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丧家之犬
章节列表
第四章 丧家之犬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天地会倒了,下一个就是在场的吴远明!所以吴远明看准机会便不再迟疑,立即瞄着那正在下马的千总扣动扳机,天遂人愿,吴远明那比宋高宗赵构种儿子强不了多少的枪法忽然如有神助,只一枪打出,那清军千总便翻身落马,本已完全占据上风的清军立时一片大乱,给天地会众人制造了可乘之机。

“冲啊!快冲出去!”乘清军出现混乱的瞬息之机,那姓蔡的老头鼓起气力大吼指挥,并一口气杀到那黑衣少女身边,奋力砍倒两个围攻那黑衣少女最急的清军,将她从清军的包围中接应出来,又疯狂挥刀一阵冲突,接连救出几名被包围天地会人众,瞬时身边便聚拢了七、八人。这些人武艺都还不错,七八人聚在一起清军小队就难以阻挡他们,被他们几番冲突又回合在一起,逐渐的往后花园大门处撤退。

先不说天地会众人在那边奋力冲杀,单说吴远明一枪打出后便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刚等吴远明手忙脚乱的换上弹药,那边已有一支小队的清军搜索着包抄过来,吴远明不敢迟疑,忙借着花园中花丛树木的掩护逃离原地,连滚带爬的专挑黑暗处躲闪,期间也不知踩了狗粪鸟屎。可惜这个花园再大也没吴远明家或者鳌拜家的园子大,加上花园里火把极多,吴远明没跑多远就被清军发现,“在那里!用火枪打将军那个反贼在假山那里!”“抓住他!”其中一个清军追得最快,首先冲进吴远明的十丈内,吴远明无奈,只得抬手一枪将他打翻。

“快,乘他换弹药,上!”清军也不是笨蛋,并没有被吴远明的火枪利器轻易吓倒,看准了吴远明换弹药的空当又吆喝着冲了上来,此刻吴远明已经别无选择,只好把左手里的火枪板机扣动,又打伤了一个冲在最前面的清军。但因为天色黑暗,剩下的清军没一个人看清吴远明手里的火枪是不需要点火的新式武器,仍然毫不迟疑的冲了过来,吴远明紧张下连换弹药的力气都没有了,放声惨叫道:“救命啊!”只可惜在场的不是天地会就是清军绿营,没一个愿意来挽救吴远明罪恶的生命,吴远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清军逼到自己面前……

“少爷,少爷快跑。”正当吴远明即将束手就擒时,后面又跌跌撞撞冲来两名半身插满箭矢的男子,挥刀与那几名逼近吴远明的清军战在一起,吴远明仔细一看,发现这两人竟然是刚才抬着王芬的那两名吴三桂卫士,因为当时他们是侧着身面对后花园大门的,所以被偷袭时仅有侧面半身中箭,这才坚持着活到现在。那两名卫士一边大口大口的吐血,一边疯狂舞刀杀敌,其中一个喊道:“少爷,快翻墙跑!我们不成了,不要管我们!”

“你们放心,从今以后,你们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吴远明很没义气的大喊一声,飞快将两支火枪换上弹药,又将一支火枪插到腰间,一只放到嘴里咬住,奋力跑向院墙,后面清军想追却被那两名吴三桂卫士死战拦住。只可惜吴三桂却辜负了两名卫士的期望,当他一口气跑到院墙下时,却发现自己无法爬上那高耸的院墙,正无奈间,却惊讶的看到天地会众人已经杀出重围冲向这边,看来也想从这里翻墙逃跑,后面的清军则紧追不舍。

天地会的各位武艺高强的好汉可不象吴远明这样的孬种,一个个或是轻纵双手抓墙翻出去,或是脚踏假山树木借力直接跳出去,各有甚者干脆拿吴远明当垫脚石——踩着吴远明的肩膀和脑袋跳上院墙。不过吴远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一个黑衣人踩在吴远明头上往上跳时,吴远明下意识的双手高举抓住那人的小腿。也不知吴远明是想拖一个垫背的还是想借他的力把自己拉上院墙,总之那么一句话吧,吴远明是紧紧抓住那人的小腿,险些把那人从自己头上拉下来,那人则是一阵惊叫,“狗贼,放开我!”声音清脆动听,原来竟是那名揭穿吴远明诡计的黑衣少女。

“小姐!抓紧我的手!”院墙上那姓的老头惊叫着抓住那黑衣少女的手,将她奋力往墙上拖,其他天地会的人也过来接应,齐心协力下竟把那少女连着吴远明一起踢上半空。而稍一耽搁时,后面清军已经追了上来,吴远明急中生智,一只手紧紧抓住那少女笔直结实的小腿,一只手抓起嘴里的火枪,抬手一枪打翻了冲到最前面的一个清军士兵。

