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孔四贞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 孔四贞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禀主子,奴才悄悄去查过了,四主子确实安排了人在昭惠姑娘的饭菜里下了慢药,下药的那个狗奴才已经亲口招认了,错不了。”李煦表情十分紧张,小心翼翼的向康熙禀报道。康熙闭上眼睛,沉思着不愿说话,倒是侍侯在旁边的苏麻喇姑有些愤怒,恼怒道:“主子,那位四主子实在太不象话了,昭惠主子再有错,就算要打要杀也得主子决定,那轮得到她擅自做主?”

“苏麻,她胆子再大,野心再大,也不敢擅自弑后。”康熙继续闭着眼睛,面色平静的淡淡说道。苏麻喇姑立即闭上了嘴,虽然康熙没有说出毒杀惠儿小丫头的真正幕后凶手,但以苏麻喇姑的聪明,又怎么能猜不出那人的身份呢?同时苏麻喇姑暗暗有些同情康熙,一边是心爱的女人要爱护,一边是尊敬爱戴的祖母要杀人,夹在中间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养心殿中一片沉静,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到,陪在康熙身边的苏麻喇姑、李煦和张万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打断了康熙的思路。过了许久后,十分了解康熙的苏麻喇姑见康熙心情犹豫,便试探着向康熙说道:“主子,既然你这么喜欢昭惠主子,那主子何不去向老祖宗求一个情,就说主子不在意昭惠主子过去做错的事,还是想把昭惠主子迎娶进宫。这样一来,也许老祖宗就会下令住手。”

“老祖宗决定的事,没有谁能够让她决定改变,包括朕。”康熙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喜欢惠儿更多的是**方面,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笼络在正黄旗中拥有着极大势力的赫舍里氏,真要把惠儿娶了进宫新鲜感一消失,康熙用不了多久就会把她打入冷宫——何况惠儿和吴应熊还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苏麻喇姑并不死心,眼珠一转又向李煦问道:“李煦,四主子让人给昭惠主子下的药,你查过毒性没有?还有救吗?”

“回苏麻姑姑,奴才查过了。”李煦毕恭毕敬的答道:“四主子下的是一种慢药,服下之后会慢慢消瘦,出现黄疸症一样的病状,只要服上三到五次,两个月内就会毒发身亡,但看上去和急病暴死一样。”

“要服三到五次才见效?那昭惠主子现在服下几次了?”苏麻喇姑忙问道。李煦略一回忆答道:“两次,动手那个奴才只下了两次药,因为药是掌握在四主子手里,每一次下药都要由四主子决定,所以那个奴才到现在只下了两次。”

“很好,那就证明现在还有救。”苏麻喇姑赶快向康熙说道:“主子,如果你想保下昭惠主子的话,现在还有两个办法,一是暗中召见四主子,让她停止行动,只要拖到礼部向索额图家正式下聘后,再说服老祖宗就容易了。二是召见索额图,让他小心保护女儿,四主子就没法下手了。”

“苏麻,不要说了,朕绝不做欺瞒老祖宗的事。既然这是老祖宗的决定,朕就决不插手此事。”康熙对孝庄十分尊敬,斩钉截铁的回绝了苏麻喇姑的好意。康熙想想又狞笑道:“你们那位四主子还真是个厉害角色,把最后一道药捏在手里,就等于把昭惠那小贱人的命纂在她手里,有了这块筹码,她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和朕、吴应熊、甚至索额图做交易了。哼!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康熙话音刚落,养心殿外便匆匆跑进一个小太监,麻利的双膝跪倒,磕头道:“皇上,四主子递牌子请见,说是有要事禀报皇上。”康熙狞笑道:“北京地面邪性,说谁谁到。也好,朕正想看看她准备玩什么鬼花活,宣她进来。”“扎——!”那太监娴熟的磕了一个头,飞奔出去宣旨了。不一刻,昨天晚上那个戴着黄金面具与吴远明见面的女子便穿着一身宫装从养心殿外进来,向康熙深深一福,“奴婢——孔四贞,见过皇上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你是老祖宗亲封的先皇东宫皇妃(注1),也算朕的母后,赐座。”康熙很亲热和蔼的给孔四贞赐了座,孔四贞又是深深一福口中称谢,莲步轻移,风摆杨柳般走到座椅前坐下,那丰腴的身材加上妖娆的动作,竟让康熙和李煦这两个正常男人情不自禁的浮想联翩起来。惟有苏麻喇姑暗骂此女天生狐媚,恐怕不是什么善与之辈,只是不知她上次和伍次友见面,有没有发生什么特殊故事。

