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朱三太子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 朱三太子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起隆?他是什么人?看你的脸色,他似乎是个紧要人物?”和姚启圣比起来,吴远明始终还要嫩点,起码喜怒不形于色这点就做不到,被姚启圣一眼看出他心中的紧张和犹豫。吴远明有些犹豫,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门子——虽说吴远明家里的下人已经被彻底换了一拨,但杨起隆的身份实在太敏感,吴远明不得不小心。姚启圣马上明白吴远明的意思,挥手向那门房说道:“退后二十步,没有招呼不许过来。”

“扎。”那门子是吴福从难民中买来的,一家人离了吴家就没了活路,自是不敢违抗姚启圣的命令,按姚启圣的吩咐退到了远处。吴远明这才向姚启圣说道:“义父,你知道钟三郎香会吗?”

“略有耳闻,听说是北方新兴起的一个教派,教众相当不少供奉的是一个叫钟三郎的神仙,给教民施医舍药,香灰治病,很是笼络了不少教众。传说他们的总堂主还有点石成金,撒豆成兵的本事。”姚启圣颇是不屑的说道:“自古以来这种怪力乱神,妖言惑众,借鬼怪之名蛊惑愚民的手段层出不穷,不足为奇。但如果当政者放任不管的话,也有可能养虎遗患,造成动乱。”说到这里,姚启圣忽然想起什么,低声问道:“难道说,这个杨起隆就是钟三郎香会的……总堂主!”

吴远明长叹一声,沉重的答道:“这个杨起隆,不止是钟三郎香会总堂主那么简单啊,他还有一个自称——朱慈炯!”

“朱三太子?!”饶是姚启圣已经算海上的老麻雀了,但听到这个名字后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脱口问道:“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吴远明斩钉截铁的答道,因为吴远明的交警记忆中清楚的记着,真正的朱三太子为逃避清廷追杀,现在正隐姓埋名隐藏在河南、浙江一代流浪,以教书先生谋生并隐藏身份,直到康熙四十七年,已经七十多岁的朱三太子才被康麻子抓住,连同儿子和孙子一起被康麻子杀害。吴远明想想又补充道:“据孩儿所知,那个杨起隆其实是前朝一个杨姓大臣的后代,李自成攻破北京时,崇祯在煤山上吊自杀,皇宫中的侍卫、太监和宫女为哄抢财物自相残杀,杨起隆的父亲当时也参与了进去,无意中拾到一个木盒,盒中装有朱慈炯的玉堞和金牌,杨起隆就是靠着这两件东西装神弄鬼,冒充朱三太子。”

“朱慈炯的玉堞和金牌?!”姚启圣细小的三角眼中闪过一阵精光,激动得嘴唇都哆嗦了,没头没脑的问了吴远明一句,“孩子,李自成攻破北京的时候,你似乎也住在北京城里吧?”吴远明同时有着吴应熊的记忆,想都不想就顺口答道:“在,当时我就住在这宅子里,后来城破之后,因为那时候我二弟吴应麒还没有出生,我的祖父吴襄怕我们吴家断根,就派人把不到四岁的我送到了山海关,但我的祖父却被李自成杀害了。”

“义父,你问我这些事干什么?有什么关联吗?”直到把话说完,吴远明才发现姚启圣刚才的问题问得十分奇怪。姚启圣没有立即回答吴远明的问题,而是闭目沉思片刻,眼睛再睁开时,姚启圣眼中已是一片笑意,微笑道:“孩子,不能让客人等得太久了,既然他是前朝太子,我们父子俩应该亲自出迎才对。”

“义父,这个杨起隆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我们见他妥当吗?”吴远明对是否和杨起隆拉上关系一直持犹豫态度,担心这个假朱三太子连累到自己。姚启圣哈哈一笑,拉起吴远明就往外走,大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孩子,听干爹的没错,你的运气来了。”吴远明对姚启圣的老谋深算一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见姚启圣执意要自己接见杨起隆,虽不明白干爹的用意,但也跟着去了。

到得大门前,一个衣饰华贵,相貌儒雅、年龄与吴远明不相上下的中年男子带着四个长随早已等候良久,见吴远明与姚启圣出来,那中年男子将手中长折扇当胸一拱,向吴远明嬉笑道:“晚眷生杨起隆,拜会平西伯世子。”说罢,杨起隆眼睛一瞟,转向姚启圣说道:“这位是世子的义父姚老先生吧?杨起隆在此有礼了。”

“杨先生的称呼好奇怪。”姚启圣刚才还硬拉着吴远明见杨起隆,可是见到杨起隆后,姚启圣的态度却极不客气,一上来就气势汹汹的挑杨起隆的刺,“老叫花子这个义子姓吴,你姓杨,那来的亲戚瓜葛?你如何能在他面前自称一个‘眷’字?”

