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吴远明的计谋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吴远明的计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娘——!”一个年不满十的渔村少年摔在泥泞的水洼中,只来得及喊出一声母亲,清军的屠刀就已经落到他的头上,将他幼小的头颅连着半边脖子劈开,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喷出一丈多远,少年的身体仅是抽搐几下,便即在被鲜血染成淡红色的泥浆里一动不动。而将他杀死那名清军则又抓住不远处他年仅十一、二岁的姐姐,揽入怀中便即乱撕衣服,他的姐姐拼命挣扎着悲鸣起来,“娘亲,娘亲,爹爹,救救我——!”可惜她的求助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因为她身在不远处的父母,已经双双倒在血泊中呻吟翻滚……

同样的惨剧在马场岛上处处可见,岛上横尸交砌,断臂折胫乱尸如山,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雨水流成溪渠,就连马场岛附近的湖面都被染成了淡淡的红色,可就是这样人间惨景,却让清军旗舰上的察尼看得热血沸腾,几如回到当年的扬州嘉定,只恨不得象扬州嘉定一样亲上岛去,见人就杀,见女人就抢,大施淫掠。而远处的骆马湖船队因为与清军力量悬殊,只能停留在三、四里外的湖面上眼睁睁看着同胞被杀,无力施以援手。

这时候,察尼的副将葛勒和一群清军拖着四名衣衫不整、哭得死去活来的年青少女上来,葛勒笑眯眯的向察尼说道:“将军,小崽子们又给你抓来四个漂亮女人,孝敬你老。”察尼定睛一看,见那四名少女具都有几分姿色,容貌甚是可人,不由大乐道:“好好,小崽子们都有赏,把这几个留在旗舰,这里也杀得差不多了,收兵回船,去下一个岛。”

“扎。”众清军欢天喜地的下去传令,察尼则迫不及待的将那四个捆住双手的少女推进船舱,和开始抢来的七八名少女关在一起,并将其中最漂亮的一个搂在怀里撕扯衣服,大肆淫辱起来。不一刻,岛上的清军提着抢来的财物和血淋淋的人头、押着数十名赤身裸体的青年女子,狂笑着回到船上,而岛上早没了人声,偶尔有几声哭籁,在积尸如鳞的岛上低低回荡……

“将军,小崽子们都回来了,除了两个被汉蛮子打死的,其他的一个没少。”清军尽数回船后,葛勒又向正在奸淫民女的察尼禀报道。察尼一边在那哭昏过去的少女身上快速抽搐,一边喘着气命令道:“开船,去下一个岛。”葛勒将命令发布后正要下去,察尼又问道:“那些水贼的船有什么动静?有没有靠近我们?”

“回将军,他们很老实的呆在远处,没敢过来。”葛勒微笑着答道。察尼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姓周那个汉蛮子说得对,别理他们的挑拨,只要我们一个岛一个岛的杀,他们会先忍不住过来和我们决战。传令下去,全军船队收拢,不可落单,不给水贼偷袭的机会——反正雨下这么大,老子也不怕他们的火攻。咱们慢慢的,一个岛一个岛的杀,看谁先沉不住气!”

被察尼说中了,此刻的骆马湖船队中,不光是与附近渔民多有婚姻、亲戚往来的普通水匪沉不住气,纷纷叫嚷要杀上去和清军决一死战,就是洪大山和郑莘都急得哇哇大叫,不断催促吴远明快想办法。可吴远明手里这点人与清军力量对比悬殊,吴远明那敢拿力量去和清军硬拼?想用计挑拨清军追赶,却因为周培公料敌机先提前给察尼打了预防针,造成吴远明的计策屡屡失败,清军死活不上钩,吴远明又有什么办法?

“吴大哥,鞑子的军队转舵陆场岛方向,正在全速前进。”了望台上又传来了望手焦急的叫喊声,众人一起看向吴远明,期盼吴远明做出决策。吴远明知道追也没用,便咬牙道:“全船抛锚,暂歇休息,水手抓紧时间吃干粮,补充体力。”

“吴大哥,难道……难道你不管其他岛的渔民了?”已经保证不干涉郑莘的再也忍不住,怯生生的向吴远明问道。吴远明横她一眼,她虽有些退缩,可还是鼓起勇气,挺起胸膛说道:“吴大哥,我一直很佩服你,可今天你如果放着骆马湖的普通百姓不管,我就看不起你了。”面对一个稚龄少女的指责,吴远明无言可对,只能将头扭开,低声说道:“你不懂,战争总要有人会死的。”

