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郑家小姐
章节列表
第五章 郑家小姐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哎哟,我的妈妈呀!”吴远明惨嚎一声,还算讲义气的从左边摔到地上,用自己身体的左肩先着地——换来那少女摔在自己宽阔、温暖、厚实和极富爱心的怀抱中,而吴远明与那少女胯下的战马惨嘶一声摔倒在地上,力竭而亡。与此同时的,第一缕金黄色的阳光照耀在西边的山峰上,那是太阳公公在用行动向天下人宣告——老子又他妈回来了!

荒山野岭,荒无人烟,孤男寡女,提着双枪的大灰狼和受伤的小绵羊,其间会发生什么事就可想而知了……

“不……不要。”

“别害怕,疼一次就没事了。”

“啊!不!别解我衣服。”

“不脱衣服怎么办?别害羞了,来,我帮你脱。”

“不——!不要——!”

“少罗嗦,不想死就给我闭嘴……咦,你的皮肤还真白。”

“臭淫贼!呜……插得好深……好疼。”

“操……实在太紧了,别怕,我用手帮你分开些……别乱动,否则更疼。”

“呜……好疼啊!”

“没办法,谁都会疼的……好紧……再忍一忍吧……出来就舒服了……真紧啊。”

“呜……好长……疼啊……粗……出血了……呜呜……啊——!”

“出来了!”吴远明大叫一声,将插在黑衣少女后肩的那支羽箭血淋淋的箭头拔出,那少女白皙圆润的肩上立即鲜血喷涌,吴远明赶紧将羽箭抛在一边,将早已准备好的三七粉洒在伤口上,做为云南白药(注1)的主要成分,三七粉止血甚有奇效,只洒在伤口上片刻便即止血,吴远明这才又给少女敷上些三七粉包扎伤口,又喂那少女口服一些药粉,这才躺到草地上休息。

那少女呻吟哭泣的当儿,吴远明捡起那支沾血的箭矢细看,果然不出吴远明所料,那支箭矢上仍然镂有自家平西王府的印记,吴远明忍不住大骂一声,“操他娘的,究竟是谁在搞阴毛栽脏陷害我们吴家?我们吴家的人是刨了他家的祖坟,还是奸了他的亲妈?”

“你们吴家引清兵入关,把我们汉人的花花江山送给满清鞑子,卖国求荣,是我们全天下汉人的仇敌,谁栽赃陷害你们吴家都有可能,都是正义之举。”那少女呻吟着插嘴道。吴远明老脸一红,无耻的辩解道:“我父……我们王爷当初领清军入关,是为了借兵给崇祯皇帝报仇,只是后来鞑子军队强大,我们王爷反受他们钳制,加上其他真正的汉奸买国求荣给鞑子卖命,这才被鞑子军队夺了天下。看着吧,我们王爷迟早要重树大明龙旗,起兵反清复明,将鞑子赶尽杀绝。”

“呸!那你们那个汉奸王爷用弓铉绞死我们汉人的永历皇帝,这你又如何解释?”那少女一语击中要害,吴三桂绞死永历皇帝确实是无可辩驳的卖国铁证,这是吴远明这小汉奸永远无法辩白掩盖的事实。吴远明尴尬了许久才憋出一句歪理,“永历皇帝是伪帝,崇祯皇帝的太子才是我们汉人的真正皇帝,我们王爷身为大明忠臣,当然有权利替太子爷诛杀篡位自立的伪帝,我们王爷的良苦用心,岂是你们所能明白的?”