杨起隆毫不生气,只是微笑道:“姚老先生果然学识渊博,但老先生有所不知的是,平西王世子舅爷的表姐,当年是在下祖父之侧室,叙起亲伦,在下与平西王世子是表兄弟之亲。”

吴远明和姚启圣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都是心说杨起隆这家伙真够能攀亲戚的,吴三桂的舅舅祖大寿的表姐是明光宗朱常洛的妃子,虽然不得宠但也算是朱慈炯的祖母,这七弯八拐的转下来,冒充朱慈炯的杨起隆和吴远明还真有点亲戚关系。这时候,杨起隆又笑道:“世子愿不愿认在下这个亲戚并不要紧,关键是,让远来客人在门房中喝风饮雨,这岂是待客之道?”

“杨先生教训得是,孩子,还不请杨先生书房用茶?”姚启圣被杨起隆堵了一句,似乎有些怕和自己干儿子年龄相同的杨起隆了,竟然没请杨起隆到大厅,而是请到吴应熊府最隐秘的书房谈话。而杨起隆满意的对姚启圣知道:“姚老先生不愧是当过总督的人,果然有见识,咱们之间是该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谈话。”杨起隆的回答让吴远明和姚启圣又是惊讶的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竟然知道这个府里书房最安全,看来这个家伙盯上这里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不定这府里就有他的眼线。

到得书房,各自落座后,按杨起隆要求,吴远明将侍侯书房的吴寿和吴喜赶出了书房,杨起隆也让他的四个长随出了书房,这个经过再三加固并严密看守的书房中就只剩下了吴远明、姚启圣和杨起隆三人。姚启圣向吴远明使个眼色,吴远明会意,首先开口说道:“杨兄,刚才你说在下那门亲戚,真的是你吗?你的真名字究竟是什么?”

“世子果然精明,那么复杂的关系,这么快就能辨清。”杨起隆微微一笑,沉声说道:“在下有言在先,如果我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你们俩可不要惊讶,更不要被吓倒。”

“不就是朱三太子朱慈炯吗?有什么好惊讶的?”吴远明知道这家伙肯定要打起朱三太子的招牌了,索性便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果不出吴远明所料,杨起隆果然大吃一惊,颤声道:“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你的钟三郎香会在我们的宅子里有探子,我们在你的香堂里难道会是睁眼瞎?”姚启圣那诈唬杨起隆的模样比吴远明还要神秘,大大印证了姜还是老的辣这句真理。姚启圣冷笑道:“只是有一点我们父子不清楚,你既然自称是朱三太子朱慈炯,那你有什么凭证呢?如果真象你那么动动嘴皮子说自己是谁就是谁,那我叫花子可以自称是尧帝后裔了。”

“老叫花子,一上来就掏我的底!”杨起隆心中暗骂一声,微笑道:“凭证嘛,那当然有。”说着,杨起隆将手中长扇递给姚启圣,杨起隆又笑道:“姚老先生既然是先朝老臣,那家父的亲笔,姚老先生一定能验出真伪了。”

“杨先生过奖,姚某并为见过前明崇祯,不过崇祯皇帝的亲笔嘛……。”姚启圣含糊其词着接过那长扇,发现那长扇甚是沉重,原来扇柄竟是精钢所制的一件奇门暗器,再看扇面,扇面提有一首诗,姚启圣随诗念道:“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古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义父,这首诗是……?”吴远明在二十世纪只喜欢研究与吴三桂一家有关的历史,对诗词歌赋却是一窍不通,自然不知道这首诗的出处。姚启圣顺口答道:“此诗乃是崇祯三年崇祯帝表彰四川女将秦良玉千里驰援北京城之功,亲自为秦良玉所做之诗。至于这笔迹嘛,应该也是崇祯帝亲笔。不过……。”说到这里,姚启圣将那长扇抛还杨起隆,大笑道:“这东西证明得了什么?崇祯帝亲笔甚多,流传也还算广,模仿容易之至。”

