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杀龟大会杀了谁(上)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杀龟大会杀了谁(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尽管距离杀龟大会正式召开还有一段时间,但大会的现场槐树坪上已经聚满了黑压压的人群,这是一块被群山环绕的极大平地,平日里是附近百姓赶集、赛会、做社戏的地方,因为大路小径四通八达,既便于集中又便于转移或者化整为零,所以便选择了这块土地——毕竟江湖群豪里也不乏头脑灵敏之辈,若是选择一个仅有两个出口的山谷里集会,这些老狐狸不立马起疑那才叫怪了。

“我操他吴三桂的十八代祖宗!”“我操吴三桂的十九代祖宗!”“我操他十九代祖宗的奶奶!”“王八蛋!”“狗杂种!”“畜生!”“骂他吴三桂畜生,把畜生都侮辱了!哈哈哈哈……!”骂到这里,那人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更是笑成一团,惟有化装成中年儒生的吴远明没有笑——毕竟上千人同时问候的都是他的祖宗和他的老爸,吴远明脸皮再结实也笑不出来啊。

“吴兄弟,弟兄们把东西运来了,可以开始行动了吗?”说什么都不肯化装的刘大麻子一边和群豪大笑着,一边走近吴远明悄悄的问道。吴远明暗喜,低声问道:“准备了多少?”

刘大麻子低声答道:“大概有一千多份吧,他们花了一百多两银子,到肃林一家学堂里请教书先生和学童誊写的。”吴远明大喜,点头道:“很好,让弟兄们开始行动,一定要小心,别和这些人起冲突。”

随着刘大麻子一声令下,总共二十四人的骆马湖水匪中出动十五个,每个人怀里都揣着上百份的、长宽各有半尺的传单,开始在人群密集处流窜,时不时的抽出一份传单塞进落单的人手里,或者抛进正在交谈的人群中间,再或者就扔到半空,落到那里算那里,然后一句话不说就乘着黑夜和混乱的人群摸走,不让别人看清他们的相貌——他们也就是遇见了交警出身的吴远明,要是遇见了城管,他们敢这么做,还能有命么?

“这是什么?”一个粗通文墨的少林俗家弟子手里被塞了一张传单,再看塞传单的人时,那人已经混进人群溜出老远。好奇之下,那少林俗家弟子展开传单,就着篝火的余光,当着围上来的同门师兄弟摇头晃脑的念道:“杀龟大会真相!樊家卖国投鞑子,背宗忘祖做汉奸;欺压百姓占民田,虚设大会害汉人;汉人英雄莫自残,齐心协力杀鞑子。”

“什么意思?”他的一个同门师兄弟莫名其妙的问道。但他那个师兄弟话音刚落,旁边七八只手掌就同时打在他后脑勺上——这些手掌之中最尊贵的,自然是这次来参加杀龟大会的少林弟子中地位最高的戒律院长老澄印的老掌了。澄印四处看看群豪的反应,见许多江湖人士已经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嚷叫,有大骂不信的,有惊叫怀疑的,也有惊疑不定的,便知道这事情必然已经传遍大会会场。澄印也没了顾忌,向开始念传单那俗家弟子问道:“荣江,你怎么看这份传单?”

“师傅,依弟子看,这事并非空穴来风!”那荣江乃是澄印唯一的俗家弟子,为人十分精明,早就看出这个杀龟大会并不简单,凑到澄印耳边低声道:“师傅,樊应德是白莲教的人,白莲教素来高举反清复明的大旗,而吴三桂在云南买马积粮,铸铁造炮,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能看出他在准备造反。在这种时候,白莲教的人还出面组织江湖上的势力和吴三桂做对,这岂不是帮了朝廷的大忙?”

“那依你之见怎么办?”澄印对弟子的见解深以为然,赶紧询问得意弟子的意见。荣江看看四周,用更低的声音说道:“师傅,依弟子愚见,我们少林弟子应该立即退出这个大会!一是因为这个大会背景不简单,很可能就象传单说的那样,是朝廷在利用江湖势力对付吴三桂,这样一来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我们少林弟子泥足深陷;二是因为吴三桂毕竟是汉人,他如果真起兵驱逐鞑子,我们即便不主动帮他,也不能给他捣乱,万一吴三桂造反成功,我们也不用担心他对少林展开报复。”

“你说得有道理。”澄印的头脑也很清醒,稍一思索就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为师带大队弟子立即离开这里,你带两个俗家弟子留下,暗中查看形势。机灵点,切不可打出少林寺的名号!”

