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小汉奸腐蚀大清官员(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小汉奸腐蚀大清官员(上)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吃二请三送礼,四吹五捧六殷勤,七拉八打九攀亲,十全大补送女人!这句话对曾经的交警队队长吴远明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不过了,当年吴远明如果不是把这些招数玩熟玩烂的话,以他一个初中毕业生兼临时交警的身份,怎么能在短短四年之内爬上交警队长的宝座?假如不是发生了那个意外,吴远明还在二十一世纪的话,吴远明只怕早就瞄准局级宝座了。
应该说是大清官场的运气,前些日子吴远明囊中羞涩,七拼八凑才挤出一万两银子,造了一辆皇家马车贿赂穆里玛,勉强打通鳌拜第一亲信的路子,还来不及施展拿手好戏腐蚀蜕化清廉如水的大清官员。可惜现在情况就不同了,吴三桂派到北京给康熙进贡的队伍带来了满满一百五十车各式各样的礼物,既有云贵两省的地方土特产和珍稀药材,更有暹罗、安南和缅甸等外国盛产的犀角、象牙、翡翠、珊瑚和珍珠等外国特产,还有数之不尽的奇珍异宝,这样的东西到了吴远明的手里——也就是大清官场风气倒霉的时候到了。
“世子,王爷送来的一百五十车礼物,老奴已经请人估价了。”刚从城外赶回来的吴福拿出一本帐簿,向吴远明禀报道:“初步估计,那一百五十车礼物至少市值六十万两银子以上,这是礼物的详细清单,请世子过目。”
“六十万两银子?这么多?”因为与姚启圣和刘玄初通宵密谈一夜未睡,吴远明的眼中早已布满了血丝。听到吴福的禀报后,吴远明马上睁大了通红的眼睛,惊讶道:“父王这几年每年只有两百万两银子的军饷,一下子就拿来六十万两银子的贡品进贡,那军队还怎么过啊?”
“世子不必担心。”吴福微笑道:“这个问题,老奴也问过那些去估价的当铺朝奉,他们说这些东西在北京能值六十万两银子,可是在云南就便宜多了,就拿缅甸国的翡翠来说吧,在云南一百两银子就能买到的翡翠玉石,到了北京至少要卖三千两,因为商人贩到北京,路上要被层层抽税,所以本钱就上去了,但王爷的进贡车队有谁敢收税,这差价就大了去了。还有这象牙,云南本地就产大象,王爷一个大子不用花就能猎到,那更是无本万利了。”
“原来如此,我老爸还真够小气的,尽拿些在云南不值钱和不用花钱的东西糊弄小麻子。”吴远明呵呵大笑起来,又吩咐道:“吴福,你把这些礼物拿出一部分,去换成四十万两现银,再给我准备几车翡翠、象牙、珊瑚和珍珠,我有大用。”
“世子,这可是王爷进贡给皇上的东西,你拿出三分之二换现银是不是太多了?正月十五那天,你还拿什么进贡给皇上?”吴福担心的问道。吴远明一笑,摸着光秃秃的下巴说道:“古人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你把云南的普洱茶、黑色大头菜、白药和贵州的干蘑菇、干竹笋、天麻、杜仲什么的留下,到时候我献上去就行了。”
“世子,这些可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啊。”吴福大吃一惊,颤声道:“皇上要是追究下来,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没事。”吴远明奸笑道:“吴福,这你就不懂了,我要是把值钱的东西献上去,康熙就会说了,你吴家不是很有钱吗?怎么还向朝廷要追加军饷啊?我献上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才能显得我们吴家为了给士兵补贴军饷,已经穷得快当裤子了。这样我开口要军饷的时候,才更理直气壮一些。”
“真是这样吗?”吴福将信将疑的按吴远明吩咐去做事了,在吴福拿着吴远明急需的现银回来之前,吴远明本可以选择象姚启圣和刘玄初那样去补补睡眠,但疲倦不堪的吴远明稍做考虑后,又拿出刘玄初带来的一包南海珍珠,叫上皇甫保柱强撑着去史鉴梅的房间。对吴远明来说,他对一直想杀他的史鉴梅并没有丝毫恨意,对这名可怜的少女还十分之同情与抱歉,所以吴远明一直不想把她杀掉或者赶走。
吴远明可没有胆子敢进史鉴梅的房间,到了门外还是看清可以逃跑的路线方才敲门,叫道:“史姑娘,史姑娘,请你出来一下。”过了片刻,房门打开,憔悴消瘦了许多的史鉴梅出现在房门前。看到吴远明那一刻,史鉴梅本想扑上来把吴远明碎尸万段,可是看到皇甫保柱站在吴远明身后不远处,史鉴梅又强压住心中的冲动,冷冷的问道:“小汉奸,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是想来杀我,还是来赶我走?”
