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丽春院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丽春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画舫乘春破晓烟,满城丝管拂榆钱。千家养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种田。雨过隋堤原不湿,风吹红袖欲登仙。词人久已伤头白,酒暖香温倍悄然。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作为天下最繁华最富裕同时烟花业也最发达的扬州城,最精彩的时刻永远是在夜晚,酉时刚过,华灯初上,青楼名妓汇聚的瘦西湖畔鸣玉坊一带就已经是灯红柳绿一片,处处丝竹欢声,处处莺莺燕燕,坊东坊西猜枚行令声和唱曲闹酒声不绝于耳,当真是歌舞升平,笙歌片片,山外青山楼外楼,扬州歌舞几时休?也有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女子拦在大街小巷,招呼客人进店游玩,期间调笑打闹,热闹非凡。

就在这热闹非凡鸣玉坊上,忽然来了一行三人甚是惹眼,打头一个黑面短须朝天鼻孔,绿豆眼尽在沿街姑娘胸前臀后打转,模样猥琐无比;另一个则容貌普通,皮肤粗砺无比,举手投足统一标准,一看就是军人出身;不过最让沿街歌女舞女心动还是最后一个男人,这男人衣着华贵自不用说,最难得的那是他那张俊美白皙的脸蛋和雍容华贵的气质,对大姑娘小媳妇都有极大杀伤力,即便在这江南锦绣之乡也不多见,惹得各家院子花船的姑娘争先恐后到他面前招呼,希望他能光临自家院子花船。不用说,这三人自然是吴远明、朱方旦和李雄飞三人了,至于本应该和他们在一起的郑莘和代妍等人,却因为不愿意来这种地方留在了客栈里,在醋坛子郑莘和一心招上门女婿的代妍之间周旋两天而筋疲力尽的吴远明这才有了轻松的机会。

“公子,到我们怡情院来玩玩吧,我们怡情院的姑娘个个漂亮,包你满意……先生,请不要乱摸。”一个打扮得颇为得体的舞女一边打开朱方旦乘乱放在她腰上的手,一边嗲声嗲气的向吴远明发出邀请。而吴远明只想去丽春院找姚启圣他们会合,那有心情去和她们客套,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朱方旦则利用歌女舞女涌向吴远明的机会在人群中上下其手,大占便宜,不时还抓住一两个漂亮**的手大惊小怪的叫嚷,“姑娘,你似乎有隐疾在身,小可略通医术——人称神医,愿为姑娘你诊治诊治。”

“李雄飞,快找丽春院在什么地方,我快被挤死了。”被淹没在**群中的吴远明几乎被脂粉花香熏死,只得痛苦的向李雄飞求救。李雄飞身边同样也有不少**包围,花了不少力气才摆脱**歌女的拉扯,向一个**问道:“姑娘,请问你们这的丽春院在什么地方?”那**见李雄飞等人不愿照顾她生意,头一扭一言不发,李雄飞也常来这些地方知道规矩,忙拿出二两银子塞到那**手中,那**才勉强说道:“向前走过两个巷子口,看到有三棵并排的杨柳树的路口往左转,再走几步就是。不过丽春院可是我们这里最贵的地方,你们的银子够吗?”

“应该够吧。”反正今天晚上说好是吴远明请客,李雄飞可不管贵不贵,挤进人群拉着吴远明和朱方旦就按那**的指点往前走,让那些看上吴远明的**大为失望,也让朱方旦颇为遗憾,“别慌走啊,这里的姑娘也很漂亮,我还没看够呢。不过算了,丽春院既然是扬州第一大院子,里面的姑娘应该更漂亮。”

几乎是逃命一般挤出**的包围,吴远明等人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摆脱沿途众多**的纠缠到得丽春院门口,正如传说中那样,扬州第一大院子丽春院果然名不虚传,院阔房多雕梁琢柱自不用说,门前的歌女和舞女无论数量和质量也都远超过周围所有院子花船,一个个娥眉横翠,粉面生春,体格风骚,半含笑处樱桃绽,当真是动人之至。而对吴远明来说,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丽春院门前,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一把揪住一个过来招揽客人的丽春院**,急不可耐的大声问道:“你们这丽春院中,可有一个叫韦春芳的**?她可能还有一个叫小宝的儿子,就出生在你们丽春院里,也在丽春院长大,有没有?!有没有你快说啊?”

