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丧钟为谁而响(中)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丧钟为谁而响(中)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日本,我帮天子拿下,只要陛下给臣一个名分!”人气毒药阿菩新书《东海屠》,书号31727,喜欢看剿灭日本的朋友们把鲜花给本书留下以后,可以去施舍他一些点击。)
当外面前锋营与鳌拜带来的士兵开始冲突的声音传来那一刻,吴远明就知道敌人已经开始动手了。吴远明早就算准魏东亭等人营救史鉴梅可能采用的手段,因为鳌拜和康熙目前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皮,所以魏东亭等人最有可能施展的办法就是调虎离山——故意制造一些事件,把保卫吴应熊府的鳌拜士兵骗出吴府,乘机救人并找吴远明算帐!
“不愧是宫廷,用个调虎离山还这么奢侈。如果是我,大概也就是放火烧烧周围房子或者在鳌拜士兵的伙食里下下毒什么的,故意制造冲突得死不少人,现在还用不起啊。”吴远明心头感叹无比,他现在能信得过的助手仅有吴福父子四人,可这四人既不会武艺又无职无权,唯一可靠的就是他们的忠心不二。但现在敌人已经开始动手,杀手随时可能摸到这里找自己算帐,所以吴远明为了活命,就只能把阻挡杀手的希望寄托在这武艺高强的李雨良身上了。
“雨良贤妹,听到了吗?外面喊杀声,就是鳌拜奸贼给那些假刺客真走狗制造的机会。”耳听着喊杀声越来越大,吴远明立即加紧对李雨良进行最后的洗脑,“鳌拜那狗贼一向草菅人命,因为我的身份特殊,对他的影响巨大,所以他为了查明我是不是他身边的卧底,不惜制造假火并引我上钩,要不了多久,他派的刺客就要来了。”
“我已经在地牢之中设下了陷阱,只要鳌拜的人一进入地牢就可以要他们的狗命。但还有一个问题,鳌拜那狗贼肯定还会派刺客来试探于我,只要埋伏一起,稍有不慎我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吴远明指指书房中的吴福、吴禄、吴喜和红芍等另外四人,恳切的说道:“雨良贤妹,愚兄已经决定与鳌拜的走狗同归于尽,为兄不怕死!但是他们四人,全是跟随我多年忠心耿耿的部下,一会刺客来了,雨良贤妹请一定将他们救出此地,也算替我尽主仆一场的情分,不用管愚兄。”
任由吴远明说得天花乱坠,如何如何动听,背靠墙壁站在墙边的李雨良就是一言不发,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雨良发现吴远明话中的前后矛盾处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令人置信,很多地方的都是匪夷所思——鳌拜为了查明吴应熊的真正目的,竟然用假刺客来营救自己的双面间谍?而且看押这个双面间谍的军队还是鳌拜的人?这关系之复杂李雨良闻所未闻,更别说相信吴远明了。所以李雨良抱定将热闹看到底的决心,不弄清楚真相决不出手,如果发现吴远明的话有假,那么李雨良绝不会拒绝给天下汉人出一口恶气的机会!
“世子,一会刺客来了,你不用管老奴,你自己走吧。”吴远明的话没能取信于李雨良,却让服侍了吴家三代人的吴福感动得痛哭流啼,尽管在进房躲避刺客前,吴远明曾经严令吴福、吴喜和红芍在书房中不许说话,尤其不能提到鳌拜和康熙,同时吴福的二儿子吴寿也不知道被吴远明派到那里去了。但吴福还是抹着眼泪说道:“世子,王爷当年让老奴留在北京服侍你,看中的就是老奴无能,别人不会为难老奴。所以王爷留下的其他人死的死,走的走,惟有老奴能留在你身边。老奴虽然无能,但也不怕死,一会刺客来了,老奴给你挡刀子,世子你先走!”
