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出风头的代价(5)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出风头的代价(5)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没看错吧?这个时代就有射程超过一百步的火枪?”吴远明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那少女藏身的草丛与自己的距离——吴远明没有看错,他所在的位置和草丛至少相隔九十步,这距离绝对只多不少,当过一天交警队长的吴远明这点本事还是有的。而吴远明身边的李雄飞早挺盾护住吴远明,防止草丛中那少女再施暗算,同时那边看到动静的骆马湖水匪也举着武器飞奔过来,不断高喊道:“保护吴大哥,有人用火枪打吴大哥,快保护吴大哥!”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草丛中那少女紧张的大喊道。吴远明眼尖,发现黝黑的草丛中有晃动的微弱火光,猜到那少女手中拿的是火绳枪,便挥手拦住冲锋过来的骆马湖水匪,大笑道:“小妹妹,你的火枪是很厉害,竟然可以射出百步,好枪,果然是好枪!”

“哼哼,现在知道厉害了吧?”那少女似乎很喜欢别人夸奖,得意洋洋的娇笑道:“识趣的话,就让你的人让开路让我们走,否则我下一枪就不是打你的腿了。”

“呵呵,小妹妹,你这就是坐井观天了。”吴远明微笑着抽出燧发火枪,正准备让那少女看看先进火枪的威力。那边郑莘却拉着郑雪飞奔了过来,气呼呼的大叫道:“谁?谁敢用火枪打我吴大哥?他是给我一个人打的……吃豹子胆了,给老娘出来!”听得吴远明直翻白眼,心里嘀咕道:“老娘?这丫头一定得赶快还给陈近南,否则让她继续跟着我,要不了几天就是一个满嘴脏话的小丫头了。”

“站出来,站出来。”吴远明正在感叹自己的榜样力量时,郑莘已经杀气腾腾的冲到吴远明前面,吴远明大惊下赶紧赶紧叫道:“莘莘,站住,她的火枪射程比我们远……。”

吴远明的提醒已经晚了,郑莘冲到吴远明前面五六步的时候,草丛中那少女感到危险已经扣动扳机,连着班机的铜盖打开,火绳落下,点燃引火药,引火药通过引火孔点燃发射药,火枪内的铅弹“砰”的一声射出。冲在最前面的郑莘听到枪声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感觉脸一热就惨叫一声捂脸蹲下,头发也披散了开去。

“莘莘,小心。”大惊失色的吴远明冲上去搀扶郑莘,并且张皇的大叫道:“别开枪,别开枪,我们不是进攻,谁也不许过来!雪儿,尤其是你,千万别过来!”郑雪知道吴远明是在担心再惊吓那手拿火枪的少女,同时也在担心她的安全,便恨恨的停住脚步。但郑雪按捺住了,郑莘却在吴远明怀里号哭起来,“我的脸被打伤了,我毁容了,我没脸见人了。”

“没事,没事,只是打中你的头发,没打中你的脸。”吴远明细看后安慰郑莘道。郑莘捂着脸胆战心惊的问道:“真的?我的脸真没被打中?”吴远明笑道:“当然,你还是我漂亮但脾气不可爱的莘莘妹妹。”郑莘此刻那有心情去计较吴远明话语,颤抖着双手揉揉脸,再看自己的双手,见手上没有血迹仅有泪水,再摸头发时,却摸了一大把断发,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回肚子里,又赶紧缩到吴远明的背后,抓着吴远明的后衣襟叫道:“吴大哥,那个臭丫头敢拿火枪打我,快杀了她给我报仇!”

“别过来,我的火枪不认人!”那少女也惊惶无比的大叫道。吴远明看出那少女其实无心或者无胆伤人,便回头拍拍郑莘的小脸蛋,低声说道:“别怕,大哥会给你出气的。”说着,吴远明将郑莘腰间那把燧发火枪抽出来,转过身叫道:“草丛里那位小妹妹,我们实在无心伤你,我只是对你的火枪很感兴趣,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那少女颤抖着反问道。吴远明将燧发火枪侧举让那少女看到侧面,大声叫道:“小妹妹,你看到了吗?我这支火枪没有火绳,可我能不用点火就可以开枪。”

“吹牛!世上那有不用点火的火枪?”那少女的回答让吴远明消除了她也是穿越众的疑惑,又肯定这少女是一个爱好先进技术的人物。吴远明便又叫道:“那好,我开枪给你看,如果我不用点火就能射击,那你就把你那能射一百步的火枪和我这把火枪交换怎么样?”