“可应该死在战场上的人不是他们,是我们这些士兵。”郑莘见吴远明没有怪她,胆子也越来越大,逼近一步说道:“吴大哥,你下令吧,让我们去和鞑子拼了,就算是兵败战死,我们也无怨无悔。”

“你懂什么?你要是再多一句嘴,我马上就把你赶回关场岛去。”吴远明怕小丫头动摇军心,赶紧向小丫头呵斥道。谁知小丫头的话已经被许多水手听到,这些心急如焚的水手马上跟着小丫头一起叫喊起来,“吴大哥,你下命令吧,让我们去和鞑子拼了!去和鞑子拼了!”先是附近的水手跟着请战,然后是整个旗舰、整个船队的水手跟着大叫,“吴大哥,让我们和鞑子拼了,拼了!”

“真是个爱惹麻烦的小丫头。”吴远明大为后悔将这个小丫头带来,张开双臂高举,挥手让众水手停止叫喊,然后环视一圈满脸焦急急切求战的骆马湖水手,大声叫道:“弟兄们,我知道你们很急,急着去救你们的亲人和朋友,可我们不能和鞑子硬拼,我们只有五百人,可鞑子是多少?六千!我们这点人过去,能将鞑子杀光杀绝吗?”说到这,吴远明顿了顿,又说道:“有的兄弟可能要说了,我们和鞑子硬拼,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一个,这话是有点道理——但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这骆马湖的主力船队覆灭以后,就能阻止鞑子继续祸害杀戮你们的亲人朋友了吗?到那时候,鞑子残害起你们的亲人来,只会更加肆无忌惮而已!我们只有保存好自己的实力,才能对鞑子继续形成,他们才不敢放手去残害你们的亲人啊!”

“吴大哥,你说得有道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一个水手大叫道,其他人纷纷附和,都期盼吴远明拿出主意。可吴远明一时间那想得出好办法啊?所以吴远明只能咬牙说道:“各位兄弟,我的主意就是,你们好好休息,养好体力,然后让我好好想一个办法,把鞑子的船队引到我们预定的战场上。”

“兄弟们,吴大哥足智多谋,用兵如神,你们好好保存体力,容他好好想想,他一定会有办法领导的我们打胜仗的!”颇为精细的李雄飞见吴远明的话已经打动了众水手,忙站出来附和吴远明。洪大山也比较冷静,跟着李雄飞一起附和,勉强将骆马湖水手的急噪求战情绪缓和下去。但此刻时间已是未时二刻,留给吴远明的诱敌时间已然不多——吴远明必须在入黑之时将清军船队诱上关场岛啊,重重压力下,没带过几次兵的吴远明心中更是慌乱,更想不出主意。

“吴大哥,未时三刻了。”郑莘看着铜壶滴漏上的刻度向吴远明叫道。吴远明回头本想瞪一眼郑莘,却看到郑莘那张俏丽动人的小脸上尽是紧张,期盼的看着自己,吴远明心头一软便即作罢,只是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别急。”

“我不急才怪。”郑莘低声嘀咕一句,忽然心中一动,红着脸向吴远明说道:“吴大哥,要不我们象上次对付蒙虎一样,让我用美人计把鞑子的领兵大将引出来,只要杀了鞑子将领,鞑子军队就不战……应该是不战自散吧?”

“不战自乱。”吴远明没好气的回答一句,又摇头道:“没用的,鞑子军队这次带兵的是一个总兵,他就算贪好美色,要抢你也不会亲自动手——下面的人自会给他代劳。何况你的身份特殊,万一落到鞑子手里,我也没办法再救你出来了。”

“哦,那就算了。”想到落入清军魔掌的下场,郑莘的万丈雄心立时泄气,不敢再说什么。这时候,一支清军的侦察小船出现在骆马湖船队附近,骆马湖快船追杀上去时,他们已然掉头就跑,逃回清军船队禀报。吴远明知道清军也是在提防自己们耍花招,加之时间越来越少,心中不由更急,忍不住一P股坐回椅上,抱头苦思。

“吴大哥,你别急,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郑莘过来给吴远明捶背,并柔声安慰吴远明道。吴远明虽然被她柔嫩的小拳头捶得甚是舒服,却不愿领这刁蛮丫头的人情,伸手去推郑莘的手,“不用。”可是在碰到郑莘的手时,吴远明忽然又改推为抓,抓住郑莘柔若无骨的小手发楞。羞得郑莘满脸通红,低声说道:“吴大哥,别这样,洪二哥和你表弟看着呢。”