荣江点头称是,澄印则迅速聚拢了来参加这次大会所有弟子,领着他们取小道离开会场,连夜返回河南去了。和少林寺一样,其他名门大派诸如武当、崆峒和青城等大派、连同一些小门派中也不乏头脑清醒之辈,看到这传单后马上联想起樊应德的种种怪异举动,也纷纷采取了和少林相同的策略——立即退出这次大会。只在片刻间,来参与杀龟大会的江湖群豪便走了四分之一还多,刚才还密密麻麻的槐树坪就空落了许多,而剩下的人中早吵翻了天,有坚决不相信传单上所说、大骂吴三桂走狗捣乱造谣的,更多的则是将信将疑,决心动摇。

“呀,这怎么会事?他们怎么不闹?怎么不怀疑?也不找樊应德那个狗汉奸去验证?就这么走了?”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离去的人群,刘大麻子不由瞪大了眼睛,向吴远明疑惑的问道。吴远明得意一笑,玩弄着下巴上的假胡子答道:“他们这么做才符合情理,他们家大业大的,跑得掉和尚跑不掉庙,所以害怕了。只有现在退出大会,才是万无一失的聪明主意。”

“可他们来参加这个杀龟大会?不就是为了杀吴三桂吗?为什么还会害怕吴三桂?”刘大麻子越听越是糊涂。吴远明冷笑道:“如果只是江湖势力针对吴三桂,那他们肯定不会退出,他们身为名门大派,怎么能在这么大的行动上落于人后?就算不真的派人去杀吴三桂,他们至少也会挂个名号。可现在鞑子朝廷也搀和进来,这个杀龟大会就变成了平西王府和鞑子朝廷的暗斗,他们如果卷入这场争斗,那么不管谁胜谁负,他们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原来是这样,这群虚伪的家伙。”刘大麻子总算听懂吴远明的意思,忍不住大骂起来。这时候,吴远明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叫喊声——沐王府小公爷沐神保的叫喊声,“怎么都走了?怎么都走了?这些破纸上写的胡言乱语,难道你们都相信吗?”吴远明循声看去,果然看到沐神保铁青着脸,张开双臂正在一边阻拦那些离开的门派弟子,一边大声叫喊不肯相信那传单所说的话,但他努力显然没有奏效,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全都远远绕开他,没有一个听会他的叫嚷。

吴远明很理解沐神保的心情,沐王府与平西王府有不共戴天之仇,沐神保想要找自己老爸报仇势单力薄,几乎不可能成功,如果得到江湖势力相助的话,沐神保便有了报仇的一线希望,但现在杀龟大会眼看就要化为乌有,沐神保自然难以接受。但吴远明和沐神保各为其主,对沐神保也只能表示有限度的同情。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吴远明眼前——清减了许多的沐萌快步跑到沐神保面前,拉住她的哥哥低声说着什么。

“刘大哥,你不是很佩服沐王府的英雄吗?那边的就是,咱们过去看看?”吴远明很想走近了去看沐萌现在的情况,便拉刘大麻子去给自己当挡箭牌。而刘大麻子确实很钦佩以身殉国的沐天英,忙咧嘴答道:“去,当然要去。”吴远明一笑,与刘大麻子并肩走到正在大叫大嚷的沐神保面前,一起拱手道:“江湖浪子吴远明,骆马湖湖主刘大麻子,见过沐小公爷。”

“你们认识我?”沐神保停住叫喊,转向吴远明和刘大麻子疑惑的问道。很明显,因为是在黑夜里,所以他并没有认出已经化装了的吴远明。吴远明微笑着答道:“小公爷,以前小人与小公爷有过一面之缘,想必小公爷贵人多忘事,忘了小人。”说话的时候,吴远明的眼角自然瞟到沐萌的脸上,两个月不见,沐萌几乎瘦了一圈,脸蛋俏丽依旧,下巴却变得尖尖的,可能是哭泣过多,大眼睛红通通的,看得吴远明一阵心动加心疼。

“小公爷,在下刘大麻子,久仰沐老公爷以身殉国的义举,无以为敬,请小公爷受刘大麻子三拜。”刘大麻子是个直性子人,说要下拜竟然真的跪下,给沐神保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并大叫道:“沐老公爷,刘大麻子给你的儿子磕头了,刘大麻子敬佩你老人家!”

