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曙光
章节列表
第九十四章 曙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子,知道爷们是什么人吗——城管!城管说你的车停住了就停住了,还敢顶嘴?弟兄们,揍他丫的!”仿佛是为了印证戴上城管头衔就属螃蟹一样,几个新组建的大清城管也不管吴远明乘座那辆马车上装饰有平西王世子府的标记——坐权贵马车的人很多时候都不是权贵,冲上来抓住顶嘴的吴禄就往下拉,拳头木棍什么的高高举了起来。还好吴远明有着和城管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赶紧把随身的平西王世子印擎出来……

“原来是平西王世子驾到,弟兄们快住手。”看到平西王世子的信物,几个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城管马上变成了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争先恐后的放开吴禄给吴远明跪下磕头,谄媚的说道:“奴才等见过平西王世子,奴才们执行公务无意中得罪了世子,还望世子多多海涵。不知世子准备去那里游玩,奴才们给你清道,用脑袋担保保管毫无阻拦。如果有一个刁民稍微耽搁世子行程一下,奴才们的脑袋可以拿给世子夜壶用。”

“起来吧,知道你们清道厉害,不过以后也要长点眼色,不要看到马车就抢,要先看马车的主人是谁,至于那些刁民的东西,你们就不要客气!这样你们才能把这碗饭吃得更长久些,明白吗?”吴远明一边传授着这帮城管来自后世的经验,一边将一锭银子递到那帮点头哈腰的城管面前,吩咐道:“拿去喝茶吧,听说你们城管营的统领穆里玛大人在这一带,领我去见他。”

“多谢世子赏赐,我们统领正在前面的百媚楼里揍一个兔崽子——那小兔崽子竟然敢骂我们城管是属螃蟹的,奴才们这就领你去。”几个城管谄笑着,七手八脚的把吴远明搀下马车,又替吴远明掸去身上和鞋子上的尘土,躬着腰、抬着吴远明的手、领着吴远明往不远处的百媚楼走去,那卑微的动作,简直和慈宁宫太监总管李引证服侍孝庄没什么区别。

进了招牌和店门已经被砸得稀巴烂的百媚楼,吴远明一眼便看到穿着统领服色的穆里玛在大厅中,正领着一帮穿浅蓝军衣的城管围着一个倒霉蛋狂揍,旁边则尽是看面无人色的**、老鸨和龟公,虽然个个都面带不平之色,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阻拦。穆里玛没看到吴远明进来,只是提着一支已经打折的木棍对着那倒霉蛋边打边骂,“小兔崽子,竟然敢说爷们横行霸道,爷们就横行霸道给你看!今天爷要是不揍死你,就不姓瓜尔佳氏!”而那个倒霉蛋不断打滚哭喊求饶,“大爷,饶了我吧,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就饶了小人吧。”

“叔父,叔父,小侄来看你了。”因为大厅里哭喊叫骂过于嘈杂,吴远明足足叫了三遍才被穆里玛听到,穆里玛将断棍一抛,哈哈大笑着向众城管吩咐道:“哈哈,兔崽子们先别打了,老子的好侄子、平西王世子来了,快去给他磕头。”

“见过世子。”众城管见穆里玛对吴远明态度亲热,又知道平西王一家正是在大清国权势熏天的主,忙放开那倒霉蛋扑上来给吴远明磕头请安。穆里玛更是大步走到吴远明面前,拉起吴远明的手大笑道:“大侄子,多亏你给我们兄弟想出的好主意啊,做城管——实在是太痛快了!快请进,今天晚上叔父叫这里的老鸨给你弄几个清倌**,叔父请客!算是感谢你想出……。”

“叔父,小侄今天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一个忙。”吴远明怕穆里玛这老蠢货把城管是自己想出来的这件事当众抖露——那可是要遭天谴的,赶紧打断穆里玛的话说道:“事情是这样,今天小侄让下人去街上张贴寻找昭惠小姐的悬赏告示,不想被你的城管营拦住了,每张告示要收一钱银子的张贴费,我的人不知道城管营有这个规矩就不肯给,结果我的告示全部被撕了不说,人还被叔父手下的城管痛打了一顿……。”

“妈的,反了反了,连我大侄子的人都敢打,简直是找死!”吴远明还没说完,穆里玛就已经一蹦三尺高,指着手下的城管咆哮道:“是那个兔崽子打的,滚出来给老子的大侄子赔罪,否则老子剥他的皮!”那些城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个怯生生的答道:“回统领大人,似乎是小道他们干的,奴才们这就去叫他进来。”