“他的火铳不用点火!”直到此刻,清军士兵才发现吴远明手中火枪的厉害,胆怯下追杀的脚步情不自禁为之一滞,吴远明乘机把火枪到腰间,又抽出另一支火枪指向众清军,将他们逼得不敢靠近。而墙头上的天地会众人一起用力,将那黑衣少女连同吴远明一起拉过了墙头,双双摔在历城县衙外的街道上。

说来也怪,本以为自己要摔得半死的吴远明摔下去后,不仅身上不怎么疼,还觉得身下、尤其是半边脸上软绵绵的十分舒服,同时吴远明身下传出一声清脆动听又带着娇横的惨叫,“哎哟,压死我了!我的脚,我的脚崴了!疼!”吴远明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压在那黑衣少女身上,更糟糕的是,吴远明的脸还埋进了那少女已经颇具规模的小胸脯中间摩擦——吴远明可以用吴禄的脑袋担保!自己绝对不是故意摩擦的。

“狗贼,敢对我们小姐无礼!”其他的黑衣人勃然大怒,各自伸手就要来抓吴远明,吴远明知道落到他们手里肯定是死,情急之中用火枪指到那少女的胸口,大叫道:“谁敢过来?我一枪打死这小蹄子!”那些天地会的人怕吴远明铤而走险真的伤了那少女的性命,慌忙收住抓向吴远明的正义铁爪。开始与吴远明打交道的那姓蔡的老头沉声道:“放开我们小姐,我们放你走。”

“放我走?”吴远明冷哼一声,努嘴道:“看看你们背后吧,你们走得了走不了还是一回事。”那蔡姓老者回头一看,见后面火光通明,大量的清军又从后面追了上来,同时前方也传来喊杀声,那蔡姓老者心中不由一沉,飞快向吴远明问道:“你不是吴三桂那大汉奸的手下吗?怎么鞑子军队连你的人都杀?连你也抓?历城县只驻有一个营的驻军,事前一直没有动弹,这些鞑子军队又从那里来的?”

“军队那里来的我不知道,总之你们天地会和我们吴家都中了敌人的奸计。”吴远明飞快答道:“我是利用方大洪和你们接触,但我没有恶意——详细情况有机会再说,敌人则是想挑起激化我们吴家和你们天地会的仇恨,借你们天地会的手剪除我们吴家分布南北十三省的各级西选官。那么一句话吧,我们吴家和你们天地会并不是不共戴天的敌人,是同舟共济的战友!”

“天地会男儿堂堂正气,岂能与大汉奸吴三桂的人同舟共济?”那蔡姓老者怒道。吴远明拉着那少女站起来,用枪指在她腰上冷哼道:“你不愿同舟共济也行,反正我是平西王的人,鞑子军队怎么也得给平西王些面子,我再把你们小姐往鞑子手里一送,我这条命怎么都能保住。”

“无耻!”那蔡姓老者和那黑衣少女同时怒骂起来,那蔡姓老者比较冷静,又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联手突围!”吴远明咬牙道:“在南城有接应我的人,随时可以打开城门,我们联手往南城突围,出了南城,我就把你们小姐还你,咱们各奔东西。”那蔡姓老者有点迟疑,但清军此刻已然杀到附近,和外围的天地会人众交上了手,那蔡姓老者别无选择,只得点头道:“好,我们就暂时联手一次。”

“那快往南面冲!”吴远明拉着那黑衣少女就走,那蔡姓老者也是这么指挥,天地会众人忙簇拥着吴远明和那蔡姓老者往南面冲杀,但是吴远明还没走出三步,手中拉着那黑衣少女就惨叫道:“哎哟,好疼,我脚崴了,走不了。”吴远明苦着脸哀嚎起来,“唉,你还真够麻烦。”无可奈何的将那少女背到身上,背着她跟着众人往南冲杀。

突然出现在历城县的绿营兵大概有一个半营的兵力,这点人虽然足以将天地会众人合围全歼,但那是在狭窄的地段,待到了街巷房屋密布的大街上,这些绿营兵就难以奈何这伙大部分能飞檐走壁、又极为擅长近战巷战的天地会反贼了。在那姓蔡的老者率领下,天地会众人一路冲杀,接连突破清军的几道脆弱防线,一路所向披靡。不过常向姚启圣学习军队战术的吴远明却并不怎么乐观,一直在提心吊胆的注意敌人组织弓箭攻击。

