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刁妻恶奴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刁妻恶奴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白天遭遇暴雨停电,更新推迟到现在,先向朋友们道歉,再向各位朋友求花求票求收藏,请支持纯洁狼冲击新书榜!)
“公主娘娘,公主娘娘救命啊。”边嬷嬷哭着喊着,踩着清晨还没来不及清扫的积雪,跌跌撞撞冲进建宁公主居住的吴府后院,那飞一般的速度,已经和驿站八百里加急的信使一般无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肯定不会有人相信这位年近五旬的边嬷嬷能跑出这速度,而且边嬷嬷飞奔中还能喊出那么高亢刺耳的声音,这手本事可没那个信使能办到了,“公主娘娘,救救老身那苦命的孩儿吧。”
求救的路上,边嬷嬷撞歪了建宁公主亲手栽下的石榴树,碰翻了建宁公主最喜欢那盆四季吉祥盆景,还和建宁公主最亲近的四个贴身侍女之一的香砌撞了个满怀,恰巧香砌手里端着满满的一盆洗脸水,热腾腾的洗脸水泼洒开去,边嬷嬷和香砌顿时成了落汤鸡。气得香砌直跺脚,埋怨道:“边嬷嬷,是房子失火了还是天塌下来了?你怎么这么走路?看看,公主娘娘的洗脸水都被你打翻了。”
“香砌姑娘,香砌姑娘。”边嬷嬷绝对的答非所问,抓住香砌的小手大哭着只是追问不止,“香砌姑娘,公主娘娘早起了没有?如果没有,请你快去叫醒她,我要求她救我那儿子的命啊!”
“边嬷嬷,你儿子怎么了?”卧房中传来建宁公主那高傲的声音,“香砌,领边嬷嬷进来说话。”
“公主娘娘,我儿子……我那苦命的儿子,他犯到额附手里,已经被关到了柴房,就快没命了!”边嬷嬷那高亢的声音在吴府后院中回响,震得房顶和树木上的积雪簇簇而落,使得吴府周围的民居在一夜之中遭遇第三次噪音攻击,气得这些百姓纷纷破口大骂,“狗汉奸生出来小汉奸,家里闹鬼了吗?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当然,在清初那么苛酷的政治环境里,这些话一般人是不敢当众骂出来的。
卧房门推开,边嬷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冲进卧房,因为房中生着地龙,室内温暖如春,建宁公主只穿了一套月白小衣就坐在梳妆台前,由她另外三名贴身侍女红芍、菱荷和云袖侍侯着梳妆打扮。见边嬷嬷进来,建宁公主头也不回,打着呵欠问道:“嬷嬷,你的儿子有什么事犯在额附手里了?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公主娘娘,事情是这样,昨天晚上三更的时候,世子突然把我儿子叫到他的书房。”边嬷嬷抽抽噎噎的把她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详细经过说了出来:“说是我儿子在当管家的时候吃了些小钱,要把我儿子管家的职位免了,交给世子家原来的老奴才吴福。”
“他好大的胆子。”边嬷嬷还没说完,建宁公主就已经哼哼起来,“昨天晚上他大半夜的鬼哭狼嚎,吵得本宫半夜没睡好,这笔帐本宫还没找他算,他竟然还敢拿本宫奶娘的儿子开刀,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说着,建宁公主突然想起一事,又问道:“红芍,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为什么额附还没来给我磕头请安?”
“回公主娘娘,现在已经是辰时二刻了。”红芍柔声答道,这红芍乃是孝庄太皇太后三年前赏给建宁公主的四个贴身侍女之一,汉军旗人,今年仅有十六岁,与建宁公主最是亲近不过。同时她也是吴府丫鬟侍女中最漂亮最俏丽的一个,声音极是清脆动听。
“好大胆!”建宁公主气得重重一拍梳妆台,怒喝道:“本宫才进宫陪伴母后三天,他吴应熊就敢忘记每天三次的二跪六叩例礼?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建宁公主气急败坏间连自己也骂到了,“去,把那个汉狗额附叫来,本宫今天要亲自执行家法!还有,把黄二从柴房里放出来,不就是吃点钱嘛,他父亲吴三桂每年从我们爱新觉罗家讨去那么多军饷,吃他点也是应该的!就说本宫说的,赦了黄二的罪!”
