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新版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二章 新版冲冠一怒为红颜(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呼,总算并且他们暂时稳住了。”从窗户缝隙看到院外的敌人停止进攻,并在三十丈外摆开阵势将小院包围,知道已经争取到谈判时间的吴远明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将目光转移到床上。此刻,床上的康熙和孔四贞仍然是在一丝不挂中,见吴远明嘲讽的目光看向自己,康熙难得麻脸一红,嘶哑着嗓子说道:“吴应熊,有什么话等会再说,先拿朕的衣服给朕穿好——就藏在蚊帐顶上。”

“妈的,你以为老子想看你那一身恶心的小麻皮?”吴远明暗骂一声,正准备让卫兵拿衣服给康熙时,姚启圣却突然开口,阴阴的说道:“万岁,请恕微臣等不能遵旨,孔四贞乃是太皇太后亲封的先皇顺治的东宫皇妃,是皇上货真价实的母妃,皇上与孔四贞做出苟且之事,乃是孔孟之道中最为唾弃的**!依我大清律条,拆穿这样的**,理应向地方官府报告,并可将**案男女犯人捆在一起,裸体游街示众。”

被姚启圣这么一提醒,吴远明立即喜上眉梢,心说自己忘了这一茬,这可是康熙的一个大大的把柄。而康熙气得七窍生烟,“姚启圣,你好大胆!”同时康熙心中暗暗叫苦——假如吴应熊和姚启圣发起疯来真把康熙和孔四贞捆在一起游街——甚至只要把康熙和孔四贞推到窗前,让外面的军队看到康熙和孔四贞的丑态,那么不用康熙的死对头鳌拜动手,孝庄自己就要把康熙废了另立皇帝——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啊!而姚启圣就是看准了这点,一挥手命令道:“用床单把他们裹在一起,从床单外面捆住!”

“放开我,放开我。”被吴三桂卫兵按住捆绑的康熙就象要被**的小姑娘一样,挣扎着、惊惶的叫起来,“吴应熊,姚启圣,你们竟然敢带兵围攻朕的卫队,弑君犯上!还敢矫诏假传圣旨,你们长了几个人头?快把朕放了,朕还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快放开朕……。”和惊惶不定的康熙不同,孔四贞则没有丝毫惧色,只是任由吴三桂卫兵将她和康熙捆在一张床单里,就连吴三桂卫兵乘机在她身上揩油时,她都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不断倾听房外的声音,判断外面军队的反应。

待卫兵将康熙和孔四贞象捆粽子一样捆在一起后,姚启圣向吴远明一努嘴,吴远明会意,开口向康熙说道:“皇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管你是否相信我,我这次带兵围攻你的卫队,其实完全是一场意外。我来这山沽店,是因为你手下的人冒充我骗走了惠儿,我来这里抓伍次友准备与你交换惠儿的,你藏身在这个山沽店,事前我确实一无所知——否则我也不会被你的军队团团包围了。”

“哼!”康熙对吴应熊的话将信将疑,冷哼一声不置可否。吴远明又向康熙说道:“皇上,现在你的皇位和性命都捏在微臣手里,玉石俱焚和两全齐美都在皇上一念之间,咱们君臣做一笔生意如何?”

如果换成别的皇帝被臣子这么威胁,十有**会暴跳如雷一口拒绝,但是性格阴冷的康熙却不是那么莽撞的人,加上这些年一直处在鳌拜的淫威下,康熙已经习惯了与臣下做交易。略一思索后,康熙向吴远明冷冷问道:“说吧,你想和朕做什么交易?”

“第一,把你骗走的惠儿还我!”吴远明这次还算有点良心,首先想起的是惠儿小丫头,因为惠儿一夜未回,吴远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皇上放心,不管皇上昨天晚上对惠儿做了什么,只要她能平安回到微臣身边,微臣都不会与皇上计较。”

“惠儿没在朕手里,昨天朕派去接她的人也失踪了。”康熙阴沉着脸答道,康熙心说如果惠儿与朕过夜,朕还会被孔四贞这样的婊子勾引上床吗?吴远明那里肯信,怒道:“皇上,我已经说了,那怕皇上已经玷污了惠儿的清白,只要她能回到我的身边,我都不会与皇上计较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也会照顾惠儿一生一世!所以,皇上就请不要再打什么杀人灭口的主意了。”

