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郑雪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郑雪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通过与李雄飞的交谈,吴远明才算明白这段时间朝廷、鳌拜、江湖、自家和三藩等各方面发生的种种事情,首先是鳌拜这边,因为吴远明的出现改变了历史轨迹,鳌拜的命运也发生了截然不同的改变——很不幸,变得更加凄惨!康熙的心腹康亲王杰书和刑部尚书明珠负责审理鳌拜,罗列了鳌拜三十七条可杀之罪,康熙朱笔御批,将鳌拜连同鳌拜的儿子纳穆福一同押赴菜市口砍了脑袋,鳌拜的妻子荣氏自刎殉夫。而鳌拜在北京城里的党羽除了事先已经被康熙收买的济世等人外,尽数被杀,在北京城里风云一时的鳌拜一党被连根拔除。不过狡猾的康熙却没有动鳌拜一党在外地的一官一将,反而全数给予嘉奖和升迁,极大的稳定了那些战战兢兢、生怕被鳌拜牵连的外省官员——当然,康熙迟早会把他们换成自己心腹的。

鳌拜倒台后,北京的权力机构重新洗牌,吴三桂家在北京城真正的盟友遏必隆被削去一等公衔和一切实权,但遏必隆一党的官员却大都安然无恙,看来老遏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而康熙的一干心腹尽数得到提拔,明珠终于坐到他垂涎三尺的兵部尚书宝座,索额图因为已经进了上书房无官可升,位置不变仅得了不少物质赏赐;魏东亭升了御前侍卫总管,外放巡抚或者总督只是时间问题;图海接替吴六一做了九门提督,吴六一则被派到广东升任提督,去帮与吴三桂关系恶劣的尚可喜,监视耿精忠和尚可喜那个与吴三桂走得极近的大儿子尚之信。其他人等各有封赏,就不一一列明了。但是让吴远明松了一口气的是,满清几个铁帽子王中唯一让吴远明头疼那个算盘王爷安亲王岳乐并没有被康熙重新起用,仍然在家里养老赋闲——吴远明是多么希望他永远这样赋闲或者一病不起啊。

在江湖上,康熙为了争取时间消除鳌拜倒台的后遗症,并拖延吴三桂造反的步伐,采取了针对西选官的种种无良行动,一是朝廷派出钦差四处找西选官的茬,两个月内已经用各种借口公开杀害了十六名西选官员;还利用部分投靠清廷的软骨头文人开展对西选官的口诛笔伐,四处造谣说西选官员的坏话,煽动百姓与江湖势力敌对西选官员,使本就名声不佳的西选官在民间更是臭名昭著,还连累了西选官老大吴三桂的名声,这个杀龟大会就是明证。

从目前来看,康熙收拾西选官这一手无疑是很有效的,大小各级西选官在民间举步维艰、出现叛徒不说,吴三桂在中原的秘密运输网络也遭到了极大破坏,云贵紧缺的马匹和粮食已经很难再象以前那样偷运到西南,使得云贵地区粮价马价飞涨;吴三桂在云南私铸的钱币也难以再流入中原——换不来物资的钱币等于就是废铜一堆;而象牙、犀角、翡翠和药材等往日可以牟取暴利的西南特产,也因为地下网络遭到破坏只能公开运输,被清廷抽取重税后利润大减,导致云贵经济遭到严重破坏,打乱了吴三桂整军备战的步伐。夏国相这次派李雄飞到中原,除了探听查探杀龟大会的情况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暗中联络各级西选官,设法重组地下网络。

不过云南那边也不是全然没有好消息,吴远明给吴三桂提出的几个建议都收到了效果,玉米、土豆和番薯等新品种粮食在云贵一带长势喜人,亩产远超过小麦和稻米,吴三桂已经决定在来年扩大种植新品种粮食,估计在两年之后,云贵境内应该能做到粮食自给。还有宁远府的铁矿也已经投产,铁产量能比得上整个江南的产量,完全解决了吴三桂军兵器不足的后顾之忧。此外一直在云贵给吴三桂找麻烦的马乃营土司龙吉兆也被吴三桂大将马宝在曲靖府砍了脑袋,龙吉兆一死,一直不肯向吴三桂交纳钱粮的土皇帝土司们也开始松动,至少不敢再公开袭击吴三桂的军队了;唯一麻烦的是,龙吉兆的老婆晴花带着龙吉兆的儿女逃到了中原,有传说她是要到北京城敲登闻鼓告御状,吴三桂已经下达追杀令,一定要把这家人赶尽杀绝。不过最让吴远明高兴的还是燧发火枪在云南仿造成功,虽说产量还很低无法给军队装备,但也是一个好势头——至少证明了云贵有制造火枪的工艺和能生产制枪所需的钢铁。

