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宿命之敌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宿命之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奶奶的,狗鞑子和漂亮女人一样,就他娘没几个好东西!”刘大麻子拍着桌子,口沫横飞的向同桌和邻近几桌的人说道:“我刘大麻子的祖上也不穷,百亩良田也还是有的,如今变成这样,就全他奶奶的是鞑子和漂亮女人害的!如果不是他们,我刘大麻子会沦落到在骆马湖当水匪?不过也得感谢一下他们,老子今天当了骆马湖的湖主,比在山东做一个地主老财逍遥快乐多了!”

“是,是,是,湖主说的有理。”虽然快要被刘大麻子这样的唠叨把耳朵磨出茧子来——因为他们的老大每次喝醉都要这样的话,但二十来个骆马湖众水匪还是努力做出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点头哈腰的称是。而刘大麻子全然不顾手下痛苦的眼神和邻桌惊疑、好奇、鄙夷的目光,只是洋洋自得的吹嘘自己的英雄事迹,“老子七岁以前的时候,家里都还算过得去,吃得饱穿得暖,那一年我亲娘患病去了,我爹也没什么良心,当年就给我续了一房后娘,老子就开始受苦了。说老实话啊,我那后娘确实是个美女,但越漂亮的女人心肠就越毒,挨骂饿肚子不过是家常便饭,还常把我全身打得血淋淋的,老子那个狗日的老子也偏向她,让老子吃够了苦头。”

说到这,那刘大麻子抓起酒壶大灌一口,斜着醉眼,向着坐满酒楼的江湖侠客呲牙一笑,也不管这些人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毫无顾忌的说道:“后来老子渐渐大了,有力气了有武艺了,老子那个后娘才没敢继续打我。不过到了十一岁那年,吴三桂那只老乌龟领鞑子入关,鞑子的军队打到山东,到处杀人放火,**女人,我那个后娘怕鞑子军队打到我家那里,就鼓动老子那个狗日的老子带着家产往南跑,老子偏不,要我那狗日老子带着家产投奔抱犊崮的本家堂叔刘黑七,跟着他一起打鞑子。为了这事,老子和那个狗日的后娘大吵一场,又打了她一顿,抢了家里一包金银投了黑七叔,我那个狗日的后娘和老子则带着剩余的家产南下,从此就再没见面。”

“五年啊!五年!老子跟着黑七叔,和鞑子打了五年!”刘大麻子醉眼惺忪,摇头晃脑的说道:“在那五年里,老子亲手砍了七十三个满鞑子,汉奸上百!再到后来,黑七叔的抱犊崮被鞑子打破了,黑七叔也死在鞑子手里,只有老子带着二十几个人跑出来,往南逃到了江苏,一刀砍了原来的骆马湖湖主,自己做了湖主,带着湖里的弟兄打家劫舍,劫富济贫,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老子从不欺负女人,也不乱杀汉人百姓——可老子对鞑子和汉奸是恨之入骨!这次来河间,就是要和天下英雄一起,把吴三桂那个狗汉奸千刀万剐!”

“湖主,你喝醉了,别说了。”刘大麻子带来的水匪见他说话越来越没谱,便忍不住出言提醒道:“湖主,这里不是在咱们的骆马湖里,乱说话会惹麻烦的。”旁边听到刘大麻子吹嘘的几个江湖中人也好心劝道:“这位英雄,你恨鞑子的心情我们理解了,你确实是个英雄,但这个地方鱼龙混杂,你别害了自己。”

“老子怕什么?”刘大麻子正是快接近酩酊大醉的时候,那还能听得进旁人的好意劝解。正要继续大骂时,却忽然感到小腹一阵涨疼,便起身向同来的水匪们嚷嚷道:“你们这些兔崽子先喝着,老子去放一点水,回来再给你们讲老子当初劫鞑子粮车的故事。”说着,刘大麻子也不管手下因为又要被罗嗦而愁眉苦脸的表情,起身去酒楼后面的茅厕。可他没注意到的是,在酒楼的角落里,一双奸诈的眼睛和一双清秀的大眼睛已经盯上了他……

“就这家伙了,最合适。”化装成老头的吴远明凑到郑莘耳边低声道:“看到没有?我就说了,在酒楼里一定能找到这种粗鲁莽撞的江湖中人,用这样的人给我们当打手,再合适不过了。”

“呸,卑鄙下流臭淫贼。”郑莘在桌子下踢吴远明一脚,轻声道:“那你还不追上去,把消息透露给他?”吴远明一笑,起身佝偻着身体追了上去,郑莘也跟了过去。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呀了个呸呸的。”刘大麻子哼着自编的小调,拉开裤裆对着茅厕的挡板哗哗哗的放水,正轻松间,茅厕外的院子中突然传来低低的男人的声音,“禀报小姐,吴三桂那些走狗所在的位置,小人都查清楚了。”听到吴三桂的名字,刘大麻子的哼哼声马上停止,竖起耳朵细听。

“吴三桂那大汉奸果然知道了这个杀龟大会,派出了走狗探听详情。哼,我们天地会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哼道:“吴三桂派来了多少走狗?现在在那里?都有些什么人?”

