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清史里说皇帝很帅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清史里说皇帝很帅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去你娘的!”吴远明一拳落下,重重打在康熙鼻梁上,康熙本就在流血的鼻子顿时鲜血飞溅,溅得吴远明满脸满身都是。不等康熙惨叫或者再说什么,吴远明的拳头耳光又雨点般落到康熙头上和身上,而且吴远明下手的力度不仅没有因为知道康熙身份而减弱,反而出手更重,直把康熙打得嘴破鼻歪、脸颊迸裂不成人形。最可气的是,吴远明打就打了,还边打边骂道:“狗麻子,贼麻子,小麻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冒充我大清皇帝圣祖仁皇帝康熙爷!”
吴远明确实是有够不学无术的,圣祖仁皇帝的称呼,是康熙死后他儿子雍正给康熙定的庙号,要五十多年以后才用得上。但康熙此刻被吴远明打得头晕脑胀,口鼻血流,那还能听出吴远明话中的破绽,只是捂着头脸惨叫道:“吴应熊,你竟敢打朕?吴应熊,朕就是当今皇帝康熙!哎哟!你别打了,我真是康熙皇帝——!”那边贴身护卫康熙的御前三等带刀侍卫曹寅也大叫道:“吴应熊,他真是当今万岁岁!我带着万岁爷的金牌令箭!就在我怀里!”
“我呸!”吴远明一口唾沫喷出,向吴禄、吴寿和吴喜三兄弟喝道:“继续打!这小贼竟然敢伙同贼人冒充当今皇帝,给世子往死里打!打死了本世子有赏!”吴远明心知事情到了这步,如果罢手认输那就死定了——当街殴打本朝皇帝,等同造反!那可是老爸吴三桂都没法包庇的杀头死罪!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坚决否认康熙的身份,力争弄一个不知者不罪,所以吴远明索性下手越来越重,免得让康熙怀疑自己是故意如此。
“世子,还是小心些的好,万一……万一打错了,世子的罪责就大了。”吴禄胆战心惊的提醒道。吴禄、吴寿和吴喜三兄弟那有吴远明的胆量和心计,对吴远明和曹寅的话都是将信将疑,不敢相信也不敢不信,下意识的停止对曹寅的殴打,只是按住他不放。而围观的百姓和小毛子、于纨等人也没一个敢说话的,生怕惹来滔天大祸。诺大的街道和数千看热闹的百姓中,竟然只剩下吴远明一个人的咆哮,“一群笨蛋,你们看看,这个尖嘴猴腮的小麻子,会是当今皇帝吗?”
“吴应熊,朕真是当今皇帝康熙,你要是再不住手,朕就将你吴三桂一家削去王爵!抄家灭门!诛灭九族!”康熙确实也是被吴远明打急了,见吴远明的拳头再度举起,赶紧含着血叫道:“吴应熊,快快住手,朕可以考虑赦你无罪!”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竟然还敢冒充当今万岁?”吴远明怕那边曹寅拿出康熙的金牌,导致事情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又大骂着赏给康熙几个耳光后,赶紧把康熙提到前面,揪住康熙的大辫子将他的麻脸拉起示众,吴远明大叫道:“大清国的臣子百姓们,你们看看!看看这小麻子长什么模样?满脸坑坑洼洼,明白的人知道他是麻子,这要是不明白的人,指不定认为他是刚生下来的时候接生婆没接稳,脸朝下落得地,恰好砸在沙坑里!或者他爹那活儿太细,他娘怀上他的时候床上的事又做多了,把他在娘胎里戳出来的麻子!这样的人,配做咱们大清天朝的皇帝吗?”
“哈哈,呵呵,嘎嘎。”人群中响起一阵压抑的笑声,虽说这些百姓都害怕惹来大祸,但吴远明实在骂得太刁毒太刻薄,不少人都控制不住低笑了出来。而康熙则差点气晕过去,咬着牙关嘶吼道:“姓吴的,你给朕记好,你敢骂朕的父皇和母后,朕一定要将你……,”
“啪!”康熙的话还没说完,吴远明的又一记耳光又已经赏在他脸上,吴远明徉做万分恼怒的模样,掐着康熙的脖子怒吼道:“小贼,你要是再敢冒充当今万岁康熙爷,爷就要你的命!”