康熙和孔四贞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在孔四贞离开北京去昭陵给顺治守坟时,两人见过一次面,但那时康熙还不满八岁,孔四贞仅有十八岁,只模糊记得孔四贞是一个美貌非凡的大姐姐。正月十六那天孝庄将孔四贞密召回京时,康熙又见了孔四贞一次,但是在孝庄面前康熙不敢暴露自己好色的真面目,只是让孔四贞隔着许远给自己磕了几个头,并没有让她走近仔细打量。所以直到今天,康熙才算是仔细看清了孔四贞的模样,可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康熙的血液便开始沸腾起来——光以容貌美色而论,孔四贞绝对不在康熙熟悉的惠儿小丫头和苏麻喇姑之下,且天生一具媚骨,弯弯柳眉下一双丹凤眼眼仁恰似点漆,流盼间足以摄去任何男人的魂魄;肤白如蝤,齿如瓠犀,嘴虽有些嫌大,丰乳肥臀身材姣好无比,粉红晶莹的丰满嘴唇却弥补了这个遗憾。不过最让康熙垂涎的还是孔四贞那举手投足间蕴涵的媚态,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无穷的诱惑,激起男人原始欲望的诱惑。

“皇上,皇上。”苏麻喇姑轻声提醒着康熙,并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杀鸡抹脖子对康熙使着眼色。康熙这才如初梦醒,忙抹去已经流出嘴角的唾液,心道老祖宗亲自**出来的女人果然不简单,难怪八年前老祖宗一定要调这个女人去给父皇守陵,如果她留在宫里的话,只怕自己早被她勾上床了。也幸亏自己今天早上没按往常的习惯进一碗生鹿血,否则恐怕要当场出丑了。而孔四贞见了康熙的急色模样,不由抿嘴偷笑起来,那娇媚诱人的模样,让康熙又是一阵心潮澎湃。而殿中的另一个正常男人李煦早已看得呆了,忙偷偷的弯下腰,以免暴露自己的某种生理反应。

“四格格,这次老祖宗让你接替胡宫山,你可是查到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所以急着求见朕?”康熙怕自己在名誉上的母妃孔四贞面前出丑,忙将目光移开,想赶快问完话好打发孔四贞走人。孔四贞习惯性的娇媚一笑,媚声道:“禀皇上,臣妾要禀报的三件事,全与平西王世子吴应熊有关。这一嘛,昨天晚上永兴街刺杀案发生后,吴应熊与穆里玛一同去了鳌拜家,直到今天早上巳时方才离开,自那时后,鳌拜撤除了大部分监视吴应熊的眼线,这两个乱臣贼子,似乎又勾搭上了。”

“哼,勾搭上了又怎么样?吴应熊一介跳梁小丑,不足为患!”康熙冷哼,经过军饷事件后,康熙已经清楚了吴三桂和鳌拜的联盟有多么‘坚不可摧’,那还会相信那个联盟真能给自己制造麻烦。让康熙恼怒的是穆里玛刺杀吴六一失败后鳌拜的反应——不请旨不谢罪,还大模大样的把穆里玛接回家治伤,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对康熙权威和国法的藐视简直到了极点。但康熙现在也拿鳌拜无可奈何,虽然九城防务在康熙手中,但紫禁城的控制权却基本在鳌拜手里,一旦动手就是火并的两败俱伤局面。这些天鳌拜又借口军队演练把丰台驻军调了两万来北京城外驻扎,那丰台驻军统领扎木勒不仅是鳌拜的镶黄旗人,还是鳌拜带出来的旧将,动起手来会站在那边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康熙现在只能是继续忍耐,继续等待机会再和鳌拜摊牌。

“皇上英明,那吴应熊确实是个跳梁小丑,皇上动一根小指头,便可让他满门灰飞烟灭。”孔四贞顺手拍了康熙一个马屁,又妩媚道:“不过奴婢还查到一件事,这跳梁小丑似乎在北京城呆腻了,这些天他的那些卫兵一直在与江湖行商接触,不断打听回云南的各种道路关防;还有几个去了天津的大沽口,在那里买了两条海船,交给一些操云南口音的人经营。”

“想跑?他敢!”康熙也是一阵冷哼,心中却着实有些警惕。想要吩咐孔四贞加紧监视时,康熙情不自禁的又偷看了孔四贞一眼,恰好孔四贞也在偷看他,四目相交,孔四贞马上是一个诱人的媚眼抛过来,康熙强压住心头邪火将目光移开,冷哼道:“让李雨良加紧对他的监视,要是他敢出城二十里,不必请旨,马上擒拿,但不许伤他性命!”