果不其然,群龙无首的清军中站出来一个把总,骑在马上振臂高呼道:“不要乱!听我指挥!两个左右哨从两翼包抄,两个前哨准备弓箭……。”吴远明现在最怕敌人的密集弓箭攻击,想都不想便抬手往那把总扣动扳机,只可惜吴远明与那把总距离极远,铅弹射出去后不知飞到那里,仅是火枪发出的巨声将那把总吓得身体一矮。吴远明不敢给他组织军队的机会,赶紧将那黑衣少女放在地上,飞快掏出火药和铅丸装进两把火枪中,向那把总连开两枪,第一枪仍然打歪,第二枪则打到那把总的官帽上,将他的红缨顶子打得远远飞出。那把总见自己成了狙杀的目标也不敢冒险组织军队了,忙滚下马鞍躲藏,本已开始组织的清军队伍立时失去指挥,再度处于混乱状态。

“快走。”吴远明又给火枪补充上弹药,飞快背起那崴了脚的黑衣少女快步上前。那黑衣少女则趴在吴远明肩上,凑到吴远明耳边哼哼道:“哼!大骗子,你的火枪虽然不用点火,但只能单发,开始你还敢骗我,说可以连续六发!”

“不骗骗你,我不是早死在你的手里了吗?”吴远明一边快步跑着,一边恬不知耻的答道:“如果不是我保住这条命,那有谁能把鞑子军队将领狙杀?如果让鞑子军队组织起来,你们的人再多十倍也跑不掉,你这小丫头也会被鞑子军队生擒活捉。到那时候,那怕你这小丫头长得象猪八戒的二姨,鞑子军队的男人也不会嫌弃的。”

“你说我长得象猪八戒的二姨?”那少女勃然大怒,抬手就抓住吴远明的耳乱扯,怒道:“你才长得象猪八戒的二姨,你比猪还丑!脸比黄表纸还黄,脸上的骨头比猪鼻子还高。”

“好了,好了,我的小姑奶奶,你美你美,你和我的惠儿妹妹一样的美!我们是在逃命,你饶了我吧。”吴远明发现自己的严重错误,赶紧向那黑衣少女求饶。那黑衣少女先是一楞,然后娇笑道:“就你那模样,你妹妹也漂亮不到那里。”吴远明心中冷哼,懒得和她争辩,只是留心着旁边冲杀过来的清军士兵,同时举枪威逼可能靠近的敌人。好在历城县并没有多大,吴远明和天地会一行人没跑多久,历城南门的城楼就出现在视野中。

“快。”吴远明举枪挥舞道:“南城城门被我的人控制着,冲出南门就没问题了。”在与王芬的密谋中,吴远明已经让王芬把南门的控制权交给吴禄和两名卫士,以便在计划中带着方大洪逃出城门,姚启圣则和惠儿小丫头、吴寿、吴喜及其他卫士等在南门外的十里长亭,随时准备接应。

这时候,那黑衣少女瞟见吴远明手中的火枪十分眼热,便撒娇道:“你的火枪好厉害,反正你有两把,拿一把给我拿着,也好帮你打鞑子。”吴远明那敢防身救命的法宝交给这不知敌意的少女,拒绝道:“不行,你不会用,万一走火打到我怎么办?”

“谁说我不会用?我在台湾的时候常玩火枪——只是没用过这种不需要点火的火枪,你给我!”那少女性格甚是刁蛮,左手勒住吴远明脖子,压在吴远明肩上就去抢火枪。但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嗖’的一声飞来一支羽箭,目标直指吴远明的右侧太阳穴,但因为那少女恰好压到吴远明的肩上,羽箭便射到了那少女的右后背肩上。那少女立即惨叫道:“啊!有人放暗箭!”

“有人放暗箭?”吴远明惊讶的扭头看去,眼角立即瞟见右侧的房顶上有一道黑影,吴远明赶紧向那黑影扣动扳机,但那黑影动作十分之灵活,吴远明的火枪刚喷出火光时,那黑影便滚落房顶,几个纵起消失在重重叠叠的房舍之间。

“小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那蔡姓老者听到那黑衣少女中箭的声音,忙退回来查看。那黑衣少女带着哭音叫道:“我中箭了,我给这个狗汉奸当了挡箭牌,我冤啊。”

“冤你个头,谁叫你抢我的火枪?”吴远明得了便宜卖乖的没好气答一声,又向那蔡姓老者吼道:“她有我照顾,你们快往前冲,如果出了城,咱们都得死在这里!”这时候,清军已经按各自的编制组成小队冲了过来,那蔡姓老者无奈,只得虎吼一声舞刀向前疯狂冲去,吴远明快步跟紧,那少女则趴在吴远明肩上哼哼唧唧的呻吟,不时埋怨一下自己的倒霉运气。