“世子,还有我。”吴喜晃晃手中的钢刀,豪气万丈的说道:“世子,奴才也会一点武艺,呆会奴才一定给你挡住刺客,给你争取逃跑的时间。”忠心耿耿的家仆吴福和吴喜都表示舍命为吴远明争取逃跑机会了,吴喜的大哥吴禄却脸色平静,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不过吴福深知自己大儿子虽然寡言鲜语,对吴应熊的忠心却不在两个兄弟之下,倒也没有怪他。
“吴福,吴喜,你们不用管我。”大概是知道作恶多端的报应即将到了,所以吴远明也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吴远明哽咽道:“其他世子贝勒家的家仆,不是吃香的就是喝辣的,惟独因为我去招惹那鳌拜奸贼,不但没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还把你们拖到了性命危险之中。是本世子对不起你们,你们走吧,把帐房里的钱全带走,算……算本世子给你们的一点补偿。”
说到这里,吴远明已经泣不成声,吴福更是泪流满面,扑通跪倒在吴远明面前,抱住吴远明的大腿嚎啕大哭道:“世子,老奴不走,老奴的全家都不走!老奴要给你挡刀子,就算要死,老奴也要和你死在一起!”吴福的痛哭情真意切,那发自内心的伤悲是永远无法伪装的,那与亲人生离死别的悲戚,不仅让吴喜和红芍跟着落泪,就连李雨良心中都有些感动。而就在这时候,书房的近处突然传来喊杀声,一名鳌拜亲兵大叫道:“世子请小心,有刺客来了!”
“围魏救赵!”吴远明一眼看穿敌人的打算,分出部分人手袭击自己,可以有效分散己方兵力,使己方首围难顾。吴远明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件事,一是保护自己的鳌拜亲兵能否挡住找自己算帐的敌人,二就是花园里的布置能否成功。所以吴远明胆战心惊之余,更多的就是凝听花园中的动静……
吴远明所期盼的响声始终没有传来,但书房门外的喊杀声却越来越近,乒乒乓乓的刀剑相交声和敌我双方的叫骂声已经到了书房外围,甚至偶尔还有人体碰到书房墙壁门窗的声音,可见敌人已经到了最近处。吴远明心头不由大急,心说敌人怎么如此厉害?鳌拜的亲兵怎么如此脓包?
“世子请小心,敌人手里拿的全是宝刀神剑,我们的武器不如他们!”又一名鳌拜亲兵的提醒声回答了吴远明的疑问,原来康熙为了笼络心腹,将皇宫大内收藏的部分宝刀神剑交与了魏东亭等人,鳌拜亲兵的武器与犟驴子等人的武器一碰即断,实在难以抵挡。
“妈的,我怎么把韦爵爷的绝招忘记了?”听到那亲兵的叫声,吴远明才想起自己忘记向鳌拜讨要一些锋利的近战神兵利器了,不禁在心底大骂自己糊涂。胆怯之下,吴远明赶紧往吴禄和吴喜两兄弟身边靠拢,两兄弟则提刀护到吴远明面前,就连老迈的吴福都拿着一把薄钢刀拦到吴远明之前,准备随时为吴远明挡刀挡剑。而李雨良却还是一动不动,背靠墙壁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蓬!”一声巨响自书房门上传来,书房门应声而碎,接着两名黑衣蒙面的刺客飞窜进来,那两名黑衣人全身都被鲜血浸透,手中宝刀上也是鲜血淋漓,顺着刀刃洒得书房满地都是血迹。一名黑衣人狞笑道:“吴应熊小贼,爷爷来找你算帐了!”听那声音,正是吴远明的死对头犟驴子!
“糟糕!花园怎么还没得手?”大敌当前,吴远明竟然首先考虑的是花园中的情况,而不是自己的安危。但就在这时候,后花园那个惊天动地的声音终于传来……
“什么声音?”已经冲进了吴应熊书房中的犟驴子和郝老四两人一楞的时候,一晚上没有说话的吴禄突然一把揪住吴远明的衣领,将手中钢刀架在吴远明咽喉上,恶狠狠吼道:“吴应熊,你的死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