“都不是。”吴远明双腿摆出随时可以跑路的姿势,单手将那一包珍珠递到史鉴梅面前,“史姑娘,这包南海珍珠是我父亲从云南带来的,本来是准备送给建宁公主的,可那个丑婆娘从那天进了皇宫以后就没回来,反正这些东西她有的是,就送你吧。”
吴远明说的‘那天’,自然是史鉴梅失身那一天了,想到那天的事,史鉴梅憔悴而秀美的脸庞立即抹上一层红晕,杀气也消散了许多。不过史鉴梅对吴远明的态度可不会有丝毫改变,拉长脸喝道:“不要,你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
“贱人,世子好心送你礼物,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口出恶言,找打!”皇甫保柱大怒,怒喝着从吴远明身后站出来,吴远明忙拦住他,低声说道:“皇甫将军,算了,是我先对不起她。”拦住了皇甫保柱,吴远明又转向史鉴梅说道:“史姑娘,我听仆人说你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你要多保重身体,如果你想走的话对我说一声,我拿路费和生活费给你。”
“你巴不得我走对不对?”史鉴梅握紧拳头,气冲冲的问道。皇甫保柱又是一阵大怒,刚想说话时,吴远明又拦住他,向史鉴梅说道:“不错,我是很希望你走,因为你随时随地想要杀我,留你在身边,等于是养了一头猛虎在身边。但我又不希望你走,因为你已经被魏东亭抛弃,又成了我的人,如果你再离开我,你除了古佛青灯终此一生外,就只有自杀身死一条路。造成你现在处境的人是我,我很内疚,所以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你这样,我让你自己选择,如果你想走,我决不阻拦;你如果愿意留下,我就养你一辈子。”
说到这,吴远明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你放心,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会拿我的女人去施美人计,也不会让你去冒生命危险打入敌人内部查探情报,过那朝不保夕、战战兢兢的生活。只要你别再固执,别再想着报仇,我会让你生活得很快乐。”说罢,吴远明将那包珍珠轻轻放在史鉴梅面前,与皇甫保柱扭头就中,留下史鉴梅在原地长思……
……一起看文学网历史军事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王公权贵云集的京城中奢侈品极为畅销,不到两个时辰时间,吴福父子就按吴远明的吩咐把部分贡品换成了四十万两现银带回吴远明家中,因为京城的银号信用刚被吴远明亲自砸得粉碎,暂时没人敢用银票了,所以吴福带回来的纹银全是十两一锭的台州锭,顿时塞满吴远明府的地牢。有了这些白花花的银子,吴远明信心大增,与姚、刘稍做商量后,带上一万两现银准备去找鳌拜的亲弟弟穆里玛,临行前,两条老狐狸自然要把吴远明叫到面前耳提面命一番。
“世子,这次催讨军饷事件,其实是我看准了朝廷不敢在这个时候和王爷翻脸,所以向王爷建议趁火打劫的。”刘玄初抽着水烟,慢悠悠的说道:“世子你要记清楚,太皇太后向王爷让步,是因为她不敢逼反王爷,她之所以联合鳌拜向王爷施压,是因为她不想多掏银子,并非真心想与王爷开战。这样一来,朝廷方面的底牌实际上就很清楚了,无论如何都不敢逼反王爷,所以你不用怕朝廷如何恐吓威胁,那些都只是虚张声势,只管放手去干。朝廷的目的不是逼反王爷,就为了省点银子。”