“好,好,没问题。”那少女没口子的答应道。吴远明一笑扣动扳机,“砰”一声巨响,吴远明手中的火枪枪口喷出火焰,弹丸远远飞出——当然远远没有那少女的火枪射那么远(注:1)。不等吴远明再开口,那少女已经在草丛中站了起来,惊叫道:“真的不用点火!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火枪?”

“那你换不换啊?”吴远明微笑着向那少女叫道。那少女二话不说,连蹦带跳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大喊,“换,换!我换!不许反悔!”同时她身后又站出来十来个人,纷纷大叫道:“小姐,危险,他们是土匪!”可那少女明显是一个超级科学狂,对仆人好心的叫喊充耳不闻,一溜烟的跑到吴远明身边,气喘吁吁将她手中的一支火枪塞进吴远明手里,又抢走吴远明手中那支燧发火枪,爱不释手的把玩。

“又一个调皮刁蛮的女人,我怎么遇到全是这样的女人?”光看那少女跑步的动作,吴远明就敢判断这丫头和郑莘、惠儿是一路货色。但吴远明眼下也懒得去理会那少女长什么模样,只是低头打量那少女与自己交换的火枪,借着残月微弱的光芒,吴远明发现这把新火枪的枪管明显比燧发火枪长,吴远明知道枪管长有稳定射线的作用,负作用是射程短,这与它的超长射程又形成了矛盾,便将注意力主要集中到这长管火枪的火药仓上。可惜不等吴远明再细看,他背后的郑莘已经暴跳如雷,“臭大哥,你说过帮我报仇的,那怎么不杀这个臭丫头?还把我的火枪和她交换了?”

“反正她也没打到你的脸,断几根头发也没什么,算了吧。”吴远明头也不抬的答道。这下不光是把郑莘鼻子差点气歪,飞速赶来的郑雪也气得哇哇大叫。“断几根头发算什么?她要是打到我妹妹的脸怎么办?”

“没事,如果真打到脸,我会养她一辈子的。”吴远明顺口回答一句,又举起长管火枪向那少女问道:“小妹妹,你这火枪叫什么名字?它的火药仓比普通火枪狭长,这样虽然可以增加装药量,但不容易让火药同时燃烧,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还有这样做容易让枪炸膛,你又是怎么解决的?难道说,这种枪的钢铁比较特殊吗?”

“你也是个内行啊。”那少女惊喜的上下打量吴远明,不过吴远明那张诱骗良家少女十分方便的俊脸对她明显没什么吸引力,她只是欢喜的叫道:“太好了,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和我研究武器的人,你住在那里?我还有很多新武器,可以一一给你看,我这枪叫长射火枪,你的问题我也可以全部告诉你。”

“好,我现在住在骆马湖,跟我回去慢慢谈吧。”吴远明和那少女说好听了叫一拍即合,说难听了就是臭味相投,总之两个人马上化敌为友,并肩回头就往回走。把郑家姐妹气得一个是脸色铁青,一个是咬牙切齿,那少女的仆人则是战战兢兢的大叫,“小姐,他们是土匪!骆马湖的土匪!”而赶来营救吴远明的骆马湖队伍则是个个目瞪口呆,心说世上还有这样的狗男女?

当吴远明主动拉起那少女的手的时候,郑莘再也忍耐不住,跳上去揪着吴远明的耳朵大嚷道:“臭淫贼,你是不是见这个死狐狸精长得漂亮,你就马上忘记我了?马上给我亲手杀了她,否则……否则我要你好看!”郑莘盛怒下险些把吴远明那块金牌搬出来恐吓,好在小丫头还存在一丝理智,只是揪着吴远明耳朵继续大叫,“给我报仇!给我报仇!放开这个狐狸精,不许拉她的手!”