“世兄,皇上没有骗你。”孔四贞怯生生的插话道:“世兄明鉴,昨天晚上安排人手去接昭惠小姐的人就是小妹,骗出昭惠小姐那封信也是小妹伪造的,但是去接昭惠小姐那三个人却没有回来。小妹派人去查过了,那三个人中有两个被人杀死后抛入永定河,昭惠小姐和另一个叫周健良的十三衙门差役则神秘失踪,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世兄如果还是不信,可以去看梳妆台上那封信,那就是十三衙门给小妹的回报。”

吴远明和姚启圣向孔四贞所说的梳妆台上看去,果然看到一封已经拆了封的书信,很明显不是临时伪造的东西。康熙也说道:“刚开始,朕还怀疑是你吴应熊收到消息在半路把惠儿劫走,所以把负责监视你的李雨良叫来问话,看你在昨天晚上有没有行动。但是现在看来,朕和你都是互相误会,惠儿应该是被第三方劫走的。”

“妈的!那究竟是谁劫走了惠儿?”吴远明彻底傻了眼睛,他之所以率兵围攻山沽店,为的就是想抓伍次友与康熙交换惠儿,准备学老爸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可现在伍次友是抓住了,正主康熙和孔四贞也被抓住了,但是却突然发现惠儿并不在康熙手里,事情还被闹到了这地步。一时间,吴远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倒是姚启圣比较冷静,向吴远明一摆手说道:“孩子,昭惠小姐的事情慢慢再说,现在先把眼下的事情处理了。”

“多谢义父提醒。”吴远明一想也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比什么都重要,便又向康熙说道:“皇上,既然惠儿不在你的手里,那臣下想请皇上帮一个小忙,请皇上让手下的人帮忙寻找一下惠儿,有了什么消息给臣下知会一声就行。”

“这个倒没问题,毕竟朕也想找回惠儿。”康熙冷冷说道:“不过,你吴应熊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是一个问题。”

“只要皇上能活到那个时候,臣下就肯定能。”吴远明冷笑一声说道:“皇上,微臣父子攻店之前,打的可是擒拿钦命要犯伍次友和护驾的招牌,给皇上准备了足够的台阶。所以微臣想请皇上颁布三道圣旨,第一就是表彰微臣父子的护驾之功,在于皇上给微臣父子什么封赏,那就随便皇上了;第二道圣旨嘛,就是请皇上以谋逆刺驾之罪将伍次友凌迟处死——咱们君臣之间的救驾护驾大戏,可还缺一个刺客的角色不是?至于这第三道圣旨嘛,微臣吴应熊救驾有功,皇上怎么也得给微臣一个回云南省亲的恩典吧?”

“吴应熊,你把朕当汉献帝吗?要放你回云南,除非你父亲吴三桂来北京做人质!”康熙勃然大怒,恨恨的叫嚷起来。姚启圣则觉得吴远明的要求有些天真,只是鉴于眼下的情势,抿着嘴不肯说话而已。吴远明寸步不让,冷笑道:“皇上这些年难道不是一直在做汉献帝的角色吗?再说了,没有微臣在背地里给皇上捣乱,皇上不是可以更快更好的解决鳌相爷吗?”

“你做梦,朕绝不会答应你的条件!”康熙咆哮着一口拒绝吴远明的条件,因为康熙知道,一旦把这个阴险狠毒的吴应熊放回云南,无异于是放虎归山,让吴三桂如虎添翼。吴远明则冷笑道:“皇上,你留微臣在北京有什么用呢?说句大不敬的话,自古造反者,父母妻儿无不可以抛在一边,假如微臣的父王真在云南举兵,皇上你就算杀了微臣,又能有什么用呢?”

“你就算说破大天,朕也不会放你回去。”康熙也是钻了牛角尖,坚决不肯答应吴远明的条件。而吴远明则认为自己如果不把握住这个机会要挟康熙放自己回云南,今后逃走难度更大不说,只怕还会被康熙的报复阴了,所以吴远明呛啷一声拔出腰刀,威胁道:“皇上,如果你不肯答应微臣的条件,那就别怪微臣学专诸荆轲了!”