“让狗日的爬进来请罪!他要是敢站着进来,打折他的腿!”穆里玛还真把手下这帮城管当成了狗,咆哮着竟然要他们爬进来。吴远明怕现在就过于打压城管的气焰不利于他们将来的发展,忙拦住去叫人的城管说道:“叔父不必动怒,这也是小侄手下的人不懂城管营的规矩所致,小侄今天只是想请叔父下一个命令,让城管的兄弟们将来再看到小侄的人张贴寻人启示时网开一面就行了。”说着,吴远明让吴禄拿出那两千两银票和十颗南海珠,微笑道:“一点茶钱,给叔父手下的城管喝茶,这几颗珠子孝敬叔父把玩。”

“大侄子,你真是太客气了,叫叔父什么好意思?”穆里玛嘴上客气着,手里飞快把珍珠塞进袖子里,又银票抛给手下去瓜分,凶神恶煞的咆哮吩咐道:“把老子的话传下去,今后咱们城管营再看到世子府的人张贴告示,不许收张贴费,也不许阻拦。谁要是再惹到老子的侄子,老子打折他两条腿,开革出营。”

“扎!”众城管大喊着答应道,这些人都已经尝到了当城管的甜头,那还舍得离开这个可以合法抢劫百姓的行业,自是对穆里玛的话铭记在心。事情到了这步,吴远明也不想在这种地方久呆,便提出告辞离去,但颇讲义气的穆里玛那里肯放,坚持要请吴远明在勾栏胡同嫖一次娼,吴远明苦笑着解释道:“叔父的好意小侄心领了,你也知道小侄一向不好这一口,叔父就请自便吧,小侄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告辞了。”

穆里玛也知道吴远明在女色方面名声不错,属于有个女人抱着睡觉就满足的类型,便也不再勉强。正要放吴远明离开时,地面却忽然爬来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抱着吴远明的脚号哭道:“世子救命啊,小人要被城管的大爷打死了,求你帮小人求一个情。”原来爬来这人正是那个因为骂城管被暴揍的倒霉蛋,快被打死的他看到城管老大穆里玛对吴远明态度亲热,急中生智便爬过来向吴远明求情了。

“滚你妈的蛋,骂了老子还想活命,拖下去继续打。”穆里玛一脚踹在那倒霉蛋身上,踹得那倒霉蛋放声惨叫,杀猪一般嚎啕道:“世子,救救小人吧,小人要被打死了,小人的爹是京城有名的郎中周回春,我爹他一定会重谢你的。”

“周回春的儿子?”吴远明想起那个说自己肾脉浑厚的神医周回春,吴远明对那个满身傲骨拒绝入宫侍侯康熙和孝庄的周回春印象不错,又曾经听周回春说过他就这么一个独儿子,便难得动了一下恻隐之心,向穆里玛求情道:“叔父,这个家伙的父亲周回春与小侄认识,叔父能不能给小侄一个面子,饶了他这条小命吧。”

“这个容易,看在大侄子的面子上,就饶这小子一条狗命。”穆里玛大手一挥,让手下放开那周回春的儿子,可怜那倒霉蛋的一条小腿已经被众城管踢断,就算被放开了也只能爬在地上呻吟,丝毫动弹不得。吴远明见他实在可怜,便好人做到底,让自己带来的亲兵把那倒霉蛋抬上自己的马车,又和穆里玛告辞,亲自送着那周回春的儿子去回春堂。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到了回春堂,周回春得知自己的独生子被吴远明救下,自是对吴远明感恩戴德,感动得都带着老婆给吴远明磕了头,吴远明忙扶起他们说道:“二老不要折了应熊的寿,既然是我撞见了,出手相救是理所当然的——再说也是举手之劳。只是二老以后要对你们的孩子多加管束,不要再让他去那种烟花之地了,惹上一身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是,世子教训得是。”周回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答道:“老夫今后对这个逆子严加管束,那怕再打断他一条腿,也不会再让他去那中肮脏的地方了。”说到这里,周回春有些为难,哽咽道:“世子,你救了老夫这个独儿子的性命,老夫本应该重重感谢你才对,可你不缺金不缺银的,老夫真不知道该拿什么感谢你了。”

