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烫手山芋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烫手山芋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今天更新晚的原因,停电。今天只能更新一章和字数少的原因,一个多月没去陪未来老婆逛街了……)
“贤侄,贤侄,我的好贤侄,你的鳌拜伯父来看你了。”鳌拜喜笑颜开着,狗熊般的身体跑得比奔马还快,动作比花喜鹊还要轻灵,那欢快奔放的模样,几乎让人以为他最害怕的母老虎老婆已经在昨夜急病暴毙。而鳌拜的弟弟穆里玛和心腹班布尔善、塞本得、泰必图、阿思哈、葛楮哈和济世等人,无不是笑容满面,那笑容之亲切之欢愉,就象是新郎官即将入洞房前对漂亮新娘的微笑一样。
“伯父,小心地面。”吴远明确实很有孝顺侄子作风,因为昨夜那一场激烈厮杀,后花园的土地上已经布满了尸体残肢和断刀折剑,吴远明还真怕鳌拜这糟老头在自己加重重摔上一跤。但吴远明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鳌拜的满清第一巴图鲁称号确实不是吹出来的,那狗熊般的身体好比一辆重型坦克,所到之处尸体、刀剑和泥土四处飞溅,没等吴远明再说其他的话,鳌拜已经赏给他一个重重的熊抱。
“贤侄,老夫的好贤侄,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干得漂亮!实在太漂亮了!”鳌拜紧紧抱住吴远明大笑嚎叫,又低声向吴远明说道:“自从索尼那个老东西挂掉以来,老夫的人就没打过这么漂亮的胜仗,这些废物全被小三的人耍得团团转,也就是贤侄你给老夫争了一口气。你的计策实在是太神妙了,快告诉伯父,昨天晚上你干掉了多少小三的人?”
“伯父,我快被你勒死了。”吴远明痛苦的号叫道,直到此刻,鳌拜才发现吴远明的小身板已经被自己勒得骨头咔咔作响,鳌拜赶紧松开吴远明大笑道:“贤侄莫怪,伯父实在是太高兴了。”又是直到此刻,鳌拜才算完全信任吴远明,如果说昨天白天吴远明的突然投靠,鳌拜还对吴远明的诚意抱有怀疑的话。那经过昨夜一战,鳌拜对吴远明的所有怀疑便荡然无存——毕竟吴远明干掉了那么多康熙的心腹,想背叛鳌拜也不可能了。所以鳌拜已经下定决心,准备将吴远明当成心腹智囊使用。
“应熊贤侄,和叔父抱一个。”鳌拜刚松开吴远明,他的弟弟穆里玛又扑上来将吴远明抱住,好在穆里玛的力气和他大哥实在差得太远,吴远明才没再吃苦头,只是不断与穆里玛虚情假意的客套。
这时候,昨天晚上参与战斗的讷莫、昆由和竣尔三人已经过来,讷莫欢天喜地的向鳌拜禀报道:“禀报义父,昨天晚上铁罗汉史龙彪被我们炸死,胡宫山、魏东亭、犟驴子和郝老四等人重伤逃走,魏东亭带来的二十名善扑营好手一个没跑,全被我们分尸了。此外来协助魏东亭的倭赫率领的前锋营,也被我们宰掉了五十多人。”
“干得好,干得妙。”鳌拜笑得嘴都合不拢,前锋营和善扑营都是康熙直接控制的心腹卫队,这一战虽然没能让他们全灭,却也重创了他们的元气。不过鳌拜想想又觉得有点不满意,冲讷莫等人吼道:“废物,一群废物!世子已经布置了这么精妙的陷阱,你们竟然还让胡宫山和魏东亭这些人跑了,真是一群蠢货!”
“伯父,请勿责怪讷莫大人他们。”吴远明见讷莫被骂得唯唯诺诺,忙出来打圆场做人情,“不是讷莫大人他们不尽力,而是胡宫山和他师妹的武艺太高,外面又有前锋营接应,后来九门提督的军队也来了,讷莫大人他们为了大局着想,所以错过了这个机会。”
原来,昨天晚上李雨良追杀犟驴子和郝老四刚离开吴府,便在石虎胡同的前锋营队伍里遇到师兄胡宫山,师兄妹一见面自然真相大白,犟驴子和郝老四才保住两条小命。接着九门提督吴六一以维护京城治安的名誉率军赶到,全受了重伤的胡宫山和魏东亭等人才侥幸逃得性命。不过最惨的还是没有受伤的李雨良,如果不是胡宫山死死拦住,气得双目流血的李雨良肯定会回来找吴远明算帐,然后再自刎谢罪。
“胡宫山的师妹?”鳌拜并不知道李雨良的存在,被吴远明说得一楞。当吴远明添油加醋的把他偶遇李雨良的经过、包括骗得李雨良宽衣解带的事情说完后,鳌拜和穆里玛、讷莫、以及其他鳌拜心腹又是一阵疯狂大笑,就连妒忌吴远明立下大功的班布尔善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并且献上毒计道:“世子,小人觉得这事情可以大肆宣扬一番,那李雨良在你面前脱光裤子,只要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了,那李雨良就算还有脸活在世上,包括她的师兄胡宫山,也没脸在江湖上立足了。”