“公主娘娘,黄二不是因为吃黑钱才被关的。”边嬷嬷怯生生的插话道:“昨天晚上黄二在额附书房里,不小心碰翻了一盏油灯,要死不死那盏油灯的灯油偏巧把先皇的圣旨污了,还把圣旨烧坏了一些……。所以,额附才把黄二关进柴房,一会还要送到顺天府治罪……。”
“烧了先皇的圣旨?!”建宁公主倒吸了一口凉气,半晌才缓缓道:“奶娘,这事不是本宫不愿帮你,这损毁圣旨可是大不敬的不赦大罪,依大清律是要杀头的。这个不光本宫保不了你的儿子,就是本宫的母后太皇太后也没办法包庇啊。”
“公主娘娘,正因为难老奴求你啊。”边嬷嬷杀猪一般放声大哭起来,“老奴就那么一个儿子,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叫老奴怎么活啊?公主娘娘,公主娘娘,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哭喊着,边嬷嬷给建宁公主磕头不止,直至额头出血,那凄惨的模样,倒和昔日吴应熊被建宁公主毒打时一般无二。
“可这是大不敬之罪啊,叫我怎么救?”建宁公主为难的看着把自己养育长大的边嬷嬷,完全无计可施。别看建宁公主平时里嚣张跋扈,无比歧视汉人,可她对大清江山是否稳固却看得比谁都重,帝王家带头有法不依,违法不究,传出去了下面人可就要上行下效了,这势必会影响大清江山能否铁箍一勒万年青。
这时候,建宁公主身边最漂亮的丫鬟红芍开口了,这个小丫头不仅外貌清秀可人,头脑也是极为灵活,平时里就是建宁公主的狗头军师,想出了不少整治折磨吴应熊的馊主意。红芍眨巴着大眼睛说道:“公主娘娘,奴婢有一条计策,或者可以救出黄二,免去他的大不敬之罪。”
“什么办法?快说。”建宁公主大喜问道。边嬷嬷也将磕头的对象转到红芍身上,“红芍姑娘,如果你能救出黄二,你就是老身的重生父母,老身一定叫黄二明媒正娶把你娶进家门,让你做正房太太,我们全家都对你感恩戴德。”
“呸!”红芍红着脸皮在心里暗唾一口,心说你想得美,如果不是看在公主和太皇太后的面上,我才懒得管你儿子的死活。原来那管家黄二在吴府担任管家期间,外房的丫鬟使女可以随意欺凌,可是内房丫鬟黄二却没有胆子敢动,尤其是建宁公主身边的红芍、香砌、菱荷和云袖四女,个个如花似玉,俏丽可人,黄二更是垂涎三尺,早就想把四女最漂亮的红芍弄到手了。所以红芍咳嗽一声说道:“边嬷嬷,让黄二娶我过门就免谈了,只求你管好黄二,叫他今后不要再纠缠我就行了。”
“这……,是,是是是!老身一定管好他。”边嬷嬷心中大怒,暗暗在心中发誓,只要把黄二救出来以后,一定求建宁公主把红芍赏给自己的儿子,到那时候再慢慢收拾这个不识抬举的小丫头。但现在边嬷嬷有求于人,只好暂时在建宁公主身边养成的骄横性格,恳求道:“红芍姑娘,红芍奶奶,老身求求你快说救黄二的办法吧,再晚可就来不及了。”
“其实真正说起来,我这办法也很简单。”红芍很会察言观色,瞟见建宁公主在梳妆镜中的面色不善,不敢再吊她和边嬷嬷胃口,马上飞快的说道:“就是找一个人,找一个能扛下这个大不敬罪名的人,把损毁先皇圣旨的罪名抗下来。”
“找一个能把损毁先皇圣旨罪名抗下来的人?”那边嬷嬷走东家窜西家搬弄事非是一顶一的好手,可是说到耍心眼玩计谋那可是给红芍提鞋子都不配,疑惑道:“怎么找?损毁圣旨可是杀头的死罪,谁有这么傻会替我儿子抗下来呢?”
