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微风袭来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 微风袭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到清朝的时间也算不久了,但吴远明还是第一次逛传说中的庙会——场面之热闹和壮观着实让吴远明开了眼界,放眼看去,街面上尽是络绎不绝的游人,人声鼎沸,密集拥挤得插针都难,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人人脸上喜气洋洋,衣着光鲜,似乎都把家里最好的衣服穿了出来;而在街道的两旁,小商小贩的摊位一个连着一个,卖山货的,卖百货的,卖玩具和农副产品的,卖蛐蛐罐、蝈蝈葫芦、鸟笼子的,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当然了,其中最多的还是小丫头最喜欢的卖小吃的摊位,还没完一条街,小丫头就一口气买了糖葫芦、豌豆黄、八珍糕、玫瑰绿豆糕、糖火烧、梅子蜜饯等十几种小吃,不过这么多东西小丫头的两只小手拿不下也是当然——也就成了吴远明和吴寿、吴喜几人的负赘。

街面上热闹非凡,但是和城隍庙门前的热闹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足足有两个足球场大的庙前沙场也不知道塞进去了多少人,总之那么一句话吧,走在这人群中,你就是想转过身都得和五、六个旁人发生身体接触,稍不留心就得踩着别人的脚或者被别人踩住。可就是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还有无数的杂耍马戏摊子在卖艺,诸般百艺具全,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其中有不少杂技戏法即便是有着双重记忆的吴远明也是初次得见,忍不住凑过去多看了几眼。

“咦,种瓜?这不是在二十世纪就失传的民间戏法吗?”猛然间,吴远明忽然看到场子旁边有人在表演民间戏法《种瓜》,好奇之下赶紧凑过去看,只见那穿着长袍马褂的艺人将一枚西瓜籽放在地上,口中着些江湖术语用一个大砂罐盖在上面,再掀开时,西瓜籽已在沙地上生根发芽,当真是神乎奇神,顿时搏得满场喝彩;再盖上片刻掀开,西瓜苗已长出蒲扇大的翠绿叶片,还开出了淡黄色的花朵;第三次打开时,花朵已谢,生出一个巴掌大、绿黑相间的小西瓜。场中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和掌声,小丫头更是把两只小手拍得通红,铜钱接二连三的洒进艺人接钱的铜锣,只可惜都是些康熙制钱,铺满铜锣也没多少。待讨到小丫头面前时,小丫头小嘴一嘟,翻手探进吴远明包里掏出一锭银子,顺手扔进铜锣里,那锭银子少说也有十来两重,旁观众人瞠目结舌不说,那艺人更是激动的连声道谢,“谢谢老爷,谢谢太太,城隍爷一定会保佑老爷升官发财,保佑太太早生贵子。”

虽说吴远明现在用着的吴应熊身体已经接近三十岁,但吴应熊的容颜生得甚嫩,外表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而小丫头因为营养充足发育得极好,身材看上去已有十六、七岁的模样,走在一起确实有些小夫妻的模样。所以给那艺人造成了误会,随口拍拍小丫头的马屁。不想他的无心之语却说中了小丫头的心事,又羞又喜的小丫头偷偷看一眼吴远明,红着脸说道:“不要胡说,我们还没成亲呢。”

“那预祝老爷和太太婚后幸福美满,白头偕老了。”那艺人很能随机应变,说得小丫头脸上更红,心中更喜,恨不得再抓一锭银子赏他。这时候,人群中忽然探出一只手伸进那艺人的铜锣,径直抓走小丫头扔进铜锣里的银子,那艺人忙叫道:“这位爷,你怎么光天化日下抢我的银子?还有王法吗?”小丫头和吴远明也是大怒,同时扭过头去那抢银子的人,却见那人身着一身淡蓝色军衣,满脸流氓无赖神情,竟是一名穆里玛手下的城管。

“王法?”那城管抛着银子,呲着黄板牙怪笑道:“爷们镇城神管就是王法,你在这里占道经营,看在今天是城隍爷庙会的份上,爷没砸你的摊子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可你怎么着也得交些管理费吧?”