“她长得很漂亮吗?”吴远明直到现在才想起打量那少女的容貌,发现她生得果然十分漂亮——废话,这少女当然是那个向翁窝图进献霹雳火船遭到拒绝的代妍了。不过二十一世纪意识占主体的吴远明对这样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一向没什么性趣——主要是因为公务员和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影响太大了,权力欲望极大的吴远明可不想抛弃自己的前程。所以吴远明仅是淡淡的扫了那少女一眼,就回头向郑莘说道:“放心,她没有你漂亮,更没有你姐姐漂亮,我只是喜欢她的火枪。”

“真的?我比她漂亮吗?”郑莘转怒为喜,松开吴远明的手问道。吴远明眼睛仍然盯在那长射火枪上,点点头随意说道:“那当然,你比她漂亮太多了,我的小仙女。”

“哼哼,这还差不多。”郑莘还是第一次被吴远明如此夸奖,大喜下得意洋洋的去看心目中的情敌,可惜代妍对吴远明的话毫无感觉,眼睛也是盯在燧发火枪上,就象没听到这样的话一样,让郑莘颇是失望了一番。其他人也全是面面相窥,因为他们都认为吴远明是看上了代妍的美貌才不肯伤害她。仅有素来讨厌美女的刘大麻子向吴远明竖起大拇指赞道:“吴兄弟好样的。”

吴远明将那少女引到码头时,骆马湖队伍已经在开始搬运清军陆营的战争物资,双方的伤亡报告也统计了出来,骆马湖和天地会的联军一共干掉了三百八十多清军,但这只是找到尸体的数字,还有很多落入水中的清军尸体已经顺着河水流走,估计总共消灭清军在五百人以上;同时缴获清军的武器、粮草、药物和火药等物资无数,火枪八十余支,可载百人的大船十六条,快船四十五条,其余船只尽数焚毁,战绩赫然。但得知缴获火枪火药后,吴远明不由吐吐舌头骂道:“奶奶的,幸亏老子们是突袭,杀了鞑子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来不及使用火枪,否则我们的伤亡肯定更大。”

“就这我们的伤亡也不小。”洪大山面带忧色的说道:“敌人太顽强了,陆地上打的又是硬仗,我们骆马湖阵亡了九十二人,重伤轻伤也有上百人,蔡香主那边阵亡三十多,伤四十多人。以后鞑子的大军来了,我们剩下的人该怎么御敌啊?”

“伤亡是重了些。”吴远明有些心虚,骆马湖总共就五百多军队,自己一下子砸进去将近五分之一,这无论打了多大的胜仗,自己都没有脸面对刘大麻子了。倒是李雄飞不服气的说道:“我们的战损比是一比三,这样的战绩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要忘了,萨尔浒之战里,我们大明的军队损失了四万五千多,才杀伤鞑子不超过五千!这样的战绩要是换到那时候,我们大明朝的皇帝至少得给我表哥官升三级!”

“我知道这战果很辉煌,可也是惨胜啊。”洪大山长叹一声,看着正在号哭失去同伴兄弟父子的骆马湖水匪,面色惨然的喃喃道:“没办法了,只好把骆马湖附近的渔民组织起来,否则我们拿什么抵御接连而来的鞑子大军?”

“洪二哥,别伤心了,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何况我们打通了连接洪泽湖的水道,实在不行也可以撤退。”李雄飞拍着洪大山的肩膀劝道。洪大山黯然点头,低声道:“也只好这样了,我们先撤回骆马湖吧。”而在另外一边,刘大麻子已经大哭战斗中失去的好兄弟,吴远明惭愧的看看洪大山,又看看刘大麻子,低声道:“刘大哥,这就是你爱出风头的代价啊。”

四更过后,将清军陆营水营和搬不走的粮食付之一炬后,骆马湖的船队满载着粮食、军需、胜利的喜悦和失去亲人的痛苦扬帆起航,乘着夜色缓缓驶向骆马湖。回去的路上,吴远明也没有去研究那支长射火枪,而是站在甲板上,顶着夜风苦苦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撤还是打?如果打的话,怎么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