吴远明不理会郑莘的话,只是苦苦思索着下意识的随口问道:“莘莘,你身上有没有带什么证明你身份的东西?比如延平王府的金牌什么的?”郑莘纳闷的掏出一面半个巴掌大的银牌,说道:“带是带了,我家可没你家那么有钱,我用的是银牌。”吴远明接过银牌反复翻看一番,见银牌上果然有‘延平郡王府’五个篆字,一个极为冒险的主意逐渐在吴远明脑海中形成……

“莘莘,你可有胆量去和吴大哥冒险?”吴远明盯着郑莘清澈的双目问道。郑莘想都不想便点头答道:“只要和你在一起,冒什么险我都不怕。”

“那好,一会我要把你绑起来,去献给鞑子……。”吴远明对着郑莘、洪大山和李雄飞把自己的计划使了一遍,末了吴远明又说道:“我这招虽然有希望成功,但前提条件是我的几个老仇家现在不在鞑子军队中,如果他们在,我们俩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但以我那几个老仇家的脾气,打仗这种拿性命赌博的事他们一般不会干的,他们应该留在宿迁继续封锁河道,此刻不在鞑子船队里。”

“好,我和你一起去。”郑莘咬牙说道,虽说郑莘也明白这个计策十分冒险,稍有不慎她就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但正如郑莘所说的那样——只要能和吴远明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怕!倒是洪大山叫道:“不行,太冒险了!先不说吴兄弟你冒充吴三桂的手下能不能成功,就是成功了,如果吴兄弟你的仇家在鞑子船队上,你和郑小郡主就再没有机会逃出来了。”

“没办法,只能赌一把了,能不能成功,就看天意了。”吴远明站起身来说道。洪大山再三苦劝,但吴远明决心已定,坚持和郑莘亲自去诱敌,并吩咐水手准备船只和绳索等物,李雄飞也劝洪大山道:“洪二哥,就让我表哥去吧,否则我们就没时间也没机会了。”

不一刻,小船准备完毕,郑莘也披散了头发涂污些许脸蛋被绳子捆住,首先上了小船,吴远明下最后的命令道:“洪二哥,李雄飞,我走之后,你们带领船队火速返回关场岛,按计行事,如果在戌时过后我们仍然没有把鞑子船队骗到关场岛,你们立即带着家眷逃往洪水泽湖!你们放心,我和郑姑娘都身份特殊,计划即便暴露,鞑子也不会杀我们,而是押往京城向鞑子皇帝请功,不会有生命危险!”

“吴兄弟,既然你坚持要去,那你一定要保重。”洪大山饱含热泪,向吴远明抱拳行礼道。李雄飞则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去握吴远明的手,似乎要叮嘱什么,可是在抓住吴远明的双手时,李雄飞忽然用力一拉,将吴远明拉一个踉跄摔入洪大山怀里,李雄飞自己则跳下小船,高叫道:“世……表哥,我比你熟悉云南军队情况,冒充更容易,而且在鞑子军队里也没仇家,这事情让我去办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带着郑姑娘安全回来。”

“李雄飞,危险,让我去。”吴远明冲到船舷叫喊,但洪大山已经从后面把他紧紧抱住。李雄飞则一边摇着小船一边大声说道:“洪二哥,我表哥就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保护他的安全!”

“李兄弟,你放心,我用性命担保,一定保护好吴兄弟。”洪大山紧紧扣住挣扎着要和李雄飞交换的吴远明,扭头高声叫道:“全军掉头,回关场岛!”

……

先不说吴远明被洪大山强行带回关场岛,单说李雄飞摇着小船绕了一个圈,从关场岛所在的方向掉头驶向清军船队所在的陆场岛,并安慰因为吴远明不能同去而万分失落的郑莘道:“郑姑娘,你不用害怕,实不相瞒,我是平西王麾下三品参将,我这个身份虽然不是很高,但鞑子也不敢公开杀我,我一定能保护你的安全。而且我已经记熟了吴大哥的计划,我们一定能成功把鞑子骗上关场岛。”