“崇祯皇帝的太子还活着?永历皇帝是伪帝?”那少女一楞,仔细一想发现确实是这个道理,永历皇帝只是崇祯皇帝的堂弟,如果崇祯皇帝的儿子还活着,那永历帝还真是个乱臣贼子了。而吴远明也忽然发现,自己随口说出的歪理其实很难被辩倒,只要一口咬定崇祯的太子还活着,永历帝就成了篡位自立的反贼,老爸杀他也就成了名正言顺的爱国忠君之举了,所以吴远明暗暗下定决心,今后凡是遇到再有人指责老爸杀永历帝的罪行,自己就用这个借口搪塞——看他们怎么回答?做人竟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可见吴远明和吴三桂父子确实是一丘之貉,同路货色。

“无耻狡辩,崇祯太子还活着只是传说,有谁亲眼见过?”那少女想了半天才找出一个反驳吴远明的理由。吴远明微笑道:“谁说没人见过?我就见过朱三太子。”吴远明想起真正的朱三太子还藏在民间的事,便又补充道:“等有机会,我找出真正的朱三太子给你看看。”

“哼,怕是假的朱三太子吧。”那少女那里肯相信吴远明的话,哼哼着扭过头去不想理睬厚颜无耻的吴远明。而吴远明也懒得理她,只是寻了一块沙地,将那支羽箭倒转过来,用箭尾在沙地上扒拉起来,那少女甚是好动,见吴远明动作古怪忍不住挣扎着站起,凑到这边来看吴远明在做什么,只见吴远明用羽箭画里一副地图似的草图,那少女立时认出地图画的是什么,呻吟问道:“这不是历城一带的地图吗?你画这个干什么?”

“我在分析昨天晚上的敌人是从那里来的,昨天晚上带队的鞑子是一个千总,那他统属的军队至少在两个营以上,还有后来那个把总也是喊两个前哨和两个左右哨,证明昨天晚上的鞑子军队应该是两个营。可历城县城外的驻军仅有一个营,同时县令王芬事先竟然不知道他县里有这么一支军队,证明这支军队应该不是历城原有的驻军,而是设计陷害我们吴家的人临时从外地调来的。”吴远明用羽箭指着地图说道:“你看,历城县附近除了近在咫尺的济南府外,最近的齐河县也在百里以外,这又证明了陷害我们吴家和调兵围攻你们天地会的人身份不简单,应该是鞑子朝廷的重要人物。”

“齐河远,济南近,这怎么证明调兵围攻我们的人是鞑子朝廷的重要人物?”那少女瞪圆了大眼睛,不知道吴远明是怎么判断的。吴远明微笑着在她脸上轻轻一捏,笑道:“很简单,既然排除了敌人从齐河调兵的可能,那昨天晚上出现在历城的军队,肯定就是济南的驻军。而济南驻军归山东提督直接统属,调动两个营的兵力肯定要取得山东提督的同意,提督在鞑子朝廷里是从一品的大员,能让他同意派兵的人,还会是普通人物吗?”

“有道理。”那少女在心底暗赞一声,又恼怒的打掉吴远明捏她脸蛋的咸猪爪,愤怒道:“臭淫贼,男女授受不亲,你要是再动手动脚,我就杀了你!”因为动作激烈,那少女牵动自己后肩的伤口,立时疼得呲牙咧嘴的呻吟起来。

吴远明微笑道:“放心,我只是把你当妹妹看待……咦,你和我那惠儿妹妹还真有些长得象。”直到此刻,吴远明才算是定下心来去细看那少女的容貌,只见她大约有十五、六岁的年纪,生着一张清秀的瓜子脸,肤白如脂,小嘴既薄且红润,弯弯的眉毛下一双大眼睛象黑宝石一般晶莹,灵活无比,甚是美貌。不过更难得的是,这少女眉目之间流露出来的气质与惠儿小丫头十分相象,高贵典雅且又活泼,还透着那么一股蛮横——光看这气质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惠儿妹妹,你已经在我面前说过几次她了,她是你的亲妹妹吗?”那少女好奇的问道。吴远明一耸肩膀,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把她当亲妹妹看待。”吴远明又问道:“姑娘,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本姑娘的芳名,岂能告诉你这汉奸走狗,宵小之辈?”那少女小嘴一撇,刁蛮的答道。有着和惠儿小丫头打交道丰富经验的吴远明瞟她一眼,耸耸肩膀不置可否——因为一旦和这样的小丫头纠缠起来,那麻烦可就一大把了。所以吴远明也懒得再打听她的名字,只是去将死马割下两块腿肉,到不远处的小溪中洗去血迹,准备烧烤了充饥,在这荒野中吴远明也不用担心被别人认出自己的真正容貌了,所以便在溪边顺便把自己脸上颜料和垫高颧骨的面粉洗去,露出原来那张还算对得起天地父母的俊朗容貌,让那少女着实大吃一惊,心说这汉奸走狗还蛮帅的。