“你敢!”康熙也是豁出去了,反过来威胁吴远明道:“就算你吴应熊现在杀了朕,外面的军队也不会放过你吴应熊!朕宁可与你玉石俱焚,也不会被你这乱臣贼子要挟!”吴远明当然也知道自己就算杀了康熙也跑不掉,只是眼下的情势已经容不得吴远明让步,只能继续威胁康熙放自己回云南,但康熙梗着脖子说什么都不肯答应,君臣谈判便陷入了僵局。就在这时候,山沽店外却出现了意外情况……

“禀报世子,西南方向又来了一支军队!”在房顶上拿着望远镜(注1)担任岗哨的卫兵高声叫喊道:“看他们带起的灰尘,数目应该在两万左右,比开始六支军队的总数还多!”

“又来了两万军队?”吴远明搔搔头,心说虱子多了不痒,反正一万军队的包围跑不掉,三万军队的包围也跑不掉。但这个念头只在心稍闪即逝,惊叫道:“西南方向来的军队?不是从北京城里出来的军队?是谁的军队?”

“鳌拜控制的丰台驻军!”康熙和姚启圣可比吴远明对政变敏感得多,立即猜出新来军队的身份,异口同声的惊叫起来。康熙又颤声道:“不好!丰台驻军统领扎木勒是鳌拜亲手提拔的心腹,鳌拜那厮要铤而走险了!”

“不错,对鳌拜来说,这个机会实在太好了!简直是千载难逢!”姚启圣也捻着花白的胡须说道:“乘现在皇上、太皇太后和你吴应熊、还有北京城的各支驻军的首脑人物在一起,动用优势兵力把你们一股脑包了饺子,不仅能立即谋朝篡位成功,还能把弑君犯上的罪名栽到你们吴三桂一家头上,更能煽动满清八旗同仇敌忾,镇压或者威慑吴三桂家随即而来的起兵!一石数鸟,如果老叫花子和鳌拜异位相处,也舍不得放过这个机会啊!”

“妈的!鳌拜这老小子实在太狠了!”被姚启圣这么一分析,吴远明马上急得乱转起来。康熙也慌了手脚,咆哮道:“吴应熊,都是你干的好事,太皇太后老祖宗这些年一直在紫禁城里足不出户,就是因为她老人家要控制着驻扎在内城的八旗兵威慑鳌拜,现在你把老祖宗逼了出来,鳌拜那老贼就没了制约了!吴应熊,你……你罪该万死!”

“得了吧,我的好皇上。”吴远明没好气的答道:“如果不是你老算计我的惠儿,派人骗走我的惠儿想给我戴绿帽子,我会至于带兵来抓伍次友吗?会无意中把你抓住导致太皇太后出城吗?”焦急中,吴远明连心里话都说了出来,“他伍次友一个伪君子,如果不是为了惠儿,他是死是活关我屁事?有他给你出馊主意对付鳌拜,我躲在背后还轻松点!所以归根结底,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惠儿是朕的皇后!”康熙也急了,怒道:“如果不是你横插一杠,最多再过四个月,惠儿就是朕的正宫皇后!就是因为你横插这一杠让惠儿变了心,朕才被迫做出那样的事,所以说,责任还是你!”

“惠儿压根就不喜欢你!”吴远明和康熙这对政敌兼情敌象斗鸡一样,互相推卸着责任,脸红脖子粗的争吵起来。姚启圣摇头叹气之余刚想劝解,院外又传来卫兵的报告声,“禀世子,太皇太后带着一个太监走进了三十丈内,要求亲自与刺客谈判。”