“我……我不怕。”郑莘有些迟疑的答道,又扭头向李雄飞问道:“李大哥,既然你是三品参将,又那么听吴大哥的话,那吴大哥在平西王府的地位一定比你更高。他究竟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这个问题,你还是改天亲自向吴大哥,由他亲口告诉你的好。”李雄飞摸摸鼻子,同样迟疑着向郑莘答道。李雄飞怕郑莘继续追问,便赶紧转移话题道:“郑姑娘,为了演得真一些,你还是赶快想办法哭出些眼泪来,否则一会容易被鞑子怀疑。”

“哭?怎么哭?我哭不出来啊?”郑莘哭丧着脸答道。李雄飞也是个坏种,知道郑莘早迷上了吴远明,便使坏道:“那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会哭,你的吴大哥已经有一妻三妾,三个小妾都比你漂亮,其中一个比你还年轻,但比你更漂亮。而且吴大哥的妻子虽然比较丑,但脾气非常不好,你如果嫁给他做妾,将来有得你的苦头吃。”

“他已经有一妻三妾了?他竟然一直瞒着我……还……还占我便宜。”郑莘果然红了眼睛,抽抽噎噎的哭泣道:“这个没良心的,他有妻子小妾竟然……竟然不告诉我,还有一个比我更年轻……更漂亮的,臭淫贼,这么小他都下得了手……呜……亏……亏我还以为他是好……好人……。”

……

与此同时,陆场岛岸边的清军旗舰上,清军主将察尼已经接到了骆马湖船队返回关场岛的消息,如果说骆马湖船队主动进攻或者继续尾随,那察尼自然不会把骆马湖船队放在眼里,但骆马湖船队突然返回,察尼就大为不解了,只得立即召集众副将讨论。待众将匆匆落坐后,察尼将探查到的情况向众人介绍一遍,末了向众人问道:“你们说说,这些水贼为什么会突然返回贼窝?他们准备干什么?我们该怎么应对?”

“水贼肯定是怕我们了,所以逃回贼窝准备带着家眷逃跑,我们应该马上跟上去,把他们的男人全部杀光,女人全部抢来做营妓!”一个络腮胡子的参将大叫道。但他的话马上找来无数百姓,察尼拍着桌子吼道:“蠢货!给老子闭嘴!那伙水贼如果怕我们,开始就会象膏药一样粘在我们尾巴上了,不懂就给老子好好听着。”

喝退那大胡子参将,另一个小胡子参将又站起来,“将军,水贼会不会是去通知其他岛屿的渔民转移,不给我们继续杀人抢女人的机会?”察尼有些迟疑,因为他也这么怀疑,倒是他副将葛勒比较精明,摇头说道:“我看不是,通知渔民转移,派几只小船快船就可以,何必这么劳师动众?而且岛屿上的渔民转移必须船只接应,船只来回往返都需要时间,无论如何都是来不及的。”

“肯定有诡计!”又一个参领叫嚷道:“他们肯定是去和大队会合,然后一起来和我们决战!”

“蠢猪!”察尼第一次发现自己手下的蠢货原来如此之多,忍不住抓起一个茶杯砸在叫喊那参领头上,骂道:“你的脑袋长了是做什么的?只会玩女人吗?骆马湖水贼能有多少人?就算会合在一起,人数能达到我们的三分之一吗?何况他们没有大船,怎么敢与我们决战?”

“是……是,末将糊涂了。”那参领满脸羞愧的坐下。见脾气暴躁的察尼发怒,剩下的将领再没谁敢出来触霉头,场面一时陷入冷场,惟有葛勒是察尼亲信,便又建议道:“将军,依末将看来,敌情不明,我军不宜轻动,应继续袭击湖中岛屿,并多派快船小船到关场岛查探敌情,后发制人。”

“妈的,还是你说得有点道理,交给你了,就这么办吧。”察尼想着旗舰偏舱中藏着那十来名渔家少女便**中烧,忍不住想要散会回去继续奸淫她们。可他命令众将散去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个满身雨水的传令兵匆匆跑进船舱,向察尼抱拳道:“启禀将军,我军侦察船拦住一艘从水贼巢穴逃出来的小船,船上有一男一女,男的手执平西王府令牌,自称平西王麾下参将李雄飞,擒住台湾郑氏伪王郑经幼妹郑莘,因水贼追杀寻求保护,并有要事禀报将军。”

“吴三桂的手下?抓住了伪王郑经的妹妹?”察尼大吃一惊,忙起身说道:“快请。”察尼天性歧视汉人,所以他的副将参将具都是满人将领,汉将在他军中仅能担任千总百户等低级官职,李雄飞能让蔑视汉人且粗俗无礼的察尼口中说出一个‘请’字,倒不是因为李雄飞的官职有多高,而是吴三桂军队的战斗力一向为满人佩服——同时也更防备,所以即便是察尼这样的粗鲁之辈,也不得不对之生出三分敬意。