“姓韦姐妹倒是有好几个,不过没有叫韦春芳的,至于出生长大在我们丽春院的儿子——怎么可能?”那丽春院**莫名其妙的答道:“我们丽春院又不是善堂,女孩子被养大干活还差不多,怎么可能会有男孩子在这里长大?”

“没有就好。”吴远明松了一口气,高兴之余竟还有万分遗憾。而与吴远明答话那个**见吴远明容貌生得甚俊早已心动,拉起吴远明的手笑道:“公子,别再念什么春芳不春芳了,好老土的名字。奴家叫做茅芽,名出《诗经》,请让奴家带公子进院子里去唱几支小曲吧。”吴远明定目去看那茅芽,见她生着一张五官均匀的瓜子脸,小手触感确如茅芽一般娇柔绵软,年龄不大,虽无十分姿色倒也有些动人,吴远明便微笑着点了点头,顺手在茅芽还算动人的脸蛋上摸了一把,“小美人儿,那今天就你吧。”那茅芽大喜娇嗔,忙在众姐妹妒忌的目光中将吴远明领进丽春院。李雄飞和朱方旦等人也挑到了满意的姑娘,与吴远明一共进院——当然了,因为是吴远明请客的缘故,朱方旦挑了两个。

“吴公子里面请。”问过吴远明姓氏后,那茅芽将吴远明让到正门前,正要搀扶吴远明进门时,丽春院门口忽然撞来七八个彪形大汉,嚣张无比的推开丽春院大门前的嫖客**,“让开,让开,滚一边去。”吴远明也被其中一个大汉推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旁边李雄飞大怒就要动手,吴远明挥手制止住他,微笑道:“小事,一会咱们还要大玩特玩,别扫了兴致。”李雄飞这才恨恨退开,但那大汉还不知道收敛,又大叫道:“让开,让开,给我们将军让路。”

“将军?”吴远明一楞,心说康麻子为了装饰门面下旨严禁官员嫖娼宿妓,虽然下面官员阳奉阴违没有谁理会他的狗屁圣旨,京城官员中更有不少钻他狗屁圣旨的空子——专门嫖相公,但是打着将军名号公开逛妓院的官员还真不多见——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奇之下,吴远明停足定睛看去,只见一名三十来岁模样颇为英俊的男子身着缀满福字的丝绸长袍,腰系平黄镶田黄玉的锦带,提溜着一把细长湘竹扇大摇大摆走上前来,后面还跟着十来个挺胸腆肚的彪形大汉,气势嚣张不可一世。

“军爷,军爷请进。”丽春院老鸨闻得有贵客光临,忙抛下其他客人迎上前来,向那年龄与吴远明差不多的嚣张男子腻声笑道:“军爷好象是第一次来我们丽春院啊,不是妈妈吹牛,我们这丽春院的姑娘个个都在扬州城里竖大拇指,待妈妈为军爷挑几个最好的可好?”

“不用挑了,就妈妈你了。”那嚣张男子甚是急色,淫笑着一手搂住那风韵犹存的丽春院老鸨,一手公开在那老鸨丰满胸脯上大力搓揉,淫笑道:“听说你们丽春院每天晚上都公开拍卖三匹一等扬州瘦马,爷我今天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今天晚上的三匹一等瘦马爷我全包了,多少银子?爷我要把她们全带回广西!”

“军爷见谅,这可不敢答应于你。”那老鸨为难的说道:“丽春院自两年前开始的每天拍卖三匹一等瘦马,全都是价高者得,从没有破例直接出售,所以扬州的养马人才把最好的瘦马送到我们丽春院寄卖,若是破了这例,我们丽春院的招牌也算砸了。”

“妈的,给脸不要脸,你如果不答应,老子现在就砸了你的婊子院。”那嚣张男子带来的大汉吼道。那嚣张男子一摆手制止从人,向那老鸨笑道:“既然如此,也就不让妈妈为难了,不过也没什么,爷我有的是银子,今天的三匹瘦马爷我要定了,爷我倒要看看,今天有谁敢和爷我抬价?!”