“刘英雄快请起。”沐神保还是第一次见到性子直爽到这地步的人,加上此刻他正在失落沮丧间,对刘大麻子自不会态度傲慢,亲手搀起刘大麻子道:“刘英雄,沐神保不敢当,不敢当啊……。”吴远明懒得去听他们客套或者发自肺腑的话语,转向沐萌拱手道:“小人吴远明,见过郡主。”

“你也认识我?”沐萌好奇的反问,并上下打量吴远明,但黑夜之中光线暗淡,沐萌也没有看出吴远明得自姚启圣真传的化装。吴远明心中奸笑着答道:“郡主,小人和你也有过一面之缘啊,上次在北京的都城隍庙会,郡主娘娘你出手惩奸救人,小人在旁边也见到了,小人可真是佩服之至。”

“那天你也在?”沐萌大吃一惊,脸上没来由的一红,低声问道:“那天,你最先是在那里看到我的?”

“从郡主娘娘跟上一个人开始。”吴远明奸笑着套话道。吴远明早就在怀疑那天的事,沐萌突然出手相救,究竟是她无意中撞见的?还是她早就跟上了自己和惠儿小丫头?而沐萌果然上当,俏脸立即红到了脖子根,喃喃问道:“你竟然从石虎胡同里就跟上我,你有什么用意吗?”

“原来那天她是从石虎胡同里就跟上我,十有**是因为要南下了,所以想向我告别。”吴远明再度肯定了自己在沐萌心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得意之下脸上不由露出得意的奸笑。沐萌眼尖,盯着吴远明问道:“你笑什么?为什么还笑得这么古怪?”

“我……我没笑啊?郡主一定看错了。”吴远明赶紧收起得意奸笑,低头答道。沐萌那会理会吴远明的鬼话,逼上前一步,声音也严肃了许多,“我没看错,你笑了!还有,你还没回答我,那天你为什么跟踪我?”

“这……。”吴远明一阵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好,恰在这时,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清脆动听的女孩子声音大叫道:“吴远明!吴远明!你这混蛋在那里?吴远明,滚出来!”吴远明一下子听出这声音出自郑莘的口吻,想到要向小丫头解释用空枪顶着她姐姐时将要发生的事,吴远明耳朵和腰上嫩肉就一阵疼痛——就象已经被小丫头抓住揪住一样的疼。

“有人叫你呢,你怎么不回答?”沐萌越看吴远明越是眼熟,也越来越怀疑吴远明的身份。吴远明一阵头疼,摇头道:“算了,这丫头很难缠,还是别回答她的好。”但吴远明话音未落,正在旁边与沐神保等人聊天聊得正高兴的刘大麻子不耐烦的大叫道:“臭丫头鬼叫什么?你吴大哥正和沐小公爷在一起!”

“找到了!”不等吴远明阻拦,郑莘已经听声音辨别方向,象小鹿一样夹裹着风尘冲了过来,吴远明怕被她抓到又惹麻烦,赶紧窜到几个骆马湖水匪背后,吩咐他们用身体拦住自己。不一刻,吴远明眼里无比难缠的郑莘和她那个更加难缠的姐姐带着一大群人,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刘大麻子此刻倒当起了介绍人,向沐神保介绍道:“小公爷,这些都是天地会的人,他们和我的吴兄弟有点小误会,所以要找我兄弟算帐。”

急需盟友收拾吴三桂的沐神保大喜,忙迎上去行礼道:“原来是天地会的各位英雄,小可沐神保,不知陈总舵主是否驾到?可否替小可引见一下?”可惜在气红了眼的郑家姐妹面前,沐神保的客气变成了热脸贴在冷P股上,郑莘首先气冲冲的嚷嚷道:“刘大麻子,吴远明那个混蛋在那里?”而她那位仍然穿着一身白衣的姐姐则声音无比冰冷,“姓吴的,你躲也没用,给我滚出来!”

沐神保也没见过态度傲慢到这地步的郑家姐妹,不由为之一楞。而越看吴远明越是疑惑的沐萌则往吴远明藏身的地方一指,“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那里,藏在那几个人背后。”郑莘二话不说,冲到那几个骆马湖水匪面前将他们推开,大眼睛瞪着满脸尴尬的吴远明直喘粗气,指关节捏得卡卡作响,却一句话都不肯说。倒是吴远明苦笑着先开了口,“莘莘,才一天不见,你又长漂亮了许多啊,真是越来越象小仙女了。”

“哼哼,你也变得会说话多了。”郑莘嫣然一笑,却高举起了拳头。吴远明则赶紧抱头蹲到地上,正准备迎接小丫头的一顿痛揍时,会场中忽然一阵巨大的骚动,“樊老英雄家的人来了!”“樊老英雄!樊老英雄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