“奴婢遵旨。”孔四贞起身盈盈一拜,算是领旨。看到孔四贞那千娇百媚的诱人模样,康熙越来越难以抑制心头邪火,干脆徉做发怒转移注意力,怒道:“四格格,老祖宗让你接替胡宫山做十三衙门的事,不是让你只盯着吴应熊那个跳梁小丑那些鸡毛蒜皮,最主要的,是让你盯紧鳌拜那个国贼大蠹有什么举动!鳌拜那厮这段时间接连向吴六一下手,证明他朕最终决裂的日子已经迫在眉睫,你的主要目标是他!”

“奴婢有罪,求主子原谅。”孔四贞满面惊惶的跪下磕头不止,也不知道是真害怕还是装的,眼泪说来就来,眨眼间已是哭得梨花带雨。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康熙又是一阵心动,忍不住说道:“起来吧,吴六一这次能够逃脱刺杀,也全亏了你的功劳,以后象这么用心办事就是了。”

“谢皇上,奴婢今后一定实心用事,绝不辜负皇上和老祖宗的期望。”孔四贞含泪起身,抽泣道:“既然皇上让奴婢不再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吴应熊今天进了索额图府家的事,奴婢就不再禀报了,奴才请旨去办其他差事了。”

“什么?吴应熊今天去了索额图家?”康熙腾的站起来,怒道:“他去做什么?他在索额图家做了什么?”

“哼,到底还是忘不了那个黄毛丫头。那个小丫头除了脸蛋漂亮些,其他地方还有什么比我好?床上功夫有我好吗?”从康熙的激烈反应中,孔四贞一眼看出康熙对惠儿还是念念不忘的。心中有底后,孔四贞故态重萌,又媚声道:“禀皇上,那吴应熊在索额图家中与昭惠小姐再度见面,并且被索额图痛打了一顿,后来索额图和吴应熊又进了书房密谈,奴婢花了好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他们谈了什么?”康熙紧张的问道。孔四贞媚声答道:“回禀皇上,他们谈的正是昭惠小姐的事,索额图似乎已经猜到了老祖宗另立他侄女赫舍里·昭荃为后和把昭惠小姐……的打算,所以索额图提出让吴应熊照顾他的女儿一生一世,并让吴应熊想办法让昭惠小姐从未来皇后的位置上全身而退。”孔四贞并没有说老实话,对惠儿下毒一事,其实就是孔四贞暗中通知了索额图做出提防——孔四贞才不会蠢到去杀皇帝心爱的女人招致怨恨,何况索额图一家在朝中的势力也非同小可。

“吴应熊怎么打算?他答应没有?”康熙恨恨道。康熙见过惠儿的那个表姐,论相貌连康熙现在的几个妃子都比不上,更别说天生的美人胚子惠儿相比了。

“吴应熊那么喜欢昭惠小姐,当然是马上答应了,又求他的义父老叫花子姚启圣出了一个主意。”孔四贞缓缓说道:“姚启圣献釜底抽薪之计,以重金贿赂钦天监监正杨光先,令他推算圣上与昭惠小姐的八字时诈言八字不和,为废掉昭惠小姐做舆论准备。另让昭惠小姐孤身一人外出游玩,夜不归宿,事后大肆张扬使昭惠小姐名声扫地,朝中的汉人言官御史便会以不守妇道为名对昭惠小姐群起而攻。这样一来,老祖宗就有了台阶可下,可以光明正大的废掉昭惠小姐,另立昭荃小姐为后,同时还不损害皇上的威望,也不损害索额图在朝中的地位。”

“他吴应熊想得美!朕就算不立昭惠为后,也不会把昭惠白送给他!”康熙咆哮起来,鼻子差点没气歪了。但是苏麻喇姑却觉得这办法不错,进言道:“皇上,奴婢觉得这姚启圣的办法不错,左右吴应熊与昭惠小姐大闹太和殿那件事后,老祖宗已经决意要废后另立,讲究礼法的汉人大臣们也颇有微词,只是碍于皇上的颜面不好提出反对。现在只要皇上顺着姚启圣搭好的台阶下,汉人大臣必然配合,于皇上圣威无损,老祖宗也不用再为这件事操心劳神了。”

“苏麻说的是。”孔四贞看出康熙打心眼里舍不得就这么把惠儿送给吴应熊,乘机煽风点火道:“老祖宗常说一句话,有了江山,还怕没有美人?皇上和鳌拜君臣缘分已绝,刀兵相见只在旦夕,何苦为了一个女人横生枝节,再树吴三桂这样的强敌呢?”