“吴……应熊,我……真是康熙……!”吴远明和吴应熊都没有学过武艺,所以吴远明虽然掐住康熙的脖子,却因为劲力不够让康熙仍然能挣扎着勉强说出一些话。吴远明一边暗暗手上加劲,一边怒吼道:“小贼,你说你是当今万岁爷,那好!我问你,既然朝廷的圣谕和翰林院的清史编撰都清楚记载,当今万岁康熙爷生得天表英俊,岳立声洪(注1)!天庭饱满,地须方圆!仪表堂堂,欣身玉立!你为什么生得满脸麻子,贼眉鼠眼,獐头鼠目?”
“那是文武百官拍马屁写的!”康熙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好在被吴远明的手掐住咽喉,康熙这句大实话没能说出来。这时康熙发现吴远明的手上劲力有些松懈,赶紧挣扎着说道:“吴应熊,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这天表英俊、仪表堂堂,也有很多种解释。”
“天表英俊和仪表堂堂有很多解释?”吴远明冷笑着瞟一眼曹寅,见他仍然被吴家三兄弟按住,正在挣扎着想掏康熙的信物,吴远明赶紧吩咐道:“吴喜,把那假冒皇帝的同伙按紧,别让他跑了,一会还要押到刑部把他满门抄斩!”吴喜是吴家三兄弟中最冲动但也最听吴远明话的,马上把从背后死死扣住曹寅的双臂,让曹寅再没有掏出信物的机会。不过吴远明这点小花招也就能瞒瞒吴喜,对从小生长在宫廷的康熙来说,却马上明白了吴远明的用意——抵死不承认康熙的身份,以不知者无罪搪塞过去!明白了这点后,康熙对吴远明恨意不免更盛。
“你说天表英俊另有解释?”吴远恶狠狠的问道:“那好,我问你,这天表是指天子的仪容对不对?”问到这,吴远明悄悄一松手,让康熙能够呼吸说话,康熙果然点头道:“不错,天表乃是朕专用之词。不过……”康熙本来还想多说几句,吴远明却又手上加劲,康熙剩下的话便再没有机会说出。
“那英俊这个词,可是指容貌俊秀又有风度的男人?”吴远明摇晃着脑袋,唾沫横飞的说道:“天下男人,以天子为首,天子之英俊,必然冠绝天下!玉树临风、年少多金、神勇威武、侠义非凡、义薄云天、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有情有义、有胆有色、风度翩翩、气质高贵、貌赛潘安、智胜孔明、勇比子龙、义超关羽、巧越鲁班、至尊至圣、至高无上、才高八斗、傲视众生、风流不羁、人见人爱、令女人疯狂,被男人妒嫉!急如风、静如林、掠如火、不动如山,一朵梨花压海棠,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玉面小飞龙,英俊与智慧的化身,侠义与仁义的糅合!这些词语,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当今万岁康熙爷当得起!这才是天子英俊!天表英俊!这才是君临天下之貌!”
“咳咳咳咳。”一口气背出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看到的自吹自擂语,背得急了,吴远明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没咳死。而康熙则听得目瞪口呆,心说天下还有这么无耻的吹捧,和这些词语比起来,平时那些六部九卿的马屁词语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时候,吴远明总算是缓上一口气,又厉喝问道:“小贼,我大清史册中所记载的天表援军,也就是康熙爷天表英俊,可是我所说的意思?”
“是倒是,但没那么夸张。”康熙已经明白吴远明是在死扣字眼,想利用大清史中给自己拍马屁写下的容貌描绘,否认自己的皇帝身份,借以逃脱罪名。但是让康熙为难的是,如果不承认吴远明的话,那就等于是在大庭广众下亲口否认被朝廷控制的清史记载是假的,全是胡说八道——虽说这才是真话。可这样的真话,康熙还是没法说出口的,只能含糊着答应。
“好,既然你承认了当今万岁是天表英俊!那你长得这么丑,为什么还出来冒充当今万岁?这不是给万岁爷脸上抹黑吗?”吴远明见康熙上了钩,便狠狠把康熙往陷阱里踹一脚,揪住康熙的辫子把康熙的麻脸拉得更高,貌似很苦口婆心的劝说道:“你说说你自己,人长得面目可憎不是罪,还要出来吓人就是你的罪了,何况你冒充当今天子,那可是罪上加罪的死罪!”