重新组织起来的清军战斗力的确不凡,一个小队可以轻松对付一个天地会成员,而且清军也看穿了吴远明等人准备从南门撤退的意图,一两个哨的人马已经绕路冲向城门,看模样似乎要死守城门以便瓮中之鳖。好在守在城门处的吴禄等人也看出情况不妙,已经把城门打开并放下吊桥,给吴远明等人准备了逃离的道路。为了预防万一,颇有些急智的吴禄还带着那两个卫士砸坏了拉起吊桥的轱辘和城门的门闩——反正也不用王芬掏银子赔了,以免被清军封锁城门。

“快冲!快冲!”眼看距离城门仅有一百多步时,吴远明和天地会众人鼓起精神往前疾冲,但后面和左右的清军也加快了脚步,在吴远明等人距离城门仅有数十步时冲到了天地会队伍中,立时将天地会众人冲得七零八落,背着黑衣少女的吴远明和那蔡姓老者被清军冲散。混乱中,五、六名清军欺近吴远明身边,吴远明赶紧举枪叫道:“别过来!谁先过来谁死!”这些清军也曾听说天地会反贼中有一种不用点火就可以开枪的火铳,胆怯之下谁也不敢再靠近吴远明,吴远明乘机向城门快跑,火枪仍然指着那几名清军士兵,但还冲出二十步,趴在吴远明肩上那少女便惊叫道:“你左边!”吴远明想都不想,转身就往身体左边一枪,一声巨响过后,企图偷袭吴远明那清军中弹远远摔开——但吴远明手里的火枪也没了子弹……

“火枪只能一发,快抓住他们!”紧跟着吴远明那几名清军中有一人大喊一声,带头杀了过来,但就在这时候,又是一声火枪响起,那名清军立即仰面摔在地上。吴远明不用回头便大喜叫道:“吴禄!”原来在城门前接应的吴禄也有火枪防身,而清军除了神机营外就没谁装备火枪的,现在有人开枪接应,自是吴禄不用怀疑了。

“世子。”策马冲过来的吴禄在情急中忘记了改变称呼,直接冲到吴远明身边,将一匹马牵到吴远明面前叫道:“世子快上马,我们撤出去再说。”同时另两名卫士也牵着马过来,见吴远明身边已经没了同伴,不由惊叫道:“少爷,其他的兄弟呢?”

“都为国捐躯了。”吴远明咬牙答道,又将那少女扶上战马,自己骑到她的背后,一边装填着弹药一边说道:“我们快往外冲,如果鞑子追杀得紧,走散的话在十里长亭见。”吴远明稍一听顿也补充道:“如果清军追杀得远,走得太散,我们就在扬州丽春院会合。”吴远明也是急中出错——他还不肯定扬州究竟有没有丽春院呢。

“冲!”吴远明装填弹药完毕,大吼一声策马率先冲向城门,吴禄紧紧跟上,两名卫士则且战且退,为吴远明镇住后路。一口气冲到城门前,门前已有清军士兵把守,见吴远明冲到便举枪乱刺,吴远明大吼道:“挡我者死!”双手火枪左右开弓,接连打翻两名清军,吓得其他清军下意识的放缓动作,吴远明乘机策马从他们身边,快马加鞭冲出城外——至于后面的吴禄和两名卫士,还有其他天地会人众,丧尽天良的吴远明则顾不得管他们了。倒是那少女挣扎着叫道:“不,等我们天地会的兄弟。”

“他们已经冲出来了。我们要是不快跑,鞑子的军队就要把你抢去做老婆了,如果你想在鞑子的军妓营里过一辈子,你就尽管等吧。”吴远明连哄带吓的说道。那少女果然知道清军的军妓营是什么东西,赶紧闭嘴不再叫喊,但肩头剧疼却再度袭来,让她低声呻吟不止。这时候,后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抓住他们!抓住那几个骑马的!”

“吴禄他们也逃出来了。”吴远明松了一口气,心说天地会的人没马骑,骑马的就是吴禄们几个。回头看时,见大队清军已经追杀出城,其中十余骑还往这边追了过来,吓得吴远明往马肚子上狠狠踢了一脚,连方向都来不及去辨别,昏天黑地的往前逃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总之吴远明是不断的乱踢马肚乱跑,并抽空往后面开枪恐吓追兵,起码跑出二、三十里地时,吴远明和那黑衣少女总算没再看到追兵的影子。但贪生怕死的吴远明还是不断催马快跑,在黑夜里象丧家之犬一样没命逃窜,只可怜了吴远明胯下那匹战马,既要忍受吴远明的大脚踢踹催促,还得驮着一男一女两个大活人没命飞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