“镇城神管?那是什么?”那杂耍艺人是从天津来的,并不知道城管的厉害,旁边几个好心的北京百姓忙拉住他,低声在他耳边解释城管的厉害,“别惹这帮疯狗,这些天北京已经有上百个摆小摊的人被他们打死了,告到顺天府也没人敢管,别为银子丢了命。”

“这么厉害?”那杂耍艺人胆怯的看看那城管腰间挎着的钢刀,含泪闭上嘴。那城管张狂一笑,转身就要离去,但普通百姓怕他,同时有平西王世子和上书房大臣撑腰的小丫头却不怕他,小丫头双手叉腰喝道:“站住,银子是我给他的,把银子还来。”

“哟嗬,小丫头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干扰执法,”那城管色咪咪的打量一下娇俏动人的小丫头,淫笑道:“小姑娘,是不是想到我们城管营配合审问?”说着,那城管竟然直接来抓小丫头细嫩的手臂,似乎想在小丫头身上揩一些油。而旁边的吴远明再也忍耐不住了,怒喝道:“住手!把你们城管营统领穆里玛叫来!”

“穆里玛?原来你认识穆里玛?怪不得这么冲。”那城管暴笑起来,“哈哈哈哈……,可惜穆里玛已经是过时的甩货了,现在我们城管营的统领。”说到这里,那城管恭敬的一拱手,得意洋洋的说道:“是当今万岁康熙爷的亲叔叔辅国公韬塞公爷,你同时那个穆里玛,前几天从马上摔下来跌断了腿,还在家里养伤呢。”

“穆里玛也被暗算了,城管营也完了。”吴远明心中一紧,心说没想到康熙的手段凌厉到这地步,为了预防万一,把鳌拜安插在京城里的最后一支军队也收归到了麾下,京城的情势之危急,真是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那城管见吴远明神色凝重,还以为吴远明怕了他,又见小丫头明眸皓齿,动人非凡,色迷心窍之下竟然又动手去拉小丫头,恐吓道:“小丫头,你竟敢干扰爷们镇城神管执行公务,随爷到城管营走一趟。”

“唰!”那城管的手还没碰到小丫头的衣服,吴远明、吴寿和吴喜三把短铳就指到他脸上,将他吓得当场尿了裤裆,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吴远明恶狠狠道:“小子,你要是敢碰老子的妹妹一根毫毛,老子佩服你!”

“杀人了!”见吴远明等人动了火器,围观的百姓一阵大乱,霎时间挤出一块场地,同时远处的百姓争先恐后的挤来看热闹,瞬时便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吴远明等人包围其中,同时穿着便衣暗中保护吴远明的八名吴三桂卫兵也冲进圈中,将那城管按倒在地上饱以老拳,事情到了这步,那城管那还能不知道碰上了硬点子,赶紧哭着喊着求饶道:“大爷,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了,小人是受……瞎了狗眼,再也不敢了,大爷,你就小的是一条狗,饶了小人吧。”

“算了,别扫了咱们的兴致,让他滚蛋!”眼下京城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吴远明也不想节外生枝,挥手让众卫兵放了那城管,那城管也乖觉,把银子还给那杂耍艺人,又给吴远明磕一个头就钻进人群,很快消失在人群深处,留下一片嘲笑声和对吴远明的夸奖声。而小丫头还在愤愤不平,哼哼道:“城管营,横行霸道到这地步,我记住了,我回去找阿玛给我报仇。”

吴远明摸摸小丫头的秀发,叹息道:“唉,城管就是这么横行霸道的,除非把他们赶尽杀绝,否则管不过来的。”小丫头哼哼唧唧半天,忽然又红着脸拉起吴远明的手说道:“吴大哥,我们到城隍庙里抽一支签好吗?”吴远明没做多想,随口答道:“好啊。”小丫头大喜过望,忙拉起吴远明跑向城隍庙,表情十分的紧张和激动,准备去求什么签便可想而知了。但吴远明和小丫头都没有留心到的是,人群中,一双充满阴狠的目光和一双充满仇恨的目光正在注视着他们……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开始和吴远明等人起冲突那城管擦着汗水,艰难的挤到一名儒衫长须的书生面前,满脸卑微的说道:“爷,按你的吩咐,暗中保护那小子的人,小的都替你引出来了。”那书生慢慢抬起头来,赫然竟是与吴远明有着深仇大恨的伍次友。