待李雄飞好不容易向吴远明介绍完各方面的大概情况时,时间已是辰时过半,太阳早已升起,可力战了一夜的刘大麻子、郑家姐妹和李雄飞带来那几个士兵都还在草地上酣睡,尤其是小丫头郑莘的睡象更是可爱,躺在她姐姐怀里,口水都流到了她姐姐衣襟上,不禁让吴远明想起了那些天她睡在自己怀里过夜的情景,不由甜蜜的微笑起来。

“世子,末将实在太累了,末将先休息一会,望世子原谅。”李雄飞打着呵欠向吴远明抱歉道。吴远明忙答道:“好的,你放心休息,这里离河间府已经很远了,鞑子追不上来。真抱歉,你昨晚上半夜辛苦保护我这不会武艺的世子,下半夜还要向介绍情况,辛苦你了。”

“世子太见外了,末将不敢当。”李雄飞感激的一抱拳,歪在草地上便昏昏睡去,眨眼间就鼾声大作,可见他的疲倦已经到了极限。而吴远明因为没有花力气战斗并不很累,虽然一夜没睡却也还支撑得住,待到树林旁的小溪边用清水洗去脸上的化妆时,吴远明已是睡意全无。这时候,吴远明忽然又起自己那面被郑莘小丫头扣压的金牌,忙悄悄摸到郑家姐妹旁边,准备把证明自己身份的金牌悄悄偷回来。

朝阳下,郑家姐妹两张酣睡的俏颜更加娇艳,有如鲜花般让许久没碰女人的吴远明心动,不过吴远明却清楚知道这对姐妹花不是芍药牡丹,而是两朵带刺会扎人的玫瑰。所以吴远明强压下偷吻这对姐妹的冲动,慢慢伸手抓住郑莘的衣服,轻轻拉起她胸口的衣角,将手探进郑莘那带着少女幽香的怀里……

正当吴远明即将得手时,郑雪冰冷的声音传进吴远明耳中,“如果你敢碰到我妹妹,你就死定了!”吴远明心中一惊,赶紧收回那看似去猥亵少女的咸猪爪,抬头看时,果然看到郑雪娇艳的脸上满是怒色,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不过当郑雪看清吴远明那张洗去化妆的脸时,心中也是一动,心说这混球还真有些英俊,难怪能让妹妹这么喜欢他。

“郑姑娘,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吴远明那张还算能迷倒几个良家少女的脸上勉强挤出些笑容,喃喃的向眼中喷火的郑雪解释道。郑雪冷冷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我想……。”吴远明刚想说拿回自己的金牌,却又怕提醒了郑雪也去看那块金牌,索性便改口装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样,“我想看看莘莘胸口有没有受伤,郑姑娘你可千万别想歪了。”

“你!”郑雪被吴远明的话气得差点没一耳光扇上去,但考虑到吵醒了其他人对她妹妹名声不利,便轻轻的将靠在她怀里睡觉的郑莘放到草地上。站起向吴远明低声道:“不想死的话,跟我来,我有些事要对你说。”吴远明怕她对自己下手不敢去,但郑雪可不管那么多,一只手掐住吴远明的咽喉,一只手提住吴远明的后背衣服,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吴远明提溜进了树林深处,寻了个僻静的地方把吴远明扔下。

“你想做什么?”吴远明躺在地上紧紧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惨叫得象一个即将被**的黄花闺女。郑雪本就冰冷的俏颜一沉,握紧拳头低声道:“小声些,要是吵醒了我妹妹,我一剑刺死你。”吴远明这才发现她并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忙点头闭嘴,低声道:“郑姑娘,只要你不杀我,你要做什么都行。”

“很好,算你聪明。”郑雪冷冷的低声说道:“听好,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可以保证不杀你。”郑雪想想又补充一句,“还有那天你用枪指着我的仇,我也可以算了。”

“这么好说话?有阴毛的味道啊。”吴远明一楞,猛然想起郑莘昨天晚上说过郑雪已经有婆家的事,接着又联想起小丫头昭惠当初不愿和康小麻子结婚,苦苦哀求自己帮她逃婚的事——台湾版的未来皇后逃婚故事便在吴远明的脑海中逐渐形成!想到这里,吴远明便情不自禁仔细打量起郑雪,因为前两次见面都只是在夜里,所以吴远明直到此刻才算仔细看清郑雪,发现这丫头简直是一个增大版的郑莘,五官秀丽绝伦自不用说,更难得的是这个已经十八、九岁的大姑娘皮肤之嫩白竟然丝毫不在她妹妹之下,就象婴儿肌肤一般找不到半点暇斑,用欺雪胜霜来形容也不为过。而且这个已经发育成熟的少女身上找不到半点她妹妹身上的稚嫩,****的身材更是让吴远明垂涎三尺。唯一遗憾的是,从初次见面以来,郑雪脸上就一直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吴远明就没见过她有一丝笑容。

“你看什么?”郑雪发现吴远明盯着她看一直不说话,冰冷的俏颜上立即露出怒色,呛啷一声抽出宝剑指到吴远明眉心,怒道:“你再乱看,我就一剑刺死你!”