“老祖宗!”康熙一阵激动,就象落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赶紧下令道:“快,快请老祖宗进来。”可惜吴三桂**出来的士兵向来都是只知王命不知圣旨的主,康熙的命令在他们耳里和放屁差不多,没有一个人做出反应。倒是姚启圣向吴远明说道:“孩子,快让她进来,太皇太后也看明白眼下的形势了,要亲自和你谈判并商量对策了。”吴远明点点头,吩咐道:“让她们两人进来。”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众目睽睽下,戴着三寸多长黄金假指甲的孝庄被慈宁宫太监总管李引证搀着,快步走进山沽店的大院,被捆在房柱上的伍次友和苏麻喇姑等人看到孝庄进来,苏麻喇姑哭喊道:“老祖宗,你怎么亲自进来了?吴应熊丧心病狂,他要是对你不利怎么办?你是我们大清国的擎天巨柱,你要是再有危险,我们大清国就万劫难复了!”伍次友则满嘴喷血的疯狂扭动身体,只可惜他的舌筋已经被吴三桂卫兵挑断,嘴里只能发出些无意识的呜咽声。

孝庄停住脚步,平静的看看伍次友和苏麻喇姑,指着伍次友向李引证说道:“小李子,钦犯伍次友图谋不轨,妄图弑君,罪该万死,打发了他。”孝庄的话不仅让伍次友、苏麻喇姑和吴三桂众卫兵等人大吃一惊,也让在二楼偷窥的吴远明目瞪口呆,惟有同在二楼偷看楼下形势的姚启圣明白孝庄的用意,不由暗暗这老太婆的杀伐果断。

“扎。”不等伍次友喊冤,慈宁宫太监总管李引证已经躬身答应一声,再起身来时,李引证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把七寸长、小指头粗细、明晃晃的钢锥,众人甚至没有看清楚李引证是怎么行动的,李引证的身体已如鬼魅一般站到两丈外的伍次友面前,抬手一锥,尖锐无比的钢锥便深深**伍次友的心脏部位,钢锥从前胸贯穿至后背,鲜血立时染红了伍次友上半身的前后衣襟。伍次友只是歇斯底里的无声惨叫一下,脑袋一歪就此不动。

“好快的动作!这个太监练过葵花宝典吗?”吴远明被李引证的鬼魅般的动作吓得头皮发麻,赶紧打开窗户探出头喊道:“老祖宗,请你一个人上来就行了,你那个贴身的太监,就让他留在下面吧。”

孝庄淡淡一笑,摆手道:“小李子,你留在下面吧。”又转向吴远明说道:“世子,老身年纪大了腿脚不好,让你的人搀老身上楼吧。”吴远明摆手一使眼色,立即过来两个暗藏匕首的亲兵,小心提防着一左一右的把孝庄搀上二楼,一直搀进吴远明和康熙等人所在那个房间,经过魏东亭和李雨良身边时,孝庄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多说其他话。

“老祖宗……!”见唯一的依靠孝庄来了,康熙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害怕,当场嚎啕大哭起来——他再奸诈,毕竟也是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孩子,对孝庄的依赖之深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孝庄慢慢走到康熙身边坐下,一边摆手制止吴远明和姚启圣等人下跪行礼,一边替康熙擦着泪水,淡淡的向吴远明说道:“吴应熊,你闹够了没有?现在我们爱新觉罗家和你们吴家可都被你逼到绝境了,最多再有”

“老祖宗,这都是误会,微臣也是无意中把皇上抓到的。”吴远明对孝庄还是满敬佩的,飞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末了吴远明说道:“请老祖宗明鉴,微臣并不想弑君犯上,只要皇上赦免了微臣的一切罪名,再放微臣回乡省亲,等微臣找到了惠儿,微臣马上离开北京。”

“你有什么罪?”孝庄淡淡一笑,“钦犯伍次友伙同江湖匪类李雨良弑君犯上,挟持当今天子,你吴应熊率兵解救,当场格杀钦犯伍次友,救皇帝于刀剑之下,功在社稷,赏一件四爪团龙褂、食郡王俸是应该的。另赐吴三桂穿明黄团龙褂,以示嘉奖。伍次友戮尸示众,李雨良发配宁古塔为奴,这事情就这么了了吧。”孝庄又转向孔四贞说道:“从今以后,撤除对吴应熊府的监视,明白吗?”孔四贞忙点头称是。

孝庄的让步和曲意求全换来了吴远明的得寸进尺,吴远明涎着脸说道:“多谢老祖宗赏赐,那微臣回乡省亲的折子,老祖宗可以批准吗?”孝庄长叹一声,转向姚启圣问道:“姚启圣,我听人家说吴应熊强忍你做干爹,是因为你才学过人,机敏练达。既然如此,吴应熊这么愚蠢的请旨,应该不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吧?”

