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倒打一耙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倒打一耙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新书榜上被丸子超过了,跪求鲜花、点击与收藏,请支持纯洁狼夺回新书榜第一!)
“如果有个漂亮妞来陪我睡觉就好了,最好是没开个苞的啊!”吴远明爬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睡不着,在心里不断的嚎叫,那模样几乎与发情的禽兽没什么两样。其实,这也不能怪吴远明精虫上脑,主要是因为吴远明在二十一世纪时,吴远明有一个开娱乐城的哥哥,所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吴远明二十岁不到就养成了每天晚上搂着坐台小姐睡觉的习惯,突然叫吴远明单独一人入睡,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世子,你去给公主娘娘请安的时间已经过了。”吴禄低声提醒道,吴禄和他的兄弟吴寿、吴喜因为是在吴三桂家中出生,对吴远明的忠心是没得说的,又早就习惯了以前那个习惯窝囊懦弱的吴应熊,今天见吴远明忘记了给建宁公主每天例行的请安,便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世子,公主自从昨天晚上回家到现在,你都还没去给她请安,昨天晚上你又阴了她奶娘的儿子,如果你再不去请安,她恐怕要借题发作了。”
“去她娘的!”吴远明正因为没有女人陪着睡觉而心浮气躁,破口大骂道:“那个臭婆娘为什么不来给我请安?成亲十五年了,我连她长什么样,是美是丑都不清楚,还要我每天去给她请安?”
吴禄和吴喜不说话了,因为吴应熊性格懦弱,建宁公主性格强悍又生性歧视汉人。所以成亲十五年来吴应熊不仅从没与建宁公主同床共枕,就连每次见面都是隔着珠帘说话,所以吴远明说不知道自己成亲十五年老婆才什么样倒一点不夸张。尴尬了半晌,心直口快的吴喜才赔笑道:“世子不用担心,公主娘娘身边的四个侍女个个美若天仙,国色天香,这你是知道的。既然丫鬟都长这么漂亮了,想必公主肯定会比她们更美。”
“难说,搞不好是条恐龙也说不定,不过她的几个丫鬟很漂亮倒是事实。”提到美女,吴远明精神立即为之一振,摸着下巴一边搜寻吴应熊的记忆,一边色迷迷的说道:“尤其是那个叫什么红芍的,真是让人流口水啊。虽说她只是一个奴婢下人,可本世子还是很乐意帮她摆脱少女身的。”
“额附在书房吗?奴婢红芍求见。”大概是天遂人愿,吴远明刚开始打红芍主意的时候,建宁公主身边最漂亮的侍女红芍那清脆的声音便在书房门外响起,把吴远明乐得连叫,“进来,红芍姑娘,快请进。”一边叫吴远明还一边朝房中的吴禄和吴喜摆手,低声说道:“你们出去,呆会房间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许进来,也不许其他人进来,事成之后本世子有赏。”
“世子,那红芍是公主娘娘身边最得宠的丫鬟,又是太皇太后亲自赏给公主娘娘的,你可不能乱来啊。”吴禄隐约猜到吴远明想做什么,赶紧提醒道:“昨天晚上世子你把黄二整了,是因为你手里握着黄二的把柄,不怕公主娘娘责怪你,可这红芍又没犯什么错,你要是动了她,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吴禄,这么着急为什么啊?是不是你也看上她了?”吴远明坏坏的笑着低声问道,二十六岁还没有成亲的吴禄脸一红,喃喃道:“世子,我是为你着想,公主娘娘毕竟是皇上的亲姑妈,你要是接二连三得罪她,只怕皇上怪罪下来世子会有麻烦。”
“没事的,不就是一个丫鬟吗?朝廷还不会闲到来管我房中私事。”吴远明深知康熙现在的首要目标是鳌拜,在剪除鳌拜之前绝对不会冒险动自己一根毫毛——康熙也怕把吴三桂和鳌拜逼成了联盟,所以吴远明大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吴远明一边挥手命令开门,一边低声淫笑道:“你们放心,你们父子对本世子忠心耿耿,本世子也不会亏待你们。红芍归本世子,公主身边另外三个丫鬟香砌、菱荷和云袖也长得不错,你们三兄弟一人一个,你们就等着看好吧。”吴远明那口气,几乎和强盗分赃一般。而吴禄和吴喜两条光棍被吴远明这么一引诱,马上满脸通红,心里暗喜嘴上客气,手上则赶紧打开房门,“世子,小人不敢。”
书房门刚拉开时,吴远明的那双三角眼马上向外放光,哈喇子立即溢出了嘴角,而出现在吴远明面前的红芍不堪是被誉为吴府第一美人,清秀的鹅蛋脸,眼大睫长,红彤彤的小嘴不管谁看了都有想亲一口冲动,穿的虽是丫鬟服色比较单薄,却勾勒出了****的美妙线条。看得吴远明是在心里狂骂以前的自己,“以前我真是笨得可怜,这么漂亮的丫鬟就在身边竟然没有下手,难怪会被老金写成太监。”
“额附,公主娘娘请你到后房一叙。”房间中光线比较昏暗,红芍并没有发现吴远明那野兽般的表情,只是按建宁公主的吩咐客客气气的向吴远明说话,“额附请赶快一些,公主娘娘是有急事找你。”
“红芍姑娘别急,进来说话。”吴远明从床上站起来坐到炭炉旁,朝红芍招手道:“红芍姑娘,到火边说话,外面天寒地冻的,小心别冻着。”
这时候,俏丫头红芍已经发现吴远明看自己的眼色不对,但吴应熊以前那懦弱窝囊的性格给红芍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所以红芍做梦都没想到吴应熊会对自己欲行不轨,加之门外寒风刺骨,衣着单薄的红芍也就走进了吴远明的书房。但红芍双脚刚踏进门内,被吴远明的许诺打动的光棍吴禄和吴喜就同时出门,并且在门外将门关上,留下小红帽红芍和大灰狼吴远明单独呆在书房之中。
“吴禄,吴喜,你们怎么把门关了?”直到此刻,过于轻敌的红芍才发现事情的不对。红芍刚想过去拉开门时,吴远明已经一把抓住她,象老鹰抓小鸡一样将身材娇小玲珑的红芍提溜过来,拉到炭盆旁边按了坐好,吴远明淫笑道:“红芍姑娘,是本世子叫他们关门的,你看外面雪下得这么大,不关门能留住热气吗?”