吴远明以前在当交警时常在荒野中生火烧烤,所以烤起马肉来还算拿手,先生一堆火,然后再将马鞍挂的钢刀在火中烧红,炙去马腿上的马毛,再切成大小相等的小块,串在树枝上烧烤,不一刻就浓香四溢。那少女早饿得狠了,毫不客气的抢过一串便即大嚼,虽被烫得呲牙咧嘴也在惜,吃相之粗鲁和小丫头着实有得一拼。吴远明也饿得厉害,与那少女你争我夺的吃下足足半只马腿才算填饱肚子,但吴远明并不停歇,又把剩下的马腿放到火上继续烧烤,那少女忍不住撇嘴道:“我已经算能吃了,想不到你比我吃得还狠,竟然到现在还不饱?”

“我是烤好了准备带上路的。”吴远明翻烤着马肉,平静的说道:“我的马死了,只能步行往南,也不知道要走多远才有人烟,不带些干粮路上怎么办?”说到这,吴远明又扭头问那少女道:“你准备往什么方向,我给你也烤一些干粮带上,一会我们就分手吧。”

“分手?”那少女倒吸了一口凉气,跳起嚷嚷道:“分手?你想把我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扔在这荒山野地里不管?何况我身上还有伤,我要是遇到老虎猛兽怎么办?我这么漂亮,遇到见色起意的歹人怎么办?”

“那你想怎么办?”吴远明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平静的问道。那少女象惠儿小丫头一样的叉腰吼道:“先送本小姐到济南府,然后你爱去那里去那里。”

“历城和济南仅隔二十里,昨天晚上历城县大乱,济南现在肯定是严加戒备,你如果想自投罗网的话,我可以成全你。”吴远明冷笑着说道。那少女一想觉得是这个道理,便改口道:“那你把我送到河间府,到了那里,本小姐一定会重重赏赐于你。”

“河间府?”吴远明仿佛想起了什么,随即又摇头道:“不行,河间府在河北,已经是往北走了,我要向南去找惠儿她们会合,还要去寻找一个重要人物,不能送你往北。”

“你就这么狠心吗?”那少女见吴远明的态度坚决,马上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大眼睛中泪花涟涟,哽咽道:“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少女,在山东无依无靠的,身上还受了重伤,你叫我一个人怎么到得了河间府?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再说我也不是白请你帮忙,到了河间府,我姐姐一定会拿许多的银子酬谢你,我还可以求师傅下令,今后我们天地会的人再遇到你这汉奸走狗,可以饶你不死。”

“你师傅可以让天地会的人今后不再杀我?”吴远明有些吃惊,赶紧问道:“你师傅是谁?还有,你究竟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开始还不想说实话,可是看到吴远明那冰冷无情的脸色,那少女终于还是扭扭捏捏的说道:“我姓郑,单名一个‘莘’字,莘莘众生的莘,我师傅就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

“你师傅是陈近南?”吴远明这下子算是大吃一惊了,吴远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追问道:“你姓郑?那延平王郑经是你什么人?”

