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出风头的代价(2)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出风头的代价(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非常遗憾的通知各位朋友,因为纯洁狼要去参加17K第二届年会,本章后将暂停更新几天,要到10月30日才能恢复更新。特殊情况,请各位朋友明查并原谅。另,两天后各位朋友应该可以在17K的首页专题看到纯洁狼的照片,不过纯洁狼可要提醒各位朋友做好心理准备——因为纯洁狼长期坐着码字,现在的身材已经可以和董肥肥相比了……)

骆马湖的八月虽然北风渐起,但还是也西南风为主,吴远明等人乘座那艘渔船改装而成的战船张满帆,借着风力在平滑如镜的湖面上飞弛,只用了大半个时辰,吴远明等人就看到了刚离开窑集镇码头的、去迎接蔡德忠和顾炎武等人的船只,早就急不可耐的刘大麻子赶紧吩咐舵手迎上去,定舱石还没扔下水就跳到对面船上,大叫大嚷道:“顾先生在那里?黄先生吕先生在那里?蔡香主在那里?刘大麻子来给你们行礼了。”

“刘英雄,你实在太客气了。”船后闪出顾炎武三人和天地会洪顺堂香主蔡德忠,还有十来名天地会人众,包括文质彬彬的顾炎武、黄宗羲和吕留良在内,每一个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风尘仆仆,可见他们这一路上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过了残酷血腥的战斗,才得以逃到这骆马湖中。这时候,吴远明等人乘座那艘船已经降帆停稳,吴远明、李雄飞、洪大山和郑家姐妹等人先后跳到这边船上,郑家姐妹自是喜不自禁的去和蔡德忠等人互叙别来,吴远明则和刘大麻子等人一起给顾炎武等人行鞠躬礼,“晚辈见过顾先生,黄先生,吕先生。”

“各位英雄,快请起。”顾炎武三人忙亲自搀起吴远明等人,话语间感慨万千。说老实话,顾炎武等文学大儒以前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还是有些看不起刘大麻子这样的水匪的,但自从他们被清军追杀以来,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全都躲得没了影,包括近在咫尺的少林寺,也都装着没看见一样,没有一个肯施以援手,惟独在江湖上被人看不起的骆马湖水匪,却冒着被清廷盯上的危险迎接收留他们,世态炎凉至厮,不免让顾炎武等人感叹万分。以至顾炎武不得不握着刘大麻子的手问道:“刘英雄,顾某有言在先,我们可是被鞑子朝廷盯上的人,你收留我们,可是会若火上身的。刘英雄,你有考虑清楚吗?”

“顾先生放心,从我十一岁跟着黑七叔打鞑子那天开始,我刘大麻子就没怕过。鞑子来就来吧,看我不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当夜壶!”刘大麻子很粗俗的大叫一句,扭过头大喊道:“开船,去关场岛!”刘大麻子又转过头来向顾炎武说道:“顾先生,啥也不说了,咱们去岛上喝酒!至于那些鞑子,去他娘的!”

和刘大麻子在一起,吴远明等人就很难有说话的机会——因为他的嗓门实在太大了,好不容易等他停歇的时候,吴远明向黄宗羲问道:“梨洲先生,你们从河间逃到这里,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可我记得你们是最先走的,怎么比我们还晚到两天呢?”

“唉,别提了。”黄宗羲为人比较悲观,苍白着脸摇头叹气道:“本来陈总舵主给我们安排的撤退计划十分完美,但我们的队伍中出了叛徒,在我们撤退的路上留下暗记把鞑子引来,到齐河的时候,他们又突然发难,和追来的鞑子军队里应外合想生擒我们,好在蔡香主带着其他天地会的好汉舍命相救,才把我们救上船逃出来,但蔡香主带来的五十多个天地会兄弟,就剩下这十几个了。后来鞑子又紧追不舍,我们东躲西藏的,所以直到现在才赶到骆马湖。”

“梨洲兄身上还中了箭,伤口都化脓了,但鞑子追得太紧,我们连给他找郎中医治的机会都没有。”旁边的吕留良插口道。吴远明仔细一看,发现黄宗羲右肋处果然包裹得有渗血的布条,吴远明忙叫李雄飞拿出一瓶三七粉,双手递给黄宗羲道:“梨洲先生,这是云南特产的三七粉,止血拔毒有奇效,请快口服一些,不要让伤势加重了。”