说话间,吴远明抓住红芍白嫩柔软的小手便下流的搓揉起来,把红芍吓得赶紧奋力抽手,惊叫道:“额附,你不能这样,要是公主娘娘知道了,不光奴婢要受罚,额附你也逃不了公主的惩罚。”
“那个臭婆娘算什么东西?也敢罚我?”吴远明确实是天生反骨,背地里骂骂康熙皇帝的亲姑妈建宁公主也就算了,当着建宁公主的心腹还口出大逆不道之言,真是嫌脑袋长在头上太麻烦了。说着,吴远明已经急不可耐的去搂抱红芍的纤细腰肢,一张臭嘴凑到红芍脸上就是乱亲,还引诱道:“红芍姑娘你不用怕,本世子还没纳妾,只要你乖乖从了本世子,本世子一定把你收房,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不,不!”红芍丝毫不为吴远明的引诱所动,只是拼命的挣扎着反抗。倒不是红芍真的不贪图荣华富贵,如果是换成其他王爷的世子提出要把红芍收房,那家境贫寒的红芍十有**会点头答应。但吴应熊吴大世子就不同了,建宁公主有多心狠手辣红芍比谁都清楚。而且红芍进到吴府候还听说五年前的一件往事——吴应熊患病时,一名外房丫鬟因为可怜吴应熊,悄悄在深夜里进房照顾发烧的吴应熊,结果那丫鬟第二天就被建宁公主卖到了八大胡同里,受尽折磨而死。正值青春年少的红芍还想多活几年,那敢接受吴远明的引诱。
红芍毕竟是女子,力量和身强力壮的吴远明差了一截,随着“刺啦”一声,红芍胸前的单薄衣衫被吴远明撕破,一对洁白无暇的鸽乳便暴露在滴水成冰的寒冷空气中。羞怒交加中,红芍不知从那里冒出来一股力气,奋力推开吴远明,满面泪水的捂着胸口冲到门前,想要夺门而逃,但吴禄和吴喜已经在门外将门锁上,红芍唯一的逃生道路已经被堵死。
“红芍姑娘,你就从了本世子吧。”吴远明淫笑着又慢慢逼上来,那淫亵的模样,已经彻底和野兽一般无二。红芍急中生智,跑到墙边拔下吴应熊挂在墙上装饰门面的宝剑,架到自己脖子哭喊道:“额附,你如果再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反正失身也是死,我不如保住清白而死!”
“红芍姑娘,你这是何苦呢?”吴远明在二十一世纪坏事做尽,惟独没有闹出过人命,初到这人命贱如刍狗的乱世一时半会自然还不习惯(众书友:要是习惯还了得?),倒被红芍吓了一跳,急得吴远明连连摆手,语无伦次,“红芍姑娘,你这是何苦?你这么漂亮,死了多可惜,就算你真想死也等我们亲热以后……呸,红芍姑娘,你千万不要乱来,本世子是真心想纳你做妾!你也知道,本世子从来不和建宁那个贱人上床,将来你不会寂寞的。”
“额附,奴婢身份低微,本不该拒绝你,可你又不是不知道公主的脾气。”红芍流着眼泪哽咽答道:“如果奴婢答应了你,那公主肯定不会饶过奴婢,不只是奴婢一人,就连奴婢的父母和弟弟都难逃活命。所以奴婢宁可死自己一人,也不愿连累父母家人。”
“娘的,又是那个变态的臭婆娘!老金对她的描写还真没冤枉她!”吴远明暗骂一句,又安慰红芍道:“红芍小亲亲,有我保护你呢,你不用害怕。你放心,不出三天,本世子就可以把你的公主娘娘整治得服服帖帖,你尽管可以放心。”
“你骗人!这些年你连大声对公主娘娘说话都不敢,拿什么保护我?”尽管在惊骇和害怕中,小丫头红芍的心眼仍然灵活无比,眼珠一转说道:“如果你真能保护我,那你现在就去对公主娘娘说,要纳我为妾,我就什么都顺着你,你敢不敢?”