那嚣张男子声音甚大,兼之他带来的从人大汉十分凶悍,满丽春院大厅中顿时鸦雀无声,再没一个人开口说话。那嚣张男子正要得意大笑,谁料强中自有强中手,丽春院大厅二楼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一个尖细有如老鼠磨牙的声音,“老鸨子,快把今天拍卖的瘦马全带出来,爷有的是银子,要把她们全买下送人。”

“妈的,找茬?!”那嚣张男子大怒去看说话那人,却见楼上抱胸站着一个肥胖异常的中年男子,胖得和猪几乎没什么两样的脸上一双细小三角眼带着鄙夷的笑意,正在讥讽的看着他。在那肥胖男子背后,同样也有二十来个胳膊比常人大腿还粗的彪形大汉,全都面带嘲笑,挑衅的看着嚣张男子一伙。那嚣张男子大怒,“妈的,死肥猪也敢和老子抢女人,给我打!”

“上!”那嚣张男子一挥手,他带来的二十来个大汉立即拔出刀剑往楼上冲;那中年男子也是把手一挥,他带来的二十来个大汉同样是拿出武器迎上去,一场火并迫在眉睫。急得那丽春院的老鸨大叫,“姚先生,姚先生!快出来啊!有人要在我院子里打架了!”

“姚先生?”吴远明一楞,一种说不出的古怪预感油然而生。果然应证了吴远明的预测——“谁又在这丽春院里打架啊?”随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丽春院后堂中慢慢走出一个左拥右抱着两个年轻少女的干瘪老头——正是吴远明的干老爸姚启圣!吴远明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心说我干爹怎么就住在丽春院里,看模样还成了丽春院的保护人?

因为丽春院大厅中看热闹的嫖客和**甚多,姚启圣并没有看到挤在人群里的干儿子吴远明,仅是上下看看那肥胖男子和那嚣张男子,又听老鸨说了事情的经过,姚启圣眼珠一转就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哈哈哈哈。”笑得那肥胖男子和那嚣张男子莫名其妙,异口同声的问道:“老头,你笑什么?”

“笑什么?当然是笑你们俩了。”姚启圣指着那肥胖男子和那嚣张男子,摇晃着头大笑说道。那肥胖男子和那嚣张男子带来的从人大怒,纷纷叫嚷道:“臭老头,找死!竟敢笑我们将军(老爷)?活腻味了?”倒是那嚣张男子和那肥胖男子见姚启圣气度不凡并没有动气,而是挥手制止下人,又异口同声的向姚启圣问道:“你为什么笑我们?我们有什么可笑的?”

“我笑你们只会装腔作势,其实家里没几个子儿,搞不好吃了上顿就没下顿。”姚启圣大笑说道:“自古欢场争风吃醋并不少见,但尊贵人物、风流才子、真正有钱有银子的,都是在院子里大把大把的撒银子或者吟诗作赋讨姑娘欢心,宋徽宗与李师师,韩世忠与梁红玉,李靖与红拂女,还有苏东坡、唐伯虎和祝枝山这些名士才子,那个不是以自己的才情和家资讨得红颜一笑,留下千古佳话?后世提起他们,那个不是竖起大拇指叫一声好?倒是那地痞无赖,流氓打手只会以暴力解决问题,靠拳头硬刀子狠争抢女人,可世人提起他们,那个不是‘呸’的一声,不屑一顾?又有那本史书上会对这样的流氓地痞大书特书,为他们立传留名?”

“干爹的口才真是越来越好了,这下这两个蠢货想打也不好意思打了。”对干老爸的口才,吴远明在人群中是听得口服心服,自叹不如。而那肥胖男子和那嚣张男子脸上的杀气渐渐消失,不约而同的摆手让从人退下。姚启圣乘机又说道:“所以说,你们俩靠刀子靠拳头抢女人是没用的,要想博得美人欢心,拿出银子和才学来争吧,谁的银子能压倒谁,谁就能拔得美人头筹!”说到这,姚启圣干瘦的老脸现出一丝猥亵笑容,淫笑道:“顺便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晚上的这三匹瘦马我都已经看过了,全是一等一的少见极品,还全都没开过苞噢。”

“哼,看在老板的份上,今天先饶了你。哼,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扬州不知道银子少,一会到了拍卖瘦马的时候,让你这广西来的土包子见识见识什么叫银子多。”那肥胖男子最先被姚启圣的话打动,冷哼着向那嚣张男子发出挑战。那嚣张男子不甘示弱,也是冷哼道:“妈的,扬州人就了不起?一会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富可敌国!”