“这等灵药,宗羲怎么好意思?”黄宗羲还想客气,吴远明却已经将药塞在他手里,黄宗羲也只好千恩万谢的收下。好在三七粉在中原虽然罕见,倒也不是绝对弄不到的东西,众人倒没因此对吴远明产生疑心。这时候,兴高采烈的刘大麻子已经下令掉头起航,两艘船又向关场岛驶去,但准备回去并不代表事情就可以完了,久随夏国相征战南北的李雄飞忽然拉拉骆马湖二当家洪大山,指着后面的一只小渔舟说道:“二当家,你看那艘船,从开始就跟着我们,船上的渔民似乎有古怪。”

洪大山定睛看去,发现那渔船上的人十分面生,虽然船上架着渔网象是打渔的模样,但是摇撸划浆的动作颇是生疏,再仔细看时,洪大山顿时发现船上那两个渔民的站姿更加不对,失声道:“军队的站立姿态!渔船上的人是鞑子军队改扮的!”

“鞑子军队?”已经被吓成惊弓之鸟的顾炎武和蔡德忠等人闻言大惊,纷纷四处张望叫喊起来,那边的渔船与这艘船挨得很近,听到叫喊立即调头往回逃窜,可惜他们的对手是精通水性熟悉船只的骆马湖水匪,洪大山一声令下,吴远明乘来那艘中型渔船立即调头,张帆冲向他们,那艘小渔船虽然也想张帆逃窜,无奈他们的动作太过生疏,等好不容易拉起半张帆时,骆马湖水匪的中型船已经狠狠的撞在小渔船上,将小船撞了个底朝天,那两人双双摔下水去。不等他们从水中冒头,船上已然跳下七八个水匪,在水底拉住他们的脚连扎猛子,只浸了几下,那两人就被水呛得昏去,又被骆马湖水匪押上渔船捆好。

“马上回关场岛,到那里再审问他们!”吴远明站出来大喝道。这边刘大麻子等人也知道事态严重,忙指挥两艘船带着那劫来的小渔船火速回航,一路上,不光是没有武艺的顾炎武等人战战兢兢了,就连一向胆大包头的吴远明和刘大麻子等人也都是面色严峻,心知大战即将来临。

顶着东南风一路划浆而行,花了近一个时辰才回到关场岛,刘大麻子当地主去张罗酒宴,吴远明等人则将那两名俘虏押到刑房审问,那两个俘虏开始还抵赖说是误入骆马湖的沂河渔民,不过在吴远明用烧红的铁刀恐吓阉割之后,那两人还是乖乖的招供道:“我们是宿迁河防营的人,六天前我们管带大人接到兵部六百里加急,让我们在八天内准备三百条可载二十人以上的快船,大船若干,但不许从骆马湖一带征调。并且让我们管带大人派出人手探查骆马湖的情况,我们大人就派了一共三十人化装成渔民混进骆马湖。刚才我们看到大爷你们的船大,猜到你们是骆马湖关场岛的大爷,就冒险靠近探听情况,后来的事情大爷们都知道了。”

“周培公,果然厉害!”吴远明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宿迁六天前接到京城的兵部急令,消息从河间到北京再到宿迁,按路程推算,周培公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同时、甚至比自己更早猜出天地会的会合地点,甚至还考虑到会打草惊蛇不许从骆马湖征调船只,光凭这手料敌机先功夫,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旁边听审的李雄飞和洪大山两个军队老兵也是满面忧色,李雄飞板指头算道:“三百条载人二十的小船,再加上大船,抛开运载粮草和武器的船只,这次来的军队只怕在五千左右!”

“我们岛上可以做战的只有五百六十人,加上这些天会合的人手和陈总舵主带来的人,估计也不会超过一千人,一比五的兵力,力量太悬殊了,难啊。”洪大山也皱起了眉头,对此战不抱多少乐观。吴远明则还抱有一线希望,向洪大山问道:“洪二哥,以你对宿迁的了解,你觉得他们能在八天内弄到这么多船吗?”

“就算弄不到这个数,但也差不了多少了。”洪大山皱眉道:“宿迁位于运河和黄河的交错处,东南西北四条水路的来往船只极多,要征调这些船只,并不是很难。”说到这,洪大山狠狠一拍桌子,咬牙道:“更麻烦的是,宿迁正好扼住我们撤往洪泽湖的水路,鞑子军队在那里集结,我们就是想撤也没那么容易。”

“没办法,鞑子的领兵大将实在太厉害了,算无遗策啊。”吴远明长叹一声站起身来,在刑房中踮步绕圈盘算,心说从周培公这几次出手来看,他确实象传说中那么厉害,原来那个伍次友和他简直没法比,这个时代能和他匹敌的,恐怕只有自己那个老不死的干爹姚启圣了。只是不知道陈近南如何?他如果来指挥这场战斗?能不能做到以少胜多呢?