“算了,不管怎么说,那小丫头也算是救了我一次,这事情还是替她保密的好,本世子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徒。”吴远明一眼看出班布尔善此计包含的祸心,把李雨良逼得走投无路容易,但李雨良的同门故交来找自己算帐就不容易对付了。所以吴远明马上叉开话题,“伯父,既然诱敌之计已经成功,那个史鉴梅还是请伯父把她带回去吧,要杀要剐也方便。”
“史鉴梅不用带回去了,就赏给贤侄吧。”鳌拜摆手拒绝道,倒不是鳌拜看破了吴远明急于把史鉴梅那块烫手山芋出手的居心,而是鳌拜家中的母老虎实在厉害,发起威来鳌拜吃罪不起,加上鳌拜也想笼络一下吴远明,就把大美人史鉴梅大方的赏给了吴远明。不等吴远明拒绝,鳌拜又做人情道:“还有,昨天晚上参与捉拿反贼的昆由、竣尔,每人赏银三百两,他们属下的三百士兵,每人赏银十两。从今往后,他们就留在这里保护贤侄,任由贤侄调遣。”
“伯父,那个史鉴梅你还是带回去吧。”吴远明知道把史鉴梅留在自己家里,等于是把魏东亭等人仇恨的目光引向自己,所以吴远明说什么都不想留下这个祸害。可是对吴远明妒忌万分的班布尔善同样看出这点,马上向鳌拜建议道:“相爷,昨夜既然是那倭赫率先向讷莫挑衅,当时讷莫又身负皇差,小人觉得相爷可以利用这点向朝廷狠狠奏上一本,再打击一下小三在前锋营势力。”
“不错,老夫这就去准备奏章。”鳌拜大喜道。逼康熙惩罚自己心腹,让忠于康熙的人看清康熙薄情寡义的真面目,这样的效果正是鳌拜求之不得的,所以鳌拜立即告辞而去,让吴远明失去了把烫手山芋甩出去的机会。倒是鳌拜的弟弟穆里玛临别时拉着吴远明的手悄悄说道:“贤侄,等你把史鉴梅玩腻了的时候,别慌杀也别卖,把她送给我玩几天。”
“叔父,如果你喜欢,你现在就可以带去。”吴远明哭丧着脸说道。素来害怕大哥的穆里玛指指鳌拜,低声道:“不行啊,如果现在就带走,大哥非剥了我的皮。再说我身为叔父,怎么好意思和侄子抢一个女人的头筹呢?就这么说定了,你先玩上三两个月再送给叔父,叔父就感激不尽了。还有,初八是叔父的五十岁生日,你千万得来给叔父捧场。”说完,穆里玛赶紧屁颠屁颠跟到鳌拜身后,接着布尔善、塞本得、泰必图等人纷纷过来与吴远明告别,惟有班布尔善目光阴毒,看着吴远明似笑非笑……
……
“妈的,史鉴梅真是一个祸害啊。”鳌拜走后,吴远明垂头丧气的回到书房里发呆,对鳌拜强塞给自己的史鉴梅如何处置头疼不已,杀掉或者先奸后杀都不行,因为吴远明的计划是在鳌拜和康熙之间维持平衡,让清廷的内斗继续斗下去,矛盾扩大化但不尖锐化,并不想和任何一方彻底翻脸,而史鉴梅是康熙头号亲信魏东亭的未婚妻,无论杀害还是奸污都会导致自己彻底站到康熙的对立面,使自己失去平衡作用。
“硬把史鉴梅送回鳌拜那里?估计鳌拜老婆和班布尔善都不会答应。”吴远明搔着光秃秃的前额,脑袋中紧张的运转盘算,“把那小蹄子送给别人?其他人应该没那么傻,谁收谁就是得罪康熙面前的大红人魏东亭,而且班布尔善那混蛋肯定会在鳌老头面前进谗言,让鳌拜怀疑我的用心。继续留在家里?也不行,不赶快脱手的话,魏东亭的死党就会前仆后继的来找老子算帐了!”
思来想去,吴远明始终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忍不住一拍桌子骂道:“妈的!杀也不是,送也不是,奸也不是关也不是,究竟怎么办才好?如果不是怕被怀疑,老子还真想把她放了!……放了?放了?”喃喃自语半天,吴远明继承自吴应熊的英俊面孔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又一个主意浮上心头。
“吴禄,吴寿,吴喜。”吴远明大叫吴家三兄弟的名字,不一刻,三兄弟进来,一起拱手道:“奴才在,世子有何吩咐?”
“吴禄,你去后房请公主娘娘来这里,叫她把香砌、菱荷和云袖都带来,还有那个边嬷嬷,也一起带来。”吴远明意气风发的命令道:“吴寿,吴喜,你们俩去地牢里把史鉴梅押来,本世子有好事照顾你们。”
“是。”三兄弟领命而去,不一刻,吴寿和吴喜两人便押着史鉴梅进来,此刻史鉴梅已经知道了义父史龙彪丧身的消息,早已哭得死去活来,进书房之后自然对吴远明破口大骂,吴远明也懒得理她,只是静等建宁公主等人的消息。可又过了一会,吴禄哭丧着脸回来了,禀报道:“世子,奴才无能,公主娘娘不愿来这里,她说你如果想要见她,就自己去后房。”
“去就去吧。”吴远明心说谁叫我准备利用她放史鉴梅呢,便点头命令道:“好的,你们三个押着史鉴梅,随我去见公主。”
吴远明的算盘打得虽好,可他不知道的是,建宁公主也在磨刀霍霍的等待着她,有了孝庄赐予的那两块迷魂手帕之后,一向对自己容貌十分自卑的建宁公主已经对迷倒丈夫充满了信心。建宁公主一边指挥三个俏丫鬟给自己铺床叠被,给卧室净尘熏香,一边暗暗在心里说道:“吴应熊,本宫一定要让你拜倒在本宫石榴裙下,让你吴家的情报网为我爱新觉罗家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