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丧钟为谁而响(上)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丧钟为谁而响(上)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吴应熊那狗贼家里的情况是这样。”矮小干瘦得象一只老鼠一般的胡宫山伸出两根柴枝似的手指,在画着吴应熊家的平面图上比划着介绍道:“鉴梅人被关在后花园的地牢,而地牢唯一的入口是在后花园正中的假山下,我们的细作送来情报说,吴应熊那狗贼为了对付我们,已经把后花园的树木花盆全部移走,让我们没有隐蔽身形的位置,并且把鳌拜给他的三百士兵全布置在了花园里。”
“真够蠢得可以。”魏东亭冷笑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鳌拜老贼给吴应熊的兵,全是鳌拜兄弟穆里玛从湖南带来的轻骑兵,这样的兵到了战场上倒是有用,可是房舍之间的巷战就完全外行了。”话虽这么说,魏东亭心里却着实奇怪,魏东亭了解鳌拜士兵的情况是因为康熙在穆里玛的队伍里埋伏有眼线,而胡宫山是孝庄的亲信并非康熙直属,却能了解吴应熊家中的准确兵力布置——难道说,孝庄在吴应熊家里也埋伏有眼线?
“还是要小心为上。”胡宫山眨眨三角眼,抖动着老鼠须说道:“吴应熊那小子也并非笨蛋,他让鳌拜给那些士兵全部装备了巷战有效的强弩,并且以地牢入口为中心,在花园之中用茅草围出了三个圈,上面全洒上了硫磺火油等引火之物,只要稍有动静就点燃茅草照明,乱箭齐射我们,这一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
魏东亭和史龙彪等人全皱起了眉头,黑夜之中大火一燃他们便无处藏身,三百把硬弩发射出来的弩箭一起招呼过来,武功再高都难以招架。而犟驴子等头脑简单之辈则哇哇大叫,“这有什么难对付的?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先去找吴应熊算帐,把花园里的士兵引开,另外一路乘机去救魏大哥的未婚妻不就行了。”
“没那么简单。”胡宫山一只手捻着胡须,一只手指着草图上吴应熊的书房位置说道:“吴应熊那小子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把一百五十名鳌拜亲兵调到了位于东厢的书房周围,专门保护他一个人,鳌拜老贼的亲兵有多厉害我想你们都知道,就你们几个,只怕还进不了吴应熊住的书房,就被鳌拜亲兵乱刀分尸了。”
“那怎么办?”犟驴子一阵泄气,焦急道:“直接强攻也不行,围魏救赵也不行,我们该怎么办?过了今天晚上,鳌拜那老贼就要对魏大哥的未婚妻下毒手了!”穆子煦和郝老四也是如此表示,都显得异常焦急,让他们的结拜大哥魏东亭万分感动。
“史大侠,我们是去救你的义女,你也出个主意吧?”胡宫山当然不会把希望寄托到暴躁无智的犟驴子身上,而是将询问的目标转向史龙彪。史龙彪努力寻思片刻,摇头道:“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如果……如果能把鳌拜狗贼的人引出吴府就好了。”
“啪!”胡宫山突然一拍手掌,呵呵大笑道:“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只要用调虎离山之计把鳌拜的人引出吴府,我们不就可以把鉴梅姑娘救出来了?告诉你们吧,其实这点太皇太后老祖宗也已经想到,她老人家已经给我们准备了一条锦囊妙计,只要我们按计行事,就一定能救出鉴梅姑娘。”
“计将安出?”孝庄的老谋深算谁不知道,魏东亭等人闻言自然大喜,纷纷询问计策详细。胡宫山则尖声一笑,低声道:“今天和硕建宁公主进宫去找老祖宗告状之后,本来已经被劝出宫,可老祖宗又派人把她追了回来,准备在今夜的三更时分再派二十名御前侍卫将公主送回吴应熊家。而到了那时候,前锋营将恰好有一支为数两百人的巡城军队经过石虎胡同,明白了吗?”
“不明白!”史龙彪、魏东亭和犟驴子等人纷纷摇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胡宫山微笑道:“你们啊,打打杀杀还可以,说到出谋划策,可就差远了。你们说,御前侍卫的统领是谁?前锋营的统领又是谁?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如何?”