吴远明吓了一跳,赶紧扭开头不去看她,连声答道:“是,是,我不看。郑姑娘你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吧。”话虽如此,吴远明心里却下定决心,如果郑雪也向惠儿小丫头那样求自己帮她逃婚,那自己一定帮她摆脱丑陋未婚夫的纠缠——当然了,前提是吴远明代替郑雪那个未婚夫。

“哼。”郑雪冷哼一声将宝剑收回去,冷冷的向吴远明说道:“听好了,只要你离开我妹妹,以后别再纠缠她不放,我就可以原谅你。记住,癞蛤蟆永远吃不到天鹅肉!”

“我纠缠她不放?”吴远明气得一蹦三尺高,大叫大嚷道:“我纠缠你妹妹?是你妹妹纠缠才对吧?当初在历城,就是她缠着我送她到河间,到了河间,她又缠着我,要我和她去见你们的师傅,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是她缠我?还是我缠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我是癞蛤蟆,她现在也最多算一只丑小鸭!”

郑雪仔细一回忆,发现那天晚上确实是自己妹妹死缠住吴远明不放,而吴远明当时也千方百计的不愿和自己妹妹在一起,对吴远明的话便有些相信,点头道:“好吧,就算真象你说的那样,是我的妹妹纠缠你。但你必须向我保证,不许打我妹妹的主意,一会我妹妹醒了以后,我们就各走各的,她如果要求和你走,或者要求你和我们一起走,你不能答应!”

“没……!”求之不得的吴远明刚想回答没问题,忽然眼珠一转心说现在不敲敲竹杠,更待何时?吴远明便收住要说出口的话,装出一副惋惜的模样,摇头道:“太可惜了,你妹妹这么漂亮,虽然年龄还小些但终究要长大的。”郑雪眼睛一瞪,又握紧宝剑,吴远明赶快说道:“但也不是不能商量,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答应你。”

“什么条件?”郑雪狐疑的看一眼满脸坏笑的吴远明,咬牙道:“你说来听听,但如果你敢提出什么无耻之事,休怪我宝剑无情!”

“绝对不无耻。”吴远明坏笑着摆摆手,盯着郑雪那堪比冰雪般冷凌的脸蛋说道:“是这样,我们认识也有两天了,但我还没见过你笑,反正我们也快分手从此再不见面,只要你笑一次给我看,我就答应你再不和你妹妹在一起。这个条件不算无耻吧?”

“让我笑一次?我笑有什么好看的?”郑雪做梦也没想到吴远明会提这么一个古怪要求,冰冷的脸上满是疑惑。吴远明坏笑道:“好看,一定很好看,所以我想在和你分手之前看你笑一次。”

郑雪注视吴远明良久,发现吴远明脸上除了好奇的坏笑外,并没有其他恶意,这才长叹一声,轻声道:“能不能换一个条件?我已经七年没有笑过,也没有哭过,这么才时间,我都忘记怎么笑和怎么哭了。”

吴远明一楞,问道:“七年没有笑没有哭?难道说,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不能哭不能笑?”郑雪沉默不答,吴远明便又好奇的追问道:“郑姑娘,只要你告诉我原因,我就不用你笑了,保证不再和你妹妹在一起。”郑雪还是沉默不语,冰冷的脸上表情微微一变,甚是黯然。吴远明更是好奇,便又说道:“郑姑娘,如果是伤心事的话,说出来了,你也许会轻松许多。反正我们俩今后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你也不用怕我再戳到你的心头伤疤,放心说吧。”

“说出来了会轻松?”郑雪神色惨然,轻轻摇头道:“没用的,不会轻松的。”吴远明一阵失望,见郑雪模样凄惨也忍心再问,刚想作罢,郑雪忽然又低低的说道:“七年前,我十一岁的时候,我哥哥为了和我叔叔争位,把我许配给了一个男人,一个我从见过面的男人,换取他家的粮草、武器和船只,换取与他家的暗中结盟。我哭,我笑,但有什么用?所以我不哭了,我也不笑了……。”