“当然不是。”姚启圣摇摇头,向傻头傻脑的吴远明说道:“傻儿子,太皇太后就算同意了你的请旨,并且不在路上找你的麻烦,你以为你就可以平安回到云南吗?北京到云南几千里路,路上随便来一拨人宰了你,你的父王首先怀疑的对象就是太皇太后和皇上,这个可正是鳌拜、天地会和台湾郑家等人最乐意看到的事。何况,你还有一个弟弟,他会乐意看到你……嘿嘿。”

姚启圣没有把话说完,因为藩王留质子在京城那是古今惯例,吴应熊要是大摇大摆的回云南了,就该吴应麒到北京来当人质了,吴应麒会不会伟大到为了一个十几年没有见面的大哥牺牲自己呢——何况吴远明是朝廷承认的世子,回去后,吴应麒这个事实上的世子又该置于何地?吴远明也不是笨蛋,搔搔光秃秃的前额已经明白了姚启圣的意思,泄气道:“既然如此,那微臣就撤回奏请吧。”

“时间不多了,皇上,吴应熊,哀家希望你们当着哀家的面发一个誓。”孝庄平静的说道:“发誓你们俩从今往后和好如初,再不互相攻伐,皇上保证今后再不为昭惠的事与吴应熊起任何争执,事后绝不找后帐。吴应熊你发誓再不暗中支持鳌拜,再不主动找皇上的麻烦。”

“妈的,又是缓兵之计。”吴远明会相信康熙发的誓那才叫怪了,历史上康熙就是这么对***和耿精忠赌咒发誓绝不找后帐,骗得两个家伙投降拉吴三桂的后腿,但是三藩之乱平定后才一年时间,两个笨蛋就被康熙暗杀的暗杀,凌迟的凌迟,没一个有好下场。但是眼下外面的鳌拜大军顷刻便到,再不装作相信康熙的话也没办法了,吴远明只得在孝庄面前发下了一个毒得可以媲美五步蛇牙齿的毒誓,保证今后再不主动找康熙的麻烦。康熙也不甘示弱,发的誓言之毒丝毫不亚于眼镜蛇毒腺体分泌液,保证事后不找吴远明秋后算帐。君臣俩又在孝庄和鳌拜的双重压力下抱头痛哭一番,算是和好如初了。

吴远明和康熙的事情一了,孝庄立即引着吴远明和康熙一起走出山沽店大门,向跪地山呼万岁的各支军队宣布吴应熊的救驾奇功和诸种颁赏,并向众军出示了刺客伍次友的尸体,将这件事情做了个了解。而此刻鳌拜火速调来的丰台驻军距离山沽店虽然已经只有两、三里的路程,无奈康熙和孝庄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军队中,加之北京城方向又有吴六一调来的军队在十万火急的赶来,失去战机的鳌拜无奈,只得按孝庄的旨意要求命令丰台驻军返回原地驻扎,孝庄和康熙也在忠于自己的军队簇拥回到北京城,一场足以左右政局的巨大风波便被化为了无形。

顺便提一句,当孝庄从山沽店二楼下到一楼的时候,姚启圣曾经看准机会向孝庄低低嘀咕了一句,“太皇太后果然好手段,太皇太后身边那个总管太监,似乎是前朝东厂出身的吧?”

“姚先生,哀家总算是明白伍次友当初为什么反对皇上任命你为四川总督了——他是在妒忌你,怕你抢了他在皇上面前的位置。”孝庄面色平静的答道:“如果当时哀家在场,不要说四川总督,就是两江总督哀家也答应你。不错,李引证是前朝东厂出身的,他那一锥是从心脏和肺脏之间的空隙刺过去的(注2)。”

注1:望远镜是在1608年发明,发明者是荷兰米德尔堡一位不出名的眼镜师汉斯·李波尔赛,1609年伽利略加以改进完善,并随着商业活动与外交进贡流入中国。

注2:人的心脏和肺之间有一个一指宽的空隙,明朝东厂太监常利用这个空隙制造杀人假状,使之看上去象是被刺穿心脏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