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初入江湖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初入江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祝各位朋友国庆节快乐,中国人万岁!)

“泺水发源天下无,平地涌出白玉壶;谷虚久恐元气泄,岁旱不虞东海枯。云雾蒸润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时来泉水濯尘土,冰雪满怀清与孤……赵孟頫。好诗啊,好诗,果然好诗!”

三泉并涌、喷腾不息的趵突泉旁,一个外表俊秀儒雅的青年男子立于供游人歇脚的凉亭中,看着亭柱上的诗句摇头晃脑的念诵,不时还象文人墨客一般发出阵阵赞叹,翘起大拇指赞叹道:“不愧是赵孟頫,短短几句话把趵突泉的美景描写得淋漓尽致。我看明朝的众多诗人里,他赵孟頫能排进前十位……哎哟!哎哟!”

那青年附庸风雅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左边的一个干瘦的老头便是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他右边一个双手捧着济南名小吃泉城大包、毫无淑女气质大啃、又明眸粉面的俏丽少女则一脚踩在他脚背上,疼得那青年哇哇大叫,“义父,惠儿,你们干嘛突然打我?”那干巴老头和那少女也不回答,又是一掌一脚,异口同声的骂道:“蠢货!别再丢丑丢脸了!”

“我那里丢丑丢脸了?”那青年看似聪明文雅的脸上露出白痴,傻乎乎的还不知道自己错在那里。好在他身后又窜出一名鸡胸驼背的丑陋少年,向他解释道:“吴大哥,你弄错了,赵孟頫是宋末元初人,还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十一代世孙,而且他最出名的还是书法,你说他是明朝人诗人,会惹笑话的。”

“哈哈哈哈……。”那丑陋少年话音刚落,旁边听到的游人已经笑前仰后合。那青年一阵尴尬,喃喃道:“我就说嘛,明朝的诗人那能写出这么好的诗?也就是不杀文人的大宋朝,才能有这么好的诗和书法家。”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也猜出来了,这位附庸风雅的青年就是我们的平西王大世子吴应熊——现在已经化名叫吴远明,而那位双手各抓一个大包子啃得口水横流的俏丽丫鬟,自然是跟着吴远明私奔的被废储后赫舍里·昭惠——现在化名叫何(赫)惠;至于那干瘪老头和那丑陋少年,则是吴远明捡来的干爹老叫花子姚启圣和姚启圣的得意门徒施世纶了。老叫花子和吴远明是十二天前在正定府会合的,同行的不仅吴三桂留在北京的两百卫士和吴家三兄弟,还有坚持要跟着姚启圣游学天下的施世纶,老叫花子确实很喜欢这个外丑内慧的学生,也不管这学生的老子施琅是否同意,留下封信就把施世纶带到了吴远明身边。

其后,吴远明又和姚启圣扮成贩卖皮毛到江南的商人,带着惠儿、施世纶、吴家三兄弟和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卫兵,一行十七人取道济南赶赴江南,其他的吴三桂卫兵则捧着‘吴应熊’和‘昭惠’的骨灰继续南下返回云南,以转移清廷的视线。吴远明一行人行致济南时,时间已是康熙八年的六月下旬,惠儿小丫头和施世纶又吵着要来看天下闻名的趵突泉,吴远明疼妹妹,姚启圣又疼学生,这才有了我们的吴大世子在趵突泉边丢丑卖乖的场面……

揍了两下吴远明,惠儿小丫头三口两口把泉城名吃菜肉大包塞进嘴里,一边粗鲁的嚼着一边含糊的说道:“真香,真是太香了,想不到菜肉包子比纯肉的还好吃。吴大哥,再去买两个给我。”对小丫头的胃口之旺盛,吴远明只能于吐舌头来表示惊讶,愁眉苦脸的说道:“惠儿,不是大哥舍不得那些铜子,只是这包子是二两面一两馅,你已经吃了四个了,再吃的话,你的脾胃受得了吗?再说了,现在已经快到申时,再过一会就要吃晚饭,你不留着些胃口去吃济南名菜奶汤蒲菜和糖醋黄河鲤鱼?”

“那……好吧,我留些胃口,不过你得给我买些五香驴肉。”小丫头的食欲之旺盛着实惊人,简直嘴里丝毫不能闲着,吴远明无奈,只得又让吴喜去小摊上给小丫头买零食。姚启圣则把吴远明拉到一边的无人处,低声向吴远明问道:“孩子,如果义父没有记错的话,济南附近的历城县县令,似乎是一个西选官吧?”