“我有什么不敢?”吴远明豪气万丈,这句话差点没脱口而出,但吴远明毕竟生性多疑,略一眨眼便猜到红芍的真正用意,这个小丫头是在装哭,她怎么可能会乖乖听自己的话,向自己献出身体?叫自己去找建宁公主,不过是给她争取逃跑的时间而已!见吴远明气势一颓,红芍这狡猾的小丫头顿时在心里松了口气,情知自己的眼泪加威胁起了作用,脸上却哭得益发的伤心。但红芍没能高兴多久,素来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吴远明同样眼珠一转,已然是计上心来。
“刺啦——!”又是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吴远明翻手一把便撕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的胸膛。对面的红芍误以为吴远明兽性大发就要扑上来了,吓得连眼泪攻势都忘记了,举剑颤抖着对准吴远明的胸膛,惊叫道:“额附,你……你别乱来,你别逼我!”但吴远明接下来的动作却让红芍差点没气晕过去……
“来人啊!女采花贼倒采花了!”脸皮厚度可比紫禁城城墙的吴远明放声大叫,叫声惊惶得象是他面临即将被侮辱的厄运,而不是对面的柔弱少女红芍,那叫声之逼真把房外偷听的吴禄和吴喜都吓得不知所措,几乎要撞门进来——但他们的动作却因为听到吴远明接下来的叫嚷而定格。吴远明大喊大嚷道:“快来人,红芍她要强迫我纳她为妾,要强行玷污本世子了!”
“额附,你…………你胡说,你胡说八道。”红芍被吴远明无耻的倒打一耙气得差点说出话来,红芍满脸通红的说道:“我什么时候强迫你纳我为妾了?我怎么可能对你倒采花?”
“那好,我们到建宁公主那里当面对质去。”吴远明停住叫喊,低声阴笑道:“我有门外的吴禄和吴喜给本世子做证,你有给你做证?”说到这,吴远明换了一副色眯眯的表情,低声说道:“红芍小宝贝,你要是乖乖从了本世子,那本世子就包你平安无事,你要是不从,哼哼!”
“无耻!下流!卑鄙!”红芍气得全身发抖,同时也暗暗害怕,如果吴远明真把她拖到建宁公主那里对质,那有伪证的吴远明自然占尽上风,一旦心狠手辣的建宁公主误以为自己想要图谋平西王世子侧室的位置,那自己不但要死无葬身之地,就连家人都肯定逃不了那位薄情寡怜的主子毒手!想到这里,红芍漂亮的小脸蛋不由有些发白。
“走,我们去对质。”吴远明最会察言观色,见红芍已经流露出动摇,便一把夺过被吓得失魂落魄的红芍手中宝剑,抓起她的小手就往外拖,“走啊,你认为本世子是冤枉你,那你就去找建宁公主给你主持公道吧,看她会不会杀你!”
“不,不要……。”红芍的挣扎无力而软弱,拒绝的声音比蚊子还小。吴远明见时机已到,便一把将娇小俏丽的红芍抱进怀中,大手在红芍硬邦邦的小**上揉弄起来。而红芍此刻已经完全失去抵抗的意志,只是勉强按住吴远明的手恳求道:“世子,公主会杀了我的,你答应要保护我,求求你一定要做到。”
“那当然。”吴远明将红芍横抱在怀里,一边将泪眼朦胧的小丫头横放在床上,一边低声笑道:“你马上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吴远……吴应熊怎么会舍得让我的女人死掉。”
“呜……,轻些,我第一次……。”书房中传出一阵阵低吟细喘,房外灰蒙蒙的天空则又飘飘扬扬落下朵朵雪花,仿佛是老天爷都看不惯这世间的污秽,想要用这鹅毛大雪来遮掩……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书房里的呻吟喘息声才算是停了下来,彻底满足后的吴远明因为一夜未睡加之劳累过度,终于搂抱着红芍柔软的娇躯满意的呼呼大睡。而体力不济的红芍也带着满腹的担忧闭上泪眼假寐,对恐怖的未来惊忧不已,但没过多久,同样疲倦不堪的红芍终于也靠在吴远明的胸膛上昏昏睡去,即便如此,红芍长长的睫毛上仍然晶莹的泪珠。
“乒乓!”吴远明睡得正香的时候,他书房的房门突然被人砸开,朦胧中,吴远明只听到一女人愤怒的尖锐叫声,然后有一只手粗暴的抓他的脸,睡得昏昏沉沉的吴远明吃疼大怒,想也不想就是一巴掌打出去,“啪!”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反清复明从打老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