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逆天吴应熊

一个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坚持原则,严格依法办事,从不计个人得失,热于本职,工...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君子报仇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君子报仇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PS:供电所连续两天抽风,字数少了些,凌晨争取再更一章,请朋友们原谅。)
京西白云观,伍次友躲藏的房间中,康熙和他的几个心腹亲信从未时开始就已经聚到了这里密议,顺便等待着侍卫回报穆里玛家中动静的消息——鳌拜的党羽和吴三桂的儿子齐聚穆里玛府,康熙不派人去监视那才叫怪了。可惜,康熙等到的是一个晴天霹雳……
“她真是这么说的?”康熙一拍龙椅的扶手,咬着牙冲前来禀报穆里玛家中动静的侍卫孙殿臣恶狠狠问道:“惠儿真的把朕抓到鳌拜党羽证据的事捅了出去?还是当着鳌拜党羽的面说出来的?”
说这话时,康熙的表情极为狰狞,一颗颗白麻子仿佛从脸颊上跳出来,两只眼睛瞪成了铜铃一般,瞳孔扩大了何止数倍?吓得同在房中的惠儿之父索额图扑通跪倒,全身颤抖得象打摆子一般,索额图的死对头刑部尚书纳兰明珠则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他,象是在庆祝索额图生了一个争气又懂事的女儿。
“回禀皇上,奴才不敢撒谎,赫舍里·昭惠小姐是当着鳌拜众党羽说出那番话的,当时鳌拜的党羽几乎全吓傻了,有穆里玛全家的仆从丫鬟为证。”孙殿臣知道这件事牵涉极广,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惹火上身,所以回答得很详细,还拉出了人证。听到孙殿臣肯定的回答,康熙气得抓起茶杯狠狠摔在索额图面前,怒吼道:“说,你女儿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这些事都是朕花费了无数心血才布置妥当,她是如何得知的?”
“奴才回禀皇上,昭惠性格活泼,又调皮贪玩。”索额图冷汗淋漓的额头紧贴地面,颤抖着答道:“奴才早就发现,昭惠有时会在书房外偷听奴才与宫中侍卫的谈话,奴才一是疼爱女儿,二是觉得让昭惠早些接触了解些外面的事情也是件好事,所以奴才就故意没阻止她,想必她就是偷听到的。只是没想到昭惠年幼无知,竟然当众说了出去。”
“年幼无知?!”康熙一字一句的问道:“她今年就要满十三岁了,还会年幼无知?她会不会是故意这么做的?”
“禀皇上,惠儿确实是无心之失,她是太皇太后钦点的皇后,怎么可能会主动做出对皇上不利的事?”索额图硬着头皮答道。话虽如此,但知女莫若父,索额图心里比谁都清楚——人小鬼大的惠儿十有**是故意把这事桶出去的!因为惠儿与康熙之间的婚约,彻头彻尾就是一桩政治婚姻,并不存在什么感情;漂亮可爱的惠儿根本就不喜欢满脸麻子的康熙了,做梦想的就是与康熙退婚,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故意惹康熙发怒,为退婚制造由头。只苦了想要籍着女儿上位的索额图,成了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哼,哼,她真是无心之失?”康熙连续冷哼两声,显然对索额图的回答极为不满意。但索额图的家族势力现在对康熙来说还有大用,所以康熙强压怒火,紧抓着座椅扶手喝道:“好吧,就算她是无心之失,那你还不去把她拉回家?你还打算让她再犯几个无心之失吗?”
“是,是,奴才这就去。”索额图连滚带爬的窜出房间,去抓那尽给他惹事生非的女儿去了。他前脚刚出门,康熙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房间中来回的走动不止。旁边苏麻喇姑和伍次友、明珠等人都清楚康熙的习惯,知道康熙来回这个动作是在心中激怒和紧张思考了,所以谁都不敢说话,生怕打断了康熙的思绪。过了许久,康熙才向伍次友问道:“伍先生,你说昭惠那小丫头会是故意的吗?”
“难说,也许就是故意的。”伍次友阴森森的说道:“吴应熊那小贼上次到索额图家中时,昭惠小姐就对他颇具好感,在后花园和宴席上都与吴应熊不停的眉来眼去,不断窃窃私语,对比昭惠小姐对皇上的态度,这就很难说了。”
伍次友这么说惠儿,倒不是全为了报复惠儿当初煽动吴应熊殴打于他的一箭之仇。而是惠儿对康熙的态度确实不怎么样,每次康熙去索额图家时,嫌康熙相貌丑陋的惠儿总没什么好脸色,不要说主动与康熙亲热了,就是和康熙说几句话都要离得远远的,就象怕闻到康熙身上的狐臭一般。但伍次友并不知道的是,那天吴远明与惠儿在索额图家后花园初次见面时,康熙其实就躲在旁边亲眼目睹的,惠儿与吴远明的亲热模样,已经被康熙一五一十的看在眼里……
听到伍次友的回答,康熙再不说话,走动得更是急促,索额图的死对头明珠则眼角一瞟伍次友,乘机落井下石道:“皇上,依伍先生所言,既然索额图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那立她后之事,是否应该重新考虑呢?皇上当初择后时,皇后可不只赫舍里氏一个人选啊。”
“换后?”康熙先是一楞,停住脚步沉思片刻后,康熙最终还是摇头,瓮声瓮气的说道:“不可,昭惠是太皇太后亲自为朕选定的皇后,岂能随意更换?”说到这,康熙长叹了一口气,因为康熙也无法选择,他有三位皇后人选,分别是鳌拜、遏必隆和索额图的女儿,鳌拜的女儿人生得比较丑陋不说,立她为后还会导致鳌拜势力大增;遏必隆是个墙头草,即便立他的女儿为后也无法让他立场坚定,立为妃子笼络一下即可,不可大用。惟有惠儿不仅人生得漂亮,她的亲族也都是鳌拜的死对头,立她为后,可以换取到索额图一族的坚定支持。这笔政治帐,康熙还是会算的。
“万岁切不可换后,一旦轻换必起内乱,给鳌拜可乘之机。”伍次友也反对换后,不过伍次友也不想放弃向惠儿报仇的机会,又阴阴的说道:“要惩戒不听话皇后的办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惊动百官。比如说,明宣宗与世宗对待皇后和贵妃的办法,就值得皇上借鉴。”(注1)
“走一步算一步吧,毕竟现在还不能肯定这是昭惠故意做的。”康熙稍一思索,淡淡的说道。康熙表面上对伍次友的办法不置可否,但深知他性格的伍次友却知道他已经动心,只是现在还需要利用索额图所以不肯翻脸。伍次友心中暗道:“小丫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走着瞧。”
注1:明宣宗朱瞻基欲杀皇贵妃孙氏,因惧怕百官反对,故意邀请孙氏泛舟北海,在船上亲自将孙氏推落水中,虽然孙氏命大被侍卫救起,却被朱瞻基以惊驾、失仪的罪名打入冷宫囚禁。明世宗朱厚熜欲杀皇后方氏,同样没有公开动手,而是故意在方氏居住的坤宁宫放火,并不许宫人救火,将方氏活活烧死。