吴远明仔细搜寻吴应熊的记忆,迟疑着答道:“好象是一个西选官,似乎是叫……叫王……王……芬!对,叫王芬,似乎还是我父王麾下将领杜辉原来用过的一个师爷,被我父王派了出来任官。”

姚启圣皱起了眉头,咬牙道:“连部将用过的师爷都派出来了,可见你父王手下的文人匮乏已然十分严重,但你父王也太注重眼前的利益了,只顾把贴心的文人派出去,他也不想想,将来他需要多少可靠的文人去治理地方?这些人在紧要时候回得去吗?哼哼,朝廷给你父王西选权,也不失为一个掏空你父王实力的毒计。”

吴远明心中一紧,猛然想起历史上老爸吴三桂失败的一个原因——政治型人才都被先前派了出去,起兵时新占的大量府县竟然出现无人可派的窘况!吴远明赶紧说道:“我这就写信给父王,建议他停止西选,注重收罗文人。”话虽如此,吴远明却对这事不抱多少希望,老爸吴三桂的名声实在太‘好’了——不过吴远明也是白操心,因为他性格冲动急噪,担心他坏了大事的姚启圣还没把朱三太子的事给吴远明交底呢。

“这事情你不用担心,江南文人云集,才学之士俯拾皆是,义父自帮你安排——义父只是担心云贵现在的吏治和民风。”姚启圣很轻松的说道:“还有我问那个历城县令是不是西选官,也不是为别的,只是鳌拜倒台快一个月了,想必处治他一党的朝廷邸报(注1)已经发到了地方,义父想要看看鞑子朝廷对鳌拜是如何处置的。本来你父王在北京也有情报网络,但义父担心泄露你的事情,离开北京的时候刚过保定,义父就断绝了和他们的联系,所以只能找西选官帮忙了。”

“这个容易。”吴远明满口子的答应道:“我父王曾经给过我一块代表平西王府的金牌,专门用来和西选官联系的,我让吴禄他们带着金牌去一趟历县找那王芬,把邸报誊抄一份拿来就是。”

“不能打你的名号,听说汪士荣常被你父王派出来联系各地的西选官,就用的他名誉吧。”姚启圣又嘱咐道:“让吴禄务必在明天早上之前赶回来,天色不早了,我们今天就在济南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早上等邸报送到咱们再走。”吴远明答应一声,忙将吴禄叫来耳提面命一番,吴禄领命后带着两名卫士匆匆而去。

在趵突泉尽兴游玩了一圈,吴远明又被小丫头拖到济南府的大明湖旁享受美景美食,吴远明表面上虽然叫苦连天,内心却着实疼爱这小丫头,倒也无怨无悔的陪她玩了个够,直至傍晚才与众人到济南城外的一家小客栈中安歇——济南距离北京并没有不远,心中有鬼的吴远明那敢住进城里给人瓮中之鳖?不过让吴远明头疼的是,他的队伍中仅有小丫头一个女人,小丫头又不敢一个人独睡,晚上照顾小丫头一事便责无旁贷的落到了吴远明头上……苦啊!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当夜无话,但子时刚过时,吴远明和小丫头的房外就传来‘噔噔噔’的急促脚步声,吴远明睡觉极是警醒,立即翻身坐起喝问道:“什么人?”还好房外的声音吴远明十分熟悉——竟然是被吴远明派去历城县找西选官的吴禄,吴禄在门外喘着粗气说道:“少爷,是我,出事了。”

吴远明赶紧打开房门让吴禄进来,低声问道:“出什么事了?”吴禄也是压低声音答道:“今天奴才去历城县找县令王芬,没想到在奴才进县城的前面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王芬竟然在衙门里遇刺受了重伤,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恐怕有生命危险,奴才就没敢见他,直接回来找你。”

“为什么?他做恶多端,得罪了什么江湖异士吗?”吴远明惊讶的问道。吴禄喘息着答道:“那倒不是,奴才打听了一下,王芬在历城民间的口碑还算不错,他这次遇刺,似乎是因为抓到一个天地会重要人物,天地会又是我们吴家的死对头,所以他才遭的毒手,他遇刺的时候,历城县大牢也被天地会劫了。”

“天地会?!”吴远明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自己这次下江南虽然肯定要撞见天地会的人,但没想到这么早就和他们打上交道。吴远明赶紧问道:“抓到天地会的什么重要人物打听到没有?人犯被劫走没有?”