说到这里,郑雪的美目中已经噙满泪水,惨然笑道:“还好,那个男人是鞑子的大官,因为鞑子和荷兰红毛鬼子勾结打下了金门和厦门,断绝了我家和那个男人家的联系,所以那个男人至今不敢公开娶我。不过我哥哥却不肯毁婚,因为我家和他家还要保持密切联系,而我……就是这个联系的纽带。”

“七年前你哥哥和你叔叔争位?难道说,你父亲是大英雄郑成功?你哥哥是延平郡王郑经?”吴远明惊叫道。吴远明记得七年前——也就是公元一六六二年,郑成功不幸在台湾病逝,郑成功的弟弟郑袭乘机抢了王位,当时驻守金门厦门的郑经起兵回台湾争位,虽然郑经最终打败了郑袭夺回王位,但清廷却利用台湾内乱的机会勾结荷兰人攻占金门厦门,种种事情联系起来,吴远明便猜出了郑家姐妹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我哥哥是延平王?你不是吴三桂的人吗?怎么叫我父亲英雄?难道你想叛变吴三桂?”郑雪一震,赶紧向吴远明反问道。吴远明摇摇头,答道:“我没法叛变平西王,也不想叛变,我是真心佩服国姓爷,所以才叫他大英雄。至于你哥哥是谁,我是猜到的。”吴远明又补充一句,“对了,靖南王领地福建离你们台湾最近,只有他家才能暗中支持你家粮草和船只,你哥哥把你许配给靖南王家的人联姻吧?许配给他家的什么人呢?耿精忠?耿精忠的弟弟耿星盂?”

“都不是。”郑雪摇摇头,抿嘴用吴远明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是耿继茂。”

“什么?耿继茂?耿精忠的老爸耿继茂?那个六十多岁、病得走不了路、躺在病床上等死、就连王位都提前传给耿精忠的耿继茂?”吴远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声向郑雪问道。郑雪不答,扭开脸低下了头,粉面上却已是珠泪涟涟。吴远明热血上涌爱冲动的老毛病再犯,上前一步双手按在郑雪瘦弱的双肩上,沉声道:“郑姑娘,不要为了政治婚姻牺牲你的青春,不要去嫁那个活不了两年的糟老头子守活寡!不要回台湾了,你跟我走!我保证耿精忠家不敢找你麻烦!”

吴远明说这话倒不是吹牛,三藩之中吴三桂最强,吴远明真把郑雪接到云南,只要吴三桂点头同意,耿精忠家也不敢多说一句废话。郑雪却不肯相信吴远明的话,轻轻推开吴远明的双手,低声道:“别说傻话了,我知道你主子平西王的势力是远比靖南王强大,但是你只是平西王府的一个普通人,还没办法影响到吴三桂,让吴三桂出面干涉。不用同情我,我已经决定了,反正耿继茂也活不了几年,只等他一死,我就削发出家,古佛青灯,了此一生。”

“你别担心,我一定能说服我……我们平西王干涉这件事情,相信我。”吴远明捉住郑雪比冰还冷的柔嫩双手,凝视住郑雪的双眼,诚恳的向郑雪说道。郑雪也凝视住吴远明的双眼,似乎在判断吴远明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良久后,郑雪嘴唇微动,复又摇摇头,低声道:“别骗我了,我知道,你见我生得有些漂亮,见色起意想骗我从了你,得手后再抛弃我,但我不会上当。再说了,我们郑家与吴三桂誓不两立,就算你真能说服吴三桂,我也不能接受吴三桂的帮助。”

“你这傻丫头,难道你真希望自己的大好青春年华白白浪费吗?”吴远明生气的嚷嚷道。郑雪又摇摇头,不知是承认还是否认。吴远明更是生气,握紧郑雪的双手沉声道:“郑姑娘,我想帮你,是因为你是大英雄郑成功的女儿,莘莘的姐姐,并没有任何企图。你如果相信我,你就跟我走,我用脑袋担保,一定帮你摆脱这悲惨命运!不企求你任何回报!”

郑雪凝视吴远明良久,目光复杂之至,忽然又莞尔一笑,当真是笑得如海棠绽放,霞光荡漾,动人无比,就连一向号称有个女人捂被窝就能满足的吴远明都看得痴了。郑雪娇笑道:“你这人还真会转移话题,本来是我要你离开我妹妹的,被你左转右转,竟然变成了你劝我跟你走?你这人啊,还真是不可靠。”

说到这,郑雪挣脱吴远明的双手,扭转头慢慢的向来路走去,低声道:“多谢你的好意,虽然不知道你是哄我开心,还是为了打我的主意才说这些话,但我还是感谢你,可惜我不能接受。我妹妹睡醒以后,我就带她去和师傅会合。”说到这,郑雪顿了顿,用更低的声音说道:“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