“来了十几个走狗,全都化装成参加杀龟大会的各路江湖英雄。”那男子低低但很清晰的答道:“他们现在正在西街的河兴楼里喝酒,商量破坏这次杀龟大会的计划,他们把守得极紧,小人混不进去无法探听详情。只知道他们为首的是一个只有一条左臂的丑陋男子,化名叫犟驴子,还有一个小白脸,化名叫曹寅。这些大汉奸的走狗十分狡猾,他们不光化装成我们江湖同道,还带得有伪造的官府文书,随时准备冒充鞑子朝廷的人,防止官府检查到他们。”

“吴三桂那老狗奸诈异常,手下也是一丘之貉。”那少女的声音冷哼。那男子又问道:“小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本来在这杀龟大会前揪出吴三桂的走狗,是一件极其风光的事情,可我们的大队人马还没到,就凭我们两个,只怕还奈何不了那些走狗。”

“继续盯紧他们,看他们落宿在那里,咱们的大队人马明天清晨就到河间府,明天再找他们算帐。”那少女低声命令道:“还有,千万别走露了风声,咱们天地会要把这些吴三桂走狗生擒活捉,到杀龟大会上当众凌迟处死!这功劳千万别让其他人抢了!”

“是,小的明白,这么风光的事绝不能给其他人抢了先!”那男子低声道:“那小人去西街的河兴酒楼了,小姐保重。”说罢,院中响起匆匆远去的脚步声,然后是那少女逐渐离去的声音。直到他们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刘大麻子才从茅厕里探出脑袋,脸上星星点点的麻子直往外放光,奸笑道:“这么风光的事,就不用劳烦你们天地会了,我刘大麻子帮你们出这个风头吧。”嘀咕完,刘大麻子手忙脚乱的系上裤子,快步冲回酒楼。

噔噔噔踏着楼板冲上酒楼,刘大麻子冲到自己带来的骆马湖匪帮前,扯开喉咙吼道:“都别吃了,操家伙,跟老子干活去!”那些水匪一楞,停住吃喝问道:“老大,发生什么事了?去干什么活?”刘大麻子哈哈大笑道:“别问了,到时候就知道,咱们骆马湖水帮扬名天下的时候,到了!”

“老大,咱们究竟是去干什么?”一个水匪怯生生的问道:“这里可不比骆马湖,咱们可不能随便乱来!”

“没胆子的狗东西。”刘大麻子酒意上涌,一耳光扇在那水匪脸上,怒吼道:“少废话,快走!要是让那些来探听杀龟大会消息的吴三桂走狗跑了,老子剥了你们的……皮。”说到这里时,刘大麻子忽然发现自己失言,慌忙捂住自己嘴,可满酒楼的江湖豪客都已经听到‘吴三桂走狗’几个字,争先恐后的站起来惊叫道:“大汉奸吴三桂的走狗?在那里?”

“妈的,就是你们这帮蠢货害的!”眼见名扬天下的机会就要飞了,刘大麻子气得又是一记耳光扇在那诱得他说出实话的水匪脸上,怒道:“操家伙快走!”那些水匪见刘大麻子催逼得紧再不敢多问,忙提起刀剑跟着刘大麻子往西街河兴楼匆匆赶去。其他的江湖豪客见刘大麻子等人焦急如此,也都抱着看情况再说的打算跟了出去,人数竟达到百人之巨。

“快,快!再快些!”在刘大麻子的紧张催促下,二十几个骆马湖水匪提刀匆匆而行,吓得路人纷纷退让,只用了大半柱香时间就赶到西街河兴楼。刘大麻子一马当先第一个冲进酒楼,店小二忙迎上来问道:“客官,是想用饭还是想喝酒?”

“都不是!”刘大麻子红着眼睛向那店小二问道:“爷问你,你这酒楼里有没有一个只有一条左臂的人?他在那里?”

正如吴远明所料,刘大麻子话音刚落,酒楼里就先站起十来个不同打扮的男人,为首一个国字脸的问道:“你找他干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你认识他吗?”刘大麻子斜着眼问道:“老子当然知道他是谁,不就是叫什么狗屁犟驴子吗?老子找的就是他!”

“妈拉个巴子,是谁在背后骂老子!”河兴楼的二楼楼口出传来一个同样粗俗不堪的骂声,紧接着,只剩下一条左臂的犟驴子提着钢刀跳下酒楼,用刀指着刘大麻子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找你犟驴子爷爷干什么?”