“抓到的人,似乎是天地会洪顺堂的堂主方大洪,听说王芬在大牢里玩了一个花样,所以没被劫走。”吴禄回忆着答道。吴远明又是大吃一惊,咋舌道:“王芬区区一个县令,竟然能抓住天地会洪顺堂的堂主,这小子是怎么抓的?”

吴禄耸耸肩膀,表示自己并不知晓,这时候,姚启圣听到声音也披衣掌灯过来,吴远明忙将他领进房中坐好。待吴禄把大致情况对姚启圣叙说一遍后,吴远明低声向姚启圣问道:“义父,你觉得孩儿现在该怎么办?是撒手不管继续南下?还是去探探究竟,然后再做决断?”

姚启圣捻着老鼠须沉吟良久,又看看睡在床上的小丫头,见她用被子蒙着头也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总之是一动不动。吴远明会意,低声叫道:“惠儿,惠儿,睡了没有?”小丫头还是一动不动,只是从被子里传出一个低低的声音,“吴大哥,惠儿已经决定做你的人了,你们说吧,只要和我阿玛、额娘无关,惠儿就什么都听不见。”

“真是个聪明懂事的小丫头。”吴远明和姚启圣同时在心底赞叹一句。姚启圣这才向吴远明低声问道:“孩子,你怎么看天地会?他们不仅反清复明,而且更反你们吴家,与你家简直是不共戴天!你觉得他们是应该拉拢呢?还是尽数剿灭?”

“天下所有反清力量,皆是我团结对象!”吴远明斩钉截铁的答道。姚启圣很满意吴远明的答案,点头道:“很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举凡成大事者,无不是心胸宽广之豪杰,若是只顾计较个人恩怨,那便是自取灭亡之道。”

“义父,你的意思是,让我想想办法,笼络笼络那个洪顺堂的堂主?”吴远明试探着问道。姚启圣摇摇头,沉声道:“光是笼络一个堂主远远不够,天地会遍布大江南北,地下势力十分之庞大,你即便收服其中一人,也没办法收服他们所有人。如果你想要将这股庞大的势力收为己用,就必须先想办法和天地会的总舵主陈近南接触!据义父所知,陈近南的为人处事和那个钟三郎香会的杨起隆截然不同,也是一个难得的英雄好汉,你如果能与之接触并收服这个人的话,对你推翻康熙会有莫大的帮助。”

姚启圣话音刚落,小丫头床上就传来低低的欢呼声,“推翻康小麻子?吴大哥,我举双手支持你!”紧接着,小丫头仅穿着一套汗衫从床上跳起来,赤着脚跑过来坐进吴远明的怀里,抱着吴远明的脖子摇晃道:“吴大哥,我也要帮你推翻康小麻子,推翻爱新觉罗家,他们爱新觉罗家没一个好人。不过你要想办法把我的额娘和阿玛从北京救出来,这样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放心,到时候我会想办法把你阿玛和额娘救出来的。”吴远明摸摸小丫头的秀发,慈爱的把外衣披在她身上,然后才转向姚启圣问道:“义父,那陈近南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孩儿对他也是只闻其名不见其面,想要与他接触也没有门路啊?”

“被历城县抓到那个洪顺堂堂主,不就是你的门路吗?他身为天地会十堂之一的堂主,地位崇高,自然有办法与陈近南联络。”姚启圣奸笑着向吴远明问道。吴远明皱眉道:“话虽不错,但天地会的人大都是些硬骨头,就算我们让王芬把那个洪顺堂堂主放出来,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让王芬感我们的情,替我们引见陈近南。毕竟天地会和我们吴家不共戴天,想要取信于他,难度实在太大。”

“以你们吴家的名誉,是很难取信于天地会。”姚启圣阴阴的说道:“可如果打着其他反清复明势力的招牌救出那个方大洪,还怕他不对你感恩戴德,把你领到陈近南面前?不是义父夸口,只要你见了陈近南的面,义父就有办法让陈近南为你所用。”说到这,姚启圣下意识的摸了摸藏在腰腹处的那个东西……

“打着其他反清势力的招牌?”吴远明摸摸光秃秃的下巴,突然眼睛一亮,奸笑道:“不错,孩儿如果冒充沐王府的人救出方大洪,那不用孩儿开口,他也会哭着喊着求我去和陈近南见面了。”

“呵呵,亟亟。”房间中同时响起姚启圣和吴远明父子俩得意的阴笑,还有惠儿小丫头欢喜的低呼,“冒充沐王府的人劫大牢?一定很好玩,我也要去,我和吴大哥装扮成兄妹,一定能骗过那个方大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