“周郎中太客气了,吴应熊岂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吴远明微笑着摆摆手,连一口茶都没喝就告辞道:“周郎中快去给你的孩子治伤吧,应熊还有些私事要办,就不打扰了,告辞。”说罢,吴远明不顾周回春夫妇的再三挽留,带着吴禄与十名亲兵就出门离去。但吴远明登上马车还没走出十步,周回春就快步跑出药堂,向吴远明叫道:“世子请留步,老夫还有一事要对世子说。”

“周郎中,你还有什么事?”吴远明让手下停住马车,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问道。周回春一言不发,追到马车前直接登上马车,钻进了车厢又从怀里取出三个颜色不同的小瓷瓶,低声说道:“世子,你救了我独生子的命,老夫没什么感谢你的,这三瓶药是老夫祖上传下来的,请世子一定要收下,将来世子也许有用得着的地方。”

“这是什么药?”吴远明一阵纳闷,借着窗户外微弱的灯笼灯光仔细一看,见那三个小瓷瓶分别呈青、黄、白色,显然里面装的是三种不同的药。周回春拿起那个黄色的小瓷瓶低声说道:“世子一定听说过太皇太后曾经想召小人进太医院任职的事吧?因为小人不想给满清鞑子治病,就借口自己身染恶疾推脱,当时太皇太后对小人的推脱有所怀疑,派了几拨太医来检查小人有没有说谎,小人就是靠吃这种药装出患有黄疸病的模样,先后骗过了三十多名明里暗里来检查的太医。”

“竟然有这么厉害?真的吗?”吴远明当然记得周回春拒绝入宫的事情,也怀疑周回春当时在装病,只是没想到周回春是用这个手法逃出的孝庄魔掌。周回春严肃的答道:“小人那敢欺瞒救命恩人?只要服下一粒这黄瓷瓶里的药丸,在过后的十天里,服药的人就会呈现黄疸病人的症状,不管脉案和舌头都会呈现黄疸病人的特征,任他医道再高也休想看出破绽。服药十天后症状消失,可以继续服药维持症状表现,但是服药人本身却不会有任何不适。”

“厉害,厉害。”吴远明点点头,眼中已射出贪婪的目光。周回春又拿起其他两瓶药解释道:“这瓶青色的,人服下之后会产生伤寒的症状,效果也是十天。这瓶白色的最厉害,有个名字叫七日还魂丹,又叫龟息丸,服下之后人就会失去知觉,脉象、呼吸和心跳一起消失,看上去就象死了一样,但七天之后就会苏醒。这七日还魂丹药方已经失传,瓶里也只剩下两颗了,小人留着无用,就一起送给世子吧。”

“好人有好报啊!我终于有办法逃出北京了!”吴远明在心底疯狂的呼喊起来,同时吴远明懊恼得连锤自己的蠢脑袋——自己回到清朝的当天晚上就见到了这个周回春,也大概知道他是耍什么什么手段逃过孝庄那条老狐狸的征召,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向这个周回春请教呢?等吴远明好不容易从狂喜中清醒过来准备向周回春道谢时,周回春却已经留下那三个瓷瓶回家给儿子去治病了,吴远明本想再追回去拿出全身的银子道谢,不过考虑到这事情越保密越好,便强压住心头的激动吩咐道:“咱们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吴远明一直在把玩着那三瓶药琢磨逃出北京的办法,有了这三个法宝,逃跑的办法已经难不到素来阴险狡诈的吴远明,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自己离开了北京,惠儿又怎么办?放弃寻找吗?还有鳌拜和班布尔善那里,没有自己的暗中帮助,他们会不会象历史那样在今年五月就被康熙一网打尽呢?要知道,鳌拜和康熙斗得时间越久,对自己家的起事就越有利啊。

因为盘算得太过入神,甚至到了自己家门口都没有发现,直到出来迎接的吴福再三呼唤,吴远明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世子,有一个客人在家里等你很久了,姚老爷正和他在书房里说话。”吴福轻声向吴远明说道。吴远明一楞,诧异道:“现在已经快二更了吧?是什么客人这么晚还来拜访?”

“老奴只知道他姓杨,是姚老爷让我们安排他在书房等候的。”吴福也很奇怪姚启圣为什么把那个客人安排到自己家保卫最严密的书房等候,吴远明却马上猜出来人的身份,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杨起隆,他终于又出现了,他这次来准备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