不一刻,满身雨水的李雄飞押着全身被缚且披头散发的郑莘进到旗舰主舱,向察尼一拱手,“末将李雄飞,昆明总兵夏国相麾下正三品参将,参见总兵大人。”说着,李雄飞又掏出贴身收藏的平西王府金牌和清廷发给他的参将印信官防,一起高举过头供察尼验看。察尼反复验看无误后方才向李雄飞说道:“李将军请起,本将乃朝廷徐州正二品总兵——爱新觉罗·察尼。”

“将军姓爱新觉罗?原来帝室贵胄,失敬,失敬。”李雄飞徉做惶恐的说道。察尼哈哈大笑,一边拉着李雄飞坐下,一边仿佛很亲热的大笑道:“自家人客气什么,你们王爷和我们爱新觉罗家可还沾着亲呢,都是一家人。”嘴上笑着,察尼眼睛却转到郑莘身上,但只看了一眼,察尼的口水立即流到了嘴角,原来小丫头虽然此刻有些蓬头垢面,一双大眼睛也哭红通通的,却丝毫不掩她的倾城国色,一身衣衫又尽被雨水淋透紧紧贴在身上,颇具规模的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这样的脸蛋和身材,清军抓给察尼那十几个渔家少女加起来可都比不上。

“总兵大人,总兵大人。”李雄飞叫了好一会才把察尼的眼睛从郑莘脸上身上叫开,察尼擦去口水,指着郑莘向李雄飞问道:“李将军,这个漂亮小娃娃是什么人?你是从何处得来?”说到这,察尼张开手掌向李雄飞翻一翻,色眯眯的说道:“李将军,本总兵愿用十个刚抢来没男人碰过的女人,换你这个女人,不知将军可否愿意割爱?”

“呸,臭淫贼,你做梦!”郑莘几时受过这样的耻辱,挣扎着张口一口唾沫吐在察尼脸上,谁知察尼不躲不闪也不生气,反而擦下郑莘的唾沫放在鼻下嗅嗅,满舱清将顿时疯狂淫笑起来,“真香啊!”察尼大笑着伸舌舔去郑莘的唾沫,又向李雄飞淫笑道:“李将军,怎么样?二十个女人换她一个也行。”

“总兵大人,这个女人非同寻常,请恕末将不能答应。”李雄飞掏出郑莘那面延平王府的令牌,严肃说道:“将军请看,这个女人乃是台湾伪王郑经之幼妹,身份不俗,末将将她擒住,须将她押入京城或者押到云南问罪,期间实在不敢出什么意外。”

“郑经的妹妹?”察尼将那银牌验看无误,先是一阵惊喜,然后又满不在乎的说道:“就算押到京城,这样的小蹄子肯定也是赏给功臣为奴,老子一定要争取把她要来——只是不知道李将军从那里把她抓来的?伪王郑经的妹妹,又怎么会出现在大陆?”

“这话说来话长,请将军听我慢慢道来。”李雄飞接过察尼卫兵递来的热茶,先气喘吁吁的一饮而尽,然后才放下茶碗说道:“总兵大人也知道,天地会与我家王爷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家王爷也一直视天地会为眼中钉,前日收到天地会大反贼陈近南出现在中原的消息,王爷便派末将到中原查探陈近南消息,并设法将之擒拿或者诛杀。末将进入中原后,通知一番明查暗访,终于掌握陈近南在河间被我大清军队追杀的消息,末将冒险化名混入天地会反贼队伍,与之一起进了这骆马湖,上了湖中水贼的巢穴关场岛。”

“总兵大人,末将又累又渴,请再赐一杯茶。”李雄飞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又向察尼求茶,察尼自不会拒绝这样的小要求,挥手让卫兵再上热茶。李雄飞接过又一饮而尽后,这才又说道:“末将上岛之后不久,便即查探一个天大消息——天地会反贼与台湾郑经伪王有密切往来,那陈近南更是郑经部属,这个郑莘和她的姐姐郑雪更是陈近南的徒弟,被陈近南带到大陆的。”