“我明白了。”魏东亭头脑也极不错,立即鼓掌笑道:“御前侍卫统领是鳌拜老贼的义子讷莫,前锋营统领是倭赫,两人平时里关系极为恶劣,导致御前侍卫和前锋营的人经常为了一点小事打群架,互相之间多有死伤。而吴应熊那小贼家里的军队全是鳌拜的士兵,如果两边的人在石虎胡同里冲突起来,御前侍卫人少,鳌拜的亲兵肯定会出来助拳!到那时候,就是我们营救鉴梅的机会了。”
说到这里,魏东亭泣不成声,朝着皇宫的方向磕头道:“老祖宗,你对奴才深恩厚情,奴才就是粉身碎骨,也难报答万一。”犟驴子等人则有样学样,纷纷磕头感谢道:“老祖宗,多谢你给奴才们一个向魏大哥补偿的机会,奴才们一定宁死效忠皇上。”
“快起来去准备吧,天已经黑了。”胡宫山心说如果不是需要你们给皇上死心塌地的卖命,太皇太后才懒得理会一个乡野女子的死活。胡宫山又命令道:“今天晚上行动的时候,全部要黑衣蒙面,就算被失手被擒也只能说是自主行动,绝不能吐露幕后的指使者。毕竟现在的万岁爷,还没到和鳌拜、吴三桂彻底撕破脸皮的时候。”
魏东亭这边紧张准备的时候,吴远明那边也在紧张的忙碌着,因为双方都知道营救史鉴梅或者史鉴梅被救走就只剩下今天晚上的一夜时间,成败已经在此一举。不知不觉间,时间已是接近三更(注1)时分……
……
“梆——咣!咣!寒潮来临,关灯关门!梆——咣!咣!关好门窗,小心火烛!”随着一快两慢的梆子声和更夫有节奏的呼喊声渐渐响起,闷闷不乐的建宁公主也被御前侍卫总管讷莫领着一群御前侍卫送回到了石虎胡同。一路上,建宁公主的情绪明显不好,还不时发发脾气,“母后也太不心疼女儿了,都快三更了还不让女儿在宫里过夜,硬是逼着女儿回家,困都困死了。”
不满归不满,但孝庄太皇太后的旨意建宁公主还是得听的,所以建宁公主也就只能在路上发发牢骚,拿三个俏丫鬟香砌、菱荷与云袖、还有那个因为儿子已经被送进顺天府治罪而哭哭啼啼的边嬷嬷出出气,一路上被骂多了,香砌等三个俏丫鬟也就不敢呆在建宁公主身边,全都退到了马车背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自顾自聊天,除非建宁公主叫她们做事,否则绝不敢靠近马车。而三个俏丫鬟中目前最漂亮的云袖,甚至还和御前侍卫总管讷莫眉来眼去的聊了起来。
“讷莫大哥,你的胳膊好粗啊!起码是我的三倍!”云袖用崇拜的语气向讷莫恭维道:“到了战场上,怕是五、六个贼人也打不过你吧?”
“区区五、六个小蟊贼算什么?”讷莫本就是好色之徒,见俏丫鬟云袖主动与他说话自然求之不得,得意的抬臂握拳,上臂立即鼓起大大的一块肌肉,讷莫昂首道:“上一次在八大胡同和别人打架,我一个人空手打翻了十二个,其中三个重伤!一个当场毙命!”
“讷莫大哥好厉害。”云袖夸张的鼓起手掌,只是怕建宁公主听到所以不敢大声,云袖又眨动着大眼睛说道:“讷莫大哥,你手的肉一定很硬,我能摸摸吗?”