“辛苦你了,拿去吧。”旁边化装成一名青衫道士的李雨良顺手把二两重的金瓜子塞进那城管手里,待那城管千恩万谢的离去后,李雨良又低声说道:“伍先生妙计,那狗贼身边的暗哨我都看清了,我先送先生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我就动手宰了他。”

已经无法说话的伍次友摇摇头,抓过李雨良的手掌,用食指慢慢在李雨良掌心写下一句话,李雨良有些为难,声音也大了些,“先生,我知道你想看到那狗贼死在你面前,可是这个地方人太多,呆会吴应熊一死肯定会大乱,云娘就没办法保护你……。”说到这里,李雨良猛然回头,因为她似乎听到有人低声惊呼了一句“吴应熊”,但背后来来往往尽是逛庙的百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怎么了?”伍次友在李雨良手心写道。李雨良也以为自己听差了,摇头微笑道:“没什么,刚才似乎有人撞了我脊背一下。”

“云娘,不管有多危险,我都要亲眼看到吴应熊那狗贼死在我面前。如果不是他,婉娘也不会离开我!”伍次友又在李雨良掌心写下一段话,神色异常的坚决。而李雨良心中一阵失落,心说伍先生虽然被苏麻喇姑抛弃了,但他对苏麻喇姑还是念念不忘。但李雨良又安慰自己道:“伍先生对苏麻姐姐如此痴情,不也是一件好事吗?左右苏麻姐姐已经离开了伍先生,我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李雨良点头道:“那好,伍先生就请自己保重,一会云娘得手后,请先生立即离开这里,我们在成方街茶馆会合。”

……

艰难穿过密稠如粥的人流,小心翼翼的躲开化装保护吴远明的吴三桂卫兵,李雨良悄悄尾随吴远明等人来到都城隍庙庙门前,城隍庙庙会有一个风俗,那就是游人要摸庙前两个大石狮子嘴里含的石珠,传说有多子多福的功效,所以每当庙会时,两座石狮子前总是排满了摸石珠的队伍。吴远明对这些本不相信,无奈有心事的小丫头红着脸非要拉吴远明去摸,吴远明无奈,只得随着小丫头去排在队伍之后,等待那多子多福的良好祝愿。

“好机会!”李雨良见吴远明和惠儿排在队伍中缓慢移动,而贴身保护的吴寿和吴喜又站到旁边看热闹,还有那些暗哨也被汹涌的人流冲得七零八落,心中不由大喜。暗赞一声侧着身体慢慢靠过去,一步步看似被人流挤得东倒西歪,实则在慢慢的靠近吴远明,同时手里暗暗握紧藏在腰间的短剑,斜瞪着吴远明的细长美目里已经快要喷出火来……

李雨良与吴远明的距离,但是吴远明对危险的降临却毫无所知,只是不停的与惠儿小丫头打趣,“我说惠儿妹妹,你这么想摸可以多生儿子的石珠子,是不是急着想嫁人了?想嫁谁啊,要不要大哥给你做媒?”而惠儿小丫头满脸通红的只是狠掐吴远明的胳膊,小嘴高高的嘟着却一言不发,最后的被吴远明羞得紧了,忍不住在吴远明脚上狠狠了一脚,嘀咕道:“笨大哥,还不明白惠儿的心。”

“哎哟!”吴远明的左脚脚指头被小丫头狠狠踩中,半是疼痛半是夸张的抱腿大叫起来。吴远明的用意本是想逗小丫头一笑,不料却把心脏要害卖给了李雨良,李雨良再不迟疑,猛然抽出短剑,大喝道:“吴应熊,纳命来!”话音未了,雪亮的短剑已经向吴远明罪恶的心脏狠狠刺下……

“当——!”眼看短剑就要洞穿吴远明心脏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突然又劈来一柄短剑,正好劈在李雨良的短剑上,只是后来这柄短剑主人的力量明显不如李雨良,没能将李雨良的短剑劈飞,仅是将剑锋砸歪,锋利的剑尖顺势而下,竟然刺进到了吴远明旁边的惠儿肩上,鲜血飞溅,顿时染红了惠儿小丫头的半个身子……

“是你!”李雨良大惊下回头去看救下吴远明那人,只见那人虽然身着男装,眉目间却十分清秀动人,面白如玉,再细看时,李雨良顿时认出来人身份——赫然是数月前不辞而别离开吴远明的沐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