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杀龟大会杀了谁(下)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杀龟大会杀了谁(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轰隆隆隆隆隆隆——!”闷雷般的马蹄声和脚步声从槐树坪的东面道路上隐隐传来,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巨大,甚至连槐树坪的地面仿佛都微微的颤抖起来。而正在槐树坪上的江湖群豪虽然都多少有些武艺,却从没见过这样的军队阵势,一颗颗心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地面一起颤抖起来。就连曾经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都不由为之变色,皱眉道:“这么多骑兵,不好对付啊。”

“陈总舵主,不能硬抗!”吴远明这个只跟着姚启圣读了几个月兵书的军事半桶水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惊叫着向郑成功麾下的大将陈近南提醒道:“北方大都是平原丘陵,最适合骑兵突击,在这样的地形上,武艺再高的人也挡不住骑兵队伍集体冲锋!得马上转移,往河流多的地方和树林地区转移!”

“毛头小子,就凭你也想教训我师傅?”郑莘的姐姐、也就是那个对吴远明无比痛恨的白衣少女沉着脸,冷冷的向吴远明说道:“我师傅是战场老将,对这样情况自有处置,你死不了——至少我不会让你死在鞑子手里。”言下之意,似乎很有些她要亲手把吴远明宰掉的意思。

“雪儿,不许对吴先生没有礼貌。吴先生说得很有道理,在北方的地形上,骑兵集体冲锋几乎是无敌的。”陈近南教训那白衣少女道。吴远明则扭过头去瞪一眼郑莘,低声说道:“行啊,原来你姐姐叫郑雪!你这鬼丫头,竟然还骗我说她叫郑冰?”郑莘比吴远明还气势汹汹的反瞪一眼,没好气的低声嘀咕道:“谁叫你一直不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我这是以牙还牙!再说了,冰和雪不是一个意思吗?”

吴远明和郑莘低声嘀咕吵架的时候,陈近南已经开始了调兵遣将,先向那蔡姓老者吩咐道:“蔡香主,请你领本堂人马护卫顾先生、黄先生和吕先生先走,走我们事先安排好的二号道路,到预定地点会合。”那蔡姓老者答应一声,领数十人簇拥着顾炎武等人先行离开,吴远明仔细观察他们离去的方向,发现他们果然走了通往唐河的道路,想必那边还有接应的队伍。而且看他们那不慌不忙的神态,似乎早有充足准备。

“马兄弟,尹香主,请你们俩保护两位小姐走三号路……。”陈近南说到这顿了顿,看了一眼沐王府的沐神保等人,又看看吴远明和刘大麻子,问道:“沐小公爷,刘英雄,你们沐王府和骆马湖人单力薄,吴兄弟,你不会武艺,不知你们可否愿意与我们的两位小姐一起先行转移?”

“好啊。”吴远明想都不想便顺口答道。对吴远明来说贪生怕死是原因之一,二就是能和沐萌一起转移,那可方便了吴远明和她联络感情啊。谁知吴远明的话刚出口就被郑莘狠狠踩了一脚,郑莘首先叫道:“不!师傅,我不先走,我要和你一起杀鞑子!”那白衣少女郑雪也轻蔑的看一眼吴远明,冷冷道:“师傅,徒弟愿与你并肩杀敌,绝不做临阵逃脱之事。”

“陈总舵主,沐王府虽然人单力薄,但绝不做战场上的逃兵!陈总舵主,请让我们与你一起做战!”仿佛是为了羞辱怕死的吴远明一样,沐神保也堂堂正正的谢绝了陈近南让他先跑的提议。刘大麻子更是带着二十几个骆马湖水匪抽出刀,大叫道:“陈总舵主,刘大麻子从跟着黑七叔打鞑子那天开始就没逃过,今天更不会逃!”

“臭淫贼,没胆鬼,看看别人,再看看你,你好意思吗?”郑莘刮着小脸羞吴远明道。吴远明老脸一红,低声答道:“你懂什么?这是战术转移!战术转移懂吗?”郑莘冷笑几声,也不管吴远明是否同意,拉着吴远明的手举起叫道:“师傅,吴大哥也说他不愿意走,要和我们一起杀鞑子!”

“明白了。”陈近南点点头,事情紧急,陈近南也没去和沐神保、刘大麻子和郑家姐妹等人白费口舌,而是用内力将声音传遍会场,“各位江湖上的朋友,因为汉奸的出卖,鞑子的军队已经杀了过来,各位朋友们武艺虽高,但是在千军万马中的厮杀却不是强项,所以,陈近南请各位朋友立即四散撤退!切不可意气用事,白白送了性命!”