“妈的,狗汉奸!”刘大麻子想也不想就是一刀劈下,犟驴子投靠清廷后常被人在背后骂着汉奸,对这个称呼极是敏感,大怒下也是一刀向刘大麻子斩去,两把钢刀一撞发出巨响,火星乱迸,刘大麻子和犟驴子各往后退一步,力量比拼竟然打了一个平手。刘大麻子性格极是暴躁好胜,遇此情况更是兴奋,大喝一声,“狗汉奸,还有两把刷子!”短短一句话间,刘大麻子的钢刀已经劈出八刀,使出了他浸淫多年的快刀刀法。

“狗麻子,有两手!”从胡宫山被吴远明诡计害死以来,犟驴子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能使出这么快的刀,吃惊下赶紧招架,但刘大麻子脾气虽然暴躁些,那一身功夫却不是盖的,一把钢刀舞得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紧密无比,不过相对起更恐怖的还是他的刀速,犟驴子挥出两刀用的时间,他竟能挥出五刀!只片刻功夫,犟驴子就被他逼得连连后退,还被劈中两次,如果不是躲闪得快,只怕被劈中的第二次就已经肚破肠流了。把跟来的江湖群豪看得瞠目结舌,纷纷心说这个大麻子虽然爱吹牛摆谱,这身武艺倒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

“师傅,救命!”当犟驴子在眨眼间被刘大麻子连续削中三刀后,犟驴子终于撑不下去了,一边求救一边就地滚躲到桌子底下,躲开刘大麻子的致命追击。但刘大麻子不依不饶,追上去一刀将桌子劈成两半,复又挥刀逼开犟驴子等人在一楼的同伴。

听到犟驴子叫喊,跟在人群最后看情况的吴远明脸色大变——最担心的事情终于验证,吴远明脱口低呼道:“我明白了!果然是她!那天在历城县陷害我的人,也是她!”旁边的郑莘一楞,赶紧低声问道:“你明白了?明白什么了?她是谁?”郑莘话音未落,酒楼中已经传来一身娇喝,“休得伤我徒儿!”听到这熟悉的叫喊,吴远明赶紧身体一矮,以免被那老冤家看到。

果然,娇喝声中,河兴楼的二楼射下一道青色人影,剑光如电,接住刘大麻子的快刀,钢刀宝剑在半空中撞出无数颗火星,象打铁一般撞击数十下方才分开,各自站定。直到此时,众人才愕然发现那青影竟是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生得粉面樱唇,如画眉目间还带着一股勃勃英气,正是与吴远明一直纠缠不清的女侠李雨良。

“臭淫贼,你说的‘她’就是这个女人?”看清李雨良的容貌后,郑莘不由又惊又妒,暗抓一把吴远明衣服问道。吴远明矮着身体低声答道:“没错,就是她!因为她的意中人是鞑子皇帝的忠实走狗,所以她也成了鞑子的走狗!”说到这里,吴远明想起那天李雨良刺杀自己与惠儿小丫头的情形,不由怒道:“这个女汉奸心肠狠毒,我一定要杀了她!”吴远明的回答让郑莘松了一口气,脱口道:“我帮你。”

“先别慌,我们再看看。”吴远明低声回答一句,又转目去看酒楼中的情形,全然没注意到郑莘小脸上已是笑靥如花。这时候,河兴楼上又走下几人,其中正有吴远明十分熟悉的孔四贞和曹寅,另外还有一个长杉青袍的英俊书生,自然是与吴远明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伍次友了。看到这些人的出现,吴远明心中所有的疑惑一扫而空,已然明白这次杀龟大会背后的阴谋——清廷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个杀龟大会即将召开的消息,因为这个江湖大会的目标是自己的老爸,所以清廷不仅没有镇压禁止,反而派出人手暗中支持怂恿,借汉人的手来对付老爸和老爸遍布天下的西选官势力,让汉人再度自相残杀,两败具伤,清廷乘机从中渔利!

“哎哟,这位强壮的大哥,你这一身武艺可真了不得,竟然能和我的云娘妹妹打一个平分秋色,真是难得。”见刘大麻子的武艺出人预料的高强——吴远明开始也没想到自己随便抓一个打手就能撞到宝贝,生性**的孔四贞起了招揽之心,扭着水蛇腰走近刘大麻子,先抛一个秋波又媚声道:“这位大哥,不知道为了何事与我的犟驴子兄弟打架?可否说给小妹听听?咱们上楼去一边喝酒,一边慢慢聊如何?”