“延平王是我……。”郑莘想起吴远明是吴三桂的手下,怕吴远明拿她去献功,便耍了一个小心眼,改口道:“延平王是我们天地会的首领,我当然是他的下属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陈近南是何等人,会轻易乱收徒弟?你又姓郑,还会和郑经没关系?”吴远明心中冷哼,不过吴远明虽已断定这个郑莘不是普通人,却不想拆穿她,只是在心底盘算,自己既然想改善和天地会的关系,那少不得拿出些诚意来向天地会示好,而这个郑莘既然在天地会中身份尊贵,又是陈近南的弟子,那卖她一个人情不失为一个上策。虽说这么一来与义父他们会合的时间势必拖延,但有老奸巨滑的义父带队,想来惠儿她们不会有什么麻烦,晚一些见面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盘算良久,吴远明向郑莘提出条件道:“那这样吧,我可以送你到河间府,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帮我引见你的师傅陈近南,我有关于驱逐鞑虏的大事要当面和他商量。”

“没问题。”郑莘破涕为笑,满口答应道:“我师傅和我姐姐现在就在河间府,只要你在七月初十以前把我送到河间府,就一定能见到我师傅。”

“为什么要在七月初十?还有,方大洪的莲花堂是在广东,他怎么跑到北方来了?难道那天有什么大事在河间府发生吗?”吴远明疑惑的问道。郑莘毕竟年幼缺少机心,随口答道:“当然是为了杀龟大会了,七月初十,是全天下的英雄好汉们齐聚河间府召开杀龟大会的日子,商量杀……杀大乌龟!”

“杀龟大会?”吴远明瞪圆了眼睛,心说原来还真有这么一个杀龟大会?自己去参加这么一个专门针对老爸的大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但吴远明转念一想,自己如果不去参加这个大会,那么在历城县给自己家制造麻烦那个家伙说不定也会去参加,到时候他如果煽风点火,那些所谓的英雄豪杰说不定就会把矛头指向遍布天下的西选官员,对自己一家可大大的不利。

“反正我现在是用化名,到时候再随便化装化装,混过去应该不难,去看看情况也没什么。”吴远明暗暗摸摸怀中的弹药,发现铅丸还剩二十余颗,只是火药剩得不多了,但火药并不是清廷的禁卖品,补充容易,铅丸也可以用其他东西代替。有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火器防身,吴远明信心大增,便起身说道:“那好,我送你去河间,我们走吧。”

“我伤口疼,背我走一会。”郑莘撒娇道。吴远明苦笑着摇摇头,心说这丫头和惠儿小丫头还真象是一个人,撒娇的本领也不相上下,无奈道:“那好吧,我也很累,我最多只背你三里路。”

背上的小丫头虽然很重,但背上的感觉柔软坚挺,鼻中嗅到的是粉香发香,还有少女身特有的幽香,所以许久没碰女人的吴远明倒也没觉得太苦太累,竟然隐隐有一种意马心猿的感觉。这时,背上的郑莘突然说道:“你叫吴远明是吧?你这个人其实也不是很坏,为什么要和大汉奸吴三桂同一个姓呢?为什么还要给他卖命呢?”

“我姓吴是爹妈给的,我也没办法。”吴远明回答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又叹气道:“平西王待我恩重如山,不管他以前做错了什么,我也别无选择,只有为他鞍前马后才能回报。”

“那你想不想弃暗投明呢?”郑莘偏着头,凝视着吴远明问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替你向师傅解释,让你到他手下效力,等以后驱逐了鞑子,你就是我们大明朝复兴的功臣了。”

“到时候再说吧。”吴远明对这个问题极为头疼,转移话题道:“你说你姐姐和陈总舵主都在河间府?那你姐姐叫什么名字?”

“我姐姐叫郑冰。”郑莘随口回答一句,又怀疑的盯着吴远明问道:“你问我姐姐做什么?我可警告你,虽然我姐姐很漂亮,但你不许打她的坏主意,否则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你不要误会,也放一百个心。”吴远明长叹道:“如果你姐姐的脾气和你一样恶劣,那她就是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主动倒贴我,我也绝对不会动心的。”

“你说我性格恶劣?我性格那里恶劣了?就你那模样,还想让我姐姐倒贴?”

“啊——你别揪我辫子!”

注1:暴汗的道一个歉,因为纯洁狼头脑短路忘记查云南白药的历史,前文中写出了用云南白药给方大洪治伤的笔误,实际上云南直到19世纪方才发明,清时云南军队治伤的主要药物应该是三七粉——也就是云南白药的主要成分。特此更正,并请各位朋友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