“我们天地会一干人等,将走南面的官道撤退!”陈近南大声说道:“但陈近南提醒各位江湖同道,因为天地会是鞑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天地会必将成为鞑子的主要追杀目标,所以各位江湖同道不可随意与我们同行,化整为零转移是上策!当然了,如果有一定要与天地会一起同行的朋友,天地会举双手欢迎!”

陈近南话音刚落,本就混乱的会场立即变得更加混乱,人人都知道陈近南是在牺牲自己,故意暴露己方的转移路线吸引清军追赶,给其他人制造出逃跑的机会。在场的众人暗暗佩服陈近南的良苦用心之余,或是高声答谢四散逃走,或是不声不响的逃往黑暗中悄悄溜走,只有少数人奔向陈近南这边,准备与天地会共赴大难——废话,要是都象刘大麻子这样的蠢,满人也没那么容易就统治百倍千倍于他们的汉人了。而已经被包围的孔四贞和犟驴子等人士气大振,抢占有利地形奋力阻拦着人心惶惶的江湖群豪靠近,等待清军救援。

“臭淫贼,跟我走。”能重新和吴远明在一起,郑莘显得开心了许多,拉起吴远明的手要和吴远明走在一起。吴远明本想答应,忽然想起什么又坚定的摇摇头,低声答道:“莘莘,再等一等,我还有时间要办。”说着,吴远明从怀里和腰间抽出那两把从不敢离身的燧发火枪,张开扳机准备。郑莘一惊,赶紧握紧小拳头问道:“你干什么?你又要打我姐姐吗?”

“去把那几个汉奸干掉!”吴远明向正在会场外矮山下顽抗的孔四贞等人一努嘴,低声道:“莘莘,别跟过来,和你师傅还有姐姐呆在一起。”说罢,吴远明也不管郑莘是否同意,矮身便冲进了人群中,顺着混乱的人流摸向孔四贞等人所在的方向。而在远处,清军的马蹄声已经越逼越近,听声音距离这里最多不过七、八里路,而这点距离对骑兵来说,却又算得了什么?

“臭淫贼,你又想躲我,给我站住。”郑莘大骂一声,一跺脚追了上去。而唯一能管住她的陈近南正在指挥天地会众人撤退,竟没有注意到她的行动,倒是她那个和吴远明十分不对付的姐姐郑雪注意到她的私自行动,叫了几声没叫住,无奈之下只得也跟了过来。姐妹俩一前一后追了一段时间,终于在围攻孔四贞等人的外围追到了正在东张西望的吴远明,郑莘扑上去对吴远明习惯性的一阵拳打脚踢,带着哭音骂道:“臭淫贼,你又想干什么?开始叫你和我一起撤退,你不愿意,现在你怎么又冲到最危险的地方来了?”

“你怎么又跟来了?”吴远明没好气的回答一声,“我要杀一个危险人物,只有杀了他我才安心。”说着,吴远明的眼珠在孔四贞等人的队伍中乱转,寻找那个曾经把自己吓晕的麻烦敌人周培公的身影,可惜吴远明找了许久都没在敌人的队伍中找到书生打扮的人,而且包括孔四贞在内的敌人都会上一两手武艺,显然不可能是那个光靠头脑和嘴皮子混饭吃的周培公。

这时候,郑莘的姐姐郑雪也发现了什么,冷冷的向吴远明问道:“姓吴的,开始偷袭人证那个女人怎么不见了?”吴远明一惊回头,果然没看到开始已经被抓住的李雨良,吴远明脑中一闪,已然明白其中的原因,赶紧向郑雪问道:“开始反扣住那个女人双手的那两个人,你看清没有?他们是什么人?”

“似乎是两个陕西打扮的人。”郑雪明显比她妹妹冷静精明得多,被吴远明这么一说也猜出了其中的原因,吃惊道:“难道说,她是故意被那两个人抓住的?那两个人其实是鞑子在江湖中的奸细?”

“有可能。”吴远明紧咬着整齐的白牙,恨恨道:“开始我就奇怪,以李雨良的武艺,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人生擒?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她出手偷袭人证无论成功与否,她都会故意被鞑子埋伏在人群里的奸细抓住,只要她被抓住了,其他人也就不好意思再和那些奸细抢功劳了,她也就安全了,也就有了乘乱逃跑的机会——好深的心机,一定又是那个伍次友的杰作了!”

“那怎么办?去找他们把他们杀掉吗?”尽管郑雪很佩服吴远明的分析,但询问吴远明的态度仍然冰冷无比。吴远明听到清军的马蹄声越来越响便不再犹豫,指着孔四贞等人咬牙道:“先别管他们了,你应该有飞刀袖箭什么的,先和我一起收拾了这边的鞑子!”