说着,姚启圣起身到书案前提起狼毫笔,饱蘸墨汁挥毫写下刚才那首七绝诗,抛给杨起隆大笑道:“看看吧,是不是和你扇子上的笔迹一模一样?”杨起隆那肯相信姚启圣有这本事,但仔细对比一看时,杨起隆不由目瞪口呆——姚启圣模仿出来笔迹,竟然与崇祯皇帝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仅是墨汁的新旧而已。姚启圣笑道:“怎么样?崇祯的亲笔证明不了什么吧?你要想证明自己的身份,拿出些实在的东西来。”

“姚老先生文采过人,朱某佩服之至。”杨起隆知道不拿出些够分量的东西,是很难说服这个比鬼还精的老叫花子了,便强笑着从怀走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封硬皮金装明黄缎面的折子,双手捧着放到书案上,微笑道:“姚老先生,世子,不妨再瞧瞧这个。”

“先朝玉堞!”姚启圣盼望的东西来了,心中不由大喜,急忙双手捧起仔细观看,吴远明也凑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朱慈炯,生母琴妃,崇帧十四年三月生壬子戌时,储秀宫稳婆刘王氏,执事太监李增云、郭安在场。交东厂、锦衣卫及琴妃各存一份,依例存档。’在下面还有崇祯的玉玺——休命同天!因为是用朱砂调制的印泥所盖,历经三十年仍然鲜艳如新。

“就是它了!还缺一面金牌!”姚启圣一阵激动,强压下心中把……的冲动,慢慢的将那玉堞放下,并向吴远明挤挤眼睛,示意东西不假。然后姚启圣猛的一拍书案,大喝道:“好小子,本朝一直在缉拿于你,想不到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孩子,叫人进来把这朱慈炯拿下,捆缚午门献功!”

吴远明不清楚姚启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来人啊!”书房门砰的一声推开,吴寿和吴喜各提一把俄罗斯火铳冲进来,齐声问道:“奴才在,世子有何吩咐?”同时杨起隆带来的四个长随也冲了进来,吴远明指着杨起隆喝道:“将这个人拿下!”

“是!”吴寿和吴喜纵身就往杨起隆扑上,杨起隆带的四个长随则各拔出一把匕首,飞扑向吴远明和姚启圣。就在剑拔弩张之时,杨起隆大喝道:“都给我住手!”那四名长随立即原地顿住,杨起隆自己则双手翻飞,不会武艺的吴寿和吴喜立即左右摔开。

“世子,就不要再试探你的表兄弟了。”杨起隆微笑着往头顶上一指,笑道:“如果你真想拿下你这个表兄弟的话,就不会从房间外面叫两个不懂武艺的亲随了——你这书房的房梁上,不是就有六名武艺高强的卫士吗?”

“呵呵,先生莫怪,我们这家里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怎么都得小心一点。”姚启圣大笑着挥手将吴寿和吴喜赶出书房,杨起隆也将那四名长随赶了出去,但埋伏在书房顶上的六名吴三桂卫兵却没有动弹,杨起隆也继续装着他们不在一样,只是向吴远明笑道:“表弟,现在你该相信表哥来这里,不是为了给你下套了吧?”

吴远明先看了一眼姚启圣的眼色,然后才向杨起隆微笑道:“表哥,小弟刚才不知是表哥驾到,多有得罪,表哥可千万不要在意。”虚情假意的客气几句后,吴远明向杨起隆问道:“表哥身为前朝末代皇帝嫡子,不隐藏身形设法保全性命,却跑到表弟这里来干什么?说句大不孝的话,哥哥你也是遇到了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又爱护手足的兄弟,要是哥哥敢到我父王面前暴露身份,我父王铁定把你押到紫禁城交皇上发落。”

“兄弟,你就不要蒙哥哥了。”杨起隆向吴远明冷笑道:“不是哥哥夸口,哥哥就是到了五华山上,也敢打出朱三太子的招牌!你吴家即将大祸临头,而哥哥我是你吴家唯一的救星,这一点,你父王比你看得明白?”

“我吴家即将大祸临头?”吴远明徉装出一副猪头像,诧异道:“我们吴家贵为王爵,拥重兵,坐银銮殿,乃我大清西南屏障。皇上待我吴家也义同骨肉,恩赐免死,还将先皇胞妹和硕建宁公主嫁与兄弟,恩宠之重,举国无双,哥哥你凭什么说我吴家即将大祸临头呢?”

“情同骨肉?”杨起隆反唇相讥道:“如果真是情同骨肉,兄弟你就不会有午门问斩之险,如果真是情同骨肉,吴世伯每年向朝廷讨要军饷就不会有唇枪舌剑,险过刀山枪海的战场。如果朝廷真对吴世伯放心,就不会有军饷交换裁军之举,更不会让兄弟你与父亲十六年不能见上一面。如果康熙真认你这个姑父,白云观里那个伍次友就不会以美男计引诱侠女李雨良,让她投入十三衙门专司针对你的监视了。”

“什么?”吴远明腾的站了起来,惊叫道:“李雨良投入了十三衙门?”