正琢磨间,吴远明转眼看到李雄飞和洪大山都是愁眉苦脸,知道他们是信心全无之故,忙鼓舞士气道:“你们别慌,我们还有陈总舵主做后台,他以前是国姓爷郑成功的军师,有他指挥我们的战斗,我们一定能以少胜多,保卫骆马湖……。”说到这里,吴远明脑海中灵光一闪,下意识的反复念叨道:“保卫骆马湖?保卫骆马湖?保卫……。”

“保卫个屌!”吴远明忽然挥拳破口大骂一声,吓了李雄飞和洪大山一跳,全都不解的看向手舞足蹈的吴远明。吴远明狂笑着佩服自己一番,忙拉起李雄飞和洪大山往外冲,洪大山急道:“吴兄弟,你干什么?”吴远明得意笑道:“呵呵,别急,到了大厅,见了你们大当家就知道了。”

一路冲到骆马湖水寨正厅,刘大麻子正在和顾炎武等人欢宴——当然,因为大敌当前的当口,气氛远不如吴远明刚到骆马湖那天那么高兴。吴远明也不客气,拉着洪大山和李雄飞直接冲到大厅正中,大声说道:“各位天地会和骆马湖的兄弟,还有三位先生,有一个大消息告诉你们,刚才我们审问俘虏得知,鞑子朝廷准备动用五千以上的军队进剿骆马湖了,他们已经在宿迁一带集结了大量的船只,只等鞑子大军一到,就要杀进骆马湖和我们开战!而且他们是在骆马湖的南面湖口集结军队,已经堵死了我们撤退的水路!”

“五千军队!”吴远明此言一出,满厅皆惊,吕留良的酒杯干脆直接掉在地上,其他人虽然比他好些,但也是脸色煞白,就连一向胆大包天的刘大麻子也大吃一惊,连声问道:“五千军队?前几次才一两千人,这次有这么多?肯定吗?”洪大山低头答道:“大当家,根据俘虏的口供,这个数字只少不多。”

“大家别慌,我们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吴远明环视大厅一圈,自信满满的说道:“只要依我的计划行动,就一定能把形势逆转过来!”

“什么计划?吴兄弟,你快说。”刘大麻子迫不及待的问道。通过这些天的接触,刘大麻子已对吴远明的无耻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自是对吴远明极有信心。坐在蔡德忠旁边同样很了解吴远明的郑莘也松了口气,催促道:“吴大哥,你快说吧,别卖关子了。”

“大家别慌,听我慢慢说。”吴远明说道:“根据我们抓到的附录供认,鞑子朝廷是给了宿迁河防营八天的征集船只时间,现在是第六天,也就是说,鞑子军队将在两天后在宿迁集结!我们如果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差,集中骆马湖的队伍,突袭宿迁河防营!一把火烧掉那里的船只!那鞑子军队再多,也无船可用或者船只不足,这样的军队到了水面上,还会是我们的对手吗?”

吴远明说完后,大厅中先是一片寂静,接着先是郑莘一声欢呼,然后满厅沸腾起来,包括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李雄飞、洪大山和蔡德忠等人仔细一琢磨,发现这一招虽然冒险,却是一个反败为胜的绝招,便也跟着点头称赞。欢呼声中,其中自然数刘大麻子的声音最大,“好,就用这招,二当家,快派人去探察宿迁河防营的情况,明天晚上我们就动手突袭。”

“不!”吴远明摇头道:“不能等明天晚上,我们抓到了两个舌头,很可能引起宿迁河防营的警觉,提前有了准备,我们明天去就晚了。兵贵神速,我们今天晚上就行动,马上集结人马,突袭宿迁!”

“会不会太冒险了?”洪大山有些担心,提出疑问道:“我们虽然还算了解宿迁一带的河流和地形,但要是那边已经开始集结军队的话,我们就算是突袭恐怕也难以成功。”

“打仗本来就是一种冒险。”吴远明沉声说道:“置于死地而后生,如果今天晚上的突袭不成功,我们也很难有成功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