“滚开!狗狐狸精!”孔四贞的媚术在大多数男人面前是战无不胜,但是在从小受狐媚后妈折磨的刘大麻子却起了反作用,刘大麻子大骂一声一刀斩出,孔四贞头上的发簪、发钗等金玉首饰连同大把头发腾空飞起,洒得到处都是,吓得孔四贞是花容失色,连滚带爬的躲开。那边李雨良大怒又是一剑刺来,但刘大麻子的功夫着实不俗,在电光火石间回刀架开李雨良的宝剑,刘大麻子带来的水匪们也冲了上来,与孔四贞等人到来的善扑营武士乒乒乓乓的打在一起。而酒楼外面的江湖豪客并不清楚刘大麻子的骆马湖匪帮为什么要和李雨良等人交手厮杀,不明就里谁也没有上前去干预,全都是抱着观望态度。

“好了,我们回去休息吧。”吴远明一拉郑莘,准备离开这个地方。郑莘奇道:“怎么现在就走了?这个刘大麻子和这些鞑子还没打出胜负,我们不再看看了?”

“不用看了,我只是想引出这些人,现在目的达到,不用浪费时间了。”吴远明打着呵欠,极没良心的说道:“刘大麻子武艺虽然不错,但他赢不了,这些鞑子走狗如果打不赢他,可以动用军队,我们留在这里,反倒可能受到牵连。”

“哼,没良心!这个刘大麻子虽然是被你利用了出头的,可他打的是鞑子,我们要帮他。”郑莘勃然大怒,当面呵斥吴远明的无耻道。吴远明一耸肩膀,毫无廉耻的答道:“帮他?怎么帮?我们就两个人,随便出头不就是惹火上身吗?”

“你想个办法,你不是馊主意最多吗?”郑莘一脚把皮球踢到吴远明头上。吴远明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倔强脾气——如果不按她说的做,只怕今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无奈下只好又开动脑筋琢磨,忽然间,吴远明一把抓住郑莘的小手,低声道:“莘莘,准备跑路。”

“准备跑?”郑莘一楞,不知吴远明准备搞什么名堂。而吴远明清一清嗓子,尖声尖气的大叫道:“皇上驾到——!”喊完,吴远明身体一矮,拉着郑莘撒腿就跑。酒楼里的犟驴子和曹寅等人被这叫喊声一惊,包括犟驴子在内的其中几个人便条件反射的双膝跪下,齐声道:“奴才恭迎圣驾!”

“鞑子!鞑子!”酒楼外看热闹的江湖豪客大都是对清廷恨之入骨的反清分子,看到犟驴子等人标准的奴才动作,顿时骚动怒吼起来,其中不少脾气暴躁的干脆抽出了武器。不过最激动的人还是正在恶斗的刘大麻子,刘大麻子怒吼着加快刀速,“狗东西,果然都是些狗鞑子!兄弟们,给我杀光狗鞑子!”

“杀!”不光是骆马湖水匪,不少江湖豪客也怒吼起来,蜂拥冲进河兴楼加入战场——当然是去帮骆马湖水匪打鞑子。见此情景,已经躲上二楼的孔四贞和伍次友等人无奈,孔四贞只得向随来的善扑营武士吩咐道:“把召集军队的焰火拿出来,点燃。”

“是。”一个武士从怀中掏出焰火,准备到窗口点燃求援。可就在这时候,河兴楼的一间雅间中飘然走出一名身着长杉的书生,高声道:“且慢,诸位大人切不可暴露身份。”

“你是什么人?”孔四贞瞟一眼那书生,见他三十来岁的年纪,容貌甚是俊美,却十分之面生,且也不象身有武艺的人。而孔四贞等人带来的武士中早奔出两人,一左一右举刀架在那书生身上,那书生很有胆色,即便刀剑加身动作仍不见紊乱,彬彬有礼的抱拳行礼,操着湖北口音说道:“诸位大人,小生乃一介草民,贱名有辱尊口,不足挂齿。刚才小生在饮酒时,无意中听到诸位大人针对吴藩之计,觉得诸位大人计策十分神妙,既可转移江湖反贼针对朝廷的敌意,又可削弱吴藩实力,实乃利国利民之举,小生佩服之至。”

“少说废话,既然你佩服我们,那为什么阻止我们求援?”孔四贞对这个俊美书生的话暗暗心惊,刚才她与伍次友等人密谈时确实提到了利用江湖势力针对吴三桂的计划,不过交谈间用的都是暗语,仅有冒失的犟驴子无意中说到了吴三桂的名字,想来这个书生就是从这点分析出暗语的内容,头脑之聪慧可想而知。

“因为一旦动用了军队,势必会打草惊蛇让在河间府的江湖反贼有了防备,使各位大人的计策前功尽弃,实在可惜。”那书生微笑着答道。孔四贞皱眉道:“可这些江湖反贼正在围攻我们,我们如果不向军队求援,岂不是束手就擒?”

那书生微微一笑,露出满口的雪白细牙,略带不屑的说道:“区区一伙江湖草贼,有何为惧?各位大人如果愿听周培公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