“你父亲与朝廷的利益冲突是银子,鳌拜和朝廷的利益冲突是权力。”对康熙的魄力大失所望后,姚启圣对吴远明的态度也改善了许多,阴阴的说道:“太皇太后那条老狐狸拉拢鳌拜联手,用的是满人的民族亲情,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并没有化解丝毫,这种民族亲情在面临生死威胁时自然牢不可破,可是在利益争端面前又无比脆弱。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把你们吴家的利益和鳌拜捆绑在一起,那么朝廷与鳌拜的联盟不攻自破,到那时候,你只管向朝廷狮子大开口就是了。”
“还有一点,鳌拜虽然想借康熙的刀杀你,”刘玄初又提醒道:“但鳌拜自己绝对不敢向世子你下毒手,鳌拜也怕王爷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和康熙联手,所以世子你千万不要因为鳌拜几次暗害你,就按捺不住冲动与鳌拜公开翻脸,这只是不理智的行为。”
“刘叔叔你放心吧,我还没笨到那地步。”经过刘、姚两人点拨后,吴远明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自己与鳌拜、孝庄之间的差距,为了将来不再被那两条老狐狸卖了还替他们数钱,吴远明是很仔细很恭敬的聆听完家中两条老狐狸的指点,方才带着皇甫保柱等人出门的。
北京城的雪仍然很大,但因为昨天发生了动乱,街面上仍然有很多九门提督的军队在巡逻,只是小摊小贩和叫花子不见了踪影,没了这些让达官贵人厌恶之至的占道摊贩,吴远明带着装满银子的大车路上没做任何耽搁,很顺利就来到穆里玛家门前。吴远明下车亲自到门房递名刺,向穆里玛家门房的戈什哈说道:“这位军爷,请禀报穆里玛大人一声,就说平西王世子吴应熊求见。”
“世子,我家老爷还是不在,请世子改天再来吧。”吴远明昨天就已经来过穆里玛家一次,所以那戈什哈认识吴远明,按穆里玛的吩咐,仍然是推脱穆里玛不在。昨天吴远明手里缺钱,说话没什么底气,但今天就不同了,再度遭到拒绝后,吴远明也不生气,脸上微笑着向吴禄一努嘴,吴禄马上捧出十锭雪亮的纹银,白花花的银子,晃得那戈什哈眼睛血红。
“穆里玛大人还不在家吗?”吴远明将一锭银子扔进那戈什哈怀里,微笑着问道。那戈什哈使力咽下快要流出嘴角的口水,看看左右无人,低声向吴远明赔笑道:“世子,其实我们老爷在家,只是他正在和夫人吵架,这样不见外客。”
“穆里玛大人和夫人吵架,为了什么啊?”吴远明又将一锭银子扔进那戈什哈的怀里,那戈什哈低声答道:“世子明鉴,昨天聚丰银号不是被抢了吗?我们家老爷存在银号里的银子也打了水漂,现在我们家里剩余的现银连一千两都不到,不要说养活一家大小了,就是这正月十五元宵节能不能过去还是一回事。世子你说说,这夫人还能不和老爷闹吗?”
“很好。”吴远明满意的点点头,又吩咐吴禄和吴喜抬来两千两现银,将那装着现银的木箱往那戈什哈面前一放,再将吴禄手里的银子全塞给那戈什哈,大模大样的说道:“劳烦你把这些银子送给你家贵夫人,就说是我送给她买胭脂的零花钱,这个可不违反你家老爷的命令吧?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那戈什哈欢天喜地的连声答应,叫来几个同伴把银子往大堂一抬。不一刻,穆里玛的老婆就披头散发的从大堂跑出来了,“世子,你实在太客气了,叫贱妾如何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