“当然可以。”讷莫见石虎胡同已到,索性便跳下马走到云袖旁边将手臂伸出,云袖的脸皮也确实不是盖的,摸着讷莫胳膊上铁块般的疙瘩肉啧啧称奇,讷莫乘机握住她另一只小手轻轻揉捏,不过云袖只是羞答答的横讷莫一眼,也不埋怨,更没有将手抽回,惹得讷莫淫心大起,也招来旁边的御前侍卫们阵阵低声淫笑。
“这小娘们真他娘诱人。”讷莫一边揉捏着云袖的小手,一边琢磨着改天怎么向吴应熊要人,讷莫心说吴应熊已经投靠了自己的义父鳌拜,论辈分应该算是自己的兄弟了,向他索要一个小丫头,他应该不会拒绝吧?讷莫正美滋滋幻想间,迎面走来一队打着火把的士兵,讷莫知道这应该是九门提督或者死对头倭赫的军队巡夜,也没做他想,谁知刚才还柔情蜜意的云袖突然脆生生的叫了一句,“倭赫大哥。”随即便挣脱了讷莫的手掌,快步跑向那队巡城士兵。
“妈的,难道又是倭赫那王八蛋?”正握在手中的美女突然扑向死对头,讷莫不由气得七窍生烟,仔细一看果然,火把照耀中,云袖已经拉着前锋营统领倭赫的手在低声说笑了,不时还往自己这边指指点点,隐约间,讷莫还听到倭赫说了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由怒火直冲脑门。
“大人,倭赫那乌龟王八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名御前侍卫耳尖,将倭赫的话听得一清二楚,马上向讷莫打小报告。讷莫见前锋营人多势众,咬牙道:“护送公主要紧,改天再找那个王八算帐。”讷莫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谁知那边倭赫却听到了他的骂声,倭赫马上抬头喝道:“那边是那个嘴没洗干净的杂种骂人?有种给老子站出来!”
“倭赫大哥,算了。”云袖劝那倭赫道:“刚才骂你的是御前侍卫总管讷莫讷大人,他一个人能打十二个,你打不过他的,不要吵了。”云袖的话无疑是火上加油,那倭赫马上跳下马吼道:“讷莫,你他娘的少瞎吹,一个打十几个?上次在怡红楼打架,你们十几个御前侍卫,怎么被我们前锋营六个人打了?”
“去你妈的!”御前侍卫和前锋营素来不和,讷莫身为御前侍卫老大自然不肯向前锋营低头,回骂道:“怡红院那次是老子的弟兄全喝醉了,否则你们算个驴屌?吉祥赌房那次,老子的十几个弟兄,不是把你们前锋营的三十几个人砍了?”
“那是你们一帮杂种都带着刀,老子的人没带家伙!”倭赫看来今天晚上想要仗着人多欺负人少了,挑衅道:“有种的,老子和你现在来一场!”
“老子奉旨送和硕建宁公主回家,没时间搭理你。”讷莫毕竟也不是笨蛋,说什么也不带着二十人去挑对方的几百人,回口道:“想要打架,明天晚上老子带上一百人,你带上一百人,出城到左家庄化人场打,连给你们收尸的功夫都省了。”
“妈的,老子就知道你怕了。”倭赫听说建宁公主还在车里也不敢太过放肆,本想等讷莫把建宁公主送回了家再找借口打架。谁知道就在这时候,胡同里吴府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接着出来一帮持刀荷枪的士兵,为首的一人问道:“刚才说话的可是讷莫大人?小人是鳌相爷府上的昆由。”原来鳌拜带来的士兵听到了倭赫与讷莫的对骂,知道自家人要在胡同里和前锋营打架了,所以马上通知昆由和峻尔,昆由便带着人出来助拳打架了。
“哈哈!”见昆由带着的人也不少,刚才还一心息事宁人的讷莫立即气焰嚣张起来,讷莫也不去寻思昆由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大叫问道:“昆由兄弟,我就是讷莫,你带来了多少人?”
“三百!”昆由大喝答道:“还有相爷的一百五十亲兵,一共四百五十人!讷爷,有事吩咐一声,兄弟赴汤蹈火!”
“操你奶奶的倭赫!”讷莫一听自己的人比对方多得多,马上一蹦三尺高,破口大骂道:“你不是想和老子打架吗?左右公主已经到家了,老子的差事也算完了,咱们就在这里决个高低!”叫喊间,讷莫一挥手,十名御前侍卫立即将吓得魂不附体的建宁公主和边嬷嬷等人送进吴府,把火点起来的云袖也跟着溜了进去。
“去你妈的讷莫,想欺负人少?”倭赫确实是悍不可挡,甩手将马鞭砸向讷莫,大喝道:“老子不怕你!弟兄们,上啊!”
