里的军队会合,赶来传旨封城的李引证晚到一步怕打草惊蛇,连孝庄的钧旨都不敢掏出来就会了宫交旨,请示孝庄下一步该怎么办。孝庄稍做盘算后长叹道:“算了,由他去吧。先不说动用密云驻军能不能把他抓回来,就算抓回来又能怎么处理?总不能现在就杀了他吧?这只能给吴应麒(注1)造反的借口啊。”

……

到得吴三桂卫队的驻扎地,刘玄初一边指挥众军起营准备出发,一边指着正中的一顶帐篷向吴远明平静的说道:“进去吧,里面有个人要见你。”吴远明仔细一看,见那顶帐篷外是皇甫保柱亲自带队把守,直到这时,吴远明才猛然想起一件大事,皇甫保柱不是老爸的亲兵队队长吗?老爸的仇人那么多,为什么不留在身边保护自己,却让皇甫保柱保护着刘玄初来北京?想到这里,帐篷中有什么人,吴远明已是心知肚明……

脚步沉重的走进那顶被重重保护着的帐篷,那名随吴远明上朝的神秘老军果然独自一人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只是那老军的容貌已然有了很大改变,变得与吴远明现在的容貌竟有七分相似。在那一刻,同时拥有着吴应熊和吴远明记忆的吴远明忽然鼻子发酸,双眼模糊,一步步缓缓走到那老军面前双膝跪下,双手抱住那老军的双腿,泪如泉涌,泣不成声,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无一句话能说出口……

“很好,你很好。”那神秘老军同样是老泪纵横,轻轻抚摸着吴远明的头顶,哽咽道:“你很好,不愧……不愧是我吴三桂的儿子。”

“父亲!”吴远明长嘶一声,抱住吴三桂的双腿,放声大哭起来……

“熊儿,这些年,委屈你了。”吴三桂浑浊的眼泪顺着满是皱纹的脸庞滑落,一滴滴打在吴远明光秃的前额上……

就这样,十六年没有见面的父子相拥痛哭了许久,直到刘玄初在帐篷外轻声提醒该上路了,吴三桂才抹去泪水,向吴远明叮嘱道:“熊儿,为父就要走了,但你还得留在北京,自己保重……你要想个法子逃回云南,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尽管可以找父亲的人协助。”

“父亲放心,孩儿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到云南与你相见。”吴远明抹去眼泪,哽咽着答道。吴三桂点点头,又说道:“你认那个义父姚启圣,刚才在午门外,我也和交谈过了,本来我想带他一起回云南,但他说想留在北京辅助你,父亲也答应了。他这个人本事和学问都有,有他在你身边帮忙,你应该能轻松许多,但你也不能全部相信他和依赖他,毕竟他和你认识不久,可不可靠还是个问题。”

“孩儿知道。”在老爸吴三桂面前,吴远明已经只有点头答应的份。吴三桂又交代道:“父亲还有几件事要交代你,第一,你最近的锋芒太露,各方面都已经盯上了你,这不是好事,你得想办法收敛锋芒,否则只会招来大祸。第二,康熙的党羽已经被你打得太惨,你要是继续和康熙硬拼,只会让鳌拜拣到便宜,是时候帮助康熙削弱鳌拜的实力了,只有康熙和鳌拜继续斗下去,让满清鞑子继续内乱下去,我们吴家才能安全,才有时间强大,我们吴家越强大也就越安全,明白吗?”

“孩儿明白。”吴远明点头,招兵买马积蓄粮草打造兵器都需要时间,鳌拜和康熙斗得越久,老爸起兵造反才有准备的时间。吴三桂继续说道:“这第三么,是你和鳌拜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友好关系,这样起码不用担心鳌拜会公开针对我们吴家,我听说班布尔善已经和你达成联盟了,找他想办法,还有朝廷里的文武百官,你也要和他们搞好关系,不要怕花银子,父亲的云南虽然粮食不多,金银珠宝还是有不少的,这次的一千六百万军饷,你可以留下三成支用。”

“多谢父亲体贴孩儿,孩儿一定照办。”吴远明哽咽着答道。吴三桂又奇道:“孩子,今天在朝廷里,你怎么把宁远府要了过来?那个地方人口稀少,不产茶和盐,土地也很贫瘠,你干嘛单独提出来要给云南管辖?”