“可江湖上的好汉正在和他们交手,会打错人的。”郑莘提出抗议道。吴远明没好气的答道:“我管他们去死!”说着,吴远明左右开弓两枪打出去,孔四贞的队伍中立即传出两声惨叫,两个倒霉的家伙摔倒在地上。这边郑雪也毫不客气的把袖箭飞刀什么的往那边招呼过去,只听得惨叫连声,不管是孔四贞一伙还是围攻他们的江湖人物,都被打中了不少。吴远明乘机换上火药和铅弹,砰砰两枪又打倒两个。

“你们!上面还有我们自己人,别乱用暗器和火枪!”旁边有人抗议道。可惜吴远明和郑雪谁都没有理会他们,只是暗器火枪的一起胡乱招呼,一口气不知道打翻了多少人,但他们这对狗男女的恶行不仅引起了孔四贞一伙的严重抗议,就连那些正义的江湖英雄也看不下去了,不知多少人围过来喝道:“别用火枪和暗器了,会伤到自己人!”“别用火枪了!再乱开枪,我就不客气了。”

“一群思想还停留在冷兵器时期的蠢货!”吴远明在心底暗骂一句,可是看到那些人已经举起武器时间,吴远明还是恨恨的将火枪插回腰间,左手拉着郑莘,右手拉起郑雪,低声道:“别管他们了,我们走。”郑莘被吴远明拉惯了倒没什么,郑雪却羞得一把甩开吴远明,低声道:“我自己会走!再乱碰我一下,我杀了你!”

“不好意思,习惯了。”吴远明尴尬一笑,可恶有恶报,就在这时候,混乱的人群中忽然射来一支羽箭,直奔吴远明的胸口,黑暗加混乱中吴远明来不及躲闪,惨叫一声被那羽箭射中胸口,胸口立即传来一阵剧疼,吴远明也手捂伤口仰面摔在了地上……

“啊!吴大哥!”郑莘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扑到吴远明身上查看,一看之下郑莘顿时泪如泉涌,原来那羽箭不偏不倚的射到了吴远明的心窝上,已经深深的**了吴远明心窝处的衣衫中……

“吴大哥,你别死!别死啊!”郑莘疯狂的号哭大喊起来,她姐姐郑雪则将手指放在吴远明鼻下一试,发现吴远明还有呼吸后,郑雪再不迟疑,立即将吴远明横抱在怀里,向郑莘喝道:“莘莘别哭,快和姐离开这里,他还没断气,也许还有抢救的机会。”躺在郑雪怀里的吴远明则头一歪,脸紧紧的贴在了郑雪高耸的胸脯上。

“是。”郑莘大哭着点点头,与郑雪一起簇拥着吴远明往陈近南那个方向撤离,可作恶多端的吴远明仇人之多远远过郑家姐妹的想象,郑雪抱着吴远明还没逃出十步,混乱的人群中又是一支羽箭射来,好在这次郑雪已经有了准备,横抱着吴远明就势一侧身闪开羽箭。但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又跳了出来,疯子一样挥舞着双臂激动无比,嘴里发出的却是嗬嗬嗬的低沉声音。

“哑巴?”郑雪心中刚闪过这念头,她面前的黑暗中又跳出了十来个人提着武器冲了过来,郑雪大惊,刚要抛开吴远明拔剑迎敌时,那些人中却有一个用刀指着她叫道:“小心你背后!”郑雪得他提醒后下意识的一个横纵跃开,一柄钢刀便擦着她的手臂劈过她原来所在位置,郑雪定睛一看,却见那人是个年轻男子,相貌颇是英俊,在他身后还有不少打扮十分寻常的江湖人物,全都提刀荷剑,杀气腾腾。开始提醒郑雪那男子又飞快叫道:“小心,这个会场里有很多人都被朝廷收买了,偷袭你那个人就是康熙皇帝的御前侍卫曹寅。”

“你们怎么不帮忙?”郑雪仗着轻功过人,一边躲闪着曹寅的疯狂追杀,一边向那伙神秘人物求救道。郑莘则已经被五六个普通江湖人物打扮的人包围,好在得自陈近南真传的郑莘武艺也还算不错,一时间倒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而那名神秘的男子抱胸答道:“对不起,你们天地会是友是敌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先看看再决定救不救你。”