“都别说话了,让朕静一静!”康熙大喝一声,养心殿中立即一片寂静。康熙铁青着脸闭目沉思,苏麻喇姑和李煦、张万强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孔四贞则乘机打量起这金碧辉煌的皇帝寝宫,故地重游,孔四贞心中感慨万千,“养心殿,我又回来了!当年就是在这养心殿中,我失去了做女儿的贞节,那时候,我才十一岁啊!我在失去的,我也要在这里拿回来。”

孔四贞是定南王孔有德的独女,和名字有德截然相反的是,孔有德这个人并没有半点德,早在崇祯五年,当时还是明朝副将的孔有德就在登州(注1)发动兵变,制造了惨无人道的登州大屠杀,除了被孔有德劫做营妓的数百年青貌美的女子外,数以十万计的登州百姓被孔有德屠杀一空,尸体填满了城壕,堵塞了河流,百姓的血飘起了店铺的招牌,而孔有德则带着登州城里劫掠来的三千多匹战马、二十多门红衣大炮、三百多门西洋炮和无数火器金银投降了满清,换来皇太极的三十里出迎。

到了后来,孔有德做的‘有德’的事就更多了,随着满清第一刽子手多鐸一路南下,先后参与制造了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等臭名昭著的大屠杀,仅是扬州就杀了八十多万人,用数百万同胞的鲜血换来定南王的王爵。不过在广西桂林的时候,孔有德的报应到了,曾是李自成部将、先叛而后忠的李定国率明朝残军攻破了桂林城,孔有德被挫骨扬灰,连一点血肉残块都找不到,全家除了孔四贞逃走外,全部被明军所杀。到了后来,孔四贞被孔有德的部将送到北京,被孝庄收为义女,成为唯一一个汉人格格,并在被封为顺治的东宫皇妃(注2),也在那时候,年仅十一岁的孔四贞成了真正的女人。

也许是天生媚骨,也许是有孝庄这样一个言传身教的好母亲,年幼的孔四贞很快就成了顺治最宠爱的皇妃,一度威胁到皇后的位置,可孝庄却不允许一个汉人威胁到自己科尔沁王族女人在后宫的地位,就想方设法的让孔四贞与顺治分开。但已经尝到男欢女爱的甜头的孔四贞并不甘心就此独守空房,在孝庄的默许下,孔四贞自愿做为孝庄笼络群臣的工具,与无数王公权贵结下露水姻缘,为孝庄鞍前马后之余,孔四贞也可以一边释放和满足自身的欲望,一边等待孝庄年老身死,自己便可以重新获得顺治宠爱,直至获得皇后大位。

可惜孔四贞没想到的是,年纪轻轻的顺治竟然会比孝庄早死,而孝庄为了防止已经获得自身真传的孔四贞向新皇帝康熙下手,强行让年仅十八岁的孔四贞到昭陵去给顺治守陵,并剥夺了孔四贞的东宫皇妃封号,改封为唯一的女性一等侍卫。但孔四贞并不死心,一边在昭陵中继续放纵,一边等待机会重回皇宫,去争取她失去的东西。机会终于被孔四贞等到了,内宫情报总管胡宫山突然身死,隶属于胡宫山统管的十三衙门探子在关键时刻群龙无首,孝庄便又想起这个深得自己真传的孔四贞,你情我愿下,孔四贞便又回到了这个让她魂牵梦挂的紫禁城,皇后梦又一次在向她招手……

“好吧,既然吴应熊给朕一个台阶下,朕就先顺着这台阶下吧。不过,朕也不会便宜了吴应熊。”孔四贞陷入回忆的时候,康熙已经做出决定,康熙微笑着向孔四贞说道:“四格格,你刚才不是说昭惠想要夜不归宿以自毁声名吗?你去安排一下,想一个移花接木的办法,让她和朕一起夜不归宿……。”

注1:登州位于现在的烟台与蓬莱一带。

注2:因为孔四贞在三藩之乱中又被康熙做为政治筹码下嫁给广西将军孙廷龄,借以笼络孔有德旧部牵制吴三桂大军,所以孔四贞被东宫皇妃一事被《清史》否认,但是同时期的诗人吴梅村却有留有一诗证明:聘就蛾眉未入宫,待年长罢主恩空;旌旗月落松楸冷,身在昭陵宿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