“她还有个姐姐?现在在那里?”察尼又惊又喜,指着郑莘问道。李雄飞点头答道:“没错,她姐姐大约十七八岁,与她生得十分相象,此刻就在水贼巢穴关场岛上。”察尼大喜过望,疯狂淫笑道:“好!老子开始还有点嫌她年纪小了,既然她还有一个姐姐,那就再好不过了。”此刻察尼的脑海中,已经在想象郑莘姐姐的俏丽模样了。

“呸!狗鞑子,我姐姐一定会给我报仇的!”郑莘又挣扎着大骂道。察尼过去淫笑着在她嫩滑无比的小脸上摸上一把,“小美人儿,不要急,你姐姐来找我报仇更好,爷我正好当你姐夫。”舱中又是一阵淫笑,众清将的目光又都盯到郑莘身上,仿佛想用目光把郑莘的衣服撕光一般。郑莘又羞又怒,挣扎着飞脚去踢察尼,察尼躲开,又向李雄飞笑道:“这个小蹄子性子够烈,你抓到她,一定花了不少力气吧?”

“岂止花力气,简直是九死一生。”李雄飞庆幸的说道:“本来末将是没机会抓到她的,但今天总兵大人你大军入湖进剿,水贼便设计把将军你的船队引到湖东面的暗礁遍布处,妄图借暗礁摧毁将军船队。”察尼和葛勒对视一眼,同时在心里庆幸不已,他们并不熟悉骆马湖的水底暗礁分布情况,如果上当追敌,虽然全军覆灭倒不至于,船只、尤其是大船受损倒是肯定的,如果粮草船被毁,那他们就非退兵不可了。

李雄飞又指着郑莘说道:“水贼决定之后,大队人马一去而空,大反贼陈近南又中毒受伤动弹不得,这个小丫头的姐姐又去照顾陈近南去了,末将当时就想动手擒她,无奈她一直和许多反贼在一起,末将始终找不到机会。直到后来,岛中发生变故,末将才抓到她落单的机会……。”李雄飞说到这时,郑莘便配合的挣扎着大叫起来,“狗鞑子,狗汉奸,你们一定抓不到我姐姐和我师傅,我姐姐和我师傅会给我报仇的。”

“关场岛上发生了什么变故?”察尼敏锐的察觉到关场岛上的变故和骆马湖船队突然撤回本岛有关,赶紧向李雄飞问道。李雄飞答道:“水贼们准备跑了!因为总兵大人你的军队尽屠各岛渔民,消息传到关场岛,水贼的家眷人心浮动,一起要求逃出骆马湖,总兵大人你又识破水贼的诱敌之策,水贼无计可施,只好匆匆返回关场岛,准备利用将军的船队围剿其他岛屿的时候,火速从宿迁水道逃往洪泽湖。当时水贼船队未回,岛上的水贼忙着搬运行李粮食,岛上一片大乱,末将便利用这个机会把这个小丫头抓到将军这里,并请将军火速攻打关场岛,不给水贼天地会反贼逃跑的机会。”

“好,马上掉头,攻打关场岛!”察尼想也不想便大叫道。察尼的副将忙站起来阻拦,“将军且慢,敌情不明,不可轻动。”

“敌情怎么不明?李将军已经说了,水贼的船队已经在准备转移,岛上肯定十分混乱,咱们现在进军正是时候。”察尼没好气的说道。又瞟瞟郑莘,淫笑道:“难道说,你想让本将军错过抓到这个小美人的姐姐大美人的机会?”

“将军,请容末将问李将军几句话,再进军不迟。”葛勒抱拳道。察尼没好气的说道:“有屁快放,老子还急着去抓陈近南和美女,不要浪费老子时间。”察尼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想——如果抓住郑莘的姐姐,是不是想办法让众人闭嘴不说出她们姐妹俩的存在,自己也好把她们姐妹同时弄上床?而李雄飞心中明白,吴远明的计谋能不能成功,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扎!”葛勒一拱手,又转向李雄飞问道:“请问李将军,你是如何混上关场岛的?陈近南身中剧毒,他是如何中毒的?将军你身为正三品参将,为何身边一个从人没有?还有一点,你是如何取得水贼和陈近南信任的?请将军详细道来。”

李雄飞松了口气,这些问题吴远明事先都曾考虑过会被敌人询问,所以早准备好了一套说词,现在的关键就是这些说词能不能取信于敌人了……

与此同时,已经回到关场岛的吴远明被几乎气疯的郑雪用剑顶住咽喉,郑雪铁青着脸,一字一句对吴远明说道:“狗淫贼!我妹妹在戌时之前如果不能回来,或者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被会规处死,也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