船队回到关场岛时,时间已是康熙八年八月初五的早晨,晴朗了数日的天空阴云密布,船队刚在关场岛靠岸,天空就哗啦哗啦的下起雨来,吴远明不忍心再去看、再去听关场岛上那些失去亲人的家眷撕心裂肺的号哭,与前来迎接的顾炎武等人稍一客套就第一个进到关场岛议事大厅,阴沉着脸继续考虑将来的行动。而代妍一行则被洪大山安排到了两间房屋中暂歇,战斗中郑雪也受了轻伤,两姐妹早躲到一边包扎伤口去了,让吴远明冷静独处了一段时间。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洪大山一行先后进来,洪大山向坐在大厅正中主位的吴远明说道:“吴兄弟,战利品已经全部搬上岸,我们的伤员都安顿好了,又腾出一些住房准备迎接陈总舵主,下面该怎么办,你拿一个主意吧。”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吴远明就喧宾夺主隐隐成了骆马湖的新湖主,洪大山等人也是用下级向上级禀报的口气向吴远明说话——这倒不是吴远明主动抢班夺权,而是吴远明在宿迁一役指挥实在出色,虽然伤亡较重但战果辉煌,即便是沙场老将洪大山和李雄飞等人,扪心自问换成自己也做不到这么漂亮,所以才会对吴远明佩服得五体投地。至于刘大麻子,请忘记他的存在吧,以前的大型战斗其实都是洪大山指挥的,洪大山都心悦诚服了,他还有什么资格反对?

“时间太紧了。”吴远明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让洪大山和李雄飞等人满头雾水的话,李雄飞好奇问道:“表哥,你说什么时间太紧了?”

“我是说,我们没有打造仿制新式火枪的时间,否则我们就有更大的胜算了。”吴远明惦着燧发火枪和长射火枪淡淡说道。又沉思片刻,吴远明低声说道:“刘大哥,洪二哥,对不起,让你们的兄弟伤亡惨重了。”刘大麻子和洪大山一阵黯然,过了许久后洪大山才抬头说道:“没事的,我们那些兄弟是为了消灭鞑子而死,牺牲得光荣,他们在九泉之下会瞑目的。”

“对,我在抱犊岚的时候,黑七叔的上千队伍几乎全阵亡了,相比之下,我们昨天的伤亡已经很轻了。”刘大麻子也强忍心疼说道。吴远明叹口气,又说道:“刘大哥,洪二哥,虽然我们成功焚毁了宿迁的船只,但我们将来的情况也不能乐观,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鞑子应该会强征来往的商船渔船充作战船,也许船只不会很充足,可我们还是要做好撤往洪泽湖的准备。而且还有一点,我们就算再打败鞑子的进攻,将来你们骆马湖也会永无宁日,因为鞑子绝不会容许一支能够攻破河防营的反清军队威胁到他们的粮饷命脉——运河!”

“这个吴兄弟放心,我们常被鞑子围剿,转移的准备一向很充足,关场岛的男女老少随时都可以撤往骆马湖的任何岛屿,包括洪泽湖。”洪大山挺胸说道。吴远明刚想点头,忽然又想到什么,赶紧问道:“洪二哥,你刚才说什么?麻烦你重新说一遍。”

“这……。”洪大山很奇怪吴远明为什么要他这么做,可稍一犹豫就又说道:“我说,我们常被鞑子的军队围剿,转移的准备一向充足,岛上的所有人随时都可以撤往骆马湖的任何岛屿,包括撤向洪泽湖。”末了洪大山又问道:“吴兄弟,这话有什么问题吗?还要不要再重复一遍?”

“不用了。”吴远明摇摇头,抬头打量起关场岛议事厅的建筑结构来,岛上砖石稀缺,木材出产却十分丰富,所以这议事大厅和其他房屋一样,都是以木材建成。看到这里,吴远明又冲出议事大厅观看天色,见细雨蒙蒙,不象是很快就能停的模样,但吴远明还不放心,又转头问道:“刘大哥,洪二哥,骆马湖的气候你们应该十分熟悉,你们说这雨会下几天?”

“现在是八月初,这一带正是雨水充沛的时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雨应该能下个三四天吧。”洪大山奇怪的答道。刘大麻子则大咧咧的说道:“难说,也许下个十天半个月也说不定,反正每年这时候总要下雨,害得我在这里呆了二十多年,连八月十五的月亮都没见过几次。”

“是吗?鞑子军队肯定也会向当地人了解这点……对那个就不会那么提防,能不能成功,那就要看老天爷会不会保佑我们了。”吴远明看着雨幕缓缓说道。与此同时,一个大胆而又阴毒的计划在吴远明脑海中渐渐形成……

……

注1:暴汗,纯洁狼上章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17世纪时的火枪最大射程应该是八十米左右,并非是前文所说的八十步——那可是加大了一倍还多!特此更正。另及:主角获得的可射一百步的长射火枪并非虚构,当时的中国确实出现了可射百步的火枪,具体后文会有详细介绍,只可惜这样的火枪却被我大清英明神武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的康熙大帝扼杀,使之失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