“世子还不知道?”杨起隆见打动了吴远明,忙煽风点火道:“自胡宫山老贼被兄弟正法后,那李雨良本已离开北京城准备削发为尼,但正月十五大朝的第二天,伍次友被四名御前侍卫护送到李雨良面前,一番苦口婆心后,李雨良投入伍次友怀抱,也投入了十三衙门,带着一帮人专门监视兄弟你的举动,以至哥哥今天来你这里,都要先设法调开周围的眼线。至于她身上还有没有肩负着其他针对兄弟的使命,这哥哥的人就查不出来了。”

“奸夫**!”吴远明咬牙切齿的大骂了一句,表情已十分阴暗。杨起隆乘机煽动道:“兄弟,现在明白朝廷对你的态度了吗?你们吴家在云南背着朝廷冶铁煮盐,铸铜造钱,自征粮自选官,还屡屡向朝廷催饷催粮,逼得国库空虚。无论是那一代那一国的朝廷,有谁能容下吴世伯这样的臣子呢?加上这段时间兄弟你和鳌中堂也勾勾搭搭,你说皇帝还会喜欢你吗?”

书房中一片寂静,静得连房顶上埋伏的卫兵呼吸都可以听见,就这么过了许久,吴远明才在姚启圣的暗示下颤声问道:“哥哥,那你觉得兄弟我该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杨起隆一字一句道:“举义兵,重竖大明旗帜,反清复明!你吴家有兵,我有大明正统,平西王府与我联手,驱逐鞑虏,光复大明天下!”

“听朱三太子的意思,是想让我这义子一家为你打天下,然后让你坐皇位?”姚启圣冷冷问道。杨起隆双腿放平,双手放到小腹仰面躺倒,冷笑道:“如果没有我这柄朱三太子的大旗,以你们吴家在汉人中的名声,纵然在云南起兵,又能有几成胜算呢?只怕天下汉人纷纷倒戈,反倒帮鞑子打你们吴家了。你们放心,我朱慈炯亏待不了你们吴家,事成之后,我封吴老伯为一字并肩王,世袭罔替,与你们吴家划江而治。”

“再说了。”杨起隆接着说道:“我朱慈炯也不是白拣便宜的人,我的钟三郎香会在北方的信徒已过百万,只要你吴家在云南一举义兵,我在北方立即起兵响应,还怕大事不成?”

书房中又是一片寂静,过了片刻后,姚启圣率先打破平静,沉声道:“兹事体大,这事情老叫花子做不了主,我这义子也做不了主,朱三太子请先回去,容我们寻思商议之后再做答复。”

“这我也知道,毕竟这是抄家杀头的勾当——虽然你们吴家早就在准备做这勾当了。”杨起隆一笑答道,却并不肯走,又向吴远明说道:“表弟啊,表哥这次来你家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打秋风。表弟你家刚从小鞑子那里弄到一千多万两银子,哥哥的教众虽多,却大多数是些穷得一家人合穿一条裤子的泥腿子,要想把他们变成能响应你父王大军的义军,需要银子武装啊。”

“原来这家伙是来敲竹杠的。”吴远明总算明白这杨起隆不去煽动自己老爸造反、却突然跑来找自己的真正目的。这时候,姚启圣在旁边轻轻咳嗽一声,吴远明猜出姚启圣是要自己同意,借钟三郎香会之手给康熙捣乱,便点头道:“好吧,这几天兄弟准备开一家银号,过几天开张的时候,兄弟在东兴楼设宴款待嘉宾,哥哥请一定到场。”

“好,到时候一定给兄弟捧场。”杨起隆听出吴远明的言外之意,也不问开张日期便告辞而去。他的前脚刚走,姚启圣就一把揪住吴远明的衣领,激动的叫道:“儿子,这个杨起隆,是来给你!给你吴家送了一份大大的厚礼啊!”

“大大的厚礼?什么厚礼?”吴远明纳闷的反问道。可惜这时候老狐狸姚启圣已经恢复了正常,打哈哈道:“哈哈,什么厚礼?当然是他的钟三郎香会了,有他的百万教众在北方策应你们吴家,难道不算厚礼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姚启圣心中的激动始终难以掩饰,开始的干笑很快就变成了发自内心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