“朕真是当今康熙皇帝!”康熙此刻最后悔的是今天只带了曹寅一个侍卫出来,导致当街遭受奇耻大辱却无人施救,努力辩解道:“吴应熊,朕确实是当今天子,只是你我从未谋面,所以你不认识朕。”同时康熙又暗叫倒霉,虽说身边有两个皇宫里出来的御厨于纨和太监小毛子,可这两个低等奴仆都没有见过他,所以没法站出来给他做证。
“放你娘的狗屁!”吴远明一蹦三尺高,一副精忠报国的忠臣孝子嘴脸,揪住康熙又是两记耳光扇上去,咆哮道:“你这小麻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这副模样,也配得上天表英俊的评语?”吴远明又将康熙的脸扭朝围观的百姓,吼道:“各位北京城里的老少爷们,你们住在天子脚下,有没有听说过当今万岁爷的龙颜威仪?你们说说,这小麻子的模样象当今万岁吗?”
围观的百姓鸦雀无声,谁都不愿淌这趟混水,可吴远明并不想放过他们,指着几个百姓喝道:“你们都不说话,意思是不是说当今万岁长得很丑?是一个奇丑无比的小麻子?”那几个百姓吓了一跳,赶紧摆手道:“没有没有,小人那敢说万岁爷丑!”其中一个百姓还壮着胆子说道:“既然是万岁爷,就一定英俊非凡,皇上怎么会丑呢?”
“说得对,皇上怎么能丑?说皇上丑,那不是欺君妄上吗?”吴远明挥舞着一只手臂,仿佛很忠肝义胆的吼道:“谁要是敢说当今万岁爷丑,谁就是抄家灭门的死罪!谁要是敢说当今万岁爷丑,谁就是否认我大清国的典史记载,等同谋反!诛灭九族!”
吴远明的咆哮声极大,在这集市中传得极远,让本就几乎鸦雀无声的人群更加安静,围观的百姓个个噤若寒蝉,更有胆子小的已经撒腿开溜。吴远明乘机又指着那宫廷御厨于纨吼道:“于纨,你是宫廷里的厨子,你告诉本世子,我们大清国的皇帝万岁爷,到底长得丑不丑?”
“不丑,我们大清国的万岁爷当然不丑!”那于纨那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攻击大清国的伟大皇帝,为了脖子上的八斤半还能继续吃饭,从来没有见过康熙的于纨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奴才在宫里就常听人说当今万岁爷龙章凤姿,神智天授,怎么可能丑呢?”
“小麻子,听到了吗?”吴远明终于康熙的辫子松开,狞笑着一语双关的向康熙问道:“所有人、包括我们大清国的史官都说当今万岁天表英俊,你说这模样,还有脸皮冒充我们大清国的皇帝吗?识趣的,认过错本世子就放了你,否则本世子将你扭送到顺天府刑部衙门,治你欺世盗名之罪!”
“你——!”得脱自由的康熙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将吴远明碎尸万段!但深明帝王之道的康熙却深知不能现在就和吴远明算帐,因为朝廷那些史官的马屁和康熙本人的授意,描绘康熙容貌的评语早已记入清廷史册,如果康熙现在矢口否认,那朝廷威严何在?信誉何在?而且更要命的一点,此刻是在闹市之中,围观的百姓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加上吴远明背后还有一个吴三桂撑着腰,康熙此刻就算拿出金牌令箭证明了自己的身份,那吴远明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是被朝廷典籍误导,加是吴三桂与鳌拜的存在,康熙还真不敢马上杀吴远明!即便杀了吴远明,那康熙麻子皇帝的美名经过民间渲染,可真要朝野皆知了,对康熙本人权威的打击也将是沉重的。眼下之计,也只有暂时退让一步,先保住了朝廷和自己的颜面,再慢慢收拾吴远明……
权衡了利弊许久,康熙终于踏上吴远明给他铺下的台阶,心里念叨着卧薪尝胆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完等警世名言,咬着牙说道:“世子见谅,朕……我确实是假冒的。”
“知道错就好,去吧。”吴远明大咧咧的一挥手,撇着嘴说道:“念在你初犯,这次本世子就不追究你了。不用感谢本世子,下次放聪明些,不要再冒充皇帝微服出巡,很丢脸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老爸也会耍流氓》
注1:‘天表英俊,岳立声洪’的评语,出自《清史》圣祖本纪一,非虚构。原文如下:圣祖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讳玄烨,世祖第三子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顺治十一年三月戊申诞上于景仁宫。天表英俊,岳立声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