“父亲,宁远是不产茶和盐,但那个地方产铁啊。”提到自己的神来之笔,吴远明脸上尽是笑意,得意洋洋的说道:“宁远府的地下埋藏着全国五分之一的铁矿,还有一定的煤矿,父亲你要铸造兵器和农具,那可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是吗?”吴三桂有些不敢相信,惊讶道:“那个地方真有那么铁吗?为父近在咫尺都不知道,你远在北京,又从没到过南方,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孩儿……这是孩儿……。”吴远明的脑袋有些短路,一时想不起用什么借口搪塞吴三桂,倒是吴三桂一笑摆手道:“算了,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不想说就不说吧。为父回到云南后,会派工匠到宁远府详细探查的。”话虽如此,吴三桂心中想的却是,难道我这个一直深藏不露的大儿子在南方有情报网?

“多谢父亲体谅。”吴远明松了口气,又问道:“父亲,你知道红薯、土豆和玉米这三种东西吗?”

“听说过,是三种从海外引种的粮食品种吧?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吴三桂反问道。曾经在云贵交界当过几年交警(注2)的吴远明说道:“云南和贵州虽然土地贫瘠,种不出多少麦子和稻米,但是那三种农作物在云贵却长势极好,亩产极高,父亲可以引进那三种农作物种植,这样一来,云贵地区起码能做到粮食自给。”

“有这么厉害?”吴三桂将信将疑,不过云贵缺粮一直是吴三桂的心病,有这么一个希望试试也好,便点头道:“好,为父回去的路上就收购这些种子回云贵试种,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高产,为父就让百姓扩大种植面积。”

“父亲放心,孩儿不敢欺瞒父亲。”吴远明大喜,轻声说道:“父亲,孩儿还要请你从海外……。”

“王爷,世子,该走了,这个地方不安全。”刘玄初催促的声音又在帐篷外响起,吴三桂拍拍吴远明的肩膀站起来,低声道:“熊儿,为父该走了,你自己保重,你弟弟也让为父给你带好。你欣赏那个王煦,父亲会想办法收服他的,他到了云南的地头,康麻子的人动不了他一根毫毛。”说到这,吴三桂想想又问了一句,“既然你喜欢那个昭惠,今天你为什么不乘机讨要过来?这可不是我们吴家人的作风。”

在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老爸面前,吴远明那敢说自己狼心狗肺把惠儿小丫头的事情忘了,只能言不由衷的赔笑道:“父亲,孩儿当时如果向太皇太后老太婆要惠儿,老太婆肯定乘机打压我们家的军饷,孩儿已经准备好了另外一个办法把惠儿弄过来。总之父亲你放心,孩儿回云南的时候,一定把她变成你的儿媳妇带回去。”

“这才象我吴三桂的儿子嘛。”吴三桂向儿子开起了玩笑,“她对你是动了真情的,也真心实意的帮吴家做事,你要是负了她,为父第一个不饶你,然后你的娘亲、二娘、三娘和四娘都不会饶你。”吴远明虽然明知老爸在开玩笑,但也是一阵头大,自己可还有一个惯于领兵打仗的兄弟吴应麒,要是真得惹得亲老妈、还有陈圆圆、四面观音和八面观音几个后妈不高兴,指不定她们就在老爸耳边吹枕边风了。

“为父最后问你一个问题,沐王府的沐神保和沐萌兄妹,你打算怎么处置?”提到多年的大仇人,吴三桂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阴冷。吴远明又是一阵头大,本来想请老爸把那对兄妹带出北京也不敢开口了,只能拣老爸喜欢的话答道:“父亲放心,孩儿尽力收服他们兄妹,让他们为孩儿所用。如果不行,孩儿会让他们去应该去的地方。”

“用情深是好事,但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误了自己的性命。”吴三桂早知道自己的大儿子喜欢上了沐萌,便给吴远明提了一个醒。吴远明勉强微笑道:“父亲教导得极是,孩儿铭记在心。”

这时,刘玄初又在帐篷外催促了一次,吴三桂叹了一口气,低声道:“父亲走了,父亲留下两百名卫兵保护你,他们跟随父亲多年,家**小也都在云南,你可以信赖他们。”说罢,吴三桂扭头就往外走。

“父亲——!”吴远明沙哑着嗓子大喊一声,扑通又给吴三桂跪下,本已停住的泪水又夺眶而出。但吴三桂的身形只是稍微顿了一顿,又抬腿走出帐篷,仅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注1:吴应麒是吴应熊的二弟,因为从小跟着吴三桂南征北战,颇有些领兵打仗的本事。

注2:吴远明值勤的三二零国道从贵州穿过,直达云南昆明。另注:该国道上真有一个叫吴远明的交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