“损毁圣旨确实是死罪,可是如果说抗下罪名的人是无意损毁,那个人身上又有功禄爵位,那个人就可以杀头。比如说……。”说到这里,红芍漂亮的小脸上尽是奸诈,吃吃笑道:“比如说,我们公主娘娘的吴额附,他如果肯替黄二抗下这罪名,又有公主替额附证明是无心之举,那么朝廷最多只是下旨将额附责备几句,罚去一两年的俸禄就算了。”
……
“阿嚏!”吴远明一个喷嚏打出,一大坨鼻涕飞到吴远明即将画好的图纸上,气得吴远明掷笔大骂,“一定是什么人在背后算计老子了,要是让老子知道他是谁,男的老子要把他送进大牢杀头,女的先奸后杀!”
“世子,‘老子’乃是市井粗鄙之言,世子你是金枝玉叶之身,这样的话老奴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学来的,但还是少说的好。”吴应熊的老忠仆吴福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习惯了,以后会注意的。”吴远明有些尴尬,他和前世吴应熊的意识融合以后,仅仅是继承了吴应熊的记忆,却没有继承半点吴应熊的教养,所以才会习惯的说起前世的口头禅。不过吴远明很快找到转移话题的办法,擦去图纸上的鼻涕,三笔两笔画完便递给吴福,吩咐道:“吴福,你和吴寿带上一万两银票,亲自去一趟城东的马车行,让他们在正月初八之正午之前一定要按照图纸造出我要我马车,我要给穆里玛大人送一份大大的惊喜。”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17K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对对对,红芍姑娘好妙计。”边嬷嬷哭得眼睛红肿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虽说红芍这个主意是把名誉上的主子吴应熊推进了火坑,可建宁公主身边的人有谁会把吴应熊放在眼里。所以边嬷嬷想都不想,双腿一动马上将磕头的对象改回建宁公主,磕头道:“公主娘娘,红芍姑娘出的果然是好主意,公主娘娘,老奴就那么一个独生儿子,求求你救救他吧,要是他就这么没了,老身百年以后可连个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了。公主娘娘啊——!”
边嬷嬷的哭喊声音极具穿透性,刺得红芍、香砌等四名少女耳膜嗡嗡作响,可建宁公主却仿若不闻,倒不是建宁公主舍不得拿吴应熊去给奶哥哥抵罪——试问一个与丈夫结婚十五年都不肯与丈夫同床的女人,对丈夫还能有什么感情?而是大清朝的和硕恪纯长公主考虑得更深一些,因为吴应熊虽然好欺负(?),可吴应熊背后的吴三桂却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人物。
“如果用强逼那个窝囊废担任罪责,那他说不定会写信告知吴藩,吴藩借机闹将起来,肯定又是一场风波。”建宁公主也颇有一些政治头脑,暗暗在心里盘算道:“所以得用一点手段骗那个窝囊废承担责任,这样一来既可堵住吴藩的口,又可以在正月十五吴藩派人进京讨饷时,给我那皇帝侄子增加一个谈判的筹码。”
建宁公主盘算的讨饷一事正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藩饷,三个坐镇南方的藩王吴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每年都要从清廷弄走大笔军饷,甚至有一年讨去的军饷还超过清廷当年财政收入的总和,给朝廷造成巨大的财政负担。而今年吴三桂伸手讹诈军饷的日子又要到了,为了这事朝廷上下已经个个愁容满面,不光康熙皇帝和孝庄太皇太后发愁,就是康熙现在的敌人鳌拜也大敢头疼。而建宁公主如果能把傻乎乎的窝囊废吴应熊骗得抗下这大不敬之罪,康熙就可以利用这事在讨饷使团面前大做文章,逼吴三桂降低索要军饷的数额!
“红芍,你去把额附请来这里。”计议一定,建宁公主马上把她身边最漂亮的丫鬟派去请吴应熊,而且为了让吴应熊乖乖上钩,建宁公主还附加吩咐道:“对额附态度好一些,不要用往常的逼迫手段,要把他哄来。”
建宁公主如意算盘打得呱呱叫,可惜她并不知道的是,此刻她名誉上的丈夫吴应熊——也就是现在的吴远明因为一夜没有睡好,把事情交代给吴福去办后,已经躺回床上假寐,素来不喜欢单独睡觉的吴远明吴大世子还在心里盘算,“要是有一个漂亮女人给我搂着睡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