“什么?”饶是郑雪素来脾气冰冷,此刻也被那伙子人的话气得快要吐血,同时郑莘也暗暗心惊,心说这个杀龟大会远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各路势力盘根错节,简直敌友难辨。这时候,刘大麻子提着钢刀快步冲了过来,不断的高声叫道:“吴兄弟,吴兄弟你在那里?”原来刘大麻子跟着陈近南掩护众人撤退,过了许久不见吴远明跟来,极讲义气的刘大麻子便又冒险折回头一路寻到这边。

“刘大哥,快来救我们,吴大哥中箭了。”郑莘听得刘大麻子的声音不由大喜大悲,大哭着向刘大麻子求援了。可她说话只一分心间,围攻的她的几个人便有机可乘,其中一个用刀硬劈掉她右手中的短剑,另一人则一脚将她踢了个筋斗,好在刘大麻子已经看见她遇险,虎吼一声仿佛青天霹雳,钢刀脱手掷出,将一个扑上去追杀郑莘的人扎了一个透心凉!

“呜呜呜!”指挥曹寅等人袭击郑家姐妹那哑巴书生又跳了出来,疯狂的朝已经没有了武器的刘大麻子指指点点,正在追杀郑雪的曹寅会意,忙挺刀去迎刘大麻子,而刘大麻子一身武艺全在一口刀上,拳脚功夫十分稀松平常,交手仅几个回合就被曹寅划中两刀,情形万分危急。但新的变故再度发生,胸口中箭、一直躺在郑雪怀里、脸贴在郑雪胸脯上的吴远明,忽然在郑雪怀抱中坐起身体,左右开弓两枪打出,第一枪打在曹寅的后背上——也打碎了将来无数能靠《红楼梦》混饭的红学家饭碗,让曹寅扑通摔在刘大麻子面前,当场弊命!另一枪则打在那哑巴书生身上,那书生挥舞手臂仰天跌跌撞撞退后几步,后面又窜出一个女子,抗起他就混进人群,待吴远明飞快给一把火枪换上子弹时,那女子已经抗着伍次友彻底消失在黑暗中。吴远明无奈,只得又抬手一枪打翻与郑莘交手的一人,这边刘大麻子捡起曹寅的刀也冲了过来,一通快刀将郑莘接应了过来。

“你,你在装死?”直到此刻,郑雪才发现吴远明胸口虽然还插着羽箭,伤口处却没有一滴鲜血,接着郑雪马上想起刚才吴远明将脸贴在她酥胸上的情景,顿时羞愤难当,重重的将吴远明摔在地上,接着狠狠一脚踩在吴远明小腹上,疼得吴远明是杀猪杀牛般惨叫起来——当然了,郑雪后来也曾恨恨的对吴远明说,她这一脚如果再往下踩一些就好了,这是后话暂时不提。

“杀了他们!杀了那个拿火枪的人!”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在混乱无比的会场上空回荡起来,郑雪等人定睛一看,见孔四贞等人已经脱出了包围,又冲到了这边。而会场东面已经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清军骑兵的火把,想必就是因为这些骑兵的赶到,才将围攻孔四贞等人的江湖人物吓走,同时也让吴远明和郑家姐妹的形势危急到了极点。不过对已经挂了些彩的郑莘来说,形势的危急远没有吴远明心窝中箭仍然没死的奇怪事情更令她关心,小丫头快步跑到吴远明面前蹲下,大喊大叫的去摸吴远明的伤口,“臭淫贼,你心口中箭怎么没事……咦,这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莘莘,别看了!”吴远明挣扎着不敢让郑莘去碰他胸口的东西,可惜吴远明此刻被羞得脸涨成了猪肝色的郑雪踩住小腹,踩在地上难以动弹,只是奋力的按住伤口的不让郑莘碰到。这时,刘大麻子过来推开气得已经说不出话的郑雪,一把将吴远明的手抓住拖起,“吴兄弟,鞑子军队来了,快跟大哥走。”

“臭淫贼,你就给我拿过来吧!”乘吴远明手被刘大麻子抓住的时候,郑莘乘机撕开吴远明胸口的衣服,将吴远明胸口那东西连同羽箭一起拿了起来。只看了一眼,郑莘马上高举着那东西欢呼道:“哦,我知道了,你怀里揣得有一块金牌,箭头恰好射在金牌上面,才没把你这臭淫贼射死!”而开始那帮不肯出手营救郑雪的神秘人全都是脸色一变,全都不可思议的瞪到那块金牌上……

“这箭射得好重,箭头都嵌进金牌里、差点就射穿了。”郑莘又将金牌放到眼前,翻看着惊叹道。可是在郑莘看清吴远明怀中金牌的背面时,郑莘不禁当场楞住,因为金牌的背面,赫然是五个黄金铸成的篆字——平西王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