“倭赫,今天你的死期到了!”讷莫闪身躲开马鞭,呛啷一声抽出宝刀,吼道:“弟兄们,教训这帮龟儿子!”讷莫带来的御前侍卫听到自方稳操胜算,那还有不打特打之理?一个个抽出腰刀,口中高喊着“杀啊”如狼似虎的扑上去,而昆音为了讨好讷莫,自然也是一挥手,带来的士兵纷纷冲出吴府大门,也是恶狠狠的扑向前锋营士兵。只在眨眼之间,石虎胡同中便喊杀声与刀剑声四起……
“我们走!”潜伏在吴府对面高墙上的胡宫山命令道,而此刻鳌拜的士兵和亲兵大部分已经被前锋营吸引了出来,根本没有留心到已经有十几道黑影翻过了围墙跳进吴应熊家中……
“犟驴子,郝老四,你们带十个人去找吴应熊算帐。”胡宫山稍微观察形势后,便命令犟驴子带着十余人去找吴应熊的麻烦,虽说这些人未必能伤到吴应熊,却可以有效的起到转移守卫注意力的作用,犟驴子和郝老四答应一声,立即带着十名善扑营武士潜往东厢房。胡宫山则与史龙彪、魏东亭和穆子煦等高手,带着另外十名善扑营武士潜向后花园。
肩负着孝庄密旨的倭赫确实起到了很大的牵制作用,因为他率领的前锋营在外面死战不退,所以引得鳌拜的亲兵与士兵源源不绝的赶往府外助阵,就是留在府中的鳌拜士兵都将注意力集中到胡同中的喊杀声上,让胡宫山等人异常顺利的摸到了吴应熊家的后花园。而上天似乎也想帮他们的忙,一阵寒风吹来,天上乌云遮住明月,花园中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史大侠,看你的了。”胡宫山指指房顶上站着的两士兵,史龙彪点点头,掏出两支飞镖,一一甩手掷出,那两名士兵应声而倒。胡宫山则糅身而上,身形快如鬼魅,眨眼之间便打倒了前方站岗的四名鳌拜士兵。胡宫山再一摆手,史龙彪和魏东亭等人立即飞身而上,半蹲着腰扑向那地牢入口。
“扑通!”眼看史龙彪和魏东亭等人就要摸到地牢门口时,房顶上被史龙彪射到的一名士兵尸体摔了下来,立即惊动了院中把总率领的峻尔等人,峻尔知道敌人来袭,立即命令道:“扔火把!”
“呼,呼,呼!”十余之火把扔向花园中的茅草,胡宫山知道火把一旦碰到茅草就会引燃硫磺火油,己方便将无处藏身,胡宫山立即扑身而上,脚踢掌劈,或是将火把打飞或是踢上半空,十余支火把竟然没有一支能够落地。同时胡宫山大喝道:“快,快救人!”已经潜到地牢门口的史龙彪等人知道机会难得,也顾不得去帮胡宫山了,咬牙就往地牢中冲去。
“呼!”史龙彪一马当先冲进地牢时,迎面便有一把钢刀劈来,好个史龙彪,身体一纵侧跃而起,上半身闪躲钢刀,双腿飞踢持刀人,那埋伏在地牢门口的鳌拜卫兵没想到史龙彪的动作如此之灵活,被一脚踢得仰面摔开,再想爬起来时,一支飞镖已经**了他的咽喉。
“杀啊!”仅能同时通行三人的地道中冲出十余名鳌拜卫兵,乱刀挥砍史龙彪,但史龙彪背后也已杀出魏东亭等人,双方就在这狭窄的地道中厮杀起来。正如吴远明和胡宫山判断的那样,鳌拜带来的士兵在近身厮杀中绝对不是江湖高手的对手,十余名士兵不到片刻就被拥有铁罗汉史龙彪这样高手的魏东亭等人打倒。
“快,内线说过,鉴梅就关在地牢通道最里面那个房间。”史龙彪低喝一声率先冲向地道最深处,最深处的木制牢门虽然上着锁却难不倒史龙彪等人,史龙彪与魏东亭合力只一撞便将那牢门撞碎,房间中,全身戴铁镣铁铐的史鉴梅,赫然面对墙壁横躺在墙边……
“鉴梅,义父来救你了。”史龙彪速度最快,第一个扑向史鉴梅……
欲知史龙彪等人是否救出史鉴梅?犟驴子能不能替魏东亭报仇雪恨?吴远明的奸计是否被李雨良识破?请看下章。
注1:古人起床很早,三更仅相当于现代时间深夜十一点,五更相当于凌晨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