斗嘴归斗嘴,架却是很难再打起来,丽春院老鸨松了口气,忙吩咐姑娘招待那嚣张男子与那肥胖男子,江南美女名闻天下,丽春院里的姑娘又是其中拔尖的人物,十几个俏丽可爱眉眼精乖的少女腻在那嚣张男子和那肥胖男子怀里,他们俩马上没了火气,很快就搂着各自挑上的姑娘进房,大声要酒要菜。直到此刻,那丽春院老鸨才抽出时间向姚启圣道谢,“姚先生,真是太感谢你,又帮我们院子摆脱了一桩麻烦。”

“客气什么?”姚启圣哈哈笑着先在怀中少女脸上一吻,这才向那老鸨说道:“妈妈,你快去让姑娘们好好打扮吧,乘着这两头肥羊火气未消,让他们把火气发泄到银子上,你也就……。”说到这,姚启圣做了一个数银票的动作,那老鸨大喜笑道:“多谢姚先生指点,妾身这就去安排。”说到这,那风韵犹存的老鸨向姚启圣抛一个媚眼,吃吃笑道:“姚先生先将就着和这两个姑娘玩玩,待到客人尽都安歇以后,妾身再亲自去侍侯先生。”

“这才对嘛。”姚启圣大笑,干瘦的老手熟练的滑进那老鸨衣服里,那老鸨娇嗔不依,正打闹间,他们身边忽然窜出一个人,向那老鸨深深一揖,恭声道:“孩儿见过干娘。”说着,那人影又转向姚启圣怀里的两个少女鞠躬,“见过两位小干娘。”最后那人影又向姚启圣双膝跪倒,磕头说道:“孩儿见过父亲,父亲安好。”

忽然间有人给自己磕头请安,姚启圣和那老鸨等人都是一楞,然后才看清吴远明的相貌。失散许久的干儿子突然出现,姚启圣顿时激动万分,忙双手将吴远明搀起,颤声说道:“孩子,你终于来了,父亲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月,你怎么现在才来?”吴远明抬头一笑,微笑道:“还请义父原谅,孩儿在路上遇到了很多事情,所以才耽搁到现在。”

“姚先生,原来他是你的干儿子啊?”那丽春院的老鸨上下打量吴远明一番,倚在姚启圣怀里笑道:“真是个俊小伙子,看在你的份上,你干儿子在我丽春院里风流快活的银子,我全包了。”说着,姚启圣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中的一个已经依偎进吴远明怀里,急不可耐的在吴远明身上脸上乱摸乱亲起来,“姚先生的儿子真俊,我都心动了。”另一个则嘲笑道:“小妮子心动了?这位公子刚才可叫我们小干娘。”腻在吴远明怀里的那少女娇笑道:“呵呵,和姚先生亲热几次就算小干娘的话,那我们丽春院的大部分姐妹可都是他的小干娘了。”

“干爹,你还真厉害,这些女孩子竟然都争先恐后的倒贴你,教孩儿几招怎么样?”吴远明目瞪口呆的向姚启圣问道。姚启圣老脸一红,正要说话时,后面朱方旦冲了上来,也是扑通一声给姚启圣跪下,“姚先生,我是你义子的朋友,久仰你老大名,你老真是风月老手,情场急先锋!请姚先生一定要收下我这个徒弟,先生讨女孩子喜欢的绝招,请一定要全教给我。”说着,朱方旦向姚启圣连连磕头,拜师之意十分诚恳。

“他是……?”姚启圣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徒弟十分疑惑,吴远明忙向姚启圣介绍道:“义父,这是我在路上交的朋友朱方旦,你别看他色咪咪的不象个好东西,但他可是天下第一神医,医术天下无双。”姚启圣听说给朱方旦的名字,也知道吴远明南下江南就是为了给吴三桂招揽人才,见吴远明竟然弄到这么出色的医生自是喜不自禁,忙将朱方旦搀起。吴远明又将李雄飞叫到姚启圣面前,介绍道:“义父,这是我父亲的部将李雄飞,也是我大姐夫的表妹夫,这次路上多亏了有他保护,否则孩儿也许就到不了这里了。”

“末将见过姚老先生。”李雄飞听吴远明说过姚启圣的本事,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对姚启圣十分恭敬的行礼。姚启圣一直在担心吴远明回到云南缺乏贴心忠诚的部将难以和吴应麒竞争,见吴远明竟然笼络到了一个吴三桂部将也是喜不自禁,忙亲手搀起李雄飞嘘寒问暖,为干儿子的将来打下基础。吴远明这才问道:“义父,惠儿现在在那里?吴寿吴禄吴喜他们三兄弟呢?那天在历城县,吴禄有没有逃过追杀?”

“就在里面。”姚启圣往丽春院后院一努嘴,微笑道:“快去看看你的惠儿妹妹吧,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的胡子就要被她全拔光了。”那丽春院的老鸨也说道:“姚先生和公子快进后院去吧,这里说话不方便,我这就去给你们安排酒菜,庆祝你们父子重逢。”

“惠儿就在后面?”吴远明一阵激动,忙拉着姚启圣快步跑进丽春院最后面的院子,姚启圣指着一个房间说道:“去吧,她就在里面,我去叫吴寿他们来这里。”说到这,姚启圣长叹一声说道:“进去后对惠儿好点,她如果不是为了等你,是不愿住在这里的。”

“惠儿……。”吴远明颤抖着推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堆满点心和小吃的桌子,桌子背后坐着一名身穿鹅黄衣裙的少女正在大嚼点心小吃,听见房门推开的声音,那少女漫不经心的嚼着点心抬起头来,只看了一眼,那少女的咀嚼动作便凝固在脸上……

“惠儿,我来了。”吴远明鼻子有点发酸,颤抖着向惠儿小丫头说道。小丫头先是一阵发呆,就象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过了许久后才有两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渗出来,含糊的喃喃说道:“吴大哥,真的是你?”

“是我……。”吴远明鼻子更酸,嘴唇哆嗦着回答小丫头的话怎么也说出口。倒是小丫头最先反应过来,泪眼朦胧的张开双臂扑向吴远明,吴远明同样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小丫头的拥抱——“这位美丽的小姐,你面带病色,似乎有隐疾在身,请让在下为你诊治一番如何?”眼看吴远明就要和惠儿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朱方旦突然从吴远明张开的双臂底下窜进房里,抓住惠儿的手腕色咪咪的叫道。

“你是谁?臭色狼,放开我!”惠儿通红着脸含着没有咽下去的点心,含糊的挣扎着叫道。吴远明则气冲斗牛,一把抽出燧发火枪指在朱方旦脑袋上,“混帐东西,再不放开我最心爱的惠儿妹妹,我一枪毙了你!”

捣乱的朱方旦被踢出了房间,吴远明将火枪插会腰间,惠儿也将嘴里的点心咽下肚里,两人在灯下对视良久,惠儿闭上泪眼,慢慢的翘起樱唇,吴远明会意的将嘴唇慢慢贴向她的樱唇,眼看就要四唇相碰——“世子——!”吴禄、吴寿和吴喜三兄弟冲进房间,同时抱住吴远明嚎啕大哭起来,三人激动之下将吴远明推出老远摔在地上,吴远明与小丫头的别后长吻也化成了泡影……

“吴禄吴寿吴喜,我要杀了你们!”快气疯的小丫头抬起桌子上的两盘点心,怒吼着狠狠砸在痛哭不止的吴家三兄弟头上。将吴家三兄弟砸得头破血流后,小丫头奋力推开他们,骑马一样骑到吴远明身上,弯下腰搂紧吴远明,樱唇主动的、狠狠的吻在吴远明嘴唇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